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玉碎

    带着余慈血中精气,雷光化为一道长链,抽裂了湖水,冲出头顶的裂隙,雷光飞动何其之速,下一刻已经破开湖面,随即化入星空之中,受某种莫名的刺激,漫天星斗一时大亮。

    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有两种运用方式,一种曰破符,一种曰崩弦。若将此符比做一张弓,前者就像是用弓直接去抽人,速度极快,但杀伤人逊色,后者则是以本力为臂、为弦,借诸天星力为箭,发而成雷,发动较慢。威力则是极其惊人。

    余慈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二种。

    霎时间,余慈和重器门首领进入了引发感应神雷之前的空白时段,这是最危险的时刻!站在余慈的角度,往好处想,重器门首领正全力控制地脉灵气,移动不便,正是最好的靶子……或许吧!

    看到对方扭过来的古铜色面甲,还有两个黑森森的眼眶,余慈背脊微冷,但他依旧保持着冷静。他擎起斩蛟剑,对方要想逆转局面,这个空白时段,就是最后的机会。与之同时,他的嘴唇以微小的幅度迅速启合几回,补全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的发动咒言。

    也在此刻,对方的手段来了。

    依旧是举印屹立,重器门首领肩臂不动,只将一份心念,透过空洞的眼眶,传导过来。这边余慈只感应到一片虚无,正愕然之际,他前后左右的湖水、脚下的泥沙岩石也都瞬间虚化。

    突出其来的变故,让余慈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身形就猛地下陷——虚化的湖底空出一个足有一丈方圆,深不见底的大洞,余慈转眼就是身体悬空,而头顶,则有强绝的压力凝缩,化为一点气芒,正中顶门。

    他闷哼一声,一下子被按到了底。这感觉非常熟悉,当日正是重器门首领,遥空百里,将他压入地下,险些窒息而死。如今对方的手法更精妙,更难抵挡,最要命的是,外围那片虚空,化为了一个极明确的空间断层。

    糟糕!

    念头方动,断层已经发挥作用,源自余慈的信息,一点儿都透不出去。最后完结的咒音,也就是对感应神雷的引导程序无法发挥作用,就算发动的雷火再强,又有什么用处?

    对方的时机卡得太好了,雷火发动速度说是极慢,但也是相对而言。就是这么一个耽搁,两人正上方数千尺高空,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已经成形,径直飞落入湖。

    在符纹照耀下,愈显幽暗的湖水中,有一团斗大的星芒急速垂落,边缘处燃烧的雷火剧烈扭曲,更引动核心处的反应,只因最后咒言信息不完整,使得它暂时没有寻找到目标,威力敛而未发,也没有到“惊雷千里,一发而至”的极速水准。

    即便如此,雷光掀起的震荡已经先一步传导下来。余慈感应不到,只能用肉眼观察湖水的波纹,加以判断。

    没时间了!缺少了他的感应指引,雷火再强,对重器门首领来说,也不过是一簇稍大点儿的烟花……

    “叱!”

    斩蛟剑荡起青光,直刺封堵的空间断层,然而剑尖到处,光线猛地扭曲,锋利的剑气已被断层消融。

    一剑无功,余慈面无表情,斩蛟剑微缩,牵动全身气机,便如引弓控弦,在手六脉处一绞,遍体真煞全无保留,拧成一股钢丝,“崩”地发动。剑

    芒破空,倏化光雾,旋又凝成一点寒星,直线穿刺。所发剑芒寒星乃是半山岛蜃光九变中的一招,余慈不学自通,威力少说也能复现七成。

    肯定能破开!

    在星轨剑域之中,重器门首领再强,也不可能超出还丹水准,况且他的绝大部分力量都在控制地气灵脉的转移!

    寒星外表凝为一点,实际上是时刻在进行着激烈的跳变。这跳变同样可以扭曲空间,纵然幅度极小,却和外围空间断层相抵消,斩蛟剑只是一个很小的摆荡,便猛地穿透了那层屏障,受剑势引动,余慈的身体自然前冲,转眼就要和空间断层正面碰撞。

    便在此时,他猛然松开手,斩蛟剑破空而飞,余慈则撞在屏障上,没有强硬的回应,只有外围湖水一阵扭曲,他就像是被人揪着胳膊甩动,当下天地颠倒,倒摔回去。

    但此时,斩蛟剑已经化为一道精芒,分水而去。

    如今的余慈确实没有办法亲手指引,但这深蕴着他气息的斩蛟剑就是最好的指引!剑光在湖中划了一道弧线,到了最高点之后,速度竟是再增三分,分水裂波,疾刺而下。而它柄尾所指的方向,感应神雷已经准确地投入湖底裂隙,沿着岩壁急降,雷光扭曲、拉长,最终像是突破了什么阻碍,光芒骤盛,化为雷光长链,凌厉甩击。

