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外域

    回马枪造成的混乱远远超出袁望允许的极限,所有人对那个突然杀出来的余慈都缺乏准备。

    冰雪魔宫的修士早就习惯了由袁望等人把守出口,再依次通过的惯例,前面几回让余慈无计可施的效果,更是让他们稳固了轻松的心态。一旦事态突变,一个个都措手不及。

    剑光绞碎了一个正跨过虚空裂隙的倒霉蛋,杀回到原本的空间中去。袁望等人可没有照神铜鉴,不可能感应到裂隙那边的情况,只好往回冲。可这时候,余慈造成的混乱已经把虚空裂隙周围弄成了一锅粥。

    而对突出其来的打击,冰雪魔宫修士就算是训练有素,也有一段发懵的时间,这时候有的追击,有的防御,有的为了躲避还要跑到裂隙那边去。等他们在这边压阵的师兄号令下,摆出防御阵势的时候,令他们瞠目的事情发生了。

    只一剑,相距五十尺以上,余慈遥空一剑虚斩,刚刚大吼着压下阵脚的师兄头上溅血,半边脑袋飞了起来,还丹初阶的修为就像是个笑话,横尸当场。

    有那么一瞬间,场面陡地安静,随后就是更大的混乱爆发出来。余慈挟着剑斩强敌的威势反向冲击,竟然又凿穿了这十来人的阵势,顺势再杀一人,这才身形化雾,驭剑远遁。

    等袁望暴怒着冲回来,稳住阵脚的时候,余慈已经走得无影无踪。

    逼着余慈“带路”的想法,早扔到了三十三天外,袁望第一个念头就是追上去将那小子撕碎。以他还丹上阶的修为,全力追索之下,未必不能将人截住。

    “德容!”

    袁望招呼一声,旁边立有人响应。德容外表看起来身材瘦小,面相阴郁,很不起眼,但却是这群冰雪魔宫修士中,修为仅次于袁望的高手。有他和袁望联手,斩杀余慈,绝无问题。

    但就在此时,远方余慈若隐若现的气息蓦地一分,由一化二,朝着相反的方向飞遁,初时还有游丝般的气机可以捕捉,后面就虚无缥缈到了极致。

    袁望愣了愣,随后脸色阴沉得可怕。

    ************

    “后生学得还挺杂。”

    耳边的声音不知是赞赏还是嘲讽,余慈则全不在意,他这一连串动作,用到了息影遁法、太乙星枢分身等几个非常实用的手段,果然弄得冰雪魔宫修士措手不及,效果绝佳。但这与那一位的要求,可就相差甚远了。

    余慈意志坚韧,在剑道上悟性也不错,但对方提议的,在危机关头自缚双手以求突破的方式,尝试一下就好,他毕竟是个有主见的,轻重缓急自己心里有数。

    “前面还有机会,冰雪魔宫都在这儿了,其他人也不会落后。”

    说着,余慈回头遥望,太乙星枢分身的惑敌效果本就极好,更何况余慈近期屡经战阵,修为精进,玄元根本气法带动着符法修为水涨船高,应用起来愈发娴熟精妙,冰雪魔宫的修士到现在没有动静,想来也是着了道儿。

    余慈已看透冰雪魔宫修士的盘算,刚刚穿越的虚空裂隙,当然不是正途。真要去帮玄黄的时候,后面扯着一长串尾巴,难道很有趣吗?

    借着回马枪的算计,余慈剑斩三人,但更多的还是震慑那些吊靴鬼,也许他们很快还会追上来,但有此事在先,再经过虚空裂隙的时候,任他们如何强势,都要仔细考虑后果,一来二去,余慈腾挪的空间就会越来越大。

    此后的情况果然和余慈料想的差不多,其间也有几回,冰雪魔宫的两个还丹修士不顾一切杀上来,但仍被他有惊无险地避过,如此反覆多次,终于在半个时辰之后,借着一波斜刺里杀出来的散修,余慈完全甩脱了尾巴,并进入到界河的更深层。

    此时,距离玄黄所在已经不远。

    “还有两次……”

    那一位始终没有现形,声音却时时刻刻跟随在余慈附近,没有丝毫延迟。余慈也曾怀疑这位高人就藏身在他附近,可是几次以神意星芒扫描,都没有发现端倪,最后只能对这手佩服得五体投地。

    现在,通往界河下一节点的虚空裂隙就在眼前,余慈不想耽搁时间,正要进去,那位却道:“且慢,你也恁不小心,不看看那边的虚实?”

