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章 脱身

    余慈是明白了,但此时离得太近,再想反应,已是不及。喉咙一痛,被对方锁住,硬是被提了起来。

    湖底地脉震荡方兴未艾,刚刚隆起的湖底山丘此时已经崩裂,从中迸出来的,却是火红的岩浆!

    转眼间,岩浆之外就裹上一层灰白的浊流,暗红的光芒在其中若隐若现,中间更穿行紫金雷光,挥荡出一片片的气泡。骤升的高温使大片异化湖水就此蒸发,提炼出来的剑煞搅到岩浆、雷光里去,更是乱得一塌糊涂。

    湖底裂隙上部,不知何时已经被爆发的冲击轰塌,岩浆浊流就此喷涌而上,转眼就冲破湖面,灰黑色的水汽、烟尘、泥沙仿佛化为一头狰狞的巨兽,在湖面上肆虐。

    而在已经是一锅滚烫泥粥的湖底,重器门首领没有任何动身躲避的意向。

    他扣着余慈的脖颈,语意沉沉:“不要把别人的好意当成资本……当年我们能够让你们离尘宗遭殃,如今杀你一个小辈,也算不得什么。”

    “你是在发狠吗?”

    到这种境地了,余慈光棍儿的脾气就硬顶上来,他嘲弄道:“要杀我,加把力就是,何必废话?”

    重器门首领似是没有受到影响,他淡淡道:“我自以为一言九鼎,不让须眉,师傅却道我迂腐好欺,原本我是不信,便是遭灾遇劫,亦不悔改,现如今,我却是信了。”

    他娘的这人一个分神都强成这样,此人的师傅又是何等人物?

    余慈突然发现,他可能惹了一个非常非常了不起的势力,但这种情形下,他也什么都不惧了,嘿地一声笑,在铁手的钳制下艰难地蠕动喉头:“老子才坏你一件事,就让你有这般感悟,当年那灾劫想必也是有限。”

    重器门首领没有回答,手上却更加了一把力,余慈的喉头软骨已经给捏得裂了。余慈没有一刻放过挣扎的念头,但对方铁手有万钧之力,更有那诡异真煞封经锁脉,便连心内虚空都给冻住,停止了运转。

    这种情况下,任余慈意志再坚,也不免去想:真的要死了?

    等,等一下,对方刚刚说什么来着?

    不让须眉?

    连续三个疑问轰在心头,他神智猛地一清,再回过味儿来的时候,眼睛都要突出来。

    他绝不小窥女子,世间那些拥有大神通、令人仰望的女修还少么?便是余慈也见过不少,近有何清、远有叶缤,这都是余慈颇为服气的人物。眼前这一位,看起来神通更在那二人之上!

    可是服气是一回事,被人锁着脖子提在半空,则是另一回事儿,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女人,身为男子,这毫无疑问就是奇耻大辱!

    对方似乎还说了什么话,但情绪激荡之下,余慈什么都没听清。

    “真他娘的、真他娘的……!”

    他脸上肌肉抽搐,面皮则似乎裹着堪比身外岩浆的热度。要死也成,却换个死法儿啊,什么也好,否则日后有人记起他余慈来,都要加上“那家伙是被娘们儿掐死”之类的定语吗?

    就是死,也要换个死法!

    岩浆似的火流直冲顶门,余慈眼角迸裂,青筋几乎要撑破面皮,对方的铁手巍然不动,封经锁脉的手段实在是超乎寻常,但是,对方终究无法封住他的思维和意志,当余慈的情绪激昂如火,在心内虚空,已经被冻结的生死符,却也是颤了一颤,余慈听到了那一声坚冰裂开的低响。

    生死符动,心内虚空就有了生机。

    如今余慈全身上下均受钳制,惟一放纵奔流的就是他的情绪,这也是他唯一能调动的力量。但情绪再激烈,没有合适的载体,也是枉然,余慈本能地就去寻找一个能与之共鸣的东西。

    情绪排荡,心内虚空中,突有一个神通外相激颤一记。

    那是鱼龙!

