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 伏镜

    呛啷啷一阵乱响,漆黑的演天珠落地,还滚了一段距离,所过之处,大片地面被天魔火烧得焦黑,但火势缺了掌控者,也正以飞快的速度衰减,不一刻,高温降下,演天珠停住,死气沉沉。

    从演天珠滚落那刻起,玄黄的心念就有些僵滞,待珠子反应消歇,才说一句:“这宝贝……不错。”

    然后就一直沉默,不知在想些什么。此时余慈可没有关注它的闲暇,只因现在又有麻烦临头。

    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照神铜鉴内部,正发生着一场剧烈的反应。那是来自铜镜深处的巨大力量,仿佛是一头饥饿的巨兽,对着悬在嘴边的食物发出狂吼。

    他很希望“巨兽”的食物就是刚刚被吞噬掉的红光,那怎么说也是一只天魔。但很不幸,那只不怎么纯正的天魔刚一进去,便被铜镜中内蕴的力量撕碎,并成为唤醒这头“巨兽”的刺激之一。

    另一个刺激,就是余慈在驭使宝镜之际,突然窜入的心诀句子。那段心诀与阴神驭镜的实际非常契合,余慈依照其中法度,调运神意真煞,稍一着力,照神铜鉴的运转就愈发流利,便如同一个越转越快的漩涡,到后来已经不用余慈催转,就已经自发放出强大的吸力,让那天魔全无还手之力,便给吸入镜中。

    然而两个刺激合在一处,其势就如烈火烹油,一直驱动宝镜的余慈阴神轰然震动,惊觉到铜镜深处,那惊人的漩涡竟是失控,瞬间化为饕餮巨兽,要吞吃一切接触到的东西。

    余慈的阴神自然就是最近的目标,若真被得手,他魂飞魄散就在眼前。

    还好余慈心志坚定,又有天龙真形之气稳固神魂,抵挡住了第一波吞噬的力量,同时他和宝镜朝夕相处十多年而生的气机联系发挥了作用,针锋相对的局面当即有所缓和,余慈才抽出空来转动脑筋。

    “是了,是《无量虚空神照法典》!”

    事情缘由其实并不复杂,余慈转眼就找到了症结所在。那半生不熟的句子,正是《无量虚空神照法典》上的片断,余慈当初观摩其奥义时,遭幻相侵蚀,匆匆中断,但毕竟有了大概的印象刻印在识海深处,在心境澄澈时,那些无意识的印记就翻上来,解析明白。

    《无量虚空神照法典》可是操控照神铜鉴的手法源头,又有什么能比这上面的法诀更适合催动宝镜呢?可惜根基不同,使宝镜之力能发不能收,才惹来这一场麻烦。

    余慈悟出其中关节的时候,事情也发展到一个紧要关头。

    照神铜鉴的魔力被激发出来,虽说已经不再对余慈构成威胁,可那桀骜的反应也是前所未有。余慈紧紧握住铜镜,这位老朋友显得极度“兴奋”,一直以极快又极细微的幅度跳动,并放射出强绝热力,堪比之前的天魔火,余慈两边手心如被火烧,痛得穿心刺骨,但他仍死死握住,决不松手。

    他是可以扔掉镜子,可是他又有一个强烈的感觉,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他日后就再也驾驭不了这面宝镜,就算再朝夕相处一百年,也是一样!

    “老伙计,莫要脾气……娘的,你要造反不成!”

    软硬兼施,威逼利诱,种种手段,余慈几乎使了个遍,照神铜鉴的桀骜反应却也只比最初稍稍放缓,要完全控制住,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偏在此时,地面上,本已经死寂不动的演天珠却也出了状况,珠子陡地一跳,已经消歇甚久的天魔火竟是轰声复燃,烧蚀虚空,硬是打开一道缝隙,滴溜溜地要穿入其中。

    “哪儿跑!”

    余慈正烦的时候,见状便是一怒,所谓“怒不可遏”,这心绪正有“爆发”之力,他之前一直想控制,失之褊狭,这回心绪外放,却是合了收发之道。受他心意刺激,照神铜鉴嗡声大震,青光如电,暴射而出,正中那演天珠,将珠子轰飞数十丈远,一应魔火之类,都给打熄干净。

    这一击出手,照神铜鉴放射的热量骤减,余慈正目瞪口呆的时候,青光余波未消,竟是顺着刚打开的虚空裂隙,捣了进去。

    青光一闪即灭,另一边虚空却有震荡传回,而后方星轨剑域之中,更是极为配合地星光骤亮,剑气铮铮之音响彻十里,声势大涨。如此情势,便是傻子也能感觉到其中的联系。

    “偷鸡不成蚀把米,贼子你也有今日?”

