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神通

    理论上讲,识海无涯,容纳的信息无穷无尽。可是短时间内,总还有一个限度,尤其是余慈不只是要储存信息,还要将这些信息理解吃透,再加以优化组合,消耗的脑力,更要超出百倍千倍。

    所以,当巨量的符纹分形蜂拥而入的时候,作为形神物象的直接反映,原本飞速运转的生死符猛地一滞,像是一下子承起了万斤重担,

    感觉直接传入余慈的五感六识:“涨涨涨涨……涨啊!”

    “砰”声闷响,因心念转移,余慈更不是东侯影子的对手,遥空而来磅礴剑压险些将他轰成了碎片,多亏第一层符印的力量还有点儿护体之能,才保住性命。

    吸入一口带血的空气,余慈却似着了疯魔,甚至不管几乎要崩溃的肉身,只是全力推动生死符,要让这陷入停滞的符箓重新运转,由始至终,他脑子只存了这一个念头!

    要知如此激烈的状况下,想细心推演符法,是根本不可能的事,然而“玄元根本气法”的妙处,便在此刻显现无遗:引气成符,以符驭气——亦即在凝符时,内气发乎天然;导气时,自循符之法度。只要体系建立起来,行气凝符之间几乎没有明显的分际。余慈在重凝心象,“引气入境”有成之后,在玄元根本气法上,可说是登堂入室,体系已成,用在此处,最是恰当不过!

    好像用了很长时间,又或仅是念头一动的刹那。纯粹的念头正符合“惟精惟一”的修行要旨,以至一个念头的力量,便超出常规,竟是在那“生死符”上,成功加了一把力。

    生死符的转速快了一线,这一线之差,就是“天壤之别”。

    某个奇妙的反应被触发了,余慈鬼使神差地闭上眼睛,也在这时,在生死符深处,有另一对眼睛睁开。

    这是新奇又颇有些熟悉的感觉,好像最初与颜道士争斗,神魂“活”了过来——用“活”描述实在极妙,因为当时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神魂的脉动,如心跳从死寂中复苏。

    而如今,依然是神魂之中,他又有了新的感觉,或许用一个“醒”字来形容,最是恰当。

    睁开的“眼睛”,绝不只是一种简单的感觉,而是一套原属于他,但他现在尚无法理解的思维模式。奇妙的信息从那“眼睛”中透出来,与之同时,他现在的信息也自发地投到里面去,形成了一次古怪的“交流”。

    这是另一个“我”。

    当此明悟在心头升起之时,余慈已经将今生今世所有的经历,在那对“眼睛”之前流转一遍,他注意到,对其他的事项,“对方”少有反应,但是只要触及到符法层面,反馈的信息就多出许多。

    “对方”对符法感兴趣?

    不只如此,余慈愕然发觉,在“对方”反馈回的信息中,竟尽是一些对符法的参悟,特别是那些他苦苦思索,却一时还未解决的问题,此时却是明明白白流过心头,便是以前自以为了悟的诸般心得,也有许多疏漏之处,如丑人照镜,尽现眼前。

    自然,这其中也包括眼前最要紧的符法难题。

    “嗡”地一声响,心内虚空中,生死符重新焕发了活力,上面的万斤重担似乎正在消失,转速由慢到快,到最后已如脱缰的野马,用余慈正常时候也未曾尝试过的速度,在虚空中飞转。

    只有余慈明白,第一层符印带来的压力并未减少,至少,在生死符重新转动之际是这样。所以,在其转动之时,所消耗的力量以百倍、千倍计,他的精力正被抽吸进去,转眼消耗一空,难以控制的虚弱感蔓延。

    但生死符毕竟转了起来,与之同时,一个接一个的符纹分形在那方寸之间重新排列,层层堆叠,堆叠时,总有几十上百个分形窍眼贯穿在一起,结合得天衣无缝,又有一道精纯灵气游走其间,将重新组合的窍眼连成一个整体。

    七大关键分形,六十四窍眼。

    千千万万的分形,最终的组合,便是如此,这就是最终答案!

    心内虚空光芒骤盛,生死符的符纹开始了又一轮的调整,又缀上了一圈新的分形符箓,作为核心符文外围“动力中枢”的辅助分形而存在,非要描述的话,就像是给圆环缀了一道金边。

    无穷无尽的力量就透过这新生的“金边”符纹,化入余慈体内,庞大但可控。但更重要的是,余慈可以透过它,重新认识和把握第一层符印的奥妙,甚至可以再进一步,探知第二层符印的一些端倪。

    来自东侯影子磅礴剑压又轰在身上,但这回,传至余慈体内的震力,却已微弱至无。

    余慈眯起眼睛,直视空中光焰流转的大日之形,他必须要承认,就算只是东侯的影子,在剑意运用的层次上,仍比他强上许多。即使他没有第一层符印的牵累,也是败多胜少之局。

    但如今,情况又不一样了。

    天地之间,骤然风起云涌。这一刻,仍在第一层符印钳制下,不得其门而入的修士们,忽然发现刚才触发多层符印的天兆再度出现,只是这回,虚空后的“眼睛”却是没了目标,将恐怖剑意四处乱砸,弄得众修士狼奔豕突,躲避不迭。

    有些精通符法的便是咒骂:“哪个混账不要命,又把两层符印搅在一起!”

