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 化魔

    “这家伙着魔了!”

    玄黄紧跟着说出来,它这话可不只是形容而已。余慈嗯了一声,在修行上的见识,他不如玄黄,说不出个道道儿来,不过感应上,还是非常地清晰。

    潘常借符印之威,对秘境中的变化如掌上观纹,但他却不知,同样有人对他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甚至比他自己还要来得清楚,余慈和玄黄便在其中。这不是说他们把潘常的一举一动都看个明白,而是说通过气机感应,洞悉对象的气血神意运化,纵使遥隔千里,也如眼前一般。

    出现这处情况,正是因为余慈的算计。他敢主动放开对第一层符印的控制,主要是依仗玄黄对秘境的根本控制力。虽然这家伙只余一点儿元灵,难以驱动三层符印的威能,可是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一把钥匙——虽然开锁的法子非常复杂,但有它没它肯定不是一回事儿。

    像是潘常,能够如此轻易地拿取第一层符印的控制权,正是因为玄黄将符印元气的使用权让了一截出来,挑兵挑将选了这个中不溜的家伙。

    潘常靠着这个上位,并且转瞬就迷失这股力量之中,“操控由心”之事,当真是想也不用想,也因为如此,他对第一层符印的操控就有了老大的破绽。余慈和玄黄却是真正地对符印有深入了解,就利用这破绽遥空感应,等于是把潘常拿得死死的。

    世上从来都是“知人易知己难”,余慈和玄黄原本对阴谋都有警惕,但因为压力全在自己身上,只是保命全身都要消耗很大的精力,就很难静心察敌,。现在把潘常推到前台,便等于是观鱼的抛出饵食,观棋的跳出棋盘,取的是一个“旁观者清”的意思,果然见识大有不同,都道“原来如此”。

    潘常失常大笑的时候,在暗处窥伺的二人都看出了门道:

    “这个倒霉蛋满身都是破绽,当真是一攻即破。如今显然是着了道儿,一身潜力力超常激发,十成里已死了七成。”

    “原来打的是是鸠占鹊巢,借鸡生蛋、借尸还魂的手段。”

    “你看到那手段从何处来的?”

    余慈点头道:“从符印核心处来,也从演天珠中来,两下一合,走的又是攻伐神魂的手段,趁着此人狂喜之下,心神失守,一举成功。”

    此时他们就觉得惊奇,演天珠还好说,符印核心处埋下的暗手,才是真叫厉害。尤其是他们一开始都没有察觉出破绽,而是等到手段落到潘常身上后,由虚转实,才察觉端倪。

    这就是“旁观者清”的意思,有个潘常挡在前面,他们隐在暗处,便有缓手应对的机会。这一步,他们已经占了先机。

    但下手之人真是厉害,虽然没有直接控制核心,却拿符印核心做诱饵,在周围安排陷阱,专门暗算意图控制核心之人,一方面体现出其手段的玄奥阴毒,一方面也说明其对符印的理解相当深入。

    “照我的了解,那贼子可没有这种无声无息就侵蚀人心的手段,便是有,也不会用得这么举重若轻。”事到临头,玄黄也冷静了下来,不再一味地喊打喊杀。

    余慈就问:“玄黄大人知道这手段的出处?”

    “要论侵蚀人心,以为己用,世间自然以神道为尊。那些个神主魔主,一个个都精于此道,当然,任是谁也比不过九天之上,域外天魔一族,那是真正化用人心的老祖宗。当然,域外天魔的大头目,本就是魔门始祖,这也不分里外了。”

    把魔门尊奉的“元始魔主”称之为“大头目”,也只有玄黄这般底蕴十足,又无法无天的家伙才会如此。

    不过,余慈倒是一怔:“魔门?”

