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神合

    “证我绝学,你也算死得其所。”

    已经倒背如流的言语再度刺入,余慈觉得堪称金汤城池的龙躯鳞甲,就像一个脆弱的气泡,一戳就破。

    “啊呀呀呀呀呀……”

    余慈放声嘶吼,归来庄空无一人,不会有人在意。所以他没有半点儿遮掩,要用这吼叫把剧烈的痛楚全释放掉——可惜效果不佳。

    碧空流云中,千丈天龙高飞低游,掀动百里虚空,一次龙身摆荡就是电闪雷鸣,可如此威煞,却止不住那直刺身躯最虚弱处的“尖针”。诛神刺所过之处,一切元气根基俱都崩坏,到了最后,已不是诛神刺的杀伤,而是他自己杀死自己。

    天龙之躯的毁伤情况并非真实存在,可那感觉则是明确无误。一切的伤害都反馈到余慈的精神层面,剧烈的冲击之下,神魂的状态开始摇摆不稳,随时都有逾限的危险。

    以前余慈就是在这个时候承受不住,导致幻术自发终止,两天近二十回大同小异的经历,差别也只在时间的长短而已。

    不过他毕竟不是甘于失败的人,更不是木木呆呆,不懂得从失败中吸取教训的蠢货。近二十次尝试,多次逾限昏厥,他也有一些心得。

    堪比城门大小的龙睛闪耀着赤金的光,在这对巨大瞳孔的视界中,前方的修士更像一颗微尘,似乎吹一口气就能把她吹到天边去。可事实上,情况是整个倒过来的。

    或许是幻法的作用,余慈看不太清这位前辈剑仙的面容,只知道她黑衣白肤,如瀑青丝垂肩,却蕴着一层火似的莹光,高空罡风吹过,莹光似乎有所扩散,像是在身外披了一层光晕,如梦如幻。

    就是这样一个人,永远都是那一句话,永远都是那随手一击,结果就是他干脆利落地被抹杀二十回!

    明知道是幻术、是虚妄,可是感觉和记忆的真实已经足够了……

    “你够了没有……啊!”

    骤然上扬的声调,通过天龙的喉舌而激颤迸发的时候,已经是声震千里的龙吟。千丈长躯排云荡雾,不管躯壳内已经千疮百孔,燃尽他体内最后的血液,猛然前突,张大龙口,要将那可恶的女修一口吞下。

    虚空震荡,躯壳内蕴的天龙煞力在咆哮,虽然根基崩坏、元气混乱,可凭着越来越敏锐、越来越熟悉的感应,他还是纠合起最后的能量,与诛神刺绞杀在一起,成千上万的创口一齐爆开,血雾如燃,抹红了整片天空。

    没有崩溃,这就是二十回惨败的效果。

    向前,再向前!这一刻,天龙千丈长躯蓦地虚化!

    龙躯赤血,一扫而空,千丈万钧的身躯所带来的重量也无影无踪。一切都是失常,又一切均是还原,此时冲上前去的,已不再是那傲岸天龙,而是道袍束冠的余慈,一个最普通不过的修士。

    “锵”声震鸣,剑光闪耀,金刃劈空的锐啸却还含蕴着龙吟大泽的雄奇宏大。

    这一刻,余慈终于参透了诀窍。

    他的神魂合于天龙,又已跃居其上,那煌煌龙威,已经限不住他的精神,现在,不是天龙提携着他,而是他炼化了天龙,终于不滞于形态,超脱于精神。

    心至剑至,斩!

    剑气已要破入昊典前额,“砰”地一声响,他身躯粉碎,化为最细小的微尘,散于天地之间。

    眼前一黑,余慈盘坐在地的身躯微微一晃,险些又是昏厥。他超脱于天龙,却还避不过诛神刺,那伤害虽只是幻术的演化,但对神魂的冲击依然存在。但此时,他胸口处却有氤氲之气化入体内,直透脑宫,神魂受此滋润,便像是泡了一回温泉,热力渗透,生就明光,一些较小的损伤立刻弥合如初,稍重的伤势也在迅速回复之中。

    前面那些搏命式的经历,即使只是在幻术主导下,可连续冲击未果,含蕴着诛神刺的意念残余,还是几乎撼动了他的根基。多亏有还真紫烟暖玉这样的宝贝,可以滋补阴神,修复创伤,也让他能够在不要命地尝试之下,还有机会做出调整。

    “妙极!”

    余慈双手握掌,轻按双膝,整个身体都透露出跃跃欲试的活力。两日的辛苦,终有突破,下面的挑战,他快要等不及了!

