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不纯

    交稿日将近,为繁体出版,正修改前文ing……好吧,对网友来说,这真是个烂理由,不过确实要请大家体谅

    ****************

    看着对面修士石头般直坠下去,周围又没有其他人跳出来,余慈吁了口气,此人修为不错,却是个独行客,省了许多麻烦。随后又去看手中剑器,微微摆荡,剑上光芒流动,似有生机。

    余慈有些怔忡,只因其中剑意运化,颇有些奇特。一剑绝命,斩杀的还是还丹中阶修士,剑势之强,前所未有,可感觉甚是莫名,简单地说,一剑过后,他缺乏斩杀强敌的快感。

    想了想,他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开口问道:“这一剑如何?”

    对方简单回应:“剑意不纯。”

    “呃,请指教。”

    “后生也感觉到了,何不动脑子多想想?”

    余慈咧了咧嘴:“这时间……”

    真是个好理由!此话一出,对方也是怔了怔,随后便道:“你剑意走的是雾化的路子,何必狗尾续貂,掺上天龙真形之气,弄得不伦不类?”

    “是这样?”

    “我不知道你怎么化入了天龙真形之气,可炼化这种血脉神通,不可不知龙性。龙之性也,一曰贪婪,食气以长生,举八方元气而奉一身,无有止境;二曰强韧,一身抗性天下独步,刀兵水火不伤,心魔邪气难入;三曰傲岸,身蕴至大至刚之气,高踞九天之上,呼为风,呵成雷,睥睨世间,几无抗手。如此生灵,生就大神通,大气魄,深蕴于血脉之中,千劫万载以下,也不会消减。”

    听到这些,余慈眉头深皱,又有些黯然:“原来如此,这天龙真形之气,更适合虹化剑意。”

    “狭隘!所谓雾化虹化,只是个概略分别,以利于描述之类。近年来却有一些人将之奉为圭臬,亦步亦趋,唯恐行差踏错,反而把更重要的诀要忘了个干净,岂不可笑?”

    近年来?

    余慈心中念头闪过,进一步确认了那位前辈确实是剑园外的人没错。不过他现在更关注的还是对方所说的“诀要”,忙道:“愿闻其详。”

    “何需详解?你早已知道,就是一个‘纯’字。不管虹化雾化,不‘纯’则不‘化’,虹化言‘纵意’,雾化说‘入微’,都是一个道理……说来也奇怪,上次见你时,你剑意虽不算至善,也还算得上精炼,怎么越来越倒退了?”

    余慈哑然,无以应答。

    “暂不去管它,先赶路吧,我为你释疑,也是为了省时间来着。”

    余慈应一声,驱动鬼纱云,按既有路线行进。那一位则在片刻沉默之后,想到一种可能:“你在归来庄,除了复刻飞仙剑经外,还做了什么?”

    “就是如此如此……”

    这没有什么好瞒的,可余慈粗略一说,那位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后生当真古怪,你不选与你剑意契合的诛神正.法,反而去合那天龙真意,未免得不偿失……唔,说不定也是一条路子。”

    “诛神正.法?”

    “就是诛神刺的剑诀法门。”

    驾云飞遁之间,对方为他解释:“想那诛神刺,本是此界最凌厉的杀法之一,但因为入手困难,常有传承断绝之虞。昊典大人本是修行界最精擅诛神刺的人物,便立志将诛神刺还原为一套前无古人的剑诀,传于后世。

    “为此,她特意拗逆性情,耐心刺绣,由浅入深,分取百种生灵之死气、人心种魔之阴气、妖魔异类之血气、域外天魔之邪气、屠斩天龙之煞气,以之为基,将诛神刺法门列入五幅细纱之中。最后又聚五法门之箐华,绣制诛神正.法,可惜绣至半途,就应曲无劫之邀,挥剑西征……再没有完成的机会。”

    对方有些唏嘘之意:“诛神正.法若成,当为剑道雾化之途上的奇葩,但就算是半成品,也是极了不起的法门,尤其是通过此法,才能驾驭太初无形剑这绝世神锋……对了,太初无形剑可是在你手中?”

    余慈没有点头,他是个很少后悔的强硬分子,但在此刻,他却悔得肠子都青了。

    按对方这么说,他真是把“得不偿失”这个词儿给表现到了极处。早知如此,就算屠龙化芒纱再怎么难以参悟,他也要硬顶着上了,至少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弄得不伦不类。

    说话的功夫,鬼纱云已经越过数十里虚空,到达通往下一个空间的裂隙处,过了这里,路程就算过了一半。余慈也顾不得再后悔,吸取前面的教训,提起心神,以免过去之后,一脚踏空。

    收了鬼纱云,余慈侧身进去只有两尺来宽的裂隙,穿过去之时,脚下却是踏着实地。

    眯起眼睛,余慈仔细打量周边环境。和刚才一望无际的碧空不同,这处空间地势颇为复杂,像是某个蛮荒的山林,大树参天,藤蔓交织,山势起伏,倒是一片夏日景致,只是受封禁影响,没有半点儿生灵气息。

    下一个虚空裂隙是在二十里外,余慈正要动身,心头忽有所感,口鼻呼吸瞬间封绝,周身气机也给收束到最大限度。

    有人,而且是一大群。

    余慈有所感应,还不能确认对方的来历。倒是此刻,那一位忽然开口道:“后生剑道上刚走进岔路,要及时扳正才好。”

    余慈一怔,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吧。

    “剑意纯化,有两种方式:一是静而澄之,二是动而炼之。前者要闭关于静室之中,长年累月,不适合你,后者则正当其时。”

    余慈怦然心动,但很快就清醒过来:“我现在哪有时间!”

    “你们不是常说,磨刀不误砍柴工?我让你纯化剑意,也是为之后帮助玄黄铺路。以你现在的状态,欺近玄黄杀剑一里之内,就是一个死字!话我要说在前头,免得到时再生波折。”

    余慈皱眉道:“这话你前面可没说。”

    “我也没想到你会生出这么大一个破绽。”

    对方淡然道:“玄黄杀剑集十数劫血杀之气,炽烈如焚,对阳刚异气最是敏感。你融入的天龙真形之气,就是世间最顶尖的阳刚血脉之一。就算有我传授的匿气之术,也遮掩不住。你靠不上去,后面的手段就施展不出来,如今当务之急,就是以你的雾化剑意,将天龙血脉炼化,至少表面上要过得去。如此,也没有比实战更合适的办法了。”

    余慈嘿了一声:“节外生枝,莫要惹了麻烦却甩不掉。”

    “也许。不过看起来,这拨人马倒想找你的麻烦来着。”

    话音方落,一波令人战栗的寒意从山林间流过,如同将凝冰雪的小溪,寒浸浸入透骨髓,余慈就知道,他被人发现了。

    “三十六支分故地,冰雪无心向哪方?”

    歌谣一般的句子划过耳畔,余慈莫名其妙,不知其中究竟。就这么一个耽搁,冰碴似的话音接着歌谣,响在林中:

    “斩了!”

    两层音波前后交叠,性质陡变,嗡地一声低鸣,竟化为十多记音波刀刃,横切过来。此一瞬间,周围大有夏日气氛的山林气温骤降,树叶蔓藤上,转眼结了一层白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