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困局

    这显然是一个意外的回应。所谓的剑经、树冠,余慈都能明白,可后半句,却是透出强烈的不祥意味儿。

    余慈的脸色沉了下去,前面想到的一些事情纷至沓来。玄黄没有及时灭掉沉剑窟主人,就代表着意外的发生,但眼下这情况,却是超出他的预估范围了。

    “喂,回个话!”

    余慈再次通过神意星芒召唤,可玄黄此后一直保持沉默。非但如此,余慈渐渐又感到,远方的神意星芒越发地微弱了,似乎在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要知以玄黄杀剑的威力,神意星芒其实是打不下去的,能够驻留在其中,全是靠了玄黄的帮忙。现在出了什么问题,让玄黄连这一点儿力气都吝啬了?

    余慈咬了咬牙,大概估算了下距离,将心神移了过去。

    星轨剑域的面积倒也不大,余慈和玄黄的距离严格来说,只有十余里左右,只是其中禁制层叠,寻常人根本是寸步难行,不过有神意星芒为介质,自然就是另一回事了。

    有“小家伙”等的经验在前,移换心神的手段,对余慈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只一闪念的功夫,神魂已经分出一缕神识,跨空而去,二十里距离也是转眼即至。

    “锵”地一声鸣响,余慈还没真正贴合进去,便被这清越的剑吟震了一回,震荡反馈回来,他呃了一声,忙盘腿坐下,总算没有被眩晕击倒,侥是如此,那剑吟声从神魂而至肉身,一条线碾进来,仍让他周身气脉为之震动,感觉决不好受。

    “让我进去!”

    余慈有些恼怒,相距二十里路,他分出的这缕神识也只能感应到神意星芒而已,若是被剑气拒之在外,便无半点儿意义。

    玄黄没有回应。

    余慈正要再沟通,袖中照神铜鉴突地轻颤一记,下一刻,磅礴剑气迸发,还有那冻彻骨髓的凛冽杀意,便如一场风暴,瞬间将他分出的神识吞没掉。余慈连叫骂的机会都没有,因为更早一线,他和玄黄之间唯一的联系渠道,就此断绝。

    与玄黄融在一起的神意星芒,被碾得粉碎。

    猛地睁开眼睛,余慈却是在发呆。说起来,这还是他头一回“见到”神意星芒被毁,神魂也遭反噬,受了点儿伤。但相较于此事背后的危机,那又完全不算什么了。

    神意星芒一毁,他和外界的联系就此断绝,周边云气潮起潮落,却是寂静无声,他在此处,竟是难言的孤寂阴冷。

    这种心态一出,余慈就大力摇头,在这里干等着,又怎会是他的性情?

    他跳起身来,也不管玄黄如何吩咐,急步向前,想从这里出去,可沿着云路小径走到“树干”上,回到原来进入的归来庄的位置,那个牌坊依旧不见,余慈能看到的,还是青空无尽,难见边际,要是跳下去,摔死的可能性可说是十成十。

    那位无劫大人虚空“栽树”的本事,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余慈有些头痛。他现在有种子真符傍身,也算是实打实的还丹修为,但因为进阶时间太短,一些还丹修士应有能力,还没完全开发出来。像是驭器飞行,就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项。

    他也知道驭器飞行的法门,只是那既需要合适的飞行法顺,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人器磨合。若是有这一手,余慈或许会冒险到那青空之中转上一圈儿……唔,要说驭器飞行,他手里倒还有一桩宝贝。

    余慈翻手取出一件堆叠的素白轻纱,吸收水汽,很快就膨胀开来,有六尺方圆,浮在余慈胸前。这是鬼纱云,余慈入山门后,从宝光那里借来,现在用一下,倒是正好。

    伸手一指,他引着鬼纱云往边缘外去,正准备往上跳,猛地脸色一变,身形一缩,硬往后挪。

    可以浮空飞行千万里的鬼纱云,刚一飞出“归来庄”的范围,便像石头一般往下掉,要是余慈反应稍慢一点儿,就不是狼狈与否的问题了。落地之后,他长臂探出,险险在鬼纱云掉出控制范围之前抓住,才没让这件特殊的宝贝掉落下去,也算免了回头向宝光解释道歉的麻烦。

    “这算什么?”

