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作者

    没有惨叫,没有轰鸣,连交击的声音都没有。

    已化为白地的园林中,所有的声音都淹没在寒芒破空的哧声长音里,成为眼前妖异情景的唯一点缀。

    随着园林边缘虚空扭曲的程度不断加重,重器门的修士已经调整了阵形,由两人突前,三人居中,四人殿后,形成一个塔阵,适合聚力攻击同一目标。

    而在寒芒抹过的瞬间,当头两名披甲修士便身分四截,瞬间张开的护体真煞、符纹光壁没有半点儿用处,之前扔出来标枪同样被斩成数段,寒芒摧枯拉朽一般从残尸中间穿过去,全无停滞,以本来的斜线,击穿了整个阵形——只要挡在这条斜线上的,一律两段,全无例外!

    马长老位置居中,他的视界一片血红,那是旁边同伴充沛的气血毫无准备也毫无保留地喷射,也将他漆黑的重甲染上了同样的颜色。即使隔着厚厚的金属层,他似乎也能感觉到那烧灼的热量,与之同时呈现的,是直刺骨髓的锋锐寒意。

    寒芒擦着马长老盔甲的边缘抹过去,又将后面一排的某个倒霉鬼切成两半,然后继续向前,直至消失在更远处的虚空中。

    “啊,啊……”

    张开嘴,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巨大的荒谬感捆住了马长老,他无法理解,就是剖开一张纸,也要有点儿糙边儿吧,也要有点儿阻力吧,可那寒芒,开始是什么速度,消失时还是什么速度,中间被它切割的人体、甲胄、投枪等等,则像是毫无实质可言的幻影,寒芒过处,就是分崩离析。

    他有点儿明白了,锋利、锋利,只有无可抵御的锋利,才是寒芒唯一的属性。

    他应该庆幸,寒芒是斜着过来的,与地面错开了好大的角度,所以,此时地上的残躯才是八块,而不是十八块!

    “他发不出第二剑!”

    雷公脸女修就在他侧后方,发出急促的呼啸:“这是他盗取了符印的力量,以小搏大,现在不可能再有余力……”

    马长老如梦方醒,身畔,女修已经化为一道电光,超了过去。

    然而前方的虚空扭曲程度,使得再快的速度也难有用武之地,女修所化电光还是慢了下来,此时马长老也在吼啸声中冲了上来,古铜的面甲上还沾着血迹。手腕一翻,又是一杆投枪出现,呜呜声中,破空飞射。

    投枪的符纹展现的是强劲的腐蚀力量,刺中目标之后,可在瞬间将其蚀化为一缕青烟——然后余慈真的变成了烟雾状!

    投枪穿透了他的身体,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他只是对两个扑来的修士露齿一笑,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融进去了!”女修盯着那在闪烁中,渐渐虚化的身影,喃喃说话,“不是破解,也没有控制,而是融进去了。不,这就是控制符印的先兆,要通知门主才成!”

    马长老别的没听懂,最后一句则没有疑义:“那快……”

    话音蓦地断绝。要想朝另一片虚空中的门主传递信息,别说还丹修士,就是步虚水准的也勉强,他们只能通过组合符阵做到这一点。本来符阵就分布在各人的甲胄上,只要六个人合力就可以,但现在……

    他和女修怔然对视,一时竟是无计可施。

    *******************

    “谁对了?谁错了?”

    “……”

    “婆婆妈妈的,是不是爷们儿啊!”

    “谁知道!”

    终于有了回应,答案还让人啼笑皆非。余慈刚笑了一声,却是戛然而止,他五官七窍同时溅血,整个身子更是变得像是烤熟的大虾,那是皮肤下的微小血管齐齐爆裂的缘故。

    更深层的肌肉骨胳、五脏六腑也是扭结倒转,现在余慈的感觉就像是被人拿着当大锤使,在大铁砧上猛砸了几百上千下,不管铁砧如何,巨大的反震力完全由他一身消受。

    再撞一下就死定了!余慈得出结论,服了几颗药丸后,又进入心内虚空,暂时将肉身的感觉屏蔽。

    虚空中,生死符如实反应了身体的现状,不但是外围一些符纹分形紊乱,就是中央生死翻转的核心符纹,也有些走形。但这些都在慢慢恢复,尤其是余慈将注意力完成放在生死符上,以心念进行观想之际,形神自然契合如一,恢复的速度更是加快许多。

    只是,心内虚空中还有一个存在,不容忽视,在状况稳定之后,余慈很快就结束观想,转而将注意移往外围虚空,漫天符纹分形之中。

    此时,正好一次“大循环”结束,中央“封”字符纹闪烁片刻,便有一道犀利明透的剑光从中喷射而出,绕行天际。这可不是胡乱游走的,而是以极其流畅的态势在拓印完整的符纹分形上,再描摹一遍。

    细细看来,其内外先后、轻重虚实,莫不合乎拓印符纹的实际,没有半点儿谬误。

    这正是那外来剑决,抢进心内虚空以后,做的最多的一件事——标榜自我的存在,吹嘘符印的威力,当然,还有坚持其既有思路的正确。

    这也难怪,毕竟是符印的作者来了么!