    玄黄早被余慈的变故惊醒,见状心念昂扬,恨不能仰天长笑,以兹庆祝。

    余慈轻吁口气,慢慢松开了手。手心已经烫得血红一片,却不过是皮外伤,丝毫影响不到心中的轻松喜悦。

    宝镜深处的“巨兽”,已经偃旗息鼓,照神铜鉴不再震颤,而是极平稳地浮在虚空中,受余慈阴神统驭,放射光辉,圆转如轮,其中异力则收放涨缩,遵照的法度,却是入手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清晰明白。

    自此余慈便知,他对照神铜鉴的运使更上一个台阶,之前倾注全力,撞大运般去“开启机关”的经历,就此一去不复返了。

    “有宝镜在手,天下阴魂魔物,我又有何惧?”

    余慈心气提升,就是再看眼前危局,也轻松许多,再确认了地面上盘皇三剑已经魂飞魄散,余慈便向玄黄问计,要再尝试进入星轨剑域。

    玄黄则比他还要兴奋:“莫急,莫急。太初无形剑一定不要忘了拿,那是昊典大人最喜欢的剑器之一,当日在初有痷前,那些贼秃打破六道轮回,将昊典大人吸入永沦之地,却不想她仍能以此剑,连斩两大古佛,也将剑器留在了此界……”

    说到后来,玄黄又是黯然。余慈点点头,也不说什么,凭借些微感应,寻到太初无形剑所在,玄黄就指点他如何收取,当然也没忘了把那颗异变的演天珠收了,至此还不知足,又撺掇道:

    “盘皇三剑身上之物,肯定有大半都是我剑园遗宝。这些东西万不可肥了外人,快搜,快搜!”

    余慈摇摇头,也依言而行,顺手赠送一剑,彻底绝了他们的生机。

    然后,就是星轨剑域了。

    *******************

    纯以眼睛去看的话,无生无死园的尽头,是一面粉刷精致的围墙,开了一个月洞门,从那里走出去,就是另一番气象。但在这堵围墙之前,人们必须突破星轨剑域的阻碍,对别人来说是个负担,但拥有玄黄给予的权力,余慈所需的只是时间,只要没有人打扰,也就足够。

    击杀盘皇三剑后的半个时辰,余慈已经跨越了无生无死园的边界,来到归墟的中央区域,并向深处挺进。

    这里超乎想象的空旷,比余慈在无生无死园中预估的要大上许多。仰头去看,仍是星空无涯的景致,然而这里的星星也比外面密集得多。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有八个巨大的虚空裂隙,分布在苍穹之上。所谓“巨大”,便是指人们可以通过肉眼,直视裂隙之后,另一个世界的星光!

    如此,不一样天空下的星辰层层交叠,头顶虚空又怎会不密集呢?

    当余慈弄明白这其中道理的时候,面皮就有些发僵。仅以目视,这里面最大的一个虚空裂隙……好吧,或许叫缺口比较合适,其直径已经超过五里,别说是人,就是把分布在归墟内的建筑打包带去,也尽可塞得下。

    其余缺口,直径都在一里到数百尺之间,挨着最大的那块,呈环状分布,而它们之间的距离,最短的不过数十尺,相对于缺口本身的直径,已经微小到了可以忽略的地步。

    “他们之间不会相互影响吗?”

    “当然会,只不过无劫大人斩开虚空时,都特地固化过了,一般不会出问题。唔,五千年没来了,中间的‘无涯隙’扩得很大了哈……”

    余慈无语,看到这些,他才明白,玄黄要他对同门保密的理由,是何其恰当。这种东西,一个不稳,把修行界吞掉一块,实在是最寻常不过的事。

    除此之外,星轨剑域内外也没什么大的差别,也就是呼吸的空气更稀薄了些,虚空裂隙的分布更密集,却也不到让人寸步难行的程度。

    可是,眼下余慈走起路来,感觉不是太好。

    “那镜子是怎么做到的?”一路上,玄黄恨不能把这个问题问上十遍百遍。

    盘皇三剑献祭的天魔,或许不那么纯正,可也是操控天魔火、刀兵难毁伤的凶物,哪想到照神铜鉴一出,直接就把这凶物摄了进去,过程之简单,险些惊掉玄黄的下巴——如果它有下巴的话。

    倒不是说这能力如何厉害,若玄黄在全盛期,有一万个手段把那天魔玩死玩残,只是它极为好奇,余慈手中的照神铜鉴,似乎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玄黄所知的照神铜鉴,是元始魔宗三大祭器之一,其首要功能,就是借之与无量虚空神主感应交通,大规模借用神力,传说中可照影一界,洞彻人心,除此之外,便都是难以确信的怪诞描述。

    这样的照神铜鉴,更像是坐于高堂之上的贵人,让玄黄颇有些不爽,更不服气。

    可惜,余慈没有当裁判的兴趣,他只是觉得,自从进入星轨剑域之后,玄黄的信心也太足了些。

    “只要元灵与剑相合,什么都不在话下。”

    当然,这不是浮夸,而是自玄黄凶剑剑成那日起,死在它锋芒之下的亿万生灵所浇灌的底气。

    一切似乎都走上了正轨,可当余慈按照它的感应,来到所谓“天穹剑池”的时候,玄黄突然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