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捷径

    “怎会如此?”

    余慈猛吃一惊,华西峰所说的魔劫,除了疫灾天魔之外,更无其他,然而这就奇了,此地是在剑仙秘境外围,若论重灾区,拍马也比不上雾影天,这些同门也都是精修玄门正宗气法丹诀,对邪魔外道有天然的抵抗力,哪会如此不堪?

    “是盘皇宗?”

    “不清楚。”

    华西峰缓缓坐地,补上了之前救援时空出的位置。正是因为他强行脱离位置,才引得气机紊乱,余慈也是知机,将戈辉三人也放到圈子里去。在圈子里面,他感觉到,一层层低沉的声浪从华西峰等人的方向传导而至,入耳有若溪水荡涤,自心间流过,确有祛魔驱邪的效用。

    其实余慈辛苦到这东侯墓来,是为了对付盘皇三剑,打乱疫灾天魔的控制中枢。现在时间是很紧迫的,可是看到这些着了道的同门,他就是再大的理由,也不好袖手离开。

    这些同门,有的神魂受到浸染的程度已经非常深重,其中尤以几位未至通神境界的师兄为最。至于还丹境界的几位,情况要好过得多,几个症状浅的,已经可以应和着外围的诵经声,调理气机,澄澈神魂。

    但其中还有例外,那就是张衍,这一位的症状比一些修为远在他之下的同门都要来的严重。余慈进门就注意到了,此时便留在他身边,仔细观察。

    半晌,余慈向外边的华西峰打了声招呼,放出天河祈禳咒来。这符箓有扶正祛邪的效用,更重要的是,张衍对此符较为熟悉,气机本能上少有抗拒。

    这只是稍稍稳定了一下局面,余慈也是决断,紧接着就咬牙用出了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这回要比对戈辉三人的时候来得细致,具有强大杀伤力的星光,硬是被余慈揉成了细沙一般,渗入脑宫。

    这一下,除了华西峰外,另外几个主持“天都法坛”的人物也都生出感应,像黎胖子还往这边呲牙一笑,只是余慈一时难做回应。

    尽管已将杀伤降到最低,但因为张衍与疫灾天魔之毒纠缠太深,不可避免要将好的坏的一并刮去,对神魂的伤害还要超过戈辉三人。更要命的是,张衍本人的求生意念似乎并不强烈,甚至有与天魔邪意同化的趋势。

    “开什么玩笑,难道这就是你和我学剑的目的?”余慈实在有些恼了,他这辈子最烦的就是所谓的“必死之心”,抱着这种心思去抢生死一线的机会,和送死没有任何区别!

    现在,张衍显然就带着这个念头,往深渊滑落。

    我明明对你说过……

    心内虚空中,生死符翻滚不休,时时刻刻都在演化着生死之间那一线真意。让余慈觉得那是最简单不过的事,可他也知道,要想让别人理解,又会是多么困难。

    尤其像张衍这样,心理本就有点儿……不正常的。

    以张衍的修为,落到这步田地,只能说明他心中有极大的破绽,被疫灾天魔趁虚而入。不管心里面怎么纠结也好,“死亡”都是最愚蠢的答案!

    余慈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不可能为张衍弥补破绽,但他希望能够帮他把生死的关口跨过去。心内虚空中,生死符运转如常,只是在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洒落之际,那一点本源符意,也借机作用在张衍心神之上。

    符意不具备力量,只是一个投影,也是一个演示,张衍微颤一记,余慈觉得,他应该是有所触动的,但之后会如何,就不是余慈能管到的事了。

    暂时放下张衍这边,余慈又为其他人治疗。这下更是轻车熟路,华西峰便赞道:“上清宗的符箓之学,确实有神鬼莫测之机。”

    顿了顿,他又道:“天都法坛辅以羽化天音,见效太慢,有余师弟帮忙,情况可要好上太多。”

    余慈微微一笑,没有说话。感应从来都是双向的,余慈将生死符意投影在张衍神魂中,同时也捕捉到了张衍记忆中某些片断,那些隐私的便不用关心,只看他在东侯墓中的那些,余慈就找到了奇怪的地方:

    “出事的时候,不在这里?”

    “在大日正殿。”华西峰回答。

    “大日正殿?”余慈却不是问在座的同门,而是询问心内虚空的恶客,“那里有什么问题吗?”

    玄黄没有回答,似乎也在沉吟之中。

    便在此时,华西峰沉声道:“盘皇三剑到大日正殿去了。”

    “啊?”

