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扩散

    不说啥了,我很囧……

    ***************

    余慈背对剑鸣声的源头,任强音透入脑宫。

    音波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事实上可以这么说,这陡然间掀起的剑鸣潮音,正是余慈牵引过来的。

    符箓中撷取的剑意在震荡,驱动神意元气,通过种子真符转化为精纯的剑气,低吟流转,自发流布体外,再透过血色天地中弥漫的血杀之气,传到三里外玄黄杀剑之所在,瞬间就有了回应。

    剑意共鸣!

    天空中,两个步虚修士受拍天撼地的剑意所慑,都有点儿懵,一时半会儿仍未明白过来,血色天地却已经大起震荡,受剑鸣激发,血杀之气瞬间如滚如沸,堪比前面血潮的巨大冲击转眼席卷方圆数十里的每一个角落,余慈背对这冲击,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他紧握剑柄,最后甚至闭上了眼睛。

    轰声巨响,冲击临体,他的身体猛地震荡,五脏六腑几乎要翻转过来,然而内蕴剑意却无任何改变。

    他在心中凝成符箓,完整状态是七大关键分形,六十四个窍眼,如此结构,在余慈接触过的符箓中只有一个——剑仙秘境三层符印,由他简化的第一层!

    三层符印,是玄黄比照着符书一笔一画地布置和维持,其中自然蕴含着它的剑意,当时余慈也曾借用它来控制第一层符印的巨量元气,如今重新操刀,以之驾驭本身元气,竟是颇得其中妙诣。

    至少,玄黄杀剑有了反应。

    这一刻,余慈更像是玄黄杀剑的延伸,玄黄没有了意识和感应,余慈还有!他就像是玄黄杀剑的耳目和触手,也许他不具备驱使此超强剑器的能力,可他却能够将足够的刺激传递过去,由剑器的杀伐本能去完成后面的事。

    若说玄黄杀剑是汹涌湍急的江水,余慈的作为就是掘开了堤坝!

    血潮翻涌,转眼已充斥天地。两个步虚修士一个失神,眼前就完全被浓烈的红黑色填满。这污浊的颜色在燃烧,点燃了他们感应范围内所有的天地元气,也等于是封死了他们借天地之力为己用的渠道。

    两个步虚修士都是心头剧震,后面来的那个要更小心,一见势头不对,就要走为上计。哪知他不退还好,一旦退却,燃烧的血杀之气中,忽地“铮”地鸣响,一道锋利杀意正切入他退却的气机之中,如风助火势,轰然迸发。

    他刚动了抵挡的念头,心口已是一空,无可抵御的死意漫过来,他甚至不敢确定是哪里遭了致命一击,无意识地发出凄厉惨叫,刚聚拢的神意元气崩溃,身形转眼就被燃烧的血杀之气吞没。

    刚刚还要全力提防的敌手转眼惨死,七伤道人却没有半点儿欢喜之意,反而是一道寒气从尾椎直窜天灵,心中已是怕了。一旦惊惧便有缝隙,那锋锐无匹的杀意当即寻隙而入,带动血杀之气,如透薄纸,一剑贯穿。

    七伤道人眼珠子快要突出来,比前面的还要不堪,甚至是那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出口,已经被血杀之气绞碎,随后便在炽热的高温下剧烈燃烧。

    转眼间,两个步虚修士已经化灰飞散,再被血潮一冲,什么都没剩下来。

    玄黄杀剑之威,一至于斯!

    可就是这样,血潮的冲击乃是方兴未艾,仿佛刚刚两个步虚修士,只是小小的虫豸,碾碎就碾碎了,完全不值一提。

    余慈惨哼一声,感觉着自己的身体怕是要撑不住了。

    作为“掘堤者”,毫无疑问,“江水”的冲击,也要由他头一个消受。常规情形下,他早死了个干净。可是在激发玄黄杀剑威能之后,余慈已经明白了,那位不负责任跑掉的家伙一直强调的意思:

    “剑意纯化……就是装,也要给我装出来!”

