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法坛

    真来到天穹剑池边上,便能发现,这里可不只是一个“小池塘”,而是烟波浩渺的大湖,但与外界湖水不同的是,这里的湖面映着天上星辰,冷森森,银灿灿,似乎有无数气芒跳跃,伸手在湖面上一扫,便觉得寒气浸骨,微微生痛。

    余慈又把手探入水中,感觉在剑气的催化下,湖水已经转化了实质,成为另一种莫名的物质,而他马上就要进到里面去:

    “湖水浸着的全是剑气,或者是剑气浸着湖水?”

    玄黄没有回答。

    “喂?”

    “反正死不了你的,操这闲心干嘛?”

    玄黄心念反应有些烦躁:“快点儿下去,我们没时间了。”

    刚刚兴高采烈地要人费时间搜刮盘皇三剑的家伙是谁?

    余慈摇摇头,最终还是深吸口气,走入冰冷的湖水中。

    入湖的瞬间,余慈就感觉到这里的不同。他在湖水中完全感觉不到应有的阻力,有的只是包裹在外围的森森寒气,当头部完全没入水中,他还能看到湖水下游走的气芒,一串串、一层层,映着湖面上投下的星光,非常漂亮,可真接触时,却是如尖刺一般。

    “小心些。湖水中不只受剑气浸淫,还有我斩杀的那些生灵残留的怨厉煞气。论浓度,可比剑园中要高出百倍。”

    “感觉到了。”

    余慈同样以心念回应,随后又奇道:“怎么不归拢一下?现在就不要给我制造难度了吧。”

    “……这叫什么难度!”

    玄黄很是不屑的样子,但余慈却有别的发现:“喂,你以前还说过,突破了三层符印就可以和本体相融的,这都到天穹剑池了……”

    玄黄立刻沉默了,半晌方道:“咱们说点儿正事,关于接下来的行程。”

    余慈低笑一声,身形已经潜到水底数十丈深,这里自然是没有任何生灵存活的,且光线几近于无,但在玄黄的指引下,除了刺肤的剑煞,其余的都还算顺利。

    玄黄的心念在心内虚空显化,非常清晰:“我那本体,此刻正镇压着秘境符印的运转中枢,调度天地元气,十分紧要。然而以眼下的局面,待我回与本体相合之后,势必会去斩杀那个贼子,如此秘境符印就是在最虚弱的时候——好吧,我承认我当初布置符印的时候,只是照抄符书来着,这里面有不甚妥当之处,你帮着照应一会儿。”

    余慈闻言眉头就是一皱,他不是吝啬出力,而是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那秘境三层符印的结构大有值得商榷之处,之所以能够发挥威力,一是其本身确有神异之处,但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在玄黄剑意的统驭之下,以巨量元气填充,才能发挥它的作用。

    一旦玄黄凶剑离开,那符印又会如何?没有实地确认之前,余慈可不会轻易夸下海口。

    “没那么复杂!”

    玄黄的态度显得非常轻松随意:“只是帮忙照看而已,又不是非让你拼命,只要是斩杀了那贼子,就是符印让人破了又如何?”

    “你还真看得开……”

    余慈一边回应,一边又下潜了百余丈,垂头往下看,在这个位置,一条蔓延百余丈的湖底裂隙就呈现在他眼前,更准确地说,是裂隙中涨起的光芒,便如同一道蜿蜒的光带,横亘在一片漆黑的湖底中央。

    余慈停在裂隙一边,看到这条巨缝宽约五尺,足够人进入其中。玄黄杀剑的本体就在这条裂隙之内,同时,这里也是秘境三层符印的运转中枢所在,更是秘所集地气灵脉重要窍穴之一。

    贴近了看,裂隙上的光芒相当内敛,并不刺眼,且涨落有致,像是有节奏地呼吸。这正是玄黄杀剑本体与外界元气交换时,产生的反应。余慈伸手想试试光芒的性质,玄黄制止了他:

    “别自找麻烦……你先不要进去,有我本体在里面,步虚修为以下,还不够剑煞吞的。”

    余慈轻啧一声,终究没有逞强。

    玄黄想了想,又道:“那天咱们有过计较,只要你帮我与本体相融,我便给你看《上真九霄飞仙剑经》,并送一把上乘剑器和一枚斩雷辟劫令,看这一路,险死还生,我其实是占了便宜的,这不好……”

    余慈眉头皱起:“这事儿回来再说。”

    相处这几日,他对玄黄的感觉越来越好,只觉得这个剑灵心思简单,直白爽快,很对他的胃口,前面的交易就不想再提,反正以玄黄的性情,怎么也不会亏待了他。

    玄黄一愕,随后就笑:“好,等我斩杀了那贼子,回来咱们再叙。”

    说罢,心内虚空之中,剑意勃然而动,余慈也很配合,生死符运转稍顿,任由那剑意映出一道匹练,破空而走。下一刻,他眉头微痛,玄黄元灵已经借由眉心窍穴,透体而出,融入湖底裂隙的光芒中。

