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一章 狂笑

    作为秘境核心禁制的最外层,第一层符印其实有两个功能,一是和其他两个符印一起,限制不告而入者的修为,抹杀外敌;另外就是控制着秘境外围广大区域的禁制机关。

    控制了第一层符印后,除了更核心的区域,剑仙秘境其实就已经向余慈敞开了。而他同样也有权力,使这片区域面向更多的人——再无阻碍。

    对他的行为,玄黄很不爽,却在现实面前败下阵来,只能自己安慰自己:“外围其实没有什么,无劫大人早年斩破虚空时,把那里也毁得差不多了……嘿,你干什么!”

    “雾影天应该更有诱惑力。”

    余慈回答得不紧不慢,但动起手来,却是雷厉风行。第一层符印新的运行模式的转化还没有彻底完成,但在余慈的控制下,这一过程却强行中止了。失去了新的运转中枢,旧有模式还没来得及接上,第一层符印瞬间就乱成一团。

    有秘境核心镇压,第一层符印的混乱注定持续不了太久,但对有准备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一、二、三……”

    一个接一个的气息冒头,余慈开始还能数一数,但随着气息纷杂,元气混乱,他也数不过来了,只知道至少有二三十号人借此机会突破符印压制,冲入了雾影天,这里面还有许多熟人的样子。

    然后,第一层符印的混乱就止息了,似乎一切都恢复到从前。

    不过,余慈肯定这只是开始,他有意放开对“叠窍合形”后的符印控制,这样新旧运转方式必然发生冲突,此后一段时间,第一符印的运转会非常混乱,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很大的破绽露出来,足以供人出入。

    不久之后,雾影天会很热闹。

    只是这些暂时和余慈没关系了,他径直闭上双眼,在楼阁小厅内休憩,这回他很快睡了过去,浑不知今夕何夕。

    再醒来时,已经是四天之后。

    时间是玄黄告诉他的,同时告知的,还有四天来,雾影天种种变故。

    “这里已经成猎场了……”没有余慈的支持,玄黄要自己发力感知的话,还是有点儿困难的,此时说话,就有点儿有气无力的样子。

    余慈想到自己的经历:“猎取剑意?”

    “哈,八千剑修的影子尽在此地,是谁猎杀谁,还不好说呢……不过一旦得手,收获也很大没错。”

    正是因为如此,雾影天这几日的“游客”数量居高不下,原本没想来的修士,也受到雾影天的剑意传闻,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

    毕竟,能获得当年剑修遗留的剑意,尤其是获得与本身修为相契合的剑意,比获得那些剑器、剑诀要来得更为直接和实际。他们到剑园来,不就是为了寻求机缘吗,当真正的机缘出现,他们怎么可能错过?

    保守估计,趁着第一层符印的混乱冲上来的修士,起码有三百人,每一个人的实力都在水准以上。而在第一层符印以下,也就是秘境的外围地带,这个数目再乘以十倍都不止。

    整个剑园的重心,一下子就移转到了这里。

    “确实乱掉了……”余慈毫无诚意地说了一句,这不正是他所希望的局面吗?

    不过最让余慈好笑的是,第一层符印核心处,此时竟也有十多个经过“叠窍合形”简化的符箓,代表着十多种不同水准的运转模式,都是意图代替旧有的核心。这种情况下,最早进驻的余慈作品,反而是显不出来了。

    可惜,没有玄黄的准许,这些简化的符箓再好,真要控制第一层符印,也是事倍功半。

    余慈暂时不想掺合进去,把心念移出,只问道:“那贼人在哪儿?”

    玄黄肯定会喜欢这个称呼,它明显精神一振,道:“除了第一天它露了形迹之外,后面这三天一直不见踪影。不过我倒有一个想法……它很可能做回老本行了!”

    “老本行?”余慈怔了一下,随即心领神会。

    确实,没有比混在八千剑修影子中,更具有隐蔽性的了,而且它还可以光明正大地观察众修士的情况,实现既有目标……

    “如果它真的是想得到原道大人的法体,起码要破开三关:两层符印,还有‘归墟’里无劫大人的手段。我不知道你怎么想,反正我觉得,以它一人之力,是肯定办不到的。”

    “不用再重复一遍理由。”玄黄早被他说服,也没耐性听余慈推演,此时只想知道最终答案。

    “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

    睡醒一觉后,余慈觉得自己的脑子大为活跃,先前滞涩的思路已是通达无碍:“听我的,不妨这么做……”

    *************

    “中了,中了!”

