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一剑

    “玄黄!”

    余慈挫了挫牙,又想到那厮的两次传讯,还有被困到归来庄的经历,玄黄那家伙真是提供了很多项理由,让人非找到它不可。所以,余慈马上问道:

    “它在哪儿?”

    对方直接用图像来表示。余慈眼前闪烁光芒,那是对方操控元气所凝成,是极简单的线条,只标识有东南西北的方位和简单的路径,中间还有几个节点。

    “你现在是在界河中流,这里是在上百处相隔亿万里的虚空角落之间,拼接出来的路径。不明白?其实你可以把位置不同的虚空视为一块块木板,接通它们的虚空裂隙就是连接木板的铆钉,当然原本不相邻甚至性质迥异的空间凑在一起,就像是血狱鬼府和修行界直接接壤,那是会出大乱子的,所以就要有虚空断层为缓冲。界河就是把一块块虚空世界如此拼接在一起而留下的痕迹,或者说是中间地带。”

    对方的解释非常通俗,余慈听明白了。不过原理听着简单,真正要人去做的话,无法想象那是一个多么浩大的工程。能完成这一工程的曲无劫,其实力还有在虚空神通上的造诣,当真是令人高山仰止。

    “斩破三千世界,贯穿无尽虚空……确实是无量神通。”

    如此这般,那样重要的东西就等于是藏在了层层虚空之后,若是推进不得法,百年千年也未必能过得“河”去。余慈感叹一声,但也没有忘记眼下最要紧的事:“你还没说玄黄现在在哪儿?”

    “它最初在战血堂与人激战,但却着了道儿,眼下元灵蒙昧,坠入界河,被困在这个位置……”

    说着,余慈眼前简略图形上一点放出光芒,指出了玄黄所在。

    余慈仔细询问地图所对应的位置、路线,牢牢记下,不过他还有一些事情没弄明白:“玄黄占尽上风,怎么会着了道儿的?”

    “它自以为得计,却不知人家算了它几千年。那人将他困在祭剑台上,岂是要炼化他那么简单?几千年一刻不停地剥离元气,它的阳神也只余一点儿元灵,就算和剑体气机契合又怎样?三岁孩儿舞大锤,又哪能讨得了好?更不用说,当年魔劫,它也受了沾染……”

    “怎地?”

    “当年剑园初创,原道大人遭遇魔劫,千载修为一场空,玄黄为人佩剑,在抵御魔劫时,其实也沾染了天魔邪气。只不过它血杀之气可贯苍穹,又修成阳神,一应邪气无法侵入,才不足为害。可等到它出窍神游,被困在祭剑台上后,本体那边就护不了那么周全,天魔邪气入侵,虽然驾驭不了剑体血杀之气,但完全可以结成陷阱,只等它回来……那一点元灵沾染邪气,哪能讨得了好。”

    余慈默然。

    就他看来,也不能说玄黄全然不知情,在天穹剑池中,那家伙就先发了不祥之音,至少对于前面一种危害,是有相当的认识。但后面天魔邪气之类,就真说不清了。

    这里环节丝丝入扣,让人找不出毛病,可越是这样,先前积累的疑问就越是明确,终于他忍不住道:“前辈对此中环节如此熟悉,为什么不帮它?”

    “熟么?只不过一半熟,一半猜罢了。说到底,如今我已是外人……话说后生,到现在你还以为我是曲无劫么?”

    “呃,不了。”

    余慈也发现其中的问题,若真是曲无劫当面,绝不会称呼原道为“大人”,而且以他的身份,也没必要隐瞒什么。可不是曲无劫的话,这位又是哪个?他也注意到了,此人称呼原道为“大人”,但对曲无劫则直呼其名,情绪上好像有点儿问题,这更让人想不明白。

    他不懂就问:“那前辈是……”

    “说起来你我倒有一面之缘,只是我的身份不太合适说出来,后生你权装糊涂最好。”

    “……”

    余慈又是沉默,脑子则在疯狂转圈儿,筛过一个又一个人影,可任他想得脑仁儿疼,也全无结果。说到底他只是一个刚刚迈进还丹境界的小人物,就算机缘不错,遇到的大能人物,两只手就能数过来,里面可没有一个符合眼下情况的。

    他不怕此人隐瞒什么,只是警惕在这两眼一抹黑的状况下,自己会不会中了奸计,被此人误导,反而害了玄黄和曲无劫他们。毕竟,这世上好心办坏事的事情太多了,而这个横空出世的家伙也太过神秘。对归墟的了解更让人心生不安。想想吧,除了玄黄,上一个对剑仙秘境乃至归墟有深入了解的家伙是谁?

    是沉剑窟主人!

