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冰海

    余慈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般变化。

    冰山,在他神魂记忆区间内的冰山,余慈甚至差点儿忘记了它的存在。自从在天裂谷中莫名有此收获以来,也只是在初期得见灵异,后来这冰山就潜隐不出,余慈也只有在静心修炼时才能感觉到它,近一年时间过去,不知不觉间,余慈已经完全习惯这个东西,大有视而不见的意思。

    偏在此时,“冰山”用这种方式宣告了它的存在。

    余慈再也不可能忽略它了,意外接下了《上真九霄飞仙剑经》的冲击,“冰山”的体积就开始迅速膨胀——在神魂层面。

    感觉是如此强烈,余慈同样有一种神魂胀大,无法束缚的紧迫感,只是幅度要缓和很多,就像寒气冰冻海面,无可抗拒,但不至于立刻就要他的命。

    余慈福至心灵,立刻沉入心内虚空,也不管里面的现况,以心念大呼一声:“显化!”

    心念的震荡似乎永无衰竭,向着心内虚空不可捉摸的边界扩散。实际上,以心内虚空和余慈形神的对应关系,此时余慈肉身神魂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所感应,并做出反馈,又作用到心内虚空之中。

    当形神剧变的信息回潮,心内虚空轰然震荡,黯沉的虚空边沿掀起了接天贯地的飓风,毁灭性的冲击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刹那间,原本璀璨的星月、静谧的山林、悠游的鱼龙都卷了进去,不见踪影。原本广袤的虚空像是遭遇了一场黑风暴,扫云遮月,湮灭一切。

    余慈先期已知不好,心神及时沉入最核心处的生死符,生死轮转的符箓当即大放光明,灿烂的光辉蔓延到符箓的每一条符纹之上,但也仅此而已。

    在弥天盖地的黑风暴里,生死符的光芒就像是一盏随时都会熄灭的灯火,时隐时现,时刻都牵引着余慈的心神,他可以想象,若生死符破损,他会落得怎样悲惨的下场。

    当然,就算黑风暴湮灭一切,余慈心意之坚也非比寻常。狂暴的飓风里,生死符的翻转甚疾,但光芒并没有减损太多,在最初的震撼过后,余慈甚至尝试重新掌控心内虚空的局面,心神的触手开始向外围延伸。这样,他就和黑风暴正面交锋。

    连续的冲击导入,生死符乍明乍暗,余慈有些眩晕,但他能感觉到,黑风暴的冲击也在衰减,事实上,这场风暴本就不是正主儿,它只是心内虚空天翻地覆变化的前奏,此时此刻,余慈延伸出去的心神触手便穿透风暴,接触到了更深层的变化。

    心内虚空在崩塌,感觉像是一块陆地,在地震中开裂,粉碎,边缘掉入大海——余慈真的感应到了一层彻骨的寒意,心神触手像是浸在了冰冷的水里,寒气回流,生死符的光芒几乎都要被冻结。

    但也因为寒气强劲,心内虚空的动荡似乎也被冻住了,一切都趋向于平静,余慈稳定心神,尽力运转生死符,慢慢地高速翻转的符箓也生出了“热力”,最终破开“坚冰”,并将其力量不断扩张,形成一个较为稳固的区域。

    余慈一直在积蓄力量,等到生死符的影响区域到了一定限度,他重新以心念凝成了一个词:

    “显化!”

    生死符的光芒发生了变化,其外围几个特定的符纹分形分到了更多的光,显得尤其夺目。随后这些光芒就开始衍化情境,明月山林,星空小湖,还有飞游虚空的鱼龙,构成了一幅绝美的图画,而这图画就在这片区域内飞快地转化为现实,以至于自发运转起来。

    仅数息时间,原来的虚空景致就重新显现,几乎没有任何差别。

    然而明月山林固然美丽,余慈也不会忽略掉正由四面吹来的寒流。这是前所未有的体验,他放出的心神触手就像是他的眼睛,将周围的一切纳入感应范围。然后,余慈就看到了无比壮观的新天地!

    那是海,无边无际的大海。幽暗的天穹下,同色的潮水此来彼去,涛声层叠,牵引着他的心神,延伸向不可知的远方。

    这就是海。

    余慈没有想到,他头一回“见到”大海,会是在这种情境之下。

    “显化!”

    短时间内,余慈已经第三次说出这个词儿,心念方动,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心内虚空之中,容貌衣着和现实世界一般无二。这是他心念的投影,并没有什么功能,只是更适合常规五感六识的信息摄入,也使得心内虚空更贴近于真实。

    他站在“岸边”,寒流推动着丰沛的水汽,扫过他的面庞,浪花涌起,扑上脚面,无比真实,一点儿都看不出,这海只是来自于他心念的凭空造物。余慈几乎要沉醉在眼前的情境中了。

    可为什么是海?

    正如他所疑惑的那样,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大海,心内虚空只应该是基于他形神的根基而显化,他体内又什么时候具备了海的元素?

