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擒捉

    余慈旁出一枝,却是为的玄黄那句“心中有数”,玄黄则根本没把那个当成一回事儿:

    “哦,你是说观阅飞仙剑经?我自然一言九鼎……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你有没有那个福分消受,我可不管。”

    “了解,了解。”

    余慈笑眯眯地回答,他其实也就是一说,很快就引回到正题:“你说这玩意儿不是归墟内的?”

    “至少我没见过。还是外来的居多。”

    “外面?谁能把这东西送进来?”

    别看现在归墟内遍布虚空裂隙,可说是千疮百孔,但曲无劫的手段何等厉害,剑斩三千世界,除非真碰到了“永沦之地”,否则打开的全是单向甬道。也就是只能从秘境中往外走,外面的实体则绝对进不来。

    余慈摆出一个用心观察的姿势,其实他也确实是在观察,只不过除了用自己的眼光,还让玄黄仔细侦测几遍,然后又得到了肯定的回答:“绝对不是秘境中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说话的是华西峰,他的问题却不是针对余慈手中的百鬼铁盒,而是有关归墟的整个来龙去脉。

    在东侯墓中,由于时间紧迫,余慈只简单地介绍了两句,眼下是给一个明确交待的时候了。余慈正要说话,玄黄又在心内虚空跳脚了:“小子,你别大嘴巴到处乱说!”

    玄黄终究还是有点儿忌讳:“斩破三千世界,一个不好就可能引得虚空崩坏,亿万里天地溃灭,在修行界可说是禁术,没有人把它拿到台面上来的。还有,若是无劫大人仍在世的消息传出去,还不知要惹出什么麻烦……”

    “呃,是吗?”

    余慈还是尊重玄黄意愿的,回想之前吐露的一点儿信息,应该还没有涉及到这一块儿,而且由于不好解释,一些更精确的信息也还留着,比如曲无劫并未如传言中羽化之类。

    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余慈也不敢肯定,如今在华西峰等人看来,剑仙秘境的现状究竟是怎么样的,说不得只好另措说辞,可一时又哪有万全之策?正烦恼的时候,玄黄倒是给他指了条明路。

    余慈一时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便按着玄黄的指点,开口道:“这要从我沉剑窟说起……咦,那是什么?”,

    华西峰和王九倒是没想到余慈是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心中微紧,顺着余慈所指,齐齐回眸,只见某片断壁残垣的阴影中,有一圈微弱的光斑,这玩意儿以前肯定没有。

    几人仔细观察,发现那里其实是一个半塌的门户,本是被掩埋住,大概是受之前的剑气冲击影响,露了出来,光斑就是里面的照明光线。

    华西峰和王九对视一眼,前者道:“那些阴魂鬼物正是在这附近发动。”

    余慈则是早一步知道了答案,按照玄黄所说,这里应该是归墟外围‘无锁厅’,放着曲无劫打造秘境时用剩下的一些材料,还有早年一些战利品,说白了,就是一个杂物间。

    “要进去吗?”王九问了一声。

    总体上,华西峰和王九把归墟看作是秘府洞天一类所在,在进来之前也许还有点儿其他的念想,但看到这里虚空崩坏的模样,也就不怎么在意了。华西峰便道:

    “不忙,此地危机重重,又有沉剑窟主人等窥伺在侧,我们先和肖、黎二位师弟会合再说……还不错,他们正在一起。”

    华西峰分得清轻重,在归墟中,天地交感神应大.法受了不少限制,但彼此之间相隔的距离比较短,他还是能确认那两人的位置。

    余慈嗯了一声,这段时间内,他终于就秘境之事整理出大概的说辞,暂时糊弄过去还是没问题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自然没有意见。

    三人转身,往肖录、黎洪二人的方向行去。

    走出七八步远,三人忽地齐齐一呆。

    后面……好像有些不对?

    换了旁人,此时大概会在本能的驱使下,猛然回头,看个究竟。可余慈三人无不是经验丰富之辈,在发现问题的瞬间,都是第一时间施法护体,余慈用出了无瑕剑圈,华西峰和王九则是启动了护体法器,论强韧程度,比余慈的还要高出一些。与之同时,三人猛向前蹿,要拉开安全距离。

    直到远出十丈开外,已到了这片废墟尽头,三人才扭过头去,视线所及,华、王二人不知如何,余慈则觉得心口重重一颤。

    在刚发现的无锁厅入口处,此时正站了一个人,全身披甲,天青色的精美甲胄为这片死寂的虚空平添亮色,只不过因为那片古铜色的面甲,以及周边支立的五道鱼鳍似的锋刃,狰狞的意味儿要更多些。

    但一切的一切,都比不过面甲之后,那空洞洞有如虚无的眸子,带给他的压力深重。

    来人在入口处站了会儿,随后缓步走来,金属重靴踏在青石地面上,发出响亮的声音,落在耳畔,显得分外清晰,观其来势,可不是太和善的样子。

    “什么人!”

