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 活路

    “一会儿再叫苦吧!”

    余慈毫不耽搁,闷头冲出云生楼阁。刚才与对方遥空对战,是借着第一层符印的元气传输的,轨迹明显。若对方有心,能够很轻易地找到他的位置,所以要及时转移。

    那一声“苦”让玄黄大失面子,此时它就在心内虚空里咆哮:“都是你出的馊主意,否则他们哪有机会把疫灾天魔送进去?”

    强烈的心念回荡不休,而当余慈第二次听到“疫灾天魔”的说法时,第一层符印核心中,那团魔魂无声爆开。若说充沛的元气是江流,符印核心则是源头,江流中有一截遭了污秽,至少上游无事,可若源头被污,整条江便也都不干净了。

    疫灾天魔就是在大江源头炸开的一团污秽剧毒。

    这时候就算把元气的控制权再拿回来,也没有用处了。符印中的元气是时时刻刻在流动的,且速度惊人,数息时间便能绕行一周,就这一个空当,秘境外围的大半区域,都已经沾染上了这种毒素,并立刻扩散开来。

    余慈看得咋舌:“这疫灾天魔,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玄黄冷幽幽地回应:“以一人之执念,为万人之病疫。就是把潘常临死前最大的执念,化为无数疫病种子,种到所有人的心神深处,使之不自觉受到影响,失去本心。而且,随着种子生长,原先落在潘常身上的手段,怕是一个不缺的都要在中招的人身上再过一遍!”

    “那岂不是说,之前那超常激发潜力的……”

    “秘境这些人,怕是十个人里,有九个要中招。那贼子好毒的心肠,一个潘常做不到的,就用十个,十个不成百个,直至千个万个,汇聚起来的心念,若真是万众如一,又有演天珠为运算之宝,确实有突破第三层符印的可能……”

    余慈一下子沉默了。若此时秘境中九成修士,都要落到潘常那等下场,只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如今他终于明白了,沉剑窟主人放出那么大场面,请来那么多人,说到底,都是要造声势,让越来越多的人汇集到剑仙秘境,为破解符印充做燃料。余慈等十个被授予“演天珠”的修士,其实就是触发之机,代表了十个最有可能化为疫病天魔的可怜虫。

    玄黄恼怒之心未去,还要再说,余慈已经抢先一步堵住了它的嘴:

    “好吧,不应该高兴一会儿?那贼子的阴谋可终于暴露了。”

    玄黄给噎得不轻,好半晌才冷笑道:“这是天魔故伎,不发现也就罢了,等到真发现的时候,其阴谋早就发动,处处占了先机……”

    “总比死的不明不白要好一些。”

    余慈继续噎它,随后深吸口气:“有没有人抵挡的法子?”

    连着被噎了两回,玄黄也知道自己失态了,闷闷地道:“只要心神不乱,外邪不侵,就是天魔亲至,也未必能得手。但若心有私欲,这种子便会趁隙而入,种在心底,就此生根发芽,再想根除,难之又难。”

    进来秘境的人,没有私欲?这笑话可一点儿都不好笑!

    “你娘的……”

    便在他骂娘的时候,疫病种子已经铺洒到秘境外围的每个角落。一切都是在常人难以感知的情况下发生,那个什么疫灾天魔,其特质当真是缥缈虚无到了极致,若非余慈亲眼看到它的转化过程,又与它碰撞一回,恐怕也很难捕捉到他的踪迹。

    与之相反,第一层符印控制权再度脱手的事实,则是瞒不过人的。

    潘常神魂破灭,他那个已经成为运转中枢的简化符箓,当即崩溃,第一层符印的运转模式又开始“重蹈覆辙”。在绝大部分人看来,虽说不知道为何潘常最后失手,但有前两回几乎成功的例子,这几乎就是一块无主的肥肉,哪有放过的道理?

    一下子,数十枚简化符箓,裹着各自的神识印记,往符印中央汇聚。他们大都是轻车熟路了,相比最初,能够进入核心更深处——也就是此时毒素浓度最高的地方。

    “蠢货!”余慈低咒一声。

    其实,能够以简化符箓嵌入符印核心的,有哪个是简单人物?只怪那疫灾天魔的手段匪夷所思,第一层符印的控制权又是关键中的关键,这些人又怎能逃得过?

    余慈瞬间做出了决定,他吼道:“把元气接过来!”

    玄黄反应也是极快,只一愣,立刻动手,全不问余慈的打算。有元气控制权为后盾,其他人根本毫无抗手之力,一刹那的功夫,余慈便将自家的简化符箓打入核心,重掌第一层符印。斥力排开,那些倒霉鬼再次被远远轰飞,至于多少怨恨,几个吐血,就不是他要关心的事了。

    “好小子,有胆!”玄黄怔愣之后,就是一喜,“那贼子能强行突破前两层符印,其他可不成。咱们就死守这一层符印……”

    “开什么玩笑!”

