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认祖

    “余师弟也到东侯墓来了。”后面过来的人,皮肤微黑,眉目间颇为精悍,此刻则尽是喜悦之色。

    东侯墓?余慈吃了一惊,只觉得世间荒唐莫过于此,怎么就来到东侯墓了?但此时也不好说别的,怔了怔之后,顺势笑道:

    “真是戈师兄!”

    过来这位,也是熟人,乃是实证部最擅长合击之术的三人之一,名叫戈辉。余慈刚到山门不久,他还请托余慈向梦微师姐说情,放出其搭档来着。

    “戈师兄在此,那聂师兄、董师兄想必也在?”

    “在的……他们不就来了?”

    说着,后面果然就转出两个人来。

    聂师兄即聂宗,董师兄为董集,加上戈辉,三人虽然都只是通神上阶的修为,但合力使出的“三极分光剑阵”,足以与还丹中阶修士相抗衡。在宗门夺牌之前,余慈为董集被禁闭一事,向梦微要了个顺水人情,保住了三人夺牌的机会,故而交情与常人不同。

    能在这种局面上,故旧重逢,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喜事。

    不过余慈的模样又有三人颇是吃惊:“怎么弄得这么狼狈?”

    余慈刚和沉剑窟主人遥空对拼一回,五脏六腑震伤不轻,而且脸上七窍流血,又被他抹得乱七八糟,无怪乎三人惊讶。不过,余慈没有立刻回应,只道:“辛苦多日,能见到三位师兄,也让小弟我松一口气。对了,其他同门何在?”

    三人中,聂宗沉默寡言、董集略有些骄傲,对外时都相对沉默,戈辉才是话事的那个,闻言便笑道:“我们都是一进剑园,便和西峰师兄他们分开了的,侥幸三人之间离得还不算远,花了点儿功夫才找到这东侯墓,也刚进来没多久。”

    “呃,是这样啊!”

    余慈眉头皱了起来:“原本以为可以和诸位师兄会合,商议一件要事,唉……”

    “怎么了?”

    “三位师兄窝在这里,可知道外边已经闹翻天了?”

    见三人都是茫然,他摇摇头,将事情从沉剑窟说起,一路说到了疫灾天魔,虽只是三言两句,却还是把主要脉络都介绍到了,只是略去了玄黄和几次三番抢夺第一层符印控制权的事,只拿出旁观者的视角,就是这样,也是惊心动魄。

    看着三人扷舌难下的模样,余慈眉头皱得愈发紧了:“魔种扩散速度极快,此时怕是已经到了此处,正是要给诸位师兄提个醒儿。三位师兄来得早,难道就不曾见黎师兄他们吗?”

    戈辉只能摇头:“确实不曾见过。”

    说罢,他想到了什么,眉头也是一皱,便在此时余慈沉声道:“其实魔种本身并不可怕,可怕在它无声无息,渗入心神,难为人知。仔细想想,我有一件东焉,可以暂时抵挡疫灾天魔,乃是朱老先生传授的……”

    闻言戈辉吃了一惊,便将心中之事暂放一边,看着余慈从储物指环中拿出一样东西,却是符盘。

    “朱老先生传授给我的‘诸天飞星’符法内,有诛邪、炼度、祈禳三部,其中‘炼度’一部,有‘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之法,专门作用于人之神魂、或是邪鬼阴魂一类,中了此符,别的不说,诸般天魔变化便要给破去,由虚转实,那时再应付起来,可要好办得多。”

    说着,余慈已开始运气凝符,符盘中央方寸之地,有星光层叠,如若一团星云,缓缓旋转,煞是好看。

    戈辉与董、聂二人对视一眼,有些奇怪,也实话实说:“这符法虽好,却是攻杀之道,若不能捕捉到疫病种子,这效果……”

    “这里别有奥妙,三位师兄……一试便知!”

    话音未落,星光便起,狭长的甬道内,戈、聂、董三人齐声怒吼,剑光迸射,余慈却是早化轻烟,从剑芒间隙中穿出,而手中符盘则是放射星光,照定三人身形,此光对肉身丝毫无损,却是直抵脑宫,定住神魂。

    戈、聂、董三人再次齐声发啸,整个身体似乎涨大了一圈,此时戈辉则怒叫道:“余慈,你干什么!”

    “咱们实证部,不就是信奉眼见为实么?试验一回而已,三位师兄何必生气?”

    余慈声音不带半分起伏,早开启照魂法眼,借星光穿透之力观之,只在三人脑宫之中,有丝缕黑气缠绕,神魂也被这诡异颜色污了大半,正是遭邪魔附魂之兆。而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正将这些黑气打得千疮百孔,虽然也要伤到本来神魂,但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事。

    “好魔头,敢对我宗门弟子下手,真当我离尘宗好欺么?”

