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逝水

    仍是那遥远的视角,长及千丈的天龙第三次出现,穿云破雾,巨躯一个摆荡,就是震动百里的狂飙。但它其实是在碧空中挣扎,接续前面的情境,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千丈长躯上处处都是裂口,全都是被那位疑似昊典剑仙的人物一击所致。

    余慈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可是这回,已与前面不同。

    莫名的,强烈的晕眩袭来,余慈本能想要抗拒,可是虚弱的神魂很不给面子,内外交击,他眼前就是一黑,再有亮光进来的时候,耳畔已有罡风呼啸,雷音隆隆,再睁眼,本已熟悉的视角已经天翻地覆。

    眼前是由厚重鳞片堆积起来的大山,边缘如刀,其间却有几道裂隙,血如喷泉瀑布,倾泄而下,里面渗着金黄的光点,滚烫的热量有如沸油,非同寻常,但血腥气半点儿不减,转眼浇得他满头满脸,天地元气亦为之灼然如焚,皮肤更是吱吱作响。

    他惨哼一声,还好脑子依旧转圈,弄明白了就是刚刚一眨眼的功夫,遥望的视角已经完蛋,他被“抛”到了天龙与剑仙交战之地。明悟的瞬间,外间的压力猛地提升了无数个层级!这一刻,他觉得自己被压缩成了一个微小的点,险些被彻底抹杀干净。

    “这是幻术!”

    余慈的脑子肯定是清醒的,他知道,昊典故居前的云气肯定有问题:里面应该有一些幻法,又或者像雾影天那样,因剑仙心念而生,具备玄妙莫测的力量。

    不管如何,里面的力量都要通过余慈的神魂起作用,之前余慈神完气足,有一些伤势,却未动根本,更有天龙真形之气护持,几次着了道儿,都很快警醒,可如今,和“树冠”里那玩意儿硬撼几回之后,他正是处在一个最虚弱的状态下,弱则百病俱来,终于被云气中的力量侵入神魂,大肆作用。

    余慈勉力维持心神,但如今他已入瓮中,一举一动都是身不由己,如此顽抗,只会收获更大的痛苦。

    “要死了?别开玩笑!”

    余慈不信自己会憋屈地死在这里,玄黄也不可能用这种法子整死他。一念至此,他陡地灵台清澈:若是云气中并无杀机,他这样硬抗着有何益处?“强极则辱,刚极易折”之语,绝不只是说说而已。

    面对剑仙所遗,身为后辈,最起码的礼貌总该有的。

    余慈一时大悟,再不抗拒幻法作用,全身心放松,这就等于是放平了自设的樊篱,浩荡的力量瞬间漫过,便如激电过身,撼动心防。无论是天龙还是剑仙,其影像都变得清晰好多,威压更如山岳倾倒一般,十倍于前。

    但这等场面,却只是充任背景。真正显化的,还是一连串法诀字迹,色泽朱红,如火如血。一列列排放整齐,个个均如斗大一般,边缘更是金红光芒流灿,烙入心神,随后消失无踪。

    那种侵入心头脑海,深烙其上的感觉,终于让余慈明白过来。这幻相确实不是要伤害他,而是强迫他从天龙、剑仙交战的影像中,理解、明悟甚至是学会一门法诀,

    毫无疑问,法诀就是来源于他从云气中攫取的那个大红细纱之上——余慈已经给它想好了名字,就叫屠龙化芒纱可也,恰与百灵、十阴凑成一处。也许换一个时间,余慈会很有兴趣学习这么一种可以屠龙的惊天手段,但如今……

    “学诛神刺?”

    那要到猴年马月?

    **********

    “剑园屏障大开,外间闲杂人等蜂拥而入,你们这里是怎么回事?”

    走来的老人手提一把长剑,将满头白发梳作一个道髻,宽袍大袖,缓步而来。当头就是训斥。华西峰三人都是又惊又喜,后面则是低头,道一声“于师叔。”

    师叔?离尘宗的三代弟子?