    已经膨胀到“山孤”那个级数的长躯猛地弹起,在虚空中矫然飞动,体型甚至还在涨大,感觉中,余慈心中滚烫的情绪就是它最好的养份。

    便连余慈本人也没想到,心内虚空中,那条像蛇多过像龙的神通外相,竟然有如此激烈的反应。以前它更多地展现了刚强坚韧的特质,维护神魂不遗余力,却不想与暴烈的情绪如此契合。

    情绪如燃,充斥其间,终于到了某个界限,膨胀的鱼龙又是一颤,反哺的时候到了。

    余慈猛地仰头,不管这个动作再次撕裂了颈部软骨和皮肤,反而借此从重器门首领的钳制下,硬挤出一线微小的缝隙,他用尽全力张开嘴,发出一记无声的吼啸。

    吼啸无声,一方面是他确实发不了声,但另一方面,这吼啸其实是从他的精神层面反溯而来,是他心内虚空中鱼龙身姿在肉身上的反映。

    龙吟大泽,无声而雨。天龙真形之气的冲击,就实质而言,算不得什么,但在精神层面,因其独特的性质,更因为余慈那炙热的情绪,终于撑开属于自己的一份空间,就是重器门首领,也锁拿不住。

    古铜色面甲之后,血光穿过黑洞洞的眼眶,直刺在余慈脸上。重器门首领想发力,却因为某个缘故,又犹豫了一回,终于迟了半步。

    这是余慈被锁喉之后,头一回放射出他的气息。四溢的辰光感应神雷余波本是失了引导,此时竟是奋起余威,牵动着湖底岩浆,在周围空爆一声,雷音震荡,驱岩浆、动湖水,倒似是为余慈那无声的吼啸配音。

    雷音碾过,至大至刚之威,正是一切阴魂邪魅的克星。重器门首领虽不惧这个,但遥空投影、寄魂附灵,总有一些生克的忌讳在里面,有那么一瞬间,甲胄之内,力量输出有些不稳。

    “机会……老伙计帮忙啊!”

    天龙真形之气激荡,就如同大堤上裂开的缝隙,机会就从中流出来。第二个神通外相启动,这回不再是单纯的精神层面,而是擎出一轮月光,当头照耀!

    正是照神铜鉴。

    湖底的浊流火光足以遮蔽其他一切光线,可照神铜鉴的光芒,走的完全不是一个层面。镜光流转的刹那,便是在能见度糟糕的湖底,余余慈也能看到,甲胄上蓦地腾起一层光雾,为里面的“存在”提供保护。

    铁手上的力量再弱三分,余慈却在此刻拼命。

    无声无息,缠绕于右臂之上的太初无形剑透出锋芒,瞬间切入甲胄小臂位置,再透甲而出,诡异的是,甲胄之上,没有半点儿伤痕。可那一瞬间,钳制余慈的力量却有了一个极明显的断层。

    “喝!”

    余慈吐气开声,不顾已经扣进颈肉里的钢铁手指,猛向后退。大片血光喷浅,带着肉片,他小半的喉咙都差点儿被抠了下去。

    脱开钳制,余慈一刻不停,直接撞进后面涌动的岩浆浊流之中。辰光感应神雷的余波依然存在,并借与岩浆合流的优势,为他压制岩浆热度,侥是如此,飞速过境的瞬间,余慈也险些被热毒攻杀,衣角都着起火来。

    在旁人看来,余慈完全是不知死活,硬撞到要命的岩浆里去。便是重器门首领也是一怔,等发觉不对,余慈已借着岩浆隔绝气息,杳然无踪。

    重器门首领初时想追,可身形方动,强烈的虚弱感已侵袭而来。雷音、宝镜,包括太初无形剑的斩击,每一个看起来都没有伤筋动骨,但事实上已对她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毕竟,这边只是一个还丹上阶修为的寄魂投影而已。而且,她隐约有种感觉,若再追上去,余慈怕是还有别的手段等着她。

    所以,她没有追击,而是将一些信息,录入到特殊的玉符中:“余慈,离尘宗弟子,意志强韧,略有心计,精于剑术,略谙‘诸天飞星’之法,尤擅攻伐阴魂等物……”

    寄魂投影与本体只有微弱的气机联系,所经历之事,无法即时传输回去。若有意外,这段记忆恐怕就要湮灭干净,故而她加上这层保险,一旦投影不保,这段信息也能以传讯飞剑的法门飞回,为本体所知。

    信息刚刚录入完毕,重器门首领忽又有新的感应。

    那是她的手下传来的消息:三层符印破碎,剑仙秘境数千修士蜂拥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