    可惜,还真紫烟暖玉再怎么神妙无方,滋润阴神总还有一个过程,急是急不来的。余慈做了几次深呼吸,以安定心神,说实话他有点儿躁动,坐不住的样子,可是这归来庄里,实在没什么好逛的。

    他也想过,归来庄里能有昊典遗留屠龙化芒纱,未必就没有其他剑仙留下的宝物。可是转了几圈他就明白了,宝物或许是有,但各处故居却没那么容易进去。各种封禁机关,纵然只是稍露锋芒,也足以令他知难而退。至于昊典这里,分明是有个机缘在——若没有两幅化芒纱,又或没有太初无形剑,他想捞到在这儿“横死”二十回的待遇,怕也是不能。

    想到这里,他取出了那幅导致他陷入如此境地的大红细纱,当然,还有另外两幅……半。

    在实践中他神合天龙,枉费曲无劫一番苦心,不过在冲击极限之余,他也做一些研究参悟,百灵化芒纱、十阴化芒纱、屠龙化芒纱,还有那半幅未完成的绣品,正是他着力研究的对象。

    经过两日来细致研究,再有神合天龙时的体会,余慈已知道,这三幅半化芒纱,虽然都是凝化诛神刺的法门,但其中实有高下之分。

    如百灵化芒纱,需集合百个生灵怨煞之气,用化芒纱发射,方有诛神刺的雏形,本人只是作为一个中转站,几乎全部借助外力,是旁门中的旁门。相比之下,十阴化芒纱是培育、借用自身心魔煞气,虽然发动时也离不开化芒纱,但总算进了一步。

    还有屠龙化芒纱,观其法门,已完成可以超脱外物限制,本人运化,本人发动,神妙无方,是一项绝顶高明的应用法门。余慈神合天龙,也被连斩二十回,只觉得如此威煞,已与传说中的“正统”诛神刺相差无几。可惜,这项法门太过艰涩,短短两天之内,余慈实在没本事参悟。

    至于最后半幅未完成的绣品,余慈彻底看不懂了,到最后,他干脆完全不费那个脑子,该啥是啥。

    琢磨着三种不同的法门,时间的流速似乎也变快了,不知不觉间,神魂中明光大放,澄澈无瑕,已经恢复了最佳状态。余慈半点儿时间都不愿耽搁,收起化芒纱,轻车熟路地探出阴神,与云气中那玄妙力量相接。

    龙吟声再起,千丈天龙长躯飞动,打穿层层云气,尽展其煌煌之威。如此驾云气、驭风雷的威煞,实在令人陶醉,不过余慈也只是稍稍分神,很快将心念凝合一处,绝对的专注帮助他飞速提升自我的精神层次,心内虚空中,鱼龙的神通外相也发出一记无声的吟啸,似乎有什么东西渗了进去。

    “证我绝学,你也算死得其所。”

    仍是那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这栩栩如生的幻相留影,并没有发现对手发生的异变,依旧是纤手轻挥,诛神刺无形无影,一发而至。

    天龙长躯倏然虚化,并由余慈的身影代替,随后剑气迸发。

    ,这一刻,真正是由余慈本人,对上剑仙昊典的诛神刺,但这并不代表那天龙彻底消失。剑刃破空之时,余慈神意自然凝于其上,这里面有半山蜃楼剑意、有他坚定如磐石的心念,同时也含蕴着他以往剑意中,从未有过的煌煌之威。

    剑光闪耀,所谓龙吟大泽、跃击九霄,莫过于是!

    眉心刺痛,却是诛神刺与剑光交错,一穿而入。刹那间,余慈浑身都麻木了,可这正是他有意为之。诛神刺是肯定挡不住的,与其无奈挣扎,不如求个两败俱伤!

    诛神刺入体即化为万千气芒,绞杀脑宫,余慈却硬是在这非人的折磨中,扭合出一条钢丝般的意念,近乎完美地驾驭手中利剑,一剑斩下。

    昊典幻影,刹时扭曲,继而消失。

    余慈非但没有喜悦,反而极是震惊。因为在此瞬间,诛神刺的伤害也同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猛地睁眼,余慈不顾神魂刚受的伤势,跳起身来。他感觉到了,昊典故居之前、云路小径之上,这绝妙的幻术正迅速失去维持的力量,像是无根之木,再无神通可言。

    “这是……断粮了?”

    类似的感觉余慈并不陌生。两天前他击碎法坛,破坏地气灵脉之时,这样的场面已经展现得非常清楚,而其造成的影响,更是到今天还持续不断,更有愈演愈烈之势。

    外面肯定有变故!余慈用膝盖都能想到这一点,如此他再不耽搁,稍加收拾,就拔步飞奔,几步跑到“树干”的云路主径上,向下方眺望一眼,进来的牌坊仍未显示,他也不再多想,转身就往“树冠”奔去。

    这是个闯出“陷阱”的机会吗?

    飞纵到“树冠”附近,这里云气盘结依旧,但其核心处,那个疑似“剑经”的位置,孤拔纯粹到极致的气机,就再也遮掩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