    作为始作俑者,余慈对别人的咒骂,不清楚、不在乎,他小试牛刀,引动第一层符印的力量,刻意与第二层符印冲突,这种有悖于符印本来规则的结果,正说明他对第一层符印的控制力。

    而更简单的结果是:因为力量的冲突,导致东侯影子的运转机理有些滞涩,剑意运使不开,被余慈抓着机会,抽取绝大力量,一击打灭!

    “胜之不武……也是胜了!”

    余慈嘿嘿发笑,脸色其实不太好看。此时他全身都充盈着力量,可他却觉得疲倦欲死,好像已经十天半月没阖过眼,恨不能倒头就睡,睡他个三天三夜再说!

    “原来你的本命神通就是‘解析’啊,怪不得呢。”玄黄的心念终于透进来,里面有些“虽败犹荣”的轻松感,它终于为“技不如人”找到了理由。

    余慈闻言一怔:“本命神通?哦,原来如此……”

    他霎时明悟:是阴神成就后得到的好处!

    激发潜能是所有进入洗炼阴神阶段的修士都会获得的好处,但一般而言,那只是单纯的“力”的增长,不过是体力、内力,神魂之力,以至于智力……就算所谓的智力,也无外乎脑子更清楚,记忆力更强之类。

    而极少的人,则能够再拔高一些,超出单纯的“力”的层面,获得更高层次的回报,这种回报,玄妙莫测,难用常理形容,又有种种不可思议的表现,故称之为“神通”。

    其实说白了,就是修士通过洗炼阴神的功夫,将原本污浊不清的隐识澄洗干净,令隐在重重污浊之后的元神重焕灵光,从其圆满无瑕的先天性灵中,撷取一份儿出来。

    能够运用“本命神通”,便证明修士对更深层的元神奥妙有所体悟,这是很难得的机缘,一般来说,修士要到登上真人境界,阳神成就之后,才会通过历劫等方式,把神通逐一开发成型。

    能在通神境界开发出“本命神通”的,无不是道基坚固,修为醇厚之流,余慈是用速成之法成就阴神的,本没有任何指望,却没想到在已经迈过通神境界顶峰之后,突然鸿运临头。

    想来这机会,也与他重塑心象脱不开关系。

    最妙的是,或许是这段时在符法上用功的缘故,开发出的“本命神通”竟然也和符法息息相关,这真的是事半功倍了。

    “唔,还不错。”

    余慈当然很高兴,不过他现在已经没力气庆祝了,他就问玄黄:“有没有个休息的地方?”

    本命神通消耗的是本命元气,这玩意儿的恢复最慢,用得多了,甚至会减损寿元,余慈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尽快休养。

    “别啊!”

    玄黄叫了起来:“符箓简化完了,此时就该趁热打铁,把你的神识印记打进去啊,不这样你怎么能完全控制第一层符印?”

    “等你说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余慈没好气地回了句。由于运转中枢的变化,第一层符印的运转方式也发生了改变,身为原作者的玄黄,反而不如余慈来得清楚。当然,这也与它当初布置符印时,照抄符书的德性前后相关。

    余慈早已趁着驱动符印力量的机会,把“叠窍合形”的结果,送入虚空深处,现在正在替换原有的运转模式。这过程自然而然,速度算不得快,但每过一息,余慈对秘境的认识都要更深一层。

    慢慢他的神魂感应也随之扩展开去,隐约把握到秘境外围一些具体的情况。他没在这上面费功夫,又往内收缩,触碰到第一层符印的核心。

    那里,余慈“叠窍合形”的成果已化为印记,慢慢地渗进去,这和神意星芒在目标脑宫的寄生模式有点儿像,只因为余慈提供的运转模式虽然更为高效,却不能无中生有,拿出供第一层符印运转的元气,他必须通过当年玄黄留下的控制印记,才能间接调动力量——当然,“通行凭证”也是由玄黄提供。

    也就是说,玄黄这厮终究还是留了一手……

    余慈并不在乎这个,确认优化的符箓运转正常,便要收工休息。便在此时,他忽有所觉,眨了眨眼,突问一声:

    “玄黄大人,您家的闺女,嫁了几回啊?”

    “啊?”

    **********

    最近会议太多,临时状况频发,诸位兄弟姐妹请多担待,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