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缘由

    余慈没有再问,一方面是因为玄黄很难理解这个讽刺,另一方面,他也发现是误会了,如果真的拥有玄黄的许可,那边不会鬼祟到这种地步。

    符印核心稍靠外一些,似乎有另外一人的神识印记渗进来,但和余慈光明正大地嵌入不同,这个印记时刻在跳变,性质每一瞬都有所不同,偏又隐晦不明,正是通过这种方式,迷惑符印的自我防护,现在已经颇有一些进展——如果余慈横插一手的话。

    余慈的强势介入显然惊到了对方,此时那跳变的印记已经不是往里渗透,而是飞快地退出去,速度快得出奇,且转眼就化入虚空涌动的元气深处,不见了踪影。

    “究竟是什么人?能触及符印核心的,怎么也不是易于之辈。”

    余慈想追踪来着,却因为精力经不住损耗而作罢。倒是后知后觉的玄黄,搞清楚状况之后,大惊小怪起来:“不可能啊,符印核心哪有这么容易被瞒过?”

    “很难么?若是有精于此道的人物……”

    “这不像是符法的手段吧。”

    余慈也觉得不像,但具体如何,刚刚惊鸿一瞥,也辨不出个究竟来。

    “不管怎样,你既然已经控制了符印,对方也就无计可施子。”

    玄黄嘎嘎一笑,迫不及待地道:“现在是第二层,只要能控制这个,你在秘境中就有自保之力,就是那厮也没法拿你怎样,那时再突破第二层,我就可以感应到本体所在,到那时,轰杀那个混蛋,不费吹灰之力!”

    这里面肯定有夸张,就算玄黄根脚再强,对上一个已经修炼了一万多年的长生强者,也不到说杀就杀的地步。

    大概是有些不爽玄黄的大话吧,余慈不轻不重地刺他一记:“别忘了是谁把你困在沉剑窟五千年。”

    “那是中了贼人诈死的奸计。”玄黄的心念一下子激烈起来,这耻辱经历实在不堪回首,当真是一点就炸。

    余慈微微一笑:“你说啥是啥。”

    “……”

    玄黄悲愤莫名,恨不能现在就唤那沉剑窟主人过来,一剑斩了,顺便把余慈捎带进去,以洗冤曲。

    余慈把要暴走的玄黄扔在一边,实际上,他现在也没有再和玄黄纠缠的力气了。控制第二层符印也好,后面斩杀沉剑窟主人也罢,都不是他现在要考虑的问题。他只关心,有什么比较安全的地方,能够让他好好地睡上一觉!

    哦,对了,还有这个……

    余慈眯起眼睛,去看眼前灼目的光球。这是击杀东侯影子之后,留下的战利品,里面也蕴藏着东侯精纯的剑意,拿到外面去,就是无价之宝。尤其是宗门近些年来,一直围绕东侯墓做文章,有此剑意为参考,正可查缺补漏,完善同源而出的剑诀。

    可现在,余慈已没有第二枚性质近似的剑丸了。

    “道歉吧,道了歉,我传给你一门暂时封存剑意的法门。”

    “道什么歉?哦,这个我不答应,你说得稀里糊涂的,我哪儿知道什么地方说错了?”

    “哇呀呀……”玄黄小性子发了,偏偏余慈不理会它,它又暂时没能耐讨回“公道”,一来二去,憋得它差点儿发了疯。

    余慈把握时机,轻描淡写地道:“还觉得我冤枉你了?那就不妨讲一讲吧,若听来确实有情可原,道歉又何妨?”

    “你当然要道歉!你当然要道歉!”

    在玄黄愤怒的呼叫声中,当年的画面也一点一滴地清晰起来。

    沉剑窟主人,当年他自然不是这个名字,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名字,他,应该说是“它”,只不过是剑园中,硕果仅存的绝代剑仙曲无劫所观想的一道影子,和秘境中现存的数千留影一样,是曲无劫追思同伴的纪念。

    唯一有点儿不一样的,就是它是曲无劫本人的影子,有活生生的人做参照,更具备同类所未有的灵性。

    本来这也没什么,类似于身外化身的性质,是决不可能背叛主人的。然而凡事总有例外,随着曲无劫“归途”设想的深入……

    “什么是‘归途’?”余慈没听明白。

    “这‘归途’嘛,就是引人归来哈……”

    玄黄还想含糊过去的,可显然不太成功,余慈三言两句便把它逼得溃不成军,只能临时加以解释。

    正如余慈已经知道的那样,和外界所知的不太一样,建立剑园的众多征西归来的剑修,并没有尽数死去,曲无劫作为硕果仅存的那个,活了下来。

    曲无劫,五劫之前,论剑轩之主。其本名不是这个,但因其在当时,被天下剑修公推为“无劫剑祖”,赞他修为已至世间止境,一应天地劫数都难伤其身,故而以“无劫”为名,原来的名字反倒是为人所遗忘。

    八千剑修西征,曲无劫正是发起者之一,不管他当时是怎么一个想法,也不管征途是何等撼天动地,壮烈绝伦,但八千剑修还是败了,数劫以来的剑修菁华,十不存一,且在接下来的百余年前,悉数死去,剑修之道由此衰落。

    他曲无劫,正是始作俑者。

    很难去猜测一位剑仙的心思,但想来,曲无劫应该是悔恨吧。所以,他抱着强烈的信念,从西征后陡然降临的无上魔劫中挣扎出来,孤独地自囚于剑园深处,开启了一个极端的设想。

    玄黄吟哦道:“斩破虚空,直抵永沦之地;引友归来,重开剑道之天!”

