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危急

    余慈的视线仍次从三人脸上扫过。布嵯、骁波、晨光,三个胖瘦有别,高低不等,却是一般地阴沉,手持长剑,环绕三面,彼此气机交错,慢慢弥合被余慈剑意划开的剑气屏障。

    要是现在能攻出去自然最好,可惜余慈实在力有未逮,只能在嘴上说说:

    “不是给打出显化飞舟,死无葬身之地了?盘皇三剑,倒是演的一出好戏。”

    一边嘲讽,一边尽量压住自己的伤势。其实余慈是有些奇怪的,盘皇三剑的举动过于“文雅”了,占了上风,哪有不一鼓作气的道理?

    就算他在全盛期,面对三人围攻,胜算也不大。修行界以运使剑阵出名的并不多见,戈辉三人也算,但他们还没有在修行界真正闯出名头。相比之下,盘皇三剑的修为胜过他们,“阴阳盘”剑阵比“三极分光剑阵”也更为玄妙莫测,全数发挥的话,完全有困杀还丹上阶修士的可能。

    这种情况下,还如此谨慎,莫非……

    三方目光夹杀,最终,大胖子布嵯开口说话:“有头无尾,露了行迹,让余道友见笑了。不过余道友原来是离尘宗的,倒是我们料得差了。嘿嘿,放在以前,东侯墓确实是剑园里数一数二的宝地,可如今秘境大开,再返回来,未免有些不值吧。”

    果然有问题!

    胖子不紧不慢的做法,大违常理,余慈很自然就想到,对方应该也有一些难处。

    就像戈辉三人的遭遇,拿着他们当挡箭牌固然是好,但似乎并不是必然的选择。余慈从雾影天撞下来的时候,其实状态糟得很,若盘皇三剑以本体出现,全力攻杀,说不定余慈已经横尸墓中,也没有眼下这番局面了。

    布嵯的声音持续不断地传入:“据我所知,余道友的同门大都也已进入秘境,大伙儿不妨齐心协力,将三层符印破开,到时剑仙传承,人人有份儿,岂不甚好?”

    余慈微笑回应:“是怎么个齐心协力法?用疫灾天魔?”

    “短时间内,想聚起合力,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布嵯表现得相当光棍。

    顿一顿,他又道:“在雾影天先后两回控制符印的,就是余道友吧。祖师赞道友符法登堂入室,现在看来,还是看得轻了,分明是成就卓然才对。道友不妨考虑一下,以道友之能,以本宗祖师对秘境的熟悉,两下合力,三层符印全不在话下,入得秘境中枢,剑仙遗宝对半中分,岂不甚好?”

    “听来不错。不过既然不在话下,我一个破开三层符印,独揽秘宝,岂不更好?没的还要和人分红,末了不辨贵贱,看着贵祖师拿去了原道大人的法体,还以为自己占了便宜……何以愚也?”

    “原道”之名一出,盘皇三剑同时变色。什么合作、分红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只有森然杀机纵横。

    可即便如此,他们还没有主动出手!

    余慈再次移转视线,依次从三人脸上扫过。布嵯等人莫名地觉得古怪,余慈的眼神有些虚化,内里似乎没有焦点,却有一簇气芒,由隐而显,跳跃不休。

    这是余慈开启了照魂法眼,目中所见,尽是神魂层面的东西。

    他看到,盘皇三剑的“魂源”灼灼发光,分列三方,但放射出的光芒走向却很奇怪,似乎在虚空之中,还有另外一个东西,具备强大的引力,使光芒扭曲到那个方位。

    “那是……”

    余慈猛抬头,这一个动作,终于将盘皇三剑的底线突破!

    那三人齐声厉啸,啸音中有一连串音节起伏,似是咒文的模样。甬道顶部厚实的石顶蓦地扭曲,余慈已非常熟悉的无形毒素霎时间倾倒而下。与之同时,在余慈眼中,映入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色泽是极妖异的乌黑暗沉,而在其周边,还有一圈肉眼难辨的毒火,熊熊燃烧。

    “演天珠!现在又是什么珠?”

    虽说形制大改,余慈还是认出了珠子的来历。然而在此珠当头打下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事情变得棘手起来。无形的毒素攻伐神魂,他有天龙真形之气,可以抵御,可当那毒素凝成实质,化为灼人肌体的毒火,余慈便发现,他可做不到把天龙真形之气也实质化的地步。

    珠子上卷下来的毒火,介于有形无形之间,烧穿了精神和物质之间的壁垒,其诡谲之处,为余慈生平仅见。

    “天魔火,闪开!”玄黄及时提醒。

    往哪儿闪?