    能不惧江水冲击的,只有江水本身,纯化的剑意,就是他混化在玄黄杀剑威煞中的凭依。

    余慈明白了缘由,但无助于他眼下的情况。玄黄杀剑的威煞能发而不能收,只能等着自然消退,在此期间,他必须时刻在“湍流漩涡”的冲击下中保持剑意的纯粹,才能削减绝大部分冲击,稍有失误,狂暴的力量就会在第一时间把他撕成粉碎。

    他必须保证绝对的专注,所以才闭上眼睛,就是两个步虚修士被杀,也没能引他一瞥。也因为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剑意的控制上,对血潮的冲击很难有确切的把握,他只是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冲击越来越强,到了最后,无法形容的强压已将他的思维抹成一片空白,他只留存下一点儿可怜的本能,与种子真符一起,维持剑意的纯粹。

    人力有时而穷,不知撑了多久,余慈站立的力气也给抽干净,被后面力量一撞,便栽倒在地。

    “玄黄你个混球,可不能过河拆桥啊……”

    喃喃说着,余慈却当真是半根指头也动弹不得。血潮挤得他的骨头咯咯做响,五脏六腑都似是错了位,周身气血更似燃起了火。他现在能做的,只是尽力维持着模拟剑意的纯粹表征,使之成为维持生机的最后一道屏障。

    在灼然如火的血杀之气前,屏障如一层薄纸,随时都会化为灰烬。

    血潮汹涌如故。

    ***************

    剑园之外,正是午夜时分。

    四野昏黑,原本还有几簇篝火来着,可当剑园中传出剑仙秘境禁制完全崩溃的消息之后,篝火旁最后一批观望的修士已经撑不住劲,红着眼睛杀了进去。

    此时,偌大的山区,竟然只剩下不到百人,打定主意不进去了。其中白云精舍内,就占了将近一半。

    离尘宗参加剑园盛会的修士,九成都回到了精舍中。只有华西峰、黎洪、王九,还有余慈等四人未曾回来,原在精舍中压阵的于舟老道,两天前也深入园中接应,根据最新传回的消息,他和华、黎、王三人已会合在一处,但余慈被重器门首领擒去后,一直没有再现身。

    在此主持局面的是戒律部的肖录,作为地位仅在华西峰之下的强手,又出身戒律部,严肃冷峻,寻常坐在那里,也能镇得师弟妹们噤口不言,可这段时间,他却有压力了。

    坐在精舍前的石凳上,肖录眼睑微垂,面无表情,在他身前,有人脚下来回转着圈子,焦躁的情绪表露无疑。

    肖录也不看他,只淡淡地道:“我酉时下令,入夜自去做功课,不得外出。黎、王两位师弟不在,张师弟卧病在床,你就是实证部的主事,却知令不行,罪加一等……”

    “肖师兄!”

    李佑圆脸铁青,大声截断了肖录的言语:“咱们师兄弟谁也瞒不过谁,我知道你是为大伙儿考虑,但我此番出去,只是我个人之事,与其他人无关,与宗门无关,你又何必阻拦?”

    肖录冷冷看他:“你是离尘宗弟子,无论如何也脱不开干系。因为余师弟,你要回去——因为你,别的师兄弟又该怎样?”

    “余师弟是受我撺掇,才来参加剑园盛会……”

    “不用再找理由。你以为于师叔他们在里面逗留,是因为什么?集诸位同门之力,飞剑传讯,又是何故?不要一时冲动,给别人再添麻烦!”

    肖录不是话多的人,说了这些,已是破例,见李佑还要再说,他森然起立,是要采取措施了。这时候,一直在旁边观望的赵甫苦笑着走过来,正要说过,侧脸上却忽地映上一层红光。

    三人同时扭头。

    剑园方向,一团红彤彤的光芒迅速扩散,初时还只是一团寻常篝火模样,转眼已经扩及一里方圆,这正是光芒照在赵甫脸上的时候。后面,那光还在扩大,两里、五里、十里……扩张速度非但不见减缓,甚至还有暴增的趋势。

    白云精舍距离剑园也有十多里的路程,可红光一出,竟是片刻功夫就推进到了山脚下。精舍中诸修士早给惊动,纷纷出来,却是被红光染得个个血红,修为稍次的,甚至要眯起眼睛,难以直视。

    “真热……”

    不知是谁说了一声,诸修士忽然发现,周边天地元气果然燥烈得很,白云精舍的封禁都遮挡不住。

    “不好!”

    “快走!”

    肖录和赵甫猛地反应过来,当即下令,带着众修士,冲入精舍中,挟起仍未复原的同门,迅速结了阵势,驭剑飞遁,连白云精舍都来不及收起。

    刚刚飞离山头,红光已经漫过了山脚,颜色愈发浓烈,赤红颜色到了极处,已经有些发黑,冬季山上仅有的那些植被受高温飞卷,竟是轰声自燃,火光冲天。

    下一刻,整个山区都是一震。扩张的红光突地向收缩,众修士眼前骤暗,随后就是大放光明,等人们适应过来,只见光波迸发,云气四散,一道粗大的光束从红光最中央喷射而出,直刺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