    “这是指……”余慈其实是明白了,只是想再确认一遍。

    “当年在初有庵前,十三古佛同归寂灭,打破六道轮回,衍化三千世界,将一十七位剑仙打入永沦之地,从此在无尽虚空深处流浪,受魔劫所苦。然而,以诸位大人的神通,未必就是死了,无劫大人便想用无上神通,以剑园为依托,斩破三千世界,打通一条通往永沦之地的甬道,接引诸位大人回来。”

    果然……余慈听得悠然神往,实难想象那位大人展开通天彻地的剑光,斩碎虚空时,又是怎样一番模样。然而想到那些能把人扯成粉碎的扭曲虚空,他又只能干笑一声,终于确认第一层符印之下,秘境园林中多处虚空裂隙,究竟是怎么来的了。

    “想来,是没有成功吧。”

    “只是推演,就花了近一劫时间,其间无劫大人还要化身千万,到各处斩开的虚空甬道中查探。他虽有无上神通,毕竟走的不是‘神道’,这一节便有些困难,消耗甚大,我也在旁帮忙,对秘境内的看顾就有些疏失,忽略了那贼子一点点增厚修为,积存戾气。终于,在万年之前,秘境与外界交换元气的时候,那贼子抓住机会,暗算无劫大人!”

    玄黄虽没有形体,但咬牙切齿的味道丝毫不减。

    余慈哦了一声,顺着它的语气道:“那贼子得手了?无劫大人莫不是……”

    “怎可能!无劫大人哪是那么容易被害的?虽是受了重伤,但反手就把那厮打灭……呃,是几乎打灭。只不知那厮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从无劫大人手中逃得一命,藏在那沉剑窟中,休养生息。倒是无劫大人,因斩破虚空消耗极大,又在关键时候中了暗算,阳神受损巨大,不得不进入长眠。中间只醒了两三回,也都很是短暂。”

    那还是吃亏了啊……

    这话余慈当然不会说出来,否则玄黄怕是要和他翻脸。嗯嗯啊啊了两声,玄黄倒是自揭疮疤,恨恨道:“可恼当时我只以为那厮死了个干净,就此放松警惕,让他过了五千年的好日子,反倒把我给陷了进去!”

    他终究还是不好意思,后面就说得非常简略,只道自己本体作为运转符印的中枢,不好轻动,平日只能将一点元灵移出神游,一次见沉剑窟中剑鬼聚集有异,进入查探时,被沉剑窟主人有心算无心,切断了与本体的联系,镇压在祭剑台下。

    总算天性与对方相克,勉力维持没给炼化了,期间经历实是不堪回首。到最后,终于是抓住余慈这根救命稻草,以神意星芒为扶手,以演化符印为契机,投入到心内虚空中来。

    见他如此耿耿于怀,余慈不好再笑他,便顺水推舟道了声歉,玄黄也不愿多说,干脆借坡下驴,传了余慈一个短时间内封存剑意的法子,将东侯影子留下的剑意光芒,化为一颗圆珠收起。

    “只能保存十天左右,到时候要找到一个载体才成。”

    余慈嗯了一声,然后就问:“睡觉的地方呢?”

    “现在哪有时间睡觉!”

    玄黄又给气得跳脚,偏偏此时心内虚空中,生死符主控大局,对周边虚空掌握之严密,前所未有,它在其中也难过得很,无法再像之前那样,乱砍泄愤。

    “那你让我过去送死吗?还是说,你对自己安排的第三层符印没信心?”

    玄黄自然是打死也不愿在余慈面前再度示弱,想了半天,才道:“一、二层符印之间,乃是云生楼阁,原为当年西征归来的几位剑修所居,后来成了影子衍生之地。若你真想睡,就到东侯那边去吧,那里的禁制应该还在,新的影子重新产生,也要在十天之后。”

    “呃,影子还能再生?”

    “废话,这些本就是无劫大人观想之物,只要无劫大人在,这些影子就在……”

    “无劫大人不想让它们在,它们就不在?”

    “正是如此。”

    “那沉剑窟主人又怎么说?”

    玄黄立刻成了哑巴,半晌,才勉强道:“那必然是找到了能够凭依的宝物……”

    “能够抵挡住无劫大人杀意的宝物?”

    未等玄黄回应,这片云气天地猛然动荡。余慈感应甚是敏锐,嘿声道:“他下来了!”

    **************

    这两天确实比较囧,只能请大伙多担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