    “前面却不见你说。”

    余慈笑了一声,却也觉得自己太依赖这位的情报,干脆以神意星芒穿过去查看。一看之下,他脸色立时变了。

    “什么鬼地方?”

    “从这里再往后,应该都是曲无劫判断的最可能是永沦之地的所在,自然凶险无比。不过其间还有差别,接下来这个,只是很普通的九天外域一角,甚至和你们离尘宗挨得比较近呢。”

    余慈一时说不出话来。对面没有半个生灵,神意星芒的感应也很抽象,他只能确认,对面天地元气的含量之稀少,是他前所未见,但周边还有非常强烈的反应,像高温熔炉一般,偏又飞动来去,如矢如电,那情形只凭感应,实在难以想象。

    原来,那就是九天外域么?

    作为修士修行几乎不可逾越的关键所在,九天外域在余慈这等尚不够格参与的修士心中,是颇有几分神秘的。

    余慈知道,在修士突破至步虚境界之后,可纯凭肉身,穿越九天罡风,到达那里,在那边汲纳所谓“至粹玄真”,以为塑体炼神之用,往往一去就是三年五载,其间非但要承受外域空间艰苦的环境,还要与肆虐的外域天魔对抗,当然,也不缺乏那些下作的“蠹虫”,掀起一场又一场劫杀与反劫杀的血腥战斗。

    那里正是步虚修士最快捷、最辛苦也最危险的修行之路。

    步虚修士尚如此,他这个刚踏着还丹境界的下限的人物过去,真没问题么?

    对这个问题,那一位说得很简单:“我护你过去。”

    余慈抽了抽嘴角:“那还真谢谢了啊。”

    嘴上带着点儿讽刺,但行动上没有半点儿迟疑。那位就是想害他,也没必要扯出这么大一个圈子,当下他就按照那位的提点,将周身元气收敛,也按住剑意,使之内聚不发,随后就穿过了裂隙。

    眼前一暗又一明,他周边虚空震荡,像是刮起了大风,事实上那是一层跳跃的气芒在他身畔疾速流动,无数电光便在其中生就,闪灭间几乎晃花了余慈的眼。

    只有五息时间。

    这是那位对余慈所说的通过这片外域空间的时限。余慈知道机会难得,便瞪大眼睛,去打量周围的环境。透过电光,眼前情形竟有些似曾相识,暗沉且又无凭无依的的虚空、遥远且又时时闪烁的星辰,颇有些心内虚空大变样之前的感觉。

    但余慈也注意到,这里终究是不同的,在他侧下方,一片深碧色的“大海”上,浮动着一层莹光雾气,延伸向不可见的远方。而在余慈瞠目眺望之时,“海”的尽头,蓦地腾起一圈夺目的光边,光芒之强烈,使得“海”上的莹光瞬间为之失色。

    更早一线,余慈身外气芒流转的速度猛地提升,生就的电光遮蔽了大半强光,同时,那位也开口道:“日曜升腾,太阳真火能直接把你给点着喽,此时虽有我剑气相护,但光芒仍是厉害,后生还是闭上眼睛好些。”

    余慈迟疑了下,还是听话地闭眼。

    或许是对他听话的嘉奖吧,那位开始告诉他一些信息:“你下面见到的深碧色的区域,就是修行界。浮在上面的‘莹光’,就是九天罡风层,其厚薄不一,最薄处不过千余里,最厚处则超过二十万里,里面除了域外天魔,还有一些特异的生灵,价值颇高。当然,你现在见到的还隔了一层封禁,位置什么的都有扭曲,不要当真,只要知道就好……到了!”

    熟悉的穿过虚空裂隙的微眩感觉过去,余慈睁开眼,正观察四面环境,耳畔却突地响起一声闷哼:

    “防我真如防贼一般,怪不得弄出那种丑事,这气度是一代不如一代……”

    “什么?”

    “后生少管闲事。”

    那位心情似乎变糟许多,没好气地回了声,又道:“我那边有点儿事情,要先离开一会儿,你好好呆在这儿,不要妄动,等我回来!”

    莫名其妙说了这么一通,声音便自断绝。余慈喂喂两声,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