    众人都是一惊。华西峰有“天地交感神应大.法”,可追索修士气息,千里范围内,无有不中,他的判断,人们肯定是信得过的。

    只听华西峰道:“他们一直没有离开,在陵墓中停了一会儿,现在开始往这边来,角度有些偏,应该是去大日正殿无疑。”

    “陵墓中有禁制……”

    “他们走的是直线!”

    华西峰往窗外小湖招手,湖水便喷出一面水镜,上面映出许多场景,都是在东侯墓中。这可不是他的神通,而是早有布置,可见离尘宗对此地的控制之严密。

    不过此时,水镜中的场景并不清晰,急速移换的同时,还有一层灰黑的烟雾笼在上面,似乎还燃着火,室内修士都知道,那就是盘皇三剑。

    “果然是天魔火。”

    玄黄也在心内虚空中叫嚷:“盘皇宗明明是那贼子传的法统,一身修为却有大半是魔门气象,肯定有问题。”

    天魔火并不是哪一类火,而是一系列魔门炎法的通称,能冠以“天魔”之名,那就是毫不打折扣的正统传承,无怪乎玄黄大叫可疑。

    “去正殿!”华西峰立下决断,没有人置疑这个决定。

    东侯墓是离尘宗在剑园最大利益所系,无论是谁,都不可能任其受到损伤,这是第一位的。还好之前有余慈帮了把手,眼下遭遇疫灾魔种浸染的修士,情况大都稳定下来,华西峰得以从容调度。

    他留下最稳重的赵甫照应伤者,其他人出了园子,往正殿掠去。

    很快一行五人到了大日正殿之外。此殿通体以铜铸成,材质普通,也就是三丈高下,算不得壮观,可任何凡物,承受一位大劫法修为的前辈遗泽,也会变得不凡。

    想那东侯,几乎是剑园两位剑仙以下的第一人,向以明析剑理,贯通百家而著称,大日正殿既然是东侯羽化之地,自然有许多灵异之处。其中最为宗门看重的,就是殿中长留不散的一缕至正剑意,漫长的岁月里,剑意已和正殿融在一起,平时不显,可一旦有修成剑意的人入内,修为又是足够,就会触发这缕至正剑意,与之砥砺切磋,乃至妙悟剑理,如有神助。

    正是凭借此法,离尘宗方能在近些年,从东侯墓中取得上品剑诀不下十部,就是宗门本身的几种剑诀,也在此得以完善。

    余慈便想到来之前,所了解的一些信息:“门中长辈都说,大日正殿中的剑意,或是蕴着东侯在劫法境界的神明妙悟之理,可惜多年以来,进入剑园的宗门弟子,修为都限定在还丹境界,隔着多层阻碍,正如夏虫难知冰雪,剑理中的许多妙用都解悟不出,直到多少年以后,境界到了,回忆当年经历,便又有所得,正是能受益一生的大机缘……不知比我在雾影天得到的东侯剑意如何?”

    因为感念东侯恩泽,每次到东侯墓来,宗门弟子都要在正殿行祭礼,以师礼相谢,而这回出事,正是在众修士祭拜之时。

    黎洪口舌便捷,几句话的功夫便勾勒出当时的情形:“……殿中元气震动,空间不稳,你说的那个‘疫灾天魔’毒种就和瀑布似的冲下来,打得我们措手不及。若非殿中至正剑意自动激发,将其绞杀大半,我们怕是来不及救人!”

    “玄黄,这是怎么回事?”余慈一听,就是这里涉及到秘境空间的层次安排,当然是问玄黄最快。

    “我怎么知道。东侯心性修为上佳,受魔劫伤害最小,是无劫大人之外,所有人里活得最久的那个,无劫大人初创秘境时,他还在世呢,只是不为人知罢……等等,我知道了!”

    “怎么?”

    “这里有捷径!秘境有雏形时,东侯还在,这里有通往秘境的门户!虽然后来给封上了,却已与封禁算不得一体……”

    玄黄话说半截,正殿上空,大气震荡,一道漆黑中透着昏黄颜色的火焰从虚空中探出来,当空一扫,便让铜殿上空剧烈扭曲,火焰之后盘皇三剑的人影,也看不真切。

    余慈盯着半空那团扭曲的光影,心中疾问:“通向秘境……哪里?”

    “自然是最核心的归墟!”

    “你娘!”

    “你才娘!”玄黄已不知自己在说什么,他的心念几乎是发狂的边沿:“那贼子放出疫灾魔种,燃烧修士潜力,不是要正面硬撼符印,他是要声东击西,凝成能烧透空间的魔火,从东侯这里直接闯上去……”

    心内虚空中静了一静,然后玄黄就咆哮出声:

    “拦住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