    文式非、帝天罗、帝舍等人,都是来自魔门,若说他们中间有个与沉剑窟主人演双簧的,也不是说不过去。但有一点,刚刚与潘常抢夺第一层符印控制权的几类简化符箓中,就有他们的气息存在,这是做不得假的,而潘常着了道儿,还要在击退他们之后。

    “是那个鬼鬼祟祟的玩意儿。”玄黄指的是余慈在最初控制符印之时,遭遇的那个时刻都在跳变的神识印记,观其来势,对符印的渗透力远超常规。

    现在想来,对方恐怕一开始没对符印下手,而是利用其特殊手段,在外围布置陷阱,只不过一开始就碰上了余慈这等通彻了符印奥妙的人物,又心净神清,无懈可击,便迅速抽身。等后来余慈莫名地失掉了控制权,才混水摸鱼,在暗地里下手。

    当然,就算是有潘常被激了潜力,真想突破第二层符层,十成层里还没有半成机会,十有八九是活活被拖死在上面。

    玄黄就想到了别处去:“听说那贼子给出了十颗演天珠?”

    余慈闻音知意,便道:“集合十人之力,又有符印之力为后盾,是能搏一搏,说不定一开始,沉剑窟主人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不过文式非等人都是人精儿,绝不容易中招,甚至像我一样把珠子丢掉,也不是不可能。”

    说话间,潘常的情形是愈发地不对了。

    随着推演的进行,他手中的演天珠,运转时发出的光芒越来越亮,可是身上的精气神,却以一种可以目见的速度飞速消耗,这情形远在千里之外的余慈和玄黄都能感应,他近前的马长老等人又怎会不知道?

    “不好!”

    马长老几乎是眼看着潘常的肉身干瘪下去,开始眼中还有些神采,但到后来,一切的光芒都聚集到演天珠上,拳头大小的珠子,竟放出如天上艳阳一般的强光,刺得重器门这几人睁不开眼。

    戴着雷公面具的女修厉啸一声:“锁住珠子!”

    几个人一起出手,已经顾不得中央潘常的肉身。大力内聚,砰地一声响,潘常已瘪成人干的身躯就生生碾碎,那演天珠却是光芒一敛,莫名地从人们眼前消失了!

    与之同时,千里之外的云生楼阁中,余慈一下子从座位上弹起来,心内虚空中的玄黄则用尖锐的心念警告:“这是炼魂化魔的神通,极歹毒的天魔秘法,马上切断联系!”

    余慈一声不吭,却没有听玄黄的警告,而是保留着那条感应的渠道,冲着那已经魔化的神魂就近扫描一回。

    潘常的气息已经感觉不到了,代之而起的,却是一股空虚缥缈的味道,余慈一怔,随后便惊觉,在他感应的瞬间,对方的力量已经顺着感应渠道渗透过来,危险的感觉便如同无色无味的剧毒,非要到性命垂危时,才能见得端倪。

    “笨蛋!”

    玄黄怒骂声方起,余慈已猛地提振心神,自从生死符结成后,一直处在辅助地位的神通外相蓦地在虚空在大放光明,旁的也就罢了,那一条蜿蜒浮游的鱼龙,却是轰地涨大,额头“道经师宝”的印痕放出一道白光,其中走的却是“天河祈禳咒”的符意。

    稍迟一线,鱼龙外相猛涨数十倍,依稀倒有何清那条“山孤”的威武之貌,天龙真形之气已经鼓荡奔腾,化为一线大潮,迎着“剧毒”渗透的方向拍击过去。

    天河祈禳咒余慈是真的精熟了,借用道经师宝印仓促而发,也有八九成的效力,后面紧跟的而至的天龙真形之气,又是可辟万邪、诛魔魅的刚烈煞气,冲刷之力更是非同小可。

    尤其是还有“生死符”居中调度,对一线机会的把握实在是妙至毫巅,前面天河祈禳咒刚压下“剧毒”的势头,正如风压火势,只余一簇火苗,后面大浪已至,一点儿悬念没有,就将那歹毒的力量抹消干净。

    这还不算完,鱼龙之形上,刚刚“嵌”上去的一对利爪,取的是双钩宫绦的映相,对神魂的杀伤非常惊人,此时紧跟着便撕,无形有质的震波反而沿着感应通道一下子倒灌回去。

    这时候,那虚无缥缈的感觉又来了,余慈只觉得反击之力一下子走空,那边根本就是未曾恋战,只循着符印中元气的流向,在虚空中几次闪没,等余慈再捕捉到对方形迹,已经是在第一层符印的核心。

    几乎没有任何阻碍,这魔化的神魂已经渗入进去。

    玄黄蓦地叫一声苦:“疫灾天魔法……这回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