    余慈心中微动,神意穿入照神铜鉴,一道星芒无声射出,紧追而去。这动作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已经见识了照神铜鉴之能的玄黄,它那边一愣的时候,无无形无影的星芒已经贴了上去,传递来余慈的心念;

    “让我长长见识,不介意吧。”

    “看你的运气了。”

    一个交流的空当,神意星芒接触到了玄黄元灵,然后在对方默许之下,轻易粘合上去,达成了又一次奇妙的感知共享。

    紧接着,余慈“眼前”就被日耀般的剑芒充斥。对方没有针对他的意思,可是含蕴其中的强绝剑压却不可避免地透过神意星芒,传回到余慈这边。

    大日强光之后,就是滔天血海,呼啸而来。

    一声闷哼,余慈身子猛往后仰,险些被轰得背过气过去。这一刻,神魂震荡、气脉震荡,连带着肉身也在微微发颤。还好那边玄黄体贴,猛地发力,只给余慈留一线最基本的感应,才没有让他被后续的冲击整到出丑。

    忍不住退了两步,还没有从冲击造成的晕眩中回神,又一声锵然剑鸣入耳,五官七窍同受震荡,六识也受到影响,他只觉得身上骤寒,似乎有锋利的尖刀贴着皮肤划过。

    等完全回过神来,定神去看,湖底已经是漆黑如墨,裂隙中的光芒已经完全消失,但当他凭借远方那一点儿感应,斜向上看的时候,却能见到,从裂隙到湖面这近两百丈的距离,正有一道隐约的长痕留存,巨量湖水剑煞,都被这道长痕分辟两边,难以合拢。

    “还是没看到那剑的模样……”

    余慈终于认请了差距,摇摇头,不再去想那些没用的东西,在湖底裂隙边上调息片刻,取出一颗照明用的珠子,顺着裂隙边沿,一路向下。下潜约二十丈后,在珠光照耀下,两侧岩壁上,有无数纹路闪灭,这并不是岩石天然的纹理,而是在设计秘境封禁时就布下的符纹,起的作用就是控制玄黄杀剑和汇集在此的地气灵脉所泄露的力量。

    对这些,余慈只是走马观花,按照玄黄早先所说,一路沉到接近裂隙底部的位置,空间豁然开朗。

    余慈抛出了手中的夜明珠,看着珠子在近乎虚无的湖水中划出一道弧线,映出眼前巨大空间的轮廓。

    两面岩壁上的符纹延伸开来,形成巨网一般的宏大结构,先往两翼分张,在接触到地面后,又向内聚合,最终汇聚到地面中央,那一个四层的圆形法坛上。

    法坛高约两丈,占地约十丈方圆,通体以白石筑成,不见旗幡等法器,体积倒和这片湖底空间非常契合。玄黄之前已经告诉过他,这四层法坛,每一层都与一层符印相对,而第四层,则是总控归墟之内的封禁。这内外多层布置通过法坛整合在一起,玄黄杀剑的本体就镇压在法坛正上方

    抛出的夜明珠撞在法坛第二层的栏杆上,滚落在地,放出朦朦青光,却有大半被法坛的阴影所遮蔽。余慈轻飘飘落下,就着光芒近距离打量法坛的形制。

    此时,光芒突地一暗。

    余慈倏然警醒,可没等他真正做出动作,法坛阴影中,已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转出来,将那颗夜明珠吸在手中。异化的湖水从其披着的甲胄缝隙中渗入,又流出一连串细碎的气泡,在珠光照耀下,迷离悦目,和狰狞的甲胄形成强烈反差。

    “你也来了。”对方在说话。

    和这个怪物相距不过五尺,感受到厚重甲胄之后沉沉压力,余慈抽动唇角,终于挤出一个冷笑:

    “看来我和门主有缘。”

    说罢,嗡声剑鸣,四尺青锋在手。此剑名为‘斩蛟’,是他刚从盘皇三剑处缴获来的,旁的不说,他看中的只是其坚韧、锋利,且无需特意祭炼而已,正是他现阶段最需要的剑器。

    一剑在手,所有杂念尽都了结。他的心态也自然放松,笑容就随意得多:“门主到这里来,未免走错了路。此地可是没有藏宝和秘法剑诀来着。”

    他一边说话,一边以剑意锁定对方的气机。重器门首领的气机若有若无,站在他眼前的,仿佛就是一个由甲胄拼起的空壳子,他剑术再精,对着一具盔甲劈砍,也没什么意义。

    不过,在这星轨剑域中,余慈还有别的选择。

    “冷静,冷静……”

    余慈在心中慢慢念叨着,心中剑意渐渐化开,和虚空中深处含蕴的另一道剑意接触、衍化,终于接过属于对方的一线力量,并借用对方的“视角”,对重器门首领重新加以锁定。

    这回,他终于“看”到了。

    ****************

    悲催的人生没脸去解释。节奏调整宣告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