    余慈脚边就是戈辉等人,他闪了,三个同门必然无幸。只一个动念的功夫,他已经失去了最好的机会,干脆什么也不想,九曜龙渊剑符上刺,迫发剑气,与这什么“天魔火”正面交锋。

    “嘿呀!”

    盘皇三剑再次吐气开声,不知是什么力量灌进去,演天珠上的毒火声势再盛三分,瞬间将半截符剑吞没。

    气机感应之下,余慈只觉得全身都被那灼热的火线过了一遍,不由得闷哼一声,心内虚空中天龙真形之气狂涌,虽也是充溢形神,却因无法显化,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百忙中抽空看了一眼,盘皇三剑其实也是面皮紫涨,压力极大。要是,要是……

    “三劫之前,盘皇宗祖师盘尚天君在北荒崛起,闯下好大名头,一举开宗立派,世人景仰,都道是数千年来,散修中的大师,宗师里的豪雄。却不想时光荏苒,荡涤虚妄,到头来,原来是这样一个缘故,一世英明,至此休矣!”

    人们耳中突然进来这百来个字,算不得甚长,但在此关键时刻,谁有心情听这些?可这段话就是一溜闪插了进来,语速应该是很快的,可听在耳中,却是字字清晰,连尾音变化、语气转折、抑扬顿挫之处都丝毫无损,听得出是长吁感叹,两下一凑,实是怪异绝伦。

    余慈一怔,他能听出这段言语中,蕴含着一道极了不起的力量,当其心念随之流动时,体内伤势竟然有转好的趋势。不过,盘皇三剑可不这么认为,布嵯便一声尖啸:

    “羽化天音!”

    啸音未绝,三人便是齐齐吐血。

    仍是刚刚那声音,却是笑了一声:“东侯虽去,然我离尘宗蒙前辈看重,承继道统,早有天地见证。尔等妖魔小丑,在东侯陵墓肆意妄为,真以为我宗无人么?”

    话音方落,甬道尽头,一个身影挡在那里,披一身道袍,却是身材高大,狭长双眸中,电光如剑,威风凛凛。

    背对着甬道的布嵯看不到,可看两位师弟的表情,也知真假,当下又是大叫一声,余慈头顶演天珠的颜色,漆黑得几乎要将虚空都陷进去,三人身形却是骤然扭曲,自三方聚合,顶着珠子,破开顶上石层,倏然不见,也不知用了什么遁术。

    “西峰师兄!”

    余慈大喜招呼,然而下一刻,他就看到,华西峰本是红润的面孔,先是血色褪尽,又转成了淡金色,双目神光更是黯淡下去。

    一个怔愣间,华西峰已走上前来,伸手挟起董集和聂宗,又对余慈道:“带着戈辉,跟我走!”

    余慈心中凛然,再不多言,和华西峰快步疾行,出了甬道,却是一间圆形石室,四壁密密麻麻地刻着字迹图像,说不定就是一种极高明的剑诀,华西峰却看也不看,走到东南角,念了一句咒文,那里就亮起光芒,随后充斥整个石室。

    刹时间天旋地转,余慈有了在秘境中穿梭的经验,也不算惊讶,跟着华西峰如此这般,再穿行了七八个石室,终于到了目的地。

    余慈眼前一亮,几乎以为自己回到了地面上。这里是一处园林,布置得极见巧思,和他初入秘境时所在的地点,风格有些相近,说不定就是同一人所为。只是小了些,却比那处园子来得完整,稍一扭头,他甚至看到了四通阁。

    “这里是……”

    “东侯墓中心,出了园子,就是东侯羽化之地,叫‘大日正殿’。”

    余慈总算是把实际和了解到的资料对接起来,随后便沉声问道:“西峰师兄,这里出事了?”

    华西峰嘿地一笑,点了点头,却没有正面回应:“我刚才用水镜之术,见你和盘皇宗的交手,也听到了一些言语……”。

    “确是如此,如今局面危急……”

    “我知道。”

    华西峰挟着董、聂二人走入园中一间精舍,余慈随后跟入,入目便是一怔。

    精舍前厅宽敞,然而此时却是密密麻麻坐满了人,一个个瞑目端坐,看似入定,可面目神情或紧张、或焦躁、或恼怒,竟然没有几个正常的。余慈搭眼一扫,便连李佑和张衍也在其中,其中张衍神色灰败,甚至已经有奄奄之相。

    只有最外围数人,还算正常,也就是黎洪、王九、肖录、赵甫等四位还丹上阶修士而已。

    只听华西峰叹道:“我知道局面危急,事实上,算上戈辉他们,本宗在剑园的共二十九人,如今有二十四个不同程度遭了魔劫。有些师弟甚至已是心神重创,若非我与肖师弟、赵师弟他们联手布下‘天都法坛’,时刻以羽化天音,念颂驱魔咒,此时怕已有人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