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 血潮

    是玄黄。

    余慈几乎是立刻做出了判断,这幕情形和那位描述的何其相像,余慈只觉得这片天地的血杀之气已经变成了燃烧的火油,烧灼着他的皮肤,就算他全力防御,也有丝丝缕缕钻进来,变成比前面的“墨汁”还要霸道十倍的毒素,焚经断脉,更渗透到五脏六腑之中。

    这就是血杀之气的威力,也是失去神智的玄黄以本能驱动的恐怖力量。除了对肉身的侵蚀之外,在神魂层面,也有着极强的压力,那感觉就像是重器门首领施展的“十方绝狱撼鬼神法”,强度更在其之上,只是比之略差几分针对性罢了。

    那位曾说过,以余慈止前的状态,接近玄黄杀剑一里范围,就是个“死”字。现在看来,怕还是客气了。余慈觉得,就在这里,再呆上一时片刻,他就可能倒毙当场。

    至于玄黄杀剑的位置,保守估计,也在二十里以外。

    余慈遥望那边的天地交界处,面有忧色。他感觉得到,玄黄现在的状态无论如何都称不上好。就像是一个发癫的疯子,肆无忌惮地发泄,但越是如此,就越朝着深渊滑落。

    站起身,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儿,余慈有些烦躁。他身后不远就是虚空裂隙,扭曲的光影中,狭长的裂口隐约可见,不过眼下那里却非常安静,没有任何人从其中经过。看着那边,他咒了一声:

    “关键时候,跑哪去了?”

    他再怎么抱怨,那一位也没有再出现。

    余慈咬了咬牙,向前迈步,可没走出十尺,一波比先前更激十倍的剑啸声,充斥了血色天地。其威势之强,已经显化为一圈实质的血潮,以二十里外玄黄杀剑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速度之快,几乎是余慈刚刚看到,血潮已经近在咫尺。

    “你娘!”

    这时候余慈也顾不得风度之类,抱头趴在地上,只觉得头皮发炸,强劲的冲击呼啸而过,护体真煞摇荡几下,便自崩溃。还好余慈及时放出剑气,展开无瑕剑圈的心法,才把冲击余波消减。

    冲击过后,血色天地间还响着尖锐的嘶啸,充斥耳鼓,恍惚中尽是“杀,杀,杀”的强音。

    余慈抬头,他发现这片天地受血潮的渲染,红黑浊色又浓烈许多,而且这一回,那颜色已经不满足于这等范围,汹涌的血潮冲击,竟然漫过了虚空裂隙,视空间屏障如无物,向虚空深处蔓延。

    “别开玩笑!”余慈不自觉伸手,想把血潮拉回来。这当然是个妄想,所以伸了半截,就僵在那里。现在谁也不可能挽回局面了,冲破了空间屏障的血杀之气,就等于是黑暗中最夺目的火光,向周边所有人宣告它的存在。

    “那个什么家伙,你那点儿‘闲事儿’还没办完吗?”

    仰天怒吼一声,余慈不出预料地没有收到任何回音。但却不再耽搁了,余音未绝,他已经迈开步子,向着二十里外狂奔。

    一波波血潮扑面而来,浓烈的血杀之气燃烧着、咆哮着,从他耳畔刮过,当真是“刮面如刀”,余慈咬牙忍着,没有任何减速。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余慈不想把他和玄黄的关系拔得太高,不过,当那家伙把他诓进归来庄那一刻起,他们的交情自然就与众不同。所谓“投桃报李”,正是玄黄和余慈先后所做的这些。

    距离不断拉近,血潮的压力更为强盛之余,也愈发地大气磅礴。玄黄杀剑确实有这样的气派,血色天地已经开始抖动,不是承受不住剑压,而是彼此的血杀之气勾连、共鸣,排斥一切与之相异的存在。

    当余慈迈过了十里的界限,他忽然就觉得前方的压力提升了数个层级,令他举步维艰。这个时候,就连无瑕剑圈也不顶用了。

    不能停……停下怕就要给拍回去!

    余慈呲牙咧嘴,硬顶着不退,衣物都被炽烈的血杀之气烤得酥了,身上更是被强压挤迫得血红一片,细小的血管已经迸裂开来。

    偏在此时,他耳中忽地渗入杂音:

    “好剑,真是好剑!”