    听了华西峰他们的称呼,外围魔门精锐都是一惊,若是真来个步虚修为的修士,只老道一人就能把他们杀得大败亏输。当下纷纷回眸,见到来人,几个消息比较灵通的,又都小松一口气:

    “原来是他。”

    而不知其来历的,更不担心。气机放出,双方实力限度就有一个大概的感应,这些魔门英杰都看出来,这白发老道充是量就是一个还丹上阶,这里同等修为的多的是,对眼下局面,产生不了决定性影响。而其半死不活的模样,更让人“放心”。

    偏偏就在这部分人松劲儿的时候,剑刃鸣响,老道手中逝水剑嗡然出鞘。剑刃接触空气的瞬间,就完全失去了形体,只有森然剑意纵横园中,弥盖三里方圆,几乎覆盖了整个无生无死园。

    少有人想到,这老道竟然如此生猛,也不管辈份、身份之类,直接动手!更想不到此人明明是半死不活的模样,剑意却是一等一凌厉,一剑出手,漫天星光都似失了颜色。

    文式非一声厉啸,不管老道,领着七八个高手,猛向前冲。他看到,前方华西峰面色凝然,早已拔剑,和黎洪、王九一起发力,剑气密布,气机勾连,形成了一个剑阵,以抗强敌。

    “差得远!”

    他低吼一声,乌雷梭已经显化在体外,裹起一层电光黑芒,隆隆碾过。在他两翼,一个是帝天罗,另一个则是冰雪魔宫的袁望,此人也是还丹上阶修为,一手“九仞崩雪剑”纵横北地,闯下了好大名头。

    三人为主攻,另外六人伺机而动,他要借助人数优势,先集合力量,击破一点,只要剩下那几人,困住老道片刻即可。

    如意算盘打得极好,此时前面乌雷梭的灭魄雷光已经与剑气接触,便觉得园中温度猛地一降,更有血腥气肆无忌惮地喷洒,搅动已经混杂在一起的气机,引得天下大乱。

    后方,帝舍的咒骂声才响了半截,就硬给封了回去,最后还赔送一声惨哼。在文式非侧翼,帝天罗对同门总有几分关切,乍一回头,清冷的面容也为之一变,极光元磁暴闪,身形像是扭曲的电光,转眼从侧翼脱离。

    “要糟!”

    文式非乃是极为警觉之人,一见帝天罗的变故就知不好,此时背心却是骤凉,似有冷彻寒锋插下。乌雷梭的灭魄雷光竟然抵达不住,他一咬牙,气机逆转,“轰”的爆响声里,人梭分离,偌在一个躯体竟在瞬间缩成拳头大小,借着雷光磁力转化,弹射而走。

    仅迟一线,剑气像切豆腐一样将灭魄雷光剖开两半,但已经抓不住他的影子。

    “好一个天魔变!”

    老道的赞语初时在耳畔,随后急速拉开距离,那边还有袁望挥剑时,雪崩一般的吼啸。文式非心头方一松,一口心头血便爆了出来,更早一些,他那件已祭炼十重天的乌雷梭本体,发出一声脆响,不知从何处裂开。

    “哗”地一口鲜血喷出去,远去一里开外后,文式非身体恢复了正常大小,脸上再维持不住笑容,便连血色也褪得一干二净。乌雷梭不是他的本命法器,可也是常年祭炼,心血浸淫之物。那边遭了重创,他肯定也逃不掉。

    “停手!”

    他强振中气,大喝叫停。园中诸修士倒也合作,一连串气劲崩响,斩断勾连的气机,暂时停手。文式非目光扫过,眼皮却是急跳两下。

    这边余音已绝,还有一人踉踉跄跄地仆跌出去,摔在地上,随即一动不动。像这样的家伙,园中已经挺尸了两个,都是他们一方。他纠合了十四个人过来,转眼就是五分之一了结,包括他在内,多人受伤。

    此时,那老道放慢吞吞地收了剑,扭头去看还没来得及出手的华西峰三人,雪白的眉毛动了几动:

    “可见到你们余慈师弟?”

    *************

    唉……补偿啥的等缓过这口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