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鬼盒

    由于归墟之中遍布虚空裂隙,各类信息的传递不可避免就有些断续不清,为判断带来了很大难度,余慈耽搁了一段时间才赶过去,等他赶到的时候,战斗正在最激烈的时候。

    在一片和前面的大罗殿差不多的虚空废墟中,华西峰和王九背靠背站立——这种站法会牺牲掉身法的灵活性,不过在遍布虚空裂隙的归墟中,就是非常聪明的做法了。

    两位还丹上阶放射出的剑气纵横一里方圆,形成一个几无空隙的圈子,将意图扑入他们剑气圈内的阴魂似的怪物绞杀。这些阴魂类的东西数目极大,前赴后继,没有半点儿消停的时候。

    余慈在外围看了几眼,一开始以为是剑鬼之类,后来发现不对。这些阴魂怪物没有剑鬼那般强烈的庚金剑气,反而是虚实变化,少有形质,有些山门外“青虚魔影”的感觉。

    “呃,无劫大人比较喜欢这样的宠物?”

    “当然不是!”玄黄叫道,“怎么回事儿,这种阴魂鬼物也能进来归墟?”

    此时,那些阴魂鬼物已经发现了新来的猎食对象,发出啾啾的鬼音,分出一拨,扑击过来。对这种东西,余慈倒是最有心得,以剑气破邪妄的手法,挥出九曜龙渊剑符,精芒到处,转眼打灭了十多个。

    唔,真弱……

    这几日来,余慈碰到的对手,不是此界有名有姓的高手,就是修为境界远在他之上的怪物,乍一对上这些东西,倒有点儿不习惯了。只是不知华、王二人为何表现得那般谨慎?

    “余师弟,这边来!”

    华西峰也发现了余慈,远远招呼。余慈应了一声,往那边迈步。华西峰和王九也不会把压力全抛给师弟,同样移位,他们二人的默契当真了得,背靠着背,就像是个连体人,迎着余慈过来。

    三人很快就汇合一处,来不及询问之前的情况,华西峰问了句:“师弟可知道宗门三元剑阵?”

    这是离尘宗最基础的一种剑阵,在剑园之会前,李佑和张衍曾重点教授过的,以利于发挥合力,余慈便点点头。

    “那师弟就居中策应……小心些,莫要被这些寻常鬼类迷惑,里面似乎藏着一个厉害的家伙,它一现身,其余鬼类的杀伤便要大增。”

    余慈刚点了头,耳畔就传捣入一声尖啸,一道灰影从空无一物的虚空中现身。一圈灰色的气芒随之扩散,竟然笼罩了近三里的范围,气芒照耀之下,周围的阴魂鬼物体积猛涨,变化出许多凶厉的模样,便像是煮开了一锅浓汤,气机滚沸。

    “好家伙!”

    余慈惊叹一声,此时华西峰和王九陡地分开,两边剑光一如清水流泄,一如冰雪漫天,彼此性质迥异,又气机相连,剑气弥漫范围一下子扩出两倍,就如一场暴风雪,顷刻间又压过了阴魂鬼物的声势,并反推回去。

    无论是华西峰还是王九,都是行道天下,经验丰富之辈。早先背靠背御敌,是忌惮周围密集的虚空裂隙,但站了这么久,他们对周围环境就有了把握,此时再动,移形换位如行云流水,不见半点儿迟滞犹豫,带动着三元剑阵愈发凌厉,数息时间,就把周围阴魂鬼物冲得七零八落,刚刚现身的灰色鬼物,也败退连连。

    攻势起,守得便不是那么严密,但居中还有一个余慈。三元剑阵的诀要他是背得熟了,应用起来算得上中规中矩,查缺补漏绝没有问题。更何况华、王二人气机强盛,布下剑阵后,几乎就是以气机牵着余慈运转,这是身为师兄的看顾之意。

    余慈居住剑阵中央,开始确实是让两位师兄带着转,不过转了三五圈,他已经把握住了其中门道。三元剑阵本身简单得很,只要知道剑阵运转,更多的还是各人的实力发挥,颇能展现不同类人的个性,这就让余慈有点儿跃跃欲试。

    华西峰剑势如水,在清澈中见妙化手段,颇有玄意;王九剑势酷烈,起落间风雪交加,杀气纵横,由两人主导的三元剑阵,便是以王九主攻,华西峰加以催化,以阴生阳,强势绝伦,横扫六合。

    余慈再一动,情况又有变化。旁的不说,余慈对一线之机的把握上,堪称别出机杼,他并不抢风头,往往是细察良久,才主动发出一剑,可九曜龙渊剑符挥处,往往就是一闪而逝的转化之机,杀伤也就罢了,那剑意就像是一盏引路的灯火,使得剑势不由自主就往那里偏斜。

    两剑过后,华西峰和王九就惊讶起来,可惜不等他们再多加体会,三元剑阵已经将声势拔到最高,剑意聚合,将那主导阴魂攻防的灰色鬼物锁住,一击而破。

    漫天鬼影刹那消歇,人们方一怔,便听见呛地一声响,有什么东西落在地上。

    三对目光一转,只见青石地面上,有一个四四方方的铁盒,上面刻着非常繁密的图像,却是一幅百鬼夜行图。而居中那个灰蒙蒙的鬼王……

    这不是什么活物,而是一件法器!

    余慈三人面面相觑,做声不得。过了片刻,华西峰才笑道:“大概是这里哪位剑仙前辈的珍藏,长年累月,成精作怪……”

    “归墟里绝没有这种玩意儿!”

    玄黄在心内虚空大叫,当然,也只有余慈才能听得到。余慈一怔,还没想个明白,华西峰已经将那铁盒拾起来,递到余慈手上:

    “这盒子便由师弟拿着吧。这群招万鬼的手段与本宗法门不合,却也不失为一桩异宝,危急时候,是能拿来救命的,放在坊市中,或拿到三希堂去,起码有十重天法器的分量。”

    余慈连忙推辞,华西峰则很坚持,两人推让几回,终于把一边的王九惹烦了:“婆婆妈妈的还能成什么事儿,于师伯就教出来你这样的?”

    “王师弟!”

    华西峰低叱一声,伸手却按住了余慈的小臂,显然是怕一言不合,起了冲突。

    他却是白担心了,余慈在世间摸爬滚打十多年,还不至于连好话赖话都分不清,闻言只一怔,便笑着推开华西峰的手,道:“王师兄说的是,是小弟矫情了。我先收这一件,下面就是两位师兄的,宝物再多些,便由西峰师兄费心整理了。”

    这是说所得要分润给其他入剑园的同门,当然,一些比较敏感的东西,是要上交到宗门的。

    “也好。”

    华西峰点点头,对余慈不滞于物的修养,还真有些佩服。

    达成一致后,余慈便收了铁盒,心中却记着了,回头一定要找人问问,这位在宗门名声不恶的王九师兄,是不是和于舟老道有什么关系。

    这一场小风波就此止歇。不过在心内虚空中,玄黄还在不依不饶:“归墟内的宝物我都心里有数,这玩意儿我从没见过,来历蹊跷得很。”

    “是吗?”

    余慈嘿地一笑:“那你可别忘了,咱们的协议。”

    *********

    弱弱地说一句,我真不是故意偷懒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