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锤砧

    还是要提速。

    余慈收回宝剑,看着冰雪魔宫修士结阵迅速,无懈可击,干脆一路飞遁,不与他们纠缠。冰雪魔宫则没那么好讲话,阵势起落间掀动十里寒潮,所过之处一切生机尽数灭绝,声势一时无两。

    方圆十里的庞大范围,就算余慈跑的再快,也不可能完全避过。寒潮呼啸而来,冰冷寒气几乎要渗透骨髓,飞速消磨他身上的热量,同时损伤肉身。

    这还不止,元始魔宗一脉,传承天魔神通,几乎任何法门中都有攻伐心神的效果,冰雪魔宫自不例外。余慈便感觉到,深藏在寒潮的死寂灭绝之意,挟着冰封十里的威煞,碾压而来,要撼动余慈心防,更要催折剑意,对他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

    可就是在这种局面下,余慈这边还有一场对话进行。

    “剑意纯化,内外如一,虽天地倾覆,也是无碍。”

    “我如今也是不惧。”

    “你能分辨出何者是剑意无瑕,何者是龙威无惧?混化在一起确实有他的好处,可遇到精擅攻伐神魂的强者,这就是取死之道。”

    那一位忽有感叹:“原道大人何等人物,只因西征杀伐过甚,又借玄黄血杀之力以却敌,使剑意稍有混染,便被……抓住这不是破绽的破绽,降下魔劫,千年修为转眼成空,敢不为后来者戒?”

    “哪个?”

    “是原道大人。”

    “不是,我是说对原道大人下毒手的那个。”

    “……”

    那边由此沉默,余慈则莫名其妙。但很快,那边便道:“眼下这局面,那个名讳说出来,只会旁生枝节。”

    不带这样吊人胃口的啊!

    余慈一时无语,不过这时候,也没有他埋怨的机会了。冰雪魔宫结成的是一个非常强力的控制阵势,看上去没有特别凌厉的杀招,爆发力不足,但巨大的控制范围、无穷无尽的寒潮压迫,便如同一个冰湖,陷在里面,不知不觉就要被冻僵掉。

    出其不意斩杀他们一个同门,袁望仍然用这种回应,余慈大概也明白那人的打算了。这没什么可犹豫的,暂时也不管剑意龙威之类,更不与人纠缠,只以剑气护体,一路狂奔,向下一个虚空裂隙赶去。

    冰雪魔宫的阵势更像是一个占地十里的庞然巨兽,摇头摆尾,放射寒气,紧追在后面。

    袁望在中央调度阵势变化,心中微微得意,他结成此阵,就是要在最大限度杀伤余慈的同时,逼迫此人往目的地去。眼下看起来,效果相当不错。

    不过半刻钟的时间,余慈前方就可以看到特殊的虚空扭曲之地。没有任何迟疑,余慈窥准虚空裂隙所在,身剑合一,直撞进去。在袁望等人眼中,余慈的身影只一个扭曲,便消失不见。

    对此,袁望并不意外,他有条不紊地下令,阵势随即收敛,以免强烈的气机影响了虚空裂隙的稳定。他则和几个还丹修为的同门往前移动,恰好在阵势掀动的寒潮衰减到某个限度时,挪到了阵势外围,最靠近虚空裂隙处。

    正要下达第二波命令,扭曲的虚空中,蓦地突出一线剑芒,如针如刺,锋锐无比。

    袁望首当其冲,却是冷笑一声,半点儿都不吃惊。手中九仞崩雪剑摆荡,准确地封在剑芒正前方,高出两个层级的还丹上阶修为形成了绝对压制,在刺耳的尖鸣声中,如针剑芒崩散,袁望则浑若无事,第一个冲过虚空裂隙。

