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借光

    其他人的动作要比余慈快上一线,华西峰张手就是剑光飞空,清水似的光波没有一点儿烟火气,整片区域的元气却都受其影响,随光波轻荡,更渗入已经扭曲的虚空内。

    在这片水波似的区域内,魔火燃烧的势头似乎被压制了。

    黎洪等人都与之有相当的默契,见是华西峰主动接过防御的任务,便转到侧翼,黎洪放出一条活蛇似的气芒,在虚空中蹿动,有着惊人的灵性,每一次甩击,却堪比神兵利刃,试图破开珠子和盘皇三剑之间的空隙。

    他真的抽起一连串血滴,不过那血滴竟然也在燃烧着,让人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布嵯三人的体内其实也燃着火?

    黎洪的攻击试探性居多,同在实证部的王九则是更为干脆。剑刃一振,锵然鸣声之中,周围大气温度猛地下降,一层剑气铺卷,平地掀起了近七八丈高的雪浪,几乎是拿着把铜殿淹没的势头,狠狠拍击而下。

    一连串哧哧长音中,水雾翻腾,深色的火焰乍隐乍现,好像随时都有可能灭去。可王九却皱起了眉头,察觉出剑气中的异样。

    所有人都做出防御的动作。

    下一刻,数道蛛丝粗细的火线撕开冰雪剑气,向四面飞射。火线锋利无匹,所过之处,虚空都荡漾出细细的波纹,切在地面上,则是显出深不见底的缝隙。

    这有点儿像重器门曾在投枪上显出的手段,余慈避让起来并不吃力。玄黄一直在叫个不停,全是“拦住他们”之类的话,令他不胜其扰,最终喝了一声:

    “拦他个头!”

    “啊?”

    此时华西峰等人避过了盘皇三剑的反击,又要攻上,忽听得一声叫:

    “停手!”

    一众人等都是愕然,扭头看时,只见余慈举手叫道:“诸位师兄暂且停手,听小弟一言!”

    不等这些人置疑,余慈用最快最简洁的语句将事情始末解释一遍,随后道:“沉剑窟主人和这盘皇三剑往归墟去,仗的天魔火,乃是依靠疫灾魔种,从秘境内万千修士精气中采撷而来,源头不在这里,打不熄,压不灭,反倒是耗损过多,那些人要有性命之危……”

    说不过到这里,余慈的意思很明白了,玄黄听了半截,就在心内虚空跳脚大骂,华西峰等人也是惊讶不已,像黎洪这样,对余慈有点儿了解的,更是瞠目:“余师弟,你这是妇人之仁!”

    说是如此,可世上有些事情就是做得说不得,余慈把话挑明了,便等于是给众人手上加了把锁,明知这话中还有破绽,但一时片刻,也找不出更得力的理由反驳。尤其是肖录这样戒律部出身的人,更是眉头大皱,蕴在掌心的法器无论如何都出不去了。

    “小辈倒是知情知趣!不错,真不如省点儿劲,两面都好。再说按道理,本门老祖师本就是秘境出身,如今想再回去,天经地义。就是要阻拦,也要秘境主人出来才成!”

    布嵯的声音响在耳边,嘶哑得很,想来操控本不属于他们的天魔火,压力相当之大。这让人忍不住就去想,若是再加把力又如何。

    王九外表冷漠,其实是几个离尘宗弟子里最刚强的一个,分外受不得激,扬眉便要发剑,只是手肘一滞,扭头看时,却是刚刚还置疑余慈的黎洪制止了他。

    就这一停的功夫,已是迟了,天魔火烧穿虚空,凭的就是瞬间的爆发力,霎时间,铜殿上空便给蚀开了一个口子,虚空裂隙呈现,两边虚空的元气交迸,发出一声响亮的气爆,有如实质的震波向四面扩散。

    震波似乎是引发了什么机关,刚才在交手时都没有动静的铜殿,突然嗡声震荡,一道剑气自其上迫发,直刺入刚打开的裂隙之中,很快,不知多远的虚空对岸,有隐隐气机反馈。

    “呃……这个甬道真的还在!”玄黄从暴怒的情绪中稍稍回神,说实话,对布置封禁的它来说,露出这样的大破绽,实在是很丢脸的一件事,他不免窒了一窒。

    盘皇三剑就在这一瞬间,冲进了虚空裂隙中。在他们没入的瞬间,厉啸声起,熟悉的气息在余慈感应范围边沿一掠而过,正是沉剑窟主人。

    余慈一声不吭,驭剑直上。

    “怎地?”

    见他行为,华西峰等人一惊,这里可没人是笨蛋,转眼都是猛醒,毫不迟疑,化为剑光数道,紧随而去,华西峰于还在百忙之中挥手,扔下一道传讯灵符,给这边的同门提醒一声。

    虚空裂隙被烧穿,也不过就是数息光景,很快就弥合如初,再不见任何痕迹。

    穿越虚空的感觉余慈已经非常熟悉了,晕眩的感觉倒也缓和许多。稍一闭眼就适应过来,不过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却还是一片漆黑。稍一定神,余慈发现,也不是他眼瞎了,而这片空间几乎没有任何光线,周边也是死寂无声,没有半点儿气机感应。

    他前面的沉剑窟主人和盘皇三剑,后面的几位师兄,都没了踪影。

    “喂,这是哪儿?”

    玄黄在磨牙……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他那点儿元灵,也没法拿余慈怎样。

    余慈就笑:“不要被冲昏了脑子,现在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吧。”

    “你……”话说半截,玄黄忽地怔了。

    “是不是?如果咱们运气不是太差,现在应该已经在归墟内了。记得你说过,只要能进归墟,你就能感应到本体所在,那时候,什么沉剑窟主人,也不过就是一盘儿菜——如何?”

    玄黄沉默了半晌,心念再起的时候,已经在微微发颤:“我感觉到了!在那边,就在那边,快带我去!”

    “哦?”余慈笑眯眯地应了声,身子却根本没有动弹。

    玄黄又开始跳脚:“快去啊!”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你个混账玩意儿!”玄黄口不择言,骂得死难听,余慈也不生气,脚下却似生了根。玄黄骂得累了,忽地哈哈大笑,笑着又连迭地叫嚷:“好小子,有你的,是我的错,我误会你了,多谢,多谢……”

    它现在是什么好听说什么,更显得喜气洋洋,不过余慈还没动。

    这回玄黄终于不犯傻了,它忙道:“对了,这里就是归墟的入口,乃是虚空的夹层,和储物指环内的空间性质有点儿像,你们生灵不应久留,往这边走……哈,没有想到,竟然是那贼子帮咱们打通了路!”

    余慈这才移步,口中道:“也是运气,若沉剑窟主人知道你已经脱困,并藏在我这里,无论如何,他都不放放过咱们。”

    “不怕,不怕,等我与本体相融,来十个沉剑窟主人,也一发地灭了!”

    这话里有儿点夸张,不过余慈并不计较,正要回应,心头猛地一震,脚下停住,苦笑一声:“那没融合的时候……又如何?”

    玄黄不吭气了。黑暗中,亮起了微微的光,映出前方人影的脸庞。

    “余慈是吧……原来是离尘宗的高弟,你与那罗刹教的姘头一唱一和,倒把本座瞒过!”

    *********

    很抱歉,昨晚上被上面局里拉壮丁,悲剧地加班到半夜……本章缺的字数,会在下周一加更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