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袁望

    余慈低喝一声,手中利剑同样震鸣,音波扩散,与对方音波刀刃碰撞,错乱其锋芒,轻轻巧巧已将杀招卸掉,紧接着几步踏出,在剑气驱动下,一步数丈,闯出寒气笼罩范围。

    自从结成种子真符之后,余慈剑意运化愈发流畅自然,像这样突然发动的辣手也轻松挡下,。他轻松,一直在他耳边低语的那位也很自在,只笑一声:

    “鬼音寒狱发动,范围两亩多一些,那边有二十一个人吧。”

    余慈嗯了一声,知道这是对方在帮他,身形纵跃间,错开了角度,朝着丛林深处掠去。后方寒气浪潮紧追上来,所过之处,无数冰粒白霜覆上,发出“簌簌”地声响。

    鬼音寒狱是北地魔门分支冰雪魔宫所擅长的合击之术,

    当日在剑园外,余慈一行因见到无心殿那件至宝,说起了冰雪魔宫,张衍和李佑还专门提起过。此法蕴寒毒,激邪气,非常厉害,尤其是它以前后两记音波碰撞发动,极具欺骗性,很多人都栽到这上面。

    冰雪魔宫……是个不逊色于东阳正教的大势力啊。

    虽说那位鼓动余慈抓住机会纯化剑意,可余慈并非鲁莽之辈,硬抗敌人强势锋芒的蠢事绝对不干,他要借用这片空间比较复杂的地势环境,先探清虚实再说。

    **********

    一次鬼音寒狱发动未果,主事的袁望有些着恼:“那边是谁?”

    没有人能够回答。

    袁望是冰雪魔宫最优秀的四代弟子之一,也有名声在外。当然,作为冰雪魔宫这样的大宗门弟子,他能混出头来,绝对是有自知之明的。冰雪魔宫的传承其实和剑修法门没有特别重要的关联,宗门对剑园的重视程度也只是一般,否则绝轮不到他这个排名只勉强挤进前十的人物成为头领,带人与会。

    可从另一方面讲,长处极北苦寒之地,少与外界沟通,宫中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展示力量的机会。所以才有宗门长辈亲驭无心殿送他们前来,内里用心,袁望非常明白。

    “玄冰心镜呢?”

    这玩意儿可以反映出对手的位置和气息强度等基本信息,在发动类似“鬼音寒狱”之类的远程咒法时,也有一些增幅的效果。心镜刚凝出来,是因为刚才是一场遭遇战,袁望及时放出鬼音寒狱,是因为他不用确认目标,也不怕死人。在这归墟之内,每一个机会都是争来的,被他们灭掉,只算对方倒霉。

    冰雪魔宫的弟子接了命令,分出几个人,匆匆用咒塑冰成形,送给他观察。袁望盯着打磨光滑的玄冰镜面,运用冰雪魔宫的秘法,解析上面传递的信息。

    “只一个人,修为……还丹初阶?有没有搞错!”

    他脸色颇不好看。此时他边上的同门有七个具备还丹修为,其中还有一个是还丹上阶,只比他稍逊半筹而已。除此之外的十三人,都是通神上阶,这些人凑在一起,又是先发难,竟然还失了手,已可称之为耻辱。

    “废物,一群废物!”袁望骂起人来从不留情,旁边的同门都低下头,一声不吭,也是习惯了。

    袁望是出了名的严苛,不只是对别人,对自己也一样。作为冰雪魔宫中排得上号的后起之秀,袁望本人的资质是绝对一流的,可是魔主却和他开了个玩笑,他资质虽是上佳,但和冰雪魔功的主流传承,却不是那么契合。

    在宫中那冰冷的氛围中,他少不得遭人冷遇,为翻身计,他选择了剑修之途,走的是旁门中旁门,前半生几乎完全靠自己,咬牙闯出一番局面,才引来门中长老注意,冒出头来。正因为如此,才养成他酷厉严格,近乎吹毛求疵的性情。

    所谓“废物”,其实是把他自己也骂了进去的。

    骂了几声,他的脑子倒是愈发清醒了,再看玄冰心镜,他忽地一愣:“这人……莫不是那个?”