    一位剑仙的影子,便是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吧,也决不是他一个半瓶水的还丹修士能抵挡的,就算他能调动第一层符印的力量,可这里面还是个毒源呢!

    不知道里面的奥妙也就罢了,真的冲进去,那虚无缥缈,又阴毒到极致的疫灾魔种,便如附骨之蛆,卷缠而上,时时刻刻都想渗入余慈的神识印记中,再传导回余慈本体神魂之上。

    余慈以天龙之真形之气打底,辅以天河祈禳咒,一时倒能保得不遭沾染,可压力始终存在。更要命的是,由于重掌符印,树大招风,雾影天深处,那个最要命的家伙已经有了些感应,正用半疑惑、半凶狠的眼光看过来。

    “不是它!”这种紧张时刻,余慈和玄黄同时确认。

    “放出疫灾天魔的另有其人!”

    一句话的功夫,来自沉剑窟主人的强劲冲击已经碾至,余慈顾不得别的,抽取元气,激发出符印中蕴着的绝世剑意,嗡声反击。

    整个雾影天突然一窒,这个云气生成的世界似乎猛地狭窄了许多,第一层符印劫荡、第二层符印动荡,强劲的对撞甚至连第三层符印都有所反应。天地间转眼就阴沉下去,云层中雷光蹿动,似欲择人而噬。

    沉剑窟主人对此颇为忌惮,气息旋即潜隐无踪。余慈嘴角抽动两下,却已经压不住口腔里外冒的鲜血,干脆糊了把脸,把五官七窍溢出的血迹全都抹开,又拍拍面颊,强迫自己从神魂震荡的晕眩感中回神。

    刚刚要他死守第一层符印的玄黄,半声也不吭了,现实就是,余慈或许有掌控强大力量的运剑水准,却没有一个与之相称的体魄。像这样的冲击反震再来两回,余慈怕是连尸体的渣子都要给碾碎了!

    不过,出乎玄黄的意料,余慈竟然没有见好就收,趁着三层符印动荡的机会,远遁离去,而是按下伤势,全力催动简化符箓,以替代原有的符印运转。

    “你小子不要命了?”

    “在哪?”

    “啊?”

    “我说那个家伙在哪儿?”

    余慈的心念慢慢纯化,给玄黄的信息也就愈发清晰:“控制疫灾天魔的家伙……在哪儿?”

    玄黄总算是听明白了:“对,对!只要不是掌控到那贼子身上,咱们还有机会控制住!”

    “你废话什么呀,帮忙!”

    自相识以来,余慈还从未用这种语气对玄黄吼过,玄黄却是一声不吭,彻底放开元气的闸口,供余慈驱使,运化。雾影天、第一层符印下的限定区域,包括剑仙秘境外围,都在他元气扫描的范围之内。

    也亏得余慈有运用照神铜鉴的经验,没有被蜂拥而来的诸般信息挤炸了脑袋,但他也绝不轻松,只能进一步纯化念头,要洪水般流过的巨量信息中,找出他真正需要的那个。

    “在哪儿在哪儿在哪儿!”

    三层符印的震荡开始消褪,周围的疫灾魔种已经捕捉到他因焦躁而产生的心灵缝隙,每时每刻都想渗透进来,只是被天龙真形之气挡在外围。这时候,危机感重新临头,这一回,沉剑窟主人会用更隐秘的方式接近、出手,可余慈甚至没有分心旁顾的能力。

    生死一线,他的活路在哪儿?

    这一刻,他的念头已经超出了具体的事项,真正纯化为一股力量,轰声开启了通往神魂最深处的那扇大门。

    另一对“眼睛”睁开,刹那间在亿万条无序的信息中扫过一遍……又或者连这个过程都省略了,直接指出深藏在复杂形式之后,最准确的答案所在。

    “那里!”

    沉剑窟主人卷土重来,一直潜匿着气息,直到瞒无可瞒之时,才彻底爆发,要打余慈一个措手不及。然而冲击扫过,空自引得三层符印动荡,天劫雷光鞭挞大气,余慈的气息已经不见,连带着再度占据第一层符印的简化符箓和神识印记,也崩散无余。

    “哪儿去了?”

    “这是哪儿?”

    余慈闷哼一声,按着周边的岩壁站起身来,五脏六腑造反的欲望明显,他却没时间去管,而是仔细打量周边的环境。这里是一条甬道的中央,两边都缀着夜明珠,光线清晰,但整体空间显得有些压抑。

    好像是……

    “咦,余师弟?”

    余慈猛回头,然后便有些发呆:“戈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