    雷光迸发,竟是后发先至,转眼将前面斩蛟剑吞没,再一闪,已经轰中了目标。

    整个天穹剑池都晃了一下,然后才是雷音隆隆。

    斩剑蛟斜插入地,殷殷颤鸣,剑身已被雷光轰得焦黑,剑柄更是不见了踪影。可剑刃刺入之地,绝不是重器门首领身上的哪个位置,甚至远离法坛顶层,直接刺入了第一层外侧角落。

    法坛之上,扭曲的雷光彻底轰下,内蕴在星芒雷光中的紫金强芒喷发,就像是湖底升起一轮妖艳的太阳!

    几乎在第一时间,法坛“中剑”之处便迸裂开来,裂纹四面延伸,转眼蔓延到第二层、第三层,乃至于法坛最顶层。

    后面的余慈再也看不到了,雷光迸发,湖水激荡,泥沙翻涌,原本清澈的湖底空间已经围上几十上百层的厚厚幕布,可这一切都阻挡不了接下来更狂暴的反应。

    湖底在震荡,不是表面雷光的冲击,而发源于更深的岩层之下。

    “嗵”地一声巨响,那是地脉在呻吟。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这是余慈宣誓般的口号,但其实他没那么壮烈,他只是充分理解了玄黄要他照看法坛的真正意图。

    玄黄在离开之前,应该就已经料到,法坛失了它的镇压,结果不妙。但“不妙的结果”也分为“不妙”和“更不妙”两类,前者即是法坛毁损,如此失了地气灵脉支持,三层符印怕是要崩溃在即;至于后者——若这些封禁反为他人所用,那还有他们的活路吗?

    两害相权取其轻,余慈自然知道该做什么。

    地脉在控制中枢转移的时候遭了这等冲击,不稳定的元素一齐爆发!强绝的力量从湖底岩层深处喷发出来,余慈只觉得身上一麻,便被这股力量的余波硬生生冲出了空间断层,至此余势未消,又把他往上顶,他则反应很快,一个闪身,让过冲击波的正面。

    这样的冲击不是个例,不过数息时间,湖底类似的强劲冲击足有十七八回,形成一个个细长而强大的漩涡,如同挣扎的蛟龙,急剧摇摆,声势浩大。

    浊流中,余慈依衡看到,湖底岩层已经撑不住地脉的混乱冲击,开始向上鼓涨,像是迅速成型的小山丘,至于原来最醒目的法坛,早已经冲得支离破碎,不见了踪影。

    秘境三层符印,崩溃在即。

    在这混乱的局面下,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的紫金强芒,依然在疯狂地扩散,碾碎、烧焦雷光下一切有形有质的东西,余慈的感应与之相接,对雷光扫荡范围内,还有几分认知。

    也因此,他心中骤然尖鸣。

    “砰”地一声响,余慈反手一击,正中目标胸口,金属质地的甲胄碰上去,没有半点儿痕迹。对手却是出手如电,卡向他的喉咙。

    余慈一声不吭,抵在甲胄之上的手臂以极小的幅度一颤,袖中再起锋芒!

    太初无形剑!

    早先他从空气中捕获此剑,因太初之气无形无质,若非其中剑意所系,早就化入虚空不见,收取起来,颇是麻烦。储物指环是不能用的,那根本就锁不住,使之化入体内,且不受影响,起码也是长生真人的修为。故而余慈只能将它束在右腕上,以自身气息收拢,和照神铜鉴一个待遇。

    本是无奈之举,此时却有出其不意之效。

    无形无质的剑气透入,甲胄的防护几等于无。如此一手,猝不及防之下,任是谁都要中招,重器门首领也不应例外。

    可在此刻,余慈却是怔了。太初无形剑反馈信息,甲胄之中,空空荡荡,全无一物。

    重器门首领在哪儿?

    “好一个辰光感应神雷,好一个太初无形剑!”

    对方的声音就在他眼前,而那被雷光打出裂纹的面甲眼眶之后,蓦地亮起两团血光,浓郁得如同鲜血流淌。

    换了别的时候,余慈必然认为那是对方瞳孔充血,神光外溢,但在此刻,他忽然明白,甲胄之内,哪有什么人,那分明也是如沉剑窟主人一般,只是一个投影、一缕分神!

    原来……是这个缘故!

    **************

    时间上的恶性循环开始了,今天好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