    潘常从云层间一跃而起,举着演天珠放声大笑,整个雾影天都随着他的笑声微微晃动。

    “成功了?”瓮声瓮气的声音很及时地响起来。

    “自然是成功了!”

    潘常傲然回应:“进入显化飞舟的十三个人里,本人修为虽不是最高,但论符法造诣,却是当仁不让!什么千山少教主、打杀王、帝天罗之流,全都不在话下!”

    这话未免有些夸张,但观他周围气场磅礴,掀动云浪滚滚,却是由不得人不信。

    “潘先生果然大才!”马长老藏在重甲之后的脸面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不过语气比前面明显要客气更多。

    潘常没有回应,而是闭上眼睛,仔细体验控制那控制无穷无尽元气的快感。

    就在刚才,他以“叠窍合形”的思路,辛苦简化的符箓,在第一层符印核心处,力排其他各类“同行”,最先抢进中枢,夺得第一层符印的控制权。

    之前担心的沉剑窟主人那不要脸的干扰,最终也没有出现,随着他迅速盘踞了大片元气,形成自动运转的机制,对那干扰,也是不惧了。虽然第一层符印的恐怖力量,驱使起来,还非常滞涩,但前有未有的强大感觉还是让人无比迷醉。自然而然的,一个念头就升起来:

    “辛辛苦苦从那沉剑窟主人手中逃出来,又不得不给这些披甲乌龟帮忙……如今一朝翻身,我何必再忍气吞声?”

    杀机一动,耳畔恰好传入声音:“以潘先生之能,再有此基础,想必后两层符印也是不在话下……”

    即使是在膨胀期,潘常也觉得脸上微红。

    没有比实地接触过符印奥妙的人更明白这里面的难度了。他能够将符印完全简化,其实还有一部分是参考别人的结果,包括重器门那个符法修为也颇为不弱的雷公脸面具女修,也在思路上给与他很大帮助,最后夺得先机,不可否认还有一些运气,真要让他自己上手……

    “哪里,还要托马长老的好口彩!”

    这一刻,潘常做出了决定,杀机没有消失,只是埋得更深。

    先前在秘境之外做出的“舍宝留命”的决断,已经给吹到了九霄云外。“小富即安”的想法要不得,要继续“合作”下去,控制第一层符印还不够,有了这个基础,深藏秘境中的宝藏,他统统都要了!只要把持住符印这个大杀器,以前不好违抗的“请求”,他如今又有何惧?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身后,马长老和人交换了个眼色:

    还不算太笨,不妨再观察看看。

    “现在该做什么?要把这里的所有人都清出去吗?”潘常的口气大得惊人,事实上只要肯花点儿力气,他倒是真有可能把所有人打落到第一层符印之下。当然,他不认为马长老等人会这么干。

    果不其然,马长老当即拒绝了他的“好意”,只道:“从以前的情况看,这第一层符印似乎难以长久控制,到潘道友里,已经换了至少两位了,我们不要另生枝节,还是抓紧时间突破第二层符印为好。”

    这话不是太好听,但也算是个台阶,潘常嗯了一声,难心可移地答应了。但在破解第二层符印之前,他还有别的事做:

    “等我把那些碍眼的东西清理掉!”

    他指的是那些依旧不死心,盘绕在外围,想争夺符印控制权的简化符箓,还有符箓之后的人们。这里面说不定就有文式非、帝天罗、夏伯阳这样,以前只供他妒嫉仰望的人物。

    想到这里,他就激动得发抖:“都他妈的给我滚蛋吧!”

    第一层符印蕴含的强大力量轰然爆发,剑仙秘境外围赫然电闪雷鸣,强劲的冲击不只在人们五感层次,而且直抵当事者的精神层面,这一刻,不知有多少人因为这一击而呕血遭创,各方暴怒恼恨的恶念,也在此瞬间与他心意冲突,转眼又被他借着符印之力,一举击溃。

    “嘿嘿……”潘常本来还注意着形象,只低笑两声,可到后来,越想到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此时的境况,他越是得意,得意就要笑,一笑则一发不可收拾,直笑得前仰后合,笑得恣意癫狂。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瞧他们那丑样儿!”笑声里,他发现这片天地已经向他敞开了,他就是秘境的主宰者,他可以把意识印在其中,操控一切,让这片天地随他的心意存在或毁灭!

    “第二层,第三层……看我的吧!”

    他的状态从来没有这么好过,神魂活泼泼地跳动,又澄澈无瑕,心映万物,如掌上观纹,他把手中的演天珠攫紧,神意倾注其中,沿着两层符印之间的交接点,一鼓作气推演下去。

    云生楼阁中,余慈半闭的眼睛骤然睁开:“就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