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二章 观影

    前面流过的影像太过惊心动魄,余慈乍看到院落中清静至乎萧瑟的情景,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站在院中,怔了片刻,才走到石桌前,伸手拿起细纱绣品,还未细看,却忽地想起一事。

    昊典?这位不正是太初无形剑的上任剑主吗?

    余慈忙取出缠在手臂上的太初无形剑,在院中一绕,意外的是,此剑竟然全无感应。余慈这才想到,玄黄曾说起过,此剑因材质特殊,无法祭炼,无人能在上面留下气息印记之类,用它感应,无异于问道于盲。

    可最初时选择此地的冲动,又从何而来?

    余慈拿着绣品细纱,细细打量,越看越觉得眼熟。无论是那红莹莹的颜色、细腻的针脚、又或是半成图案的风格,都似曾相识。

    “啪”地一击掌,余慈迅速醒悟:“化芒纱!”

    这大红细纱,不正是他得到的两幅化芒纱的翻版吗?类似的两幅红纱,一幅他在止心观外山道上,击杀南松子得来;另一幅则是在天裂谷中,从褚妍手中获得。此物之上,列着修炼诛神刺的外道法门,前段时间在山门,余慈还借它出去,帮梦微师姐恢复伤势来着。

    他立刻将两幅红纱取出来,与手中未完成的绣品仔细比对,果然材质、针法都极其相似。且这还不止,当几幅红纱凑在一起的时候,上面分明亮起莹莹光芒,同时有微妙的气机流动。

    呃,等下,不是这里……

    未完工的绣品除了来历不凡,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真正引起气机变化的源头,还在别处。余慈最初以为是在屋子里,但是仔细分辨就发现,目标在他后面——也就是院落之外。

    余慈毫不迟疑,转身大步走了出去。刚一踏出院门,排荡的云气便又聚集起来,演化情景。余慈本不想为其惑,但在此刻,反而不如在院子里时感应得清楚,而一旦他用心在那些情景上,微妙的气机感应就接续成线,遥遥呼应。

    眯起眼睛,拉远的视角重现,余慈又看到了那条长达千丈,蜿蜒于云天之上的天龙之身。只是此刻,天龙已经血洒长空,因其充沛的气血催动,半透着金色的鲜血像是下起了一场倾盆大雨,

    鲜血化为背景,又或是悬空的画布,每一片血雨洒下,涌动的云气都变幻着图案,且不是那种随意的泼洒,而是深有法度。像是……像是手里的大红细纱放大千倍、万倍,无数气芒在上面跳跃,就像是细腻的针脚,和剧烈扭动的天龙一起,勾勒出似曾相识的图案。

    前面最易分辨的,是一串字形:诛神刺外道炼法!

    果然是同出一源!

    余慈心神一振,分辨出前面的字形,后面的就好办多了。云气幻化的情境一直存在,巨大化的“细纱”将一切细节都呈现在眼前。其实那不过就是几百个字,神识一扫,便能全记下来。

    只是,记忆是一回事,理解或领悟则是另一回事,余慈看着血雨倾泄,有些发呆。“远方”庞大的天龙之躯剧烈挣动,每一次甩击都掀动百里云海,声势惊人。而天龙之前的修士,一斩之后,再不出手,只是冷眼看着天龙巨躯之内,一波波喷洒出来的鲜血,冷酷而坚决。

    巨大化的“细纱”早已成形,血雨依旧倾洒,但已不是扩展纹路图案,而是遥遥与之呼应,每次天龙咆哮挣扎,鲜血洒落,虚空中凝成的法门字迹都有部分发亮,几次三番,余慈忽然明白:

    “这是细纱上的法门演示。”既是演示法门的杀伤,又是演示运用的手段,诸般奥妙一层层演化,如师授徒,非常详细。

    可惜,天下或有神资天纵之辈,参悟各类艰深法门不费吹灭之力,余慈却还不在此列。简单地说,纵有演示,这数百字的法诀,他仍理解不了。

    太难了!

    类似的字迹,在百灵化芒纱上有,在南松子那幅红纱上也有。此时余慈已经认定,这几幅完成、未完成的细纱绣品,必然是那位传说中的“昊典大人”所作。按照目前所见,所有大红细纱上,可能全部都是“诛神刺外道炼法”,也即修行界名声最大的阴毒“暗器”炼制之术。

    同样的题目,同样是“化芒生刺”的法门,让人很吃惊的是,两幅红纱上的法门记录,一个是收集百种生灵怨煞之气,汇而成型;另一个则是要培育出自身心魔煞气,分成十股,层层叠炼,走的路子几乎完全不同。依照“百灵化芒纱”的命名方式,那幅从南松子身上得来的红纱,叫“十阴化芒纱”,还颇为应景。

    把“百灵”之技和“十阴”之法比较,前者难度低、入门易,但依照那种方式炼成诛神刺,失之于驳杂,论威力,褚妍使出的诛神刺,显然也比南松子那手来得逊色。但后者一来炼制难度甚高,二来极是凶险,门槛无疑是大大提升了。

    而如今,不提威力如何,只论修习炼制的难度,这一个“屠龙”的法门,比前两者又要高出许多。

    毕竟前两者无论怎么复杂艰难,都还是余慈见得到、摸得着的手段。但眼前这法门,却是似是建立在虚无中,只有前面两幅红纱的法诀片断偶尔与之勾连,其中矛盾不通之处,直令人匪夷所思。

    相比之下,倒是天龙的挣扎和咆哮,引去余慈更多注意。

    虽然心内虚空中,积蓄着一道天龙真形之气,但余慈还是第一次见到天龙法相,分外为它霸绝天下的姿态所震撼——即使被剑仙全面压制,天龙也从来没有放弃过挣扎,刚烈、强韧、桀骜不驯,这些或正面或负面的感应传递回来,余慈猛然间觉得,心内虚空的鱼龙影像变得更为清晰。

    只因这一神通外相,终于找到了明确的参照。

    这些影像或许是幻术,但想也知道,必然是源自于真实的留影。

    天龙真形之气蠢蠢欲动,继承自太古天龙的血脉、源自于本能的桀傲,就算是沉睡无数劫的漫长时光,也依然存在。余慈的神魂便受其影响,变得非常兴奋,连带着外延感应也敏锐起来。

    “嘿!”他吐气开声,猛地飞身纵起,在虚空中一抓,穿透云气,已捉到了实物,猛向回收,却见火红的细纱迎风飘动,乍看去和手中其他两幅一般无二。

    红纱入手,周围云气演化突地一窒,像是给抽去了主心骨,随后崩解。

    “是以细纱为寄托之物吗?”

    余慈大概了解了,这漫天云烟正是某位大神通之士,借此纱异力为根基,凝成的一个幻阵。其主要功能,就是帮助人们最快地领悟其中蕴含的高超技巧。可惜,余慈错过了机会。

    但这都不重要了,蓦地敏锐起来的外沿感应——说白了就是对放出的神意星芒的感应,突地给了余慈强烈的刺激。他眉心一跳,对着那边一个念头打过去:

    “怎么回事?”

    这次,玄黄的回应来得很慢,也只有两句话:“树冠之上是剑经……不陪你了。”

    ***************

    超级悲剧的状态,本来明天想补上,也不成了,只有等下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