    他摸着下巴,有些发愣。两日前,他和文式非等人在无生无死园中,与离尘宗的修士对峙,吃了不小的亏。那个于舟老道实在厉害,一手入微入化的化离剑雾,有着堪比步虚修士的战力,实在不好得罪。魔门诸支联手,明明实力占在上风,却不得不讪讪而退,把脸面都丢尽了。

    不过因为此事,他也记住了一个极重要的名字:

    余慈!

    此时此刻,这个名字,还有名字后面的人物,可是极勾人的。

    “抓着他……不,跟上去!”

    袁望立刻就改了目标,严峻的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自进入这古怪莫名的空间之后,原本由文式非整合的魔门诸支联盟,慢慢就散了。

    出现这情况,一是这里路径复杂,无数个空间裂隙组合成无法计数的路径,谁也不知道哪一条才是正确的;二是此处环境恶劣,这么些空间勾连在一起,刚才还是浩瀚沙漠,接下来就是无边大海,还有那些凶险绝伦,绝不适合人类驻留的地域,有的根本就是九天外域之流,刚一进去,就死无葬身之地。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别的势力不停搅乱局面。像那夏伯阳,就纠合一批洗玉盟的强手,与他们抢夺先机;另外就是那重器门,借助重甲短时间内穿行虚空之利,神出鬼没,专门与他们捣乱,更引得那个于舟老道暴走,不管不顾,一路追杀,连文式非也凑热闹,弄得天下大乱。

    可事实上,袁望的反应还是慢了,那其实是人家抓准了目标,要从重器门修士身上,找到他们门主的线索,以进入更深层的位置。袁望反应慢了一步,把人给跟丢了,已极是懊恼,眼下这送上门来的机会,他可不能再错过。

    “他比咱们早进来两天,又莫名从那个重器门首领手里脱身,必须是知道一些根底的……不要逼得太紧,也不能放他跑掉!”

    他的命令很合理,众同门都是点头。

    然而刚达成共识,虚空中光芒骤闪,有飞剑远来,一闪而逝。外围便有人惨叫,血光迸溅。

    袁望大怒,近前一看,更是咬牙切齿。中剑这人还未死去,然而大腿已经和身子分家,剧痛之下,翻来覆去,哀号不绝。众修士即使出身魔门,也不免受到影响,气氛有些不对。

    见状,袁望立知对方打得是什么算盘,心中恨极,脸上反而平静下来,冷然道:“肢体残缺,损及根本,前路已是无望,送你个痛快吧。”

    不等旁边同门反应过来,他一剑贯入伤者顶门,取其性命,由始至终,都是面无表情。换了别的宗门,接下来情况发展可能不太好讲,但冰雪魔宫出来的,向来是冷面毒心,袁望狠辣的一手,非但没有损及士气,还激发了众人的凶性。

    袁望不再耽搁,喝一声“结阵”,剩下这二十人就各占方位,气机相连。外围飞剑又来,取的还是修为较弱的通神上阶修士,但这回却被提起注意的还丹修士挡下。袁望借机看清,那飞剑其实是剑符之类。

    “左上百步。”

    袁望发令,二十人组成的阵势随即移动,初时略有滞涩,后面就是寒潮涌起,一层层如雪崩飞流,冲击而上,气势惊人。所过之处,寒气抹杀一切生机,山林树藤之属,都被封在冰层之下。

    *********

    看着冰雪魔宫修士迅速结阵,余慈不再耽搁,向后飞退。稍迟一线,对面阵势中已有滔天杀气裹着寒毒扫过,将他刚刚停留的山头完全冻结。不只如此,方圆十里范围内的天地元气,都被那阵势搅动,有停滞之相。

    外面已经麻烦透顶,内部还有争执。那一位就在他耳边不满地道:“炼剑即炼心,心不纯剑亦不纯。就算你遇事机变百出,无往不利,但不合剑理,剑意如何精炼?”

    余慈就笑:“用符剑也不成?”

    “剑修向来不同流俗。”

    言下之意,除了高傲的表达,也有让余慈连思维都要转变的意思。余慈不置可否,但接下来,他不再用九曜龙渊剑符,而是直接抛出手中利剑,以图家兄弟所授的驭剑术发动。

    这一剑仍未建功,更因驭剑手法不熟,差点儿连剑也丢了。冰雪魔宫的阵势则借势暴涨,十里方圆,冰雪覆地,像是把酷寒极地给移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