    余慈不是喜欢“三思而后行”的那种人,但眼下复杂的局面由不得他不多加考虑。他的沉默其实也是一种表态,对此,那一位显然也是明白的,但他仍没有坦承以对的意思:

    “后生知道我的身份,对你我都有麻烦。你不妨这么想吧,眼下玄黄撑不住了,局面糜烂,也不会更糟……”

    “无劫大人何在?”余慈回复得极快,因为这等局面下,他心中最大的指望,也就是这位了。

    “不知道。”

    对方的回答同样干脆。

    余慈愣了愣,根据他从玄黄那里得来的信息,曲无劫应该在界河某处养伤才对。可话又说回来,就算他老人家能在最后关头跳出来,力挽狂澜又如何?对余慈来说,他进入剑园的目的已经完成了十之八九,剩下的,也只是落在玄黄身上。

    玄黄那家伙,还能撑吗?

    想到这里,他一咬牙,道声:“走!”

    他已经把地图记在心中,说走就走,不过半里路,已经寻到了通往下一处虚空的裂隙,毫不犹豫地闯了进去。如此一路狂奔,连穿三道虚空裂隙,那一位没有再打扰,却始终留一份气机在侧,表明他的存在。

    转眼虚空裂隙已是第四个,余慈穿过隔绝空间的断层,心中还在想着接下来的路径,脚下却是一虚,身子直往下坠。

    余慈低咒一声,这边的虚空裂隙竟然像归来庄那般,开辟在了高空云层之上,四面全无凭依。还好他反应及时,当即尽力提气轻身,又迅速放出鬼纱云,终于在狂掉了近百丈后,止住跌势。

    站着鬼纱云上,余慈没好气地开口:“这坑人的吧!没事儿把口儿开在这里……”

    “呵,设计路线的时候,忘了后生你还不会驭器飞行。”

    那一位甚至没有道歉的意思,当然,余慈也只是说说而已。这一路上,余慈在一刻钟的时间里,越过山林、走过沙漠、去过荒原,且是四季变幻,经历奇妙而荒谬,承受力早练了出来,之所以埋怨,也是觉得沉默了太长时间,有点儿不习惯。

    余慈对照着记忆中的地图,确定方向:“应该是往那边……”

    “后生,小心了。”

    “咦?”

    那一位刚刚示警,余慈也有所察觉。其实在这片上下不挨的空间,碧空如洗,一望无际,视野极其开阔,远方有什么异动,一眼可见,同样的,对别人也是如此。

    远方正闪耀剑光,是一位过路的修士,余慈放出的气机恰与那人碰触,这边就微微一冷,对方的气机做出了回应。发现和被发现,就是这么简单。

    “界河所连诸界,都有封禁,归墟以外,很难进来。”

    那一位的意思余慈明白,那就是星轨剑域拦不住人,归墟核心区域已经塞了不少人进来。眼前剑光之后,就是一个。

    这结果也在预料之中,余慈倒是有一些准备。他提气遥感,发现对方气感甚强,应该是还丹中阶左右的修为,驭剑之势非常流畅,显然是得心应手。

    那边发现余慈之后,剑光明显转折,向这里飞掠,如矢如电,很快就迫近到十里之内。对还丹修士来说,这已经是能够驭器伤敌的距离了。

    十里远攻,五里凝神,三里定势,一里决死。

    这算是还丹修士交手时普遍规律。就是说距离十里以上发力为远攻;接近五里时就要彻底集中精神,紧张起来;进入三里的区域,胜败之势已很明显;战斗发生在方圆一里范围内,那就很容易进入不死不休的局面。

    还丹修士驭剑速度何等之快,不过眨眼的功夫,距离又缩短一半,并且没有任何减速的迹象。

    余慈分明感觉到了杀气,一场战斗难以避免。此刻他想到了一个问题:“这可是在四不着力的高空!鬼纱云上,腾挪受限,如何进退?”

    腾挪进退不利,余慈近身搏杀剑术就废了小半,而对方驭剑随心所欲,此消彼长之下,差距更大。对方应该也看到了余慈是借鬼纱云代步,就主动靠近,以长克短。

    这一刻,余慈的呼吸仍然平缓,他盯着来人剑光,看着对方已经杀入一里范围之内,仍没有招呼的意思,也就再一次确认了来者不善。

    口鼻呼吸陡地断绝,但在某个层面上,煌煌之威如同喷发的岩浆,自然凝入余慈剑刃,随他长剑出鞘,锵声鸣响。

    前方剑光一震,随即散乱,剑光后的修士只觉得形神剧震,便像是被蛇盯着的青蛙,犹自茫然无措之时,剑芒抹过,直贯入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