    王九沉喝一声,剑意气机自发引动,此时,余慈的警告刚刚出口:“小心……”

    话没说话,他眼前一花,十丈外的披甲人影似乎是直接跨越了空间,一下子就来到近在咫尺之处,甲胄带来了森森寒意,在三人身上一裹,余慈顾不得再说其他,九曜龙渊剑符发动,然而剑至半途,王九便像根木头一样,倒了下去。

    余慈心头一激,刚刚还剑出如暴雪,所向披靡,突然就这么栽了?余慈当然不会认为王九是欺软怕硬,要知道,这可是一位“渊冰素雪剑”斩杀还丹修士如探囊取物的牛人——余慈亲眼见到的!

    但话又说回来,他面对的怪物,也在顷刻间斩杀还丹修士十二人,通神修士近三十人,里面还包括两位还丹上阶高手。那“十方绝狱撼鬼神法”,便是余慈已经破解掉,思来仍有余悸。

    这些庞杂的念头瞬间在心中过了一遍,余慈猛地警觉,发现自家心境竟是又被撼动,生死符当即疾速翻转,清开一切杂念,驱动符剑,向着眼前恐怖的披甲修士斩去。

    一剑既出,便寻生死之机。这是余慈的惯性,他也确实寻到了机会,可是剑至中途,他却发现,那道缝隙固然存在,可是真要从那里翻转生死,他的力量却是不够——难道他还能挑翻一座山岳吗?

    电光石火之间,他力量发到了极限,九曜龙渊剑符的承受力也到了极限。“崩”声一响,剑符粉碎,一股大力贯胸而入,要摧折他五脏六腑、胸骨脊椎,但在生死之间,他与那人对视,却听到一声极低的声响:

    “是你啊……”

    那股力道骤地一变,余慈脑中嗡地巨响,只觉得全身剧震,浑身力量就在这一个震荡间尽数消散,连站的力气都不见,软软倒下。

    几乎在同一时间,他耳边依稀听到华西峰一声闷哼,随后声息全消。深重的寒意涌上来,穿心过脑,栗然之余,却也让余慈愈发地清醒。

    是重器门首领!这个莫测其深的怪物,自从和沉剑窟主人在第二层符印之上交战后,就一直不见踪影,却不想在归墟中见到了他。只是余慈就不明白了,沉剑窟主人还要利用盘皇三剑和演天珠等物,暗算数千修士,再走捷径,才进来此地,这一位又是怎么来的?

    还有就是……他在心内虚空怒吼:“玄黄,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

    “你以前不是说三层符印齐齐作用之下,一切生灵的实力都要压制到还丹境界,最多也不会超过步虚水准吗……这算什么?”

    玄黄沉默了半晌,方道:“这人什么时候用过超出还丹境界的力量了?”

    余慈怔住,他对还丹和步虚的分际还不是特别敏感,不过玄黄的判断他还是信得过,脑子一时就有点儿乱,但他毕竟不是怨天尤人之辈,很快将一切都抛在脑后,只是咬牙凝聚力量,想再爬起来。只要不死,他就有有机会!

    头顶传来那人的话音:“你们是离尘宗的?”

    久无声息的华西峰终于喘过那一口气,原来也是幸存。他修为最是醇厚,勉力坐起身,至此犹不肯失了气度:“离尘宗华西峰,我技不如人,败也寻常。敢问高姓大名?”

    直到王九也从地上挣扎着坐起来,重器门首领也没有回应,只是用那空虚的眼神依次从三人脸上扫过,然后……

    转身离开。

    余慈三人都是愣了,看着披甲修士一步迈入虚空,转眼不见踪影。只留下这片废墟平台上,三个坐倒在地的失败者。

    “砰”地一声响,王九以拳锤地,披散的头发垂下来,看不清他的表情。华西峰又喘了口气,神色却还算得上平静,余慈也是刚刚从震荡中解脱,想了想,对华西峰:“西峰师兄,我见过他。”

    华西峰和王九同时将目光刺过来,余慈轻声道:“他应该是北荒重器门的门主,本次和门中九名还丹修士一起进入剑园,中间,屠杀了东阳正教弟子四十余人,包括吉隆、连昌两个还丹上阶……萧浮云仅以身免。”

    现在连萧浮云也完蛋了,说起来,大半还算是此人的功劳。

    听了余慈的描述,华西峰和王九的眼神都有点儿直,半晌,华西峰想开口来着,然而刚动了动唇角,另有话音响起:

    “来搭把手。”

    话音方落,余慈眼前一黑,随后就是腾云驾雾,耳畔风声激烈,华西峰和王九的怒喝之音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

    晚上八点左右还有一章,敬请期待。呃,有两个星期没求票了吧,今天兄弟姐妹们来搭把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