    不过现在,余慈早用现实打败了它:

    “你还抓着这错谬的旧法子做甚?你也看到了,现在可不是五劫之前,‘叠窍合形’的思路才是正途,符印的威力也不会削弱半点儿!反倒是按着你的想法,像我这样的修士,用出一个符去,没有抽成干尸,也要被天地的反制之力震死,完全不合实际!你也看到了,要不是我坚持把优化的符纹掺在里面,现在就可以陪你那主人一块喝茶去了……”

    “……”

    剑光游走更疾,一遍又一遍地描摹符纹份形,之前那个吵吵嚷嚷,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声音却是再不复见。

    一个五劫之前的老古董,偏又有着孩子般的小性儿,余慈真要叫一声头痛,这一位可是主动找上门来切磋符法的,本身实力强绝,真惹恼了,一翻脸余慈就要给斩成渣渣,他还非得“以理服人”不可。

    “玄黄大人,做不做的你给个准信儿。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要答应,咱们后面一切好说,若是不然,鄙人可没有那么多条性命陪你去送死!”

    余慈心中又闪过园林中那幕情形,面对这位玄黄大人的压力,他坚持己见,用感应、统驭元气、演化剑意等几处已经简化完毕的符纹分形代替了原有的那些,再用玄黄传授的秘法,从第一层符印中抽取力量,催化符箓,以身代符,挥出那璀璨一剑。

    威风是极其威风,然而以代符,在此秘境之中,与以身代天地又有何区别?

    庞大的元气流动除了带来其本身的强压,还成百上千倍地放大了符纹演化过程中,外界天地的反制力量——原本微尘碰撞般的力度,也能给放大成巨石砸头的后果。

    马长老他们觉得寒芒锋锐无匹,摧枯拉朽,却不知稍稍一点儿反震,都会给余慈带去千百倍的伤害,这也正是余慈重伤的由来。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符印收拢的力量远超过余慈的力量,中间又缺乏一个有效的运转中枢,否则以符法天然的“以弱驭强”的性质,绝不至于如此惨烈。

    终于,那位原作者,难心可移地说了一句:“非要做么?”

    “鄙人的性命再不值钱,也不该毁在玄黄大人你的亲制的符印之下吧。”

    “若非你是离尘宗的……”

    对方的回应中不免有些悻悻的味道,但总算把改编权交了出来:“时间不多了啊,能不能快点?”

    你也知道时间紧迫?想着这一位大发小孩子脾气,将已经半成型的简化符纹斩碎了百八十遍,余慈就觉得脑仁儿疼。

    不过,有这一位在身边,终究还是有好处的。不管这位大人的符法造诣多么有限,思维又是多么僵化,但对秘境符印的了解,世间却无人能出其右。尤其是当初布置的时候,各种设计思路,更是将符印的奥妙完全展现在余慈面前,没有半点儿遮掩。

    余慈在心内虚空中不出去了,用了整整两个时辰,终于将千万符纹分形、亿万窍眼,简化为实际的八千之数。虽然在现在的符箓系统中,这也是很荒唐的数目,但总算是能统计了不是?

    在此过程中,虽然余慈再没有观想生死符,他的伤势也在以能够目见的速度好转,特别是余慈思路通达之时,生死符也就转得愈发欢快。这正是“玄元根本气法”的神妙之处,引气成符,以符驭气,符法真气浑然如一,又有触类旁通之效,为世间其他先天气法所无。

    如今简化的第一层符印,还是一个很不规则的形状。有些关键分形已经接近完成,但有些还要细细推演才成……

    便在此时,被打击得说不出话来的玄黄,发出了警讯:

    “小心,有‘影子’过来了。”

    “唔?”

    余慈蓦地睁眼,因为引气秘法而导致空茫的视界,此时略有好转,只像是在眼前覆了一层印着符纹的厚纱,对周围环境总算能够目见。

    然后他才发现,穿透第一层符印之后,秘境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天地之间,云气聚散无常,似有殿宇高悬于云端之上,而在聚散的云气之后,一股暴烈的剑意便如天外雷霆,碾压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