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清流

    惨叫声已经是归墟内最常见的声响,以至于当这声音慢慢变得密集起来时,绝大部分人全无所觉。只有最警醒的一批人才注意到,染血的归墟内,多了几个虚淡的影子,它们在废墟内漂流,看似漫无目的,可一旦遇上那些嘈杂的修士,就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将人斩杀。

    “雾影天的影子?”

    离尘宗的四人都没有真正感受过三层符印的厉害,不过之前余慈曾经讲过这方面的事,即使语焉不详,四人也都有留心。可留心是一回事,真正见到这些影子的厉害则是另一回事。四人都是剑道名家,造诣不凡,看到那几个影子所过之处,剑意凛冽,当者披靡的姿态,一时都有些发呆。

    他们都是离尘宗的后起之秀,至少也受过宗门长辈数十年的调教浸淫,眼光见识都是了得。正因为如此,他们才分外明白,这些影子运化剑意的手段,是处于何等超卓的层次上。

    一时四人都是默默无言,且把气息沉降封锁,免得为那些影子察知,仔细商议后面的行止。

    “诸位师弟都在东侯墓中,此时局面混乱,他们暂无护身之力,需要早早脱身。”

    “我们是从捷径上来,此时不知归路,剑仙秘境禁制众多,有人帮忙最好。”

    “西峰师兄可曾察觉到余师弟的位置?”

    “到此园中就再难接续,只能隐约感应,刚刚更是完全消失……”

    四个人把意见一对,都是发愁。离尘宗在剑园中,本也算是极强的一股势力,更有地利在手,却不成想突地跳出一个剑仙秘境,竟是前所未闻,一下子将他们地利的优势抵消,更有沉剑窟主人、重器门首领这样不可思议的强者,

    “无论如何,要做到三件事。一是要保全各位同门的性命;二是要尽快通知宗门长辈;三是要尽力稳住此地局面。五劫以来,剑园都是本宗最重要的历练地之一,失去此地,影响不可估量。”

    关键时候,华西峰不再浪费时间,以其四代弟子首席的身份做出决定:“肖师弟,你辛苦一下,寻路出去,和赵师弟一起,护送各位师弟离开剑园,寻隙放出消息,通知宗门长辈。至于东侯墓务必封存完好,尤其是大日正殿,更是如此。”

    肖录出身戒律部,沉默寡言,铁面无私,平时行事低调,但韧性无双,而仍在东侯墓中的赵甫则精通符箓阵法,考虑周全,两人进行这种守备之事,最为适合,肖录并无异议,也不耽搁,点头离开。

    剩下华西峰、黎洪、王九三人,就是要留下来“稳住局面”。只是和肖录他们明确的目标不同:

    “那么,往前走?”

    三人目光交汇,都是点头。他们此时尚不知星轨剑域的名头,可是在无生无死园呆久了,都能看出来,这层封禁也是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这一点瞒不过人,很多眼明心亮之辈都盯了上来,摩拳擦掌,只等着往最核心处挺进。

    “余师弟气息游走的路线我已记下,待会儿就按此路线前行。”

    黎、王二人都是点头。华西峰的天地交感神应大.法虽无半点儿杀伤,但在这种情况下,确实有大用。

    正要再做商量,三人都是一凛,齐齐移位,背靠背站立。只见外围无声无息掩上来许多人影,在此一片混乱的背景下,极不易察觉,若非三人灵觉敏锐,只怕已让人欺近包围。

    华西峰叱喝一声:“何方朋友,遮遮掩掩的,真当我离尘宗好欺么?”

    “哪里,西峰真人我向来是钦敬的,入园之前已经打过招呼,眼下也算不上失礼。”

    伴着话音,那些人影中分出一人,大步上前。星空下只见此人黑袍华丽,头发稀疏,脸上神情似笑非笑,很惹人厌,如此形象,剑园中也只有一人而已。

    “原来是打杀王。”

    华西峰在来人脸上一扫,毫不动容,目光又转一圈儿,这下他就有些皱眉头了。围上来这些人约有十多个,纯凭感应,其中最差的也是还丹初阶修为。观其气机流转,或凶悍、或阴邪、或寒彻,又隐然有些同源感应,如此这些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啧,九玄宗、光魔宗、冰雪魔宫……看来这回是北地魔门大集会来着。”

    黎洪拍拍突起来的肚腩,哈哈一笑,很是悠闲,不过同出实证部的王九却知道,这位师兄已经暗中放出了一件法器。

    从黎洪口中道出的任何一个名号,都绝不容轻视。当年元始魔宗分裂,从一个庞然大物,折分成上百个分支,这里面九玄魔宗、冰雪魔宫都是可以排进前十的,光魔宗或许差一些,可在他们这个层次,帝天罗和帝舍却是绝对的强者。被这样一群人圈起来,局面可说不上太好。

    他们在打量别人,别人也在打量他们。也亏了三人心志坚定,否则十多个还丹修士,其中还有五六个不逊于他们的高手,一圈压力过来,换了人决难抵挡。

    看三人神情,当头的文式非也不再故作姿态,再向前一步,唇角微微抽动,算是发笑:“三位请了,这剑仙秘境果然不凡,诸位就是手握东侯墓,也要到此分一杯羹?”