    还没来得及观察四周,又有剑气破空,哧哧作响。袁望这回甚至懒得封挡,九仞崩雪剑一震,剑气崩发如雪瀑奔流,在雷鸣般声里当空碾过,横扫前方宽及十丈的巨大范围。

    “喀啦啦”一连串声响,袁望身前的障碍转眼就被崩雪剑潮碾成了碎末,而在漫天雪粉烟尘中,一个人影弹飞出去,未等落地,便又驭剑飞遁,转眼远去,正是余慈。

    “用烂了的计策。”

    袁望呸了一声,却没有追击,而是稳稳站在当场,给后面跨空而来的同门控场,但这并不等于没有人招呼余慈,紧跟在他后面的那人已经一声不吭,追蹑上去,如此行事,尽显老辣之风。

    等这边所有人都过来,远处追蹑余慈的那人也传回消息,袁望面无表情,又下令重组阵势,继续以这种堂堂之姿强压过去,不给余慈任何翻盘的机会。

    “就算能猜到我的打算又如何?寂灭寒潮之下,小辈能撑多久?要想保命,还是乖乖地去那些有价值的地方,尝试着移开这边的‘注意力’,才是你唯一的选择。”

    不提袁望冷笑中的盘算,这边余慈确实被压得够呛。袁望为人严苛酷毒,以至于偏执。但认真起来,行事确实是滴水不漏,就算对他这个勉强算是还丹初阶的人物,也齐集了所有力量,全力压制,让人无话可说。

    不过袁望终究不是余慈肚子里的蛔虫,所以他不知道,余慈现在心情还真不错。

    互为攻守,与袁望对了两剑,慈其实都落在下风。袁望的九仞崩雪剑确实有其独到之处,巍然如山,动若雪崩,处处以势压人,总能寻到机会以其修为上的巨大优势,强逼余慈与他正面碰撞。此时,余慈五脏六腑都受到震荡,有了些伤势。

    可在精神层面,他反而有着极澄静的状态,更有着特殊的感应。

    其实那不是斗剑,而是“炼”剑。

    剑势碰撞,没有避实击虚的玄奥,反而像是锤砧下锵锵震鸣的铁胚,无数杂质随着四溅的火星飞出去,单纯的“分量”也许有些下降,却显出了剑胚的大致形貌。

    “天龙真意再好,也不是你的剑意;你的剑意再博大,也无法包容那些‘非剑’的特质。‘炼’剑就要舍得,杂质要舍掉,那些与剑性不合的‘好东西’,也要舍掉!只有完完全全属于你的剑意,才能完成共鸣,开启剑修之途……你不是这条路上的人,但至少面子上要做到。”

    那位一直在耳畔讲解,每一句话都切合余慈的实际,从中余慈确实受益匪浅,最具价值的,就是他从中探明了剑修之道的玄妙。如果他真能“舍得”,一步就能跨入剑修领域,且随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用为修行的正谬与否发愁了。

    只是,若真轻而易举地“舍得”,余慈又哪还是“余慈”?

    追逐战在继续,余慈大部分时间内,还是无法摆脱寂灭寒潮的侵袭。时至如今,他又穿过了两处虚空裂隙,但同样的,冰雪魔宫也马不停蹄地追赶上来。

    “第四个……”

    从路线图上看,距离最后的地点已经只有三片虚空聊为遮掩之用。余慈百忙中回头瞅了眼,身形再转,后面阵势寒潮同样偏转,带起呜呜的呼啸。

    依旧是干脆利落地投入到虚空裂隙中,引得后方阵势稍停。袁望重施故伎,领着精锐当先跨过去,哪想到这回与前面不同,一波人抢到新虚空中,却蓦地发现:

    余慈……没了?

    错愕只持续了一瞬间,虚空裂隙的波动就给他最明确的提示。他猛回头,只见余慈恍如幻影,身剑合一,竟是对着仍在出人的虚空裂隙直撞过去。剑光临头,冰雪魔宫修士习惯了前面的节奏,一时间被突然打乱,竟无人能挡上一合。

    这是真正的回马枪。

    等袁望扭回身来,余慈已经撞了回去,踪影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