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回忆

    那家伙究竟是谁?

    余慈敲敲脑门,找不到答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现在,他又是孤伶伶的一个人了。

    不怪他把自己形容得这么可怜。仰头看天,满满的血色充斥了他的视界,那不是云彩或者其它什么东西的颜色,那就是天空,如半干的血那样,浓浓的红黑色的天空。颜色是如此浓烈,以至于余慈怀疑下一刻它就要滴下来了。

    在余慈有限的二十六年的生命里,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天空。再往地上看,土壤也是一样的颜色,且没有任何植被存活。

    “这就是玄黄所在的地方?”

    按照那边给的路线图,这里就是目的地了。玄黄就在这片天地中的某处,余慈极目远眺,却没有发现任何端倪,偏偏还有未曾想过的麻烦沾了身。

    在这片天地间站了一小会儿,他就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气脉运转时吞吐天地元气也受到了限制——外界元气中不知混入了什么东西,感觉更像在汲取墨汁,只一下子就把里里外外全染透了!

    被“墨汁”一浸,余慈闷哼了声,感觉中,“墨汁”像是渗着某种毒素,渗入体内,立刻作用在气脉上,好似点了一把火,周身如焚,体内压下的那些伤势险些就有反复。

    “乖乖,这就是玄黄最喜欢的地方?”

    根据那位的说辞,玄黄之所以在中了暗算后,坠到此地来,是因为这片天地是最契合它本源气息的所在,说白了,也就是血杀之气最浓郁之处。余慈不知道这地方如何积蓄起如此巨量的血杀之气,以至于天地变色,元气受污,但他明白,现在就是想和那位唱反调也没可能了。

    他也乖觉,立时进入内呼吸状态,盘坐下来。还服了一枚补气丹,以丹药中的精气暂时替代天地元气的作用。这样外封内堵,总算将“墨汁”控制住,一点一滴地排出体外。

    不知过了多久,当体内元气澄澈,阴阳升降如常,余慈的心境也安定下来。既然一时不好动弹,连修炼都难,他干脆多动动脑子,正好,心中有个疑惑,亟待他去解开。

    余慈记得很清楚,初和那位接触时,对方曾说过一句“你我倒有一面之缘”,那不像是谎话,可当时想来,却是全无头绪。当然,那时时间紧迫,余慈并没有仔细回忆,倒是如今,算是个不错的机会。

    “我就从两年前刚到断界山脉时算起,逐个过滤,一个不漏,看又如何?”

    如是想着,余慈眼皮一抬,两道强光射出,随后又低眉垂睑,那两道光反射向脑宫深处,照耀神魂,一时透亮。

    这目光返照脑宫,乃是离尘宗“神光返照”的独门秘诀,是在阴神成就之后,加以日常洗炼的法门,玄元根本气法中也有收录,只是稍有改动。当强光照入神魂,那显识、隐识、元神三层结构就清晰显现。

    此时余慈已经成就阴神,显识隐识融为一处,界限几近于无,看起来澄清透亮,只有少许混沌未明之处,吃强光一照,也就亮堂起来。这其中蕴含的都是余慈一生以来的记忆,还有无意识中收集庞大纷杂的信息,当真是浩如烟海,无穷无尽。

    理论上讲,余慈阴神成就,洗炼无碍,现在完全可以观照自他出生以来,一切记忆,便是浑浑沌沌的婴孩岁月,亦不例外。可事实当然没那么简单,就算所有的记忆都摆在眼前,全无遮掩,要从浩如烟海的记忆里拿出条理,前后相继,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这混乱本身,也是人心魔障的一部分,洗炼之途,可谓长路漫漫,还好,两年前的记忆没这些麻烦,余慈稍费一点儿功夫,就理出了头绪。

    接下来就是梳理线索,填充细节,这时候才见到玄元根本气法的妙处。原本非常复杂细致的工作,被余慈一句“显化”,就映现到心内虚空中,无数细节依照最合理的方式排列重组,串联一处,以最形象的方式展现出来,几若将当时情形复现眼前。

    苍茫的山林夜色,破败的道观,里面群魔乱舞的怪相,甚至还有呼啸的寒风、起落的枭鸣,都栩栩如生,恍若身临其境。

    看着这一幕,余慈似乎踏入倒流的时光长河里,倏乎间有那么一丝感动。

    情景持续推进,余慈有时代入其中,有时又冷眼旁观,更有甚者,会把当时没弄清楚的情形再倒回去看上几遍,直到完全搞明白为止。

    如此做法,看起来顺理成章,可若不是玄元根本气法神妙无方,还有前段时间,余慈开发出了“解析”这一本命神通,如此千头万绪的细节、元素,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自发”排列,变化随心?

    猛然间,余慈发现,原来他找到了一个极适合他的修行窍门。

    可惜,这种状态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洗炼阴神有时间限制,本命神通用得多了,更会损耗本命元气,减损寿元,一段时间后,余慈见好就收,缓了一段时间,才又开启,如是再三,总算将近两年的记忆滤了一遍。

    此时此刻,两年间原本纷杂的记忆像是串起来的珍珠长链,分门规类,整整齐齐,神光返照间,竟有一种韵律之美,令余慈啧啧称奇。而且在不知不觉间,余慈的神魂力量竟是壮大几分,心神清澈明透,神气合流时,大有精进之势。

    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余慈最初的盘算还是落了空。刚才那段时间,他数尽了两年来碰到的成百上千号人物,也有几个怀疑对象,可再一分析,又尽都否决,来来去去,还是没有任何头绪。

    “怪了,难道那家伙真的只是随口一说?”

    余慈连连摇头,他更倾向于是自己略去了某个细节,又或者是某个思维上的误区。不过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想下去了,万一钻了牛角尖,恐怕更难拔出来。

    此时,那神秘兮兮的家伙仍未回来,外界环境依然如故,甚至是更恶劣了。余慈则早失去了时间的概念,就是对玄黄的担忧慢慢烧灼起来,影响了心境。

    “那家伙说是要去搭救,应该也是心中有底吧……”

    找了个勉强说得过去的理由,余慈慢慢澄静心神,再度进入心内虚空。这回他就不再梳理记忆了,而是集中精神,去观察生死符的变化。

    心内虚空已经是海天开辟,余慈所控制的神通外相形成一个孤岛,飘浮在海面上,孤岛的核心就是生死符。

    余慈形神状态的任何变化,都会忠实地反映到生死符上,就算影响不到核心,也会在外围形成相应的分形。这些外围分形中,余慈已知较为重要的有两个,一是围绕在核心符文外的环形结构,另一个就是缀在“圆环”上的种子真符。

    此时,后者的结构似乎又有变化。

    “或许是剑意受到天龙真意的影响吧。”

    余慈仔细打量,想从中找出剑意纯化的奥妙。可片刻之后,他忽然有个念头冒出来:说到底,这还是符吧,再怎么生成剑气,也是以符意模仿剑意,纯化之说,从何谈起?

    想到这些,余慈就明白那位为何说他“不够纯粹”。确实,经过多年来钻研符法,经解良传授玄元根本气法,近期又经朱老先生这等良师耳提面命,他骨子里已印下了深刻的符法印记,思维是不可能具备剑修的纯粹性了。

    “那是完全的剑的思路……呃?”

    余慈脑中忽地闪过一道光,可没等他捕捉到,耳畔忽起大风,强劲的震荡扫过,他愣了愣才醒悟,这哪是什么“大风”,分明就是强劲而苍茫的剑啸声。

    天地立起共鸣。

    恍惚间,余慈听到一个声音,在强风中发出尖锐而痛苦的咆哮:

    “杀,杀,杀,杀,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