    余慈想了想,又回头去看,在他现在的感应里,他正“站在”一个小岛上,碗岛屿不大,但包容他所有的神通外相已经是绰绰有余。

    小岛浮在海面上,大海无边,远方……他似乎看到了什么。

    远方有一层阴影,线条起伏,像是海底探出来的山脉。余慈的心神自然延伸过去,却只感觉到无可抵御的寒流,然后再不得寸进。遥望那模糊的轮廓,半晌,余慈忽地明白了一件事:

    那是冰山!

    冰山显化,直接改变了他心内虚空的格局。在生死符影响范围之外,再不是未知的虚空,而是化为了冰冷的海洋,海洋之中,又有庞大到令他窒息的冰山。

    按照玄元根本气法的规则,这肯定是有些玄妙在其中的,可是余慈一时半会儿又哪能想明白?

    他想静下心,认真地考虑,可是念头刚生出来,这片广阔海域就猛地一震,波卷浪涌,大潮翻动。余慈开始还以为是冰山那边又出了问题,但接下来他就明折,不是心内虚空,而是在现实世界。

    “怎么回事?”

    余慈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深入到云气深处,前后左右都是茫茫迷雾,不辨方向。他想用气机探测,可探不出十尺,就无声湮灭,就算用剑意驱使半山蜃楼剑气,也是一样的结果。

    怔了片刻,他想用神意星芒试一下,可此时脚下倏地一空。

    余慈的反应算是快的,他立刻提气,想往上跳。可是庞大的吸力一下子捆住了他,这感觉他不陌生,那是扭曲的虚空裂隙所展现的力量。这让他反抗之心大减,然后就是一阵天旋地转,等一切虚空穿行的后遗症完全消失,余慈发现自己站在一处完全陌生的地方。

    还没有看清四面的环境,耳畔已响起话音:

    “后生,你神魂中有很了不起的东西啊。”

    余慈猛吃一惊,他本能地持剑当胸,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剑尖垂下,稍一思忖,便试探性地道一声:

    “无劫大人?”

    他认为,能够把他从归来庄提出来,并且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整个归墟内,也只有那一位了。

    可惜,对方没有正面回应:“能够承受剑经的威煞,后生很了不起。”

    余慈眨眨眼,道:“谢谢。”

    对方的语气给他的感觉还算不错,听起有些倚老卖老,但若真是曲无劫当面,也就是天经地义的事。

    “不过你神魂中的东西更了不起。不知道那是怎么设计的,对寒气运化之精微,是我所见的之最强,里面还掺有星移斗转的妙理,两相掺入,形成封禁,可以封存巨量的信息,而不至于损伤承载的神魂对象……这是你师长的馈赠?”

    “呃,不是,只是个意外。”

    “后生好机缘。”

    余慈咧了咧嘴,没有再说。也许对方说的没错,不过在天裂谷中九死一生,没来由地又在自己神魂中安了一个莫名的东西,是机缘还是劫数,犹未可知。

    对方却不知他的心思,依旧道:“今日正是有此封禁在,才挡住了剑经的剑煞,并将其印了个模子,收入到封禁里面。《上真九霄飞仙剑经》传承数十劫,像你这样占好处的,我还从未见过。”

    “印模子?收到里面?”

    余慈有些傻眼,如果对方不是虚言诳他,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欢呼庆祝。

    但很快,对方便道:“虽然剑经在手,可我不认为你能够参悟它。”

    “哦?”

    “你不够纯粹。”

    “你是说……好吧,我兼修了符法。”

    “不只是这个原因。”

    “那是因为什么?呃,等等吧,我是说,我好像并没有说要完全参悟贵宗的剑经,只是做个参考……前辈不介意?”

    “剑宗祖庭,当有这个气度。数十劫以来,论剑轩从不吝于向外传授剑道法门,后生你身上的剑意,不也有些飞仙剑经几分真义?叫什么名目?

    “半山蜃楼。”

    余慈漫声回应,有点儿走神。他在前面话里安了个语言陷阱,是拿来试探对方身份的,对方则是毫不在意,直接踏进去,干脆得很,倒把余慈给弄得糊涂了。

    只听那人又道:“半山?是叶半山吗?”

    “不,是叶缤女仙首创。那位女仙乃是半山岛当代宗主。”

    “叶缤?没有听过,但其中真意衍化甚妙,又有自我阐发,看来天下剑修传承不绝……不过叶家什么时候从论剑轩分了出来?”

    余慈只能摇头,这些宗门秘辛他完全没有概念。但此时,他猛地醒悟过来:

    “等下,前辈你把我提到这里,究竟想做什么,说个痛快话吧!”

    “我想做什么……我一直在想办法,只是效果不好。”

    对方淡淡回应:“说话的时候,我尝试着让你再越过几个虚空断层,靠得近些,可惜没有成功,现在,后生,跑起来吧,玄黄需要你去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