    说着话,余慈又是一道符箓打出,但这回却是天河祈禳咒,辟邪星光照下,扶正袪邪,最适合当前局面

    “言多必失……”戈辉脸上涨起几道黑色的斑纹,自有一番凶绝之力,勉强挡住天河祈禳咒的辟邪星光,话中不无懊恼。

    见他这反应,余慈就知道,这家伙是个聪明人,至少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余慈借助第一层符印的力量,来得太快,他们显然是有些准备不足,当头第一句话就错了。如果他们也与同门失散,见到余慈后,按照常理就应该以为他们终于追上了大部队的尾巴,和余慈的交流就应该是另外一种模式。

    正因为最开头无心的失误,后面余慈接连两次试探,他们都没醒悟过来,终于让余慈确认无疑,悍然出手。

    余慈抓住连续两个符箓占据的先手,将九曜龙渊剑符从符盘中抽出来,在三人做出下一步反应之前,剑气纵横,从前三人错落的间隙中一穿而过。

    “戈辉”三人也抵挡来着,可是一来神魂受破魂神光克制,一应变化难使使出,二来控制的肉身也不合他们的意,一步错,步步错,如丝如缕的剑气攻入体内,封经断脉,先一步阻绝了内气通行的路径,当下一个比一个倒得快,全摔在甬道中。

    余慈止步回身,见戈、聂、董三人身上都有些血迹渗出来,他还是头一回运使这化利为钝的“制人”之法,难免有些照顾不周,还好伤势都是日后可以慢慢调养恢复的。

    他抿住嘴角,慢慢地走回去,随后锵声鸣响,虚无灵光凝成的九曜龙渊剑符,真如同一柄实在的神兵利器,直入地面半尺,插在戈、聂、董三人倒卧处的中央,冷凛剑意将三人牢牢锁定:

    “你们既然知道我的去向,必然是曾见过面的,那么,你们是谁?操控疫灾天魔的也该是你们,现在你们必须把它停下来!”

    倒伏地上的三人都是一言不发,只有身体微微发颤,那不是恐惧,而是他们正用足了气力,想摆脱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的钳制,重展变化神通。只可惜他们注定要做无用功,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就连脱窍转生都能锁住,神魂本身的那点儿变化更不在话下。

    余慈等了片刻,没有回音,正要再说,心内虚空中,玄黄一声叫唤:“下面!”

    想也不想,余慈一拍九曜龙渊剑符的长柄,如有实质的剑符倏地虚化,直接穿透厚厚的地层,又化为千百缕剑气,在方圆十多丈范围内猛地一绞!

    “出来!”

    一声刺耳尖啸,从九地之下轰地蹿出,震魂撼魄,余慈已经有了防备,却还是被震得脑际一昏,同时感到周边寒气迸发,凛然间运使半山蜃楼剑意,身形化雾,流泄而出。

    来人的修为却是比之间戈、聂、董三人强出一截,雾化剑意虽妙,还是不能完全避开,余慈不得不接上一道剑气,可就是这么一耽搁,周边就是剑气森然,交织如林,而其中剑意盘转,扭曲空间,甚至是人的思维,都受到影响。

    余慈身形微滞,旋即身剑合一,丹田种子真符嗡声颤动,衍化出无瑕剑圈,与外围压力相接。极刺耳的摩擦声当即贯入脑中,余慈身上剧震,对方剑气没有攻进来,可是那盘转扭曲的剑意,却也不是那么容易抵御,无瑕剑圈化力消力的本事使出来不过两三成,便不得不和强劲的外力对冲一次。

    仿佛是琉璃崩碎的声音,无瑕剑圈硬是给撞得炸开,余慈至少受了五成力,当即引发身上旧创,喉咙里鲜血上顶,但对手也不好过,种子真符剑意本就精粹,而余慈简化第一层符印之际,也对布置符印的玄黄之剑意有所参悟,再有几次三番借力化剑之举,对剑意的理解又有提升。

    虽说无瑕剑圈被破坏,可反制的剑意也是凌厉非常,依稀间甚至有一剑斩杀重器门四还丹修士之时的锋芒。

    刹那间,刚现身的三人胸前溅血,剑气入肉数分,并不致命,但剑意造成的创伤,可不是这么简单。

    有人叫了声好:“好剑法!”

    余慈则呸了一声:“够卑鄙!”

    手上微不可察地甩了一甩,借此稳定几乎也要崩碎的符剑。同时他的视线从刚出现的三人脸上扫过:“早该想到……原来你们就是那贼子的同伙儿!”

    “不是同伙儿!”

    玄黄的心念在心内虚空中铿锵震鸣,已然怒到了极至:“他们用的是‘阴阳盘’,这是无劫大人在战后才悟出的剑阵……全天下知道都不到五指之数,这肯定是那贼子流传出去的!”

    “阴阳盘?”余慈喃喃地将新名词儿复述一遍,不出所料,闻声之后,周围三人脸上都有变化。

    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余慈随后大笑:“原来如此,布道友,你们是到这儿认祖归宗来了!祖宗是谁?就是无劫大人……的影子叛逆吗?”

    三人面沉如水,却都未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