    余慈可没想到,外面虚空竟然如此妖异,没有半点儿浮力也就罢了,轻若鸿毛的鬼纱云,竟硬给压得如石头一般,不知是什么缘故。

    思来想去,他便有些烦了,但更多的还是无奈。这归来庄有九成可能是曲无劫布置的,这一位斩破三千世界,寻觅永沦之地,在虚空神通上,堪称造诣精深。说不定就把此地安排在哪个从未有人涉足的虚空角落里。余慈对所谓“虚空”之学,全无概念,也就结结实实被困在这里。

    玄黄是不是早知如此,所以才让他过来的?那么,看来这儿还算安全……

    余慈自嘲一笑,离开的心思仍是炽烈,只是稍加压制。他转身往回走。走到半截,忽地一怔:

    “剑经?”

    玄黄刚才传信回来,说“树冠之上是剑经”,所谓剑经,无疑就是《上真九霄飞仙剑经》,是玄黄早就答应下来的报酬,至于前者,则应该是相对于余慈所处的环境而言。他现在所处的归来庄,是一个虚悬空中的大树结构,昊典的独院就在大树旁出的一处“枝桠”上,从这儿看,“树冠”在何处,也就不言而喻了。

    无论如何,那《上真九霄飞仙剑经》都是此界最顶尖的修行法门,论地位和价值,还在离尘宗的《天府玄微通真九度经》之上。如此至宝剑经,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了,况且,按照常理,路的“尽头”,才应该是最有可能的出路不是吗?

    “树冠。”

    余慈沿着云路小径一直向前,其实是向上的,地势越来越高,偶尔回头,漫漫云气之中,正是那些伸展出去的枝桠,还有若隐若现的建筑。或简约、或华丽、或宏伟、或怪异,风格全然不同,数上一数,正有十七处没错。

    十七,正对应那十七位陷在永沦之地的剑仙。

    再向上,云气倒是更为浓重,大片云气盘结垂流,果真与树冠相似,且占地足有十五亩以上,非常壮观。

    “飞仙剑经就在里面?”

    看着盘结不散的云气,余慈并没有轻率进去。他想到在昊典故居前,那奇妙的幻相,同时也想到玄黄不止一次对他提起过的,在修为不到时,接触飞仙剑经的种种危险。

    末了,他决定还是用神魂感应探探路比较好些。

    贴着云气外围,一缕神识探入,像是猫儿的触须,在里面晃动。渐渐深入十丈、二十丈,差不多已经到了“树冠”的中心,仍未有什么发现,同时也无危险。

    “唔……”

    余慈正思量着,那边感应骤然一变。速度之快,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机会,甚至连稍加感应都来不及,强绝的力量已经在脑宫中炸开,他脑子一懵,身子便如腾云驾雾一般,向后飞掼,沿着刚刚走上来的云路小径,一路摔下去,人在半空已是人事不知。

    ************

    “这是五劫之前,有名的邪道法剑五毒锋啊!”

    “祭炼十重天的火云环……”

    “乖乖,那是无轮木搭成的房子吧,要是炼成法器,随随便便都是天价!”

    “滚开,谁敢夺这雷泽剑,就是与俺满门为敌!”

    “老子灭你满门!”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嘈杂的声浪汇聚、交缠、扩散,一幕幕掠影在无尽的星空下闪现并扭曲。

    归墟广大是没有错,可终究有个限度,当成千上万的修士突破了崩溃的三层符印,蜂拥而入时,局面就彻底乱套了。这还是一大半人都陷外围虚空夹层之中的结果,但随着时间推移,脱困的人只会越来越多,归墟内的场面,也会越来越糟糕。

    在绝大部分修士眼中,失去了三层符印,剑仙秘境就如同裸着身子的美人儿,任人揉捏。虽然剑仙秘境中,还有许多单独的封禁机关,可是在填去多人性命之后,修士们学会了绕行、躲避,也有人趁机察出端倪,一举破解,所获之丰,足以令所有人眼红。

    一个眼红,就足以将归墟染成一片血红。

    不知是谁先动了手,刹那间,星空下已是杀气纵横,至少有上百人在冲突的第一时间便尸横就地,伤者不计其数。自此,归墟就再也没了任何能恢复常态的希望。

    “剑园从此多事呀!”黎洪挠头。

    “它还有多事的机会吗?”王九冷笑。

    另两位,也即华西峰和肖录,都是沉默。在无生无死园的一个角落,来自离尘的四名后起之秀,通过一番艰苦的努力,终于汇合在一起,实力为之大增,但他们却没有高兴的心情。看似针锋相对的对答,说的其实都是一个问题。

    而且,几乎所有的修士都忘了一件事儿,三层符印的崩溃,解除了对修士的限制,但同样的,也解放了原本封在符印之中的另一股力量。此时它们没有了约束,在一段时间的混乱之后,朝着人气最旺之地,蜂拥而来。

    离尘宗四人组现在勉强算是旁观者清,以至于黎洪还能幸灾乐祸地说了一句:“看,那些影子进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