    余慈心中一凛,心神不可避免地受扰,一个踉跄,身体便被血潮拍飞了近百丈,多亏中间撞地时反应迅速,将手中利剑深插进土层中,才没有前功尽弃,但刚刚调理得差不多的伤势,又暗中给他一记狠的,顶得一口心头血呛进喉咙里,难过极了。

    他半伏在地上,扭头去看。扑天盖地的血潮中,他其实也看不清远方的景物,不过那人的笑声却是肆无忌惮地传递过来:“道爷我终于要转运了,如此剑器,不是仙家之刑器,就是魔道的杀胚,好,好!”

    “好你个蛋蛋……”

    余慈暗骂一声,但也知道,自己怕是被这突然蹦出来的家伙无视了。更让他不爽的是,就算他和玄黄杀剑离得更近些,但那人的表现也太轻松了些,他就感觉到,对方的位置是天空中,可比他这恨不能手足并用的还要来得从容。

    如此修为,是不是不太对劲?

    正疑惑间,澎湃的血潮轰响中,又有一个声音响起来:“七伤老儿,你莫要贪心不足,如此剑器,岂是你这个孤魂野鬼消受得了的?你若知机,就还去做你剪径的买卖,那些还丹小辈也够你吃的……”

    余慈脑子里一响,忽地明悟:来人原来不是还丹修为!

    步虚?真人?想想还是前者更有可能,毕竟后者已经是长生中人,层次非同寻常,又有度劫的考量,不太可能去做那些剪径强梁的活计。倒是某些步虚修士,眼馋剑园遗宝,会在剑园盛会结束的那段时间到附近来,有原则的就做些买卖,没人品的干脆下手强抢,这也是每年都有保留节目。

    当然,关键不是这个。余慈能够在界河中见到这二人,只证明一件事:剑园的封禁彻底崩溃了!

    所以这两个步虚修士才能一路畅通无阻,直闯入界河中来。而在他们后面,不知还有多少本就虎视眈眈的强者,蜂拥而入。

    余慈抿住嘴唇,一时不知该如何打算。也在此刻,铺天盖地的血潮又有变化。

    不管多么强大的力量,都要遵循天道法理,有波峰就有波谷。前面的大潮冲击肆虐已久,自然步入了衰退阶段。余慈只觉得身上一轻,周身气机自然抬头,铮地一声响,深插进土层的利剑弹出来,刺破前方渐褪的血潮,带着余慈向前飙射,转眼就是两里路过去。

    余慈的动作当然瞒不过人,不过两个步虚修士都没把他当回事儿——毕竟只是还丹初阶的水准,对他们来说,也就是挥挥手,就能打灭。

    等他们唇枪舌箭一番,觉得嘴巴解决不了问题,再开始对峙,并试图抢夺先手的时候,余慈已经硬闯入了距离玄黄杀剑仅三里的范围内,速度竟然还在提升。

    这时那两个步虚修士才发觉不对,余慈驭剑之精妙凌厉,绝非寻常还丹初阶可比。而且玄黄杀剑的血杀之气虽已退潮,但强劲的精神冲击仍在,余慈竟然视之如无物,这也是值得重视之处。

    七伤道人怒哼一声,不知用了什么手法,数道劲矢般的气流破空而至,虽说中途遭血杀之气磨损甚多,却也依旧凌厉非凡。余慈见机甚快,剑光化雾,堪堪避过,随后就站住了身形,不再上前。

    “小子总算不太笨……唔?”

    七伤道人忽地一怔,他看到余慈虽是不再前行,却是转过身来,持剑作势,锋利的剑刃微微上扬,竟是指向了这边。他还没反应过来,远方就传来了嘲弄的大笑声: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七伤老儿,你这事儿可做得岔了。”

    到现在为止,两人或许换了个眼光,却仍没有人把余慈视为威胁,最多只是把他当作刺激彼此的“道具”。也对,在剑园层面上,这两位确实有藐视绝大部分与会者的资格。

    对方的心思,余慈洞若观火。他的心湖却无比澄澈,无忧无怒,同时有那么一系列符纹分形从中游过,随即组合成型。

    七大关键分形,六十四个窍眼。

    这就是余慈在心中凝成的符箓。但他没有将此符显化出来的意思,而是沉入心神,逐分逐毫地把握深蕴在其中的符意……

    不,是剑意!

    身后三里,有殷殷剑鸣,转眼鸣声如潮,拍天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