    华西峰冷然道:“剑园乃是当年无劫、原道两位前辈与本宗约法,裁取土地所建,后又开放给全天下修士,作为寻觅缘法、修炼精进之所。如此重地,离尘宗忝为地主,便有责任维持,一应变故,都是当仁不让。倒是你文式非,所为何来?”

    “自然是寻觅缘法而来。”

    抓着华西峰话中的把柄,文式非拍拍袖子,很是从容:“剑仙秘境开启,五千年一轮转,正是剑园中万千修士的机缘。文某不才,也想从中分一杯羹,这个倒也没有什么好瞒的。”

    华西峰听得眉头又是一皱,相较于文式非,他所知的信息未免太少,再动口舌,必然讨不了好。同时,掌握着绝对优势,文式非也没有再绕圈儿的意思,他咧嘴笑道:

    “这回和许多道友前来,遇见三位,确实可说是一个‘巧’字。所谓‘机缘’,莫过于此。如何,西峰真人、黎道友、王道友,如此天大机缘,无论是谁家,肯定是一口吞不下的,不如两下合力,一同发财如何啊?”

    后面这话当真是荒腔走板,但也能从中看出文式非藏在戏谑中的强横态度。闻言,华西峰本就狭长的双眸更是眯成一条线,眸光如有如霜刃,在此人脸上切过,半晌方道:

    “离尘宗自认清流,不屑自污。”

    “好得很。”

    文式非放声大笑,同时外围也有人冷嗤几声,华西峰三人周围空气猛地沉重百倍。文式非笑音一停,淡淡道:“万欲生于人心,世间哪有清流。我最喜成人之美,如此就送三位道友去那三十六天外,找你们太清至圣,寻清觅净去吧!”

    话音一攻,无生无死园登时魔气滔天,遮星断月,倾压下来。

    华西峰三人同时长啸,都启动宗门秘法,鼓起全身力量,立意决死一战。

    “世人万欲塞心,但若说寻不到清净之地,那也未必。”

    丝缕话音在众人耳畔响起,随后园林阴影中,就走出一个人来。星光下,人们旁的没看清,最先确认的就是来人白发皤然,皱纹满脸,已是垂垂老矣。

    *****************

    余慈慢慢睁开眼睛,混乱的思绪像是扭合的云团,变幻出千百种形态,他花了很长时间才调整过来。

    第四回了。

    和前面三回一模一样,他只记得,当他神识探入那盘结的云气中,却被里面某个强大的力量反震,把他硬生生打飞,随后是眩晕、昏迷,还有其他一切让人不舒服的感觉。

    捂住额头,余慈几乎以为颅骨裂开了,但事实上这上面除了一些擦伤,再没有任何可疑的伤痕,与之相对,他的神魂却是虚弱不堪,心内虚空中,诸神通外相也就罢了,连生死符外围的某些符纹都有些移位,运转起来远不如全盛状态时那般流畅灵动。

    “到极限了。”余慈确认这近乎鲁莽的行为,终于把他送到了危险边缘。他就像是连续挨了四记重锤,没有别的,只是纯粹的强压就把他轰成了这个模样。

    他没有立刻起身,而是躺在地上,睁大眼睛,遥望高处的“树冠”,如果盘结的云气中正是《上真九霄飞仙剑经》的话,余慈确实是感受到它的威力了。更让他烦恼的是,纵然吃了这么一个大亏,他竟然没能对“树冠”中的情况有进一步的了解,明明是面门“中锤”,感觉却像是被打了闷棍……还是连续四回!

    那个东西,确实不是我现在该碰的。

    余慈慢慢撑起身子,平复心中最后一点儿躁动。他不是傻瓜,连续四次近乎愚蠢的冲击,只是为了验证一件事:玄黄设计的“陷阱”,他暂时还跳不出去!

    因为是主动挨“锤”,神魂的伤势还在可控范围内,他现在需要的就是休息。还好,这里什么都缺,只有住所肯定管够。

    他又踏上云路小径,半途拐了弯儿,朝着先前到过的院落去了。

    已经能够遥望到院落的轮廓,余慈走在路上,脑子里还在考虑之前的问题,然而便在此刻,半空中轰声巨响,直撼脑际。余慈闻声一个激零,忽又想起一件被他忽略的事,心中叫糟:

    怎么能在神魂最虚弱的时候,到这里来?

    ****************

    垂头丧气地道歉,我太高估自己的速度了……今晚不可能了,明天也没胆子保证,但我在尽力往前赶。

    那些一小时三千字、五千字、七千字的大能啊,谁能教俺个秘技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