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破空

    呃,12点还是2点,反正是俺错了,掩面遁……

    *************羞惭的分割线*************

    当寒气在虚空中打转之际,正是重器门道出来意之时。

    作为重器门在剑园中第二号人物,马长老是对外的喉舌,挟着九人跨空而来的余威,他沉喝道:

    “奉门主之……”

    后面的“命”字,蓦地哑了,绕心而过的寒气,理论上不会对人们造成任何影响,可是在那瞬间,人们的全身机能倒似出现了一个断层,心脏都像是漏跳一拍,莫名地便吐不出气来。

    一句话说不全,气势当即受挫,园内诸人都是还丹水准,自然感应到了。

    “邪门!”

    马长老心头一凛,他以前也是个散修,经历虽杂,眼界却是不大,但自从拜入重器门,见多了门主大人不可思议的手段,眼界自然打开,可相应的,对一些莫名之事,怀有很大的戒惧之心,此时也是如此。

    但很快,余慈又闭上眼睛,缓了一缓,再睁开时,目光虽是锐利,却也不再有刚刚那直透人心的寒意。他慢慢站起身来,环目一扫,神情倒是平静得很。

    这时人们都看出来,此人修为最多不过是还丹初阶,在一众人之中,排名当是倒数,刚才那慑人魂魄的寒意似乎只是错觉,完全见不到了。

    不过,文式非等人还是稍稍挪开了身位,和他保持距离。

    马长老却是问了一句:“这位好生面善,不知高姓大名?”

    “这位是半山岛的余慈余道友……”

    帝舍倒是抢先说出来,之前没能下手,刚刚又给惊了一回,正是恼怒的时候,便又想削削他的面皮,重拿出半山、罗刹的阴私说话,但才说半截,帝天罗冰冷的眼神已刺他面上,把后半截给封了回去。

    “半山岛?确实是剑修高门……”

    马长老在甲胄内深吸一口气,若真是如此,他反而不惧了。目光扫过排列如林的投枪,又从中吸取到绝对的自信,更不用说,他们人数上占据绝对的优势:“奉门主之命,秘境已由我重器门占下,一个时辰之内,再有逗留者,立斩不赦!”

    似乎与他话音相和,“不赦”之语一出,头顶便是轰隆一声响,整个秘境都微微颤动。已经熟悉了三层符印结构的众修士都能感觉到,那是在更深层的空间内,两位强大的人物在激烈对战,也就引发了符印的全面压制,

    那不是他们所能触及的层次,但眼下的局面,却是当真可恼。

    帝舍便头一个跳出来,冷笑道:“小小的重器门,也敢拿大?”

    马长老却是从容得紧,只笑道:“若在外间,重器门不算什么,然而在剑园中,在秘境里,我等九人,却还有这等自信。”

    说罢,他随手一挥,枪林之中,有数杆投枪闪亮,上面符纹光芒流动,竟都不逊色于之前园林中放射出凌厉气芒的那杆,想想那几乎撕裂虚空的威煞,从文戒非到香奴,都是心头生寒。

    最可恨刚刚因为铁阑和余慈的缘故,这五人的小团体内部早是分崩离析,便是明面上的合力,怕也是拿不出来了。任文式非等人再怎么才智高绝,面对这种局面,除了一个“恼”字,也只能再扒拉出一个……

    “走!”

    突然一声断喝,响在众人耳边。这喝声堪称是切中实际,更是卡在双方思维的契合点上,当下便是轰一声响,文式非发出“呜”声低啸,整个身形竟在瞬间缩小了近十倍,甚至已失去了人类的形体,只有一道乌光破空飞动,在其两边,帝天罗和帝舍都化为一道扭曲的光芒,竟是抓住乌光破空的瞬间之机,缀在上面,似乎已经完全消失了重量,完全没有影响到乌光飞射的速度。

    再一声雷鸣,乌光与两道两芒竟是凭空消失。稍迟一线,插在地上的枪林才开始振鸣,随后被马长老挥手止住:

    “人器合一的乌雷梭,辅以极光元磁的斥力,确实有安然穿透虚空之能,算了,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他们的位置……况且,以还丹修为强穿虚空,怕是也是不好受。”

    马长老知道,这大概是对方压箱底的脱身本领,既然如此,就绝对不可能没有后续的万全之策。更何况,魔门在北地的势力,并不因为元始魔宗的四分五裂而消减,就算他身披重甲,遮住本来面目,这件事后,更可脱离门中,也不愿多生事端。

    至于另外两位……马长老嘿了一声,就算跑到园林尽头又如何?不管跑多远,没有穿梭虚空之能,也是枉然!

    倒是那个年轻人,似乎有些古怪。他正犹豫是不是要再试探一回,有人通过头盔内的传音符阵说话。

    “什么?”

    马长老一震扭头,与他说话的,正是另一边披轻甲,戴雷公面具的女修。此人修为在一众门徒内不算拔尖,但却精研符法,又是能在门主面前说上话的,地位很是特殊。说出来的话,他也不能不信,眼中当即就是一寒,发令道:

    “注意了!”

    **************

    “你出了什么问题?”

    香奴收了遁光,让二人从缥缈不实的状态中脱离,周边扭曲的虚空像是张开的妖魔大嘴,随时能把二人吞噬进去。余慈边上就有一个,可是他似乎全无所觉,明明一侧还有更大的空地,他却站在这危险的边缘,未曾稍移。

    之前也是这样,一个“走”字,惊散了文式非等人,自己却全无动作,若不是她反应及时,携他出来,说不定这厮已经让重器门给绞杀在枪林之中。

    余慈回答轻描淡写:“我眼睛不太好使。”

    “啊?”

    此时正值马长老吼出命令,九个披甲修士各自从地上拿起投枪,圈成一个半圆,慢慢逼上来。马长老头盔之后,双眼利芒闪闪,沉喝道:

    “半山岛的朋友,不要再妄想破解符印,再不收手,莫怪我手下无情!”

    “你若能帮我停下,我有重谢。”

    余慈懒洋洋回了一声,旋又朝香奴低声道:“过来一下,问你件事儿。”

    香奴正听得莫名其妙,脚下不自觉往那边凑近一些。只听余慈道:“对了,问你件事儿,半山岛的叶缤女仙,和贵教究竟是什么纠葛?”

    “……”

    憋了半晌没说出话,那边重器门早是层层杀机摞上来。不过知道余慈绝不是不知死活的那类人,香奴倒是放下心思,暗中开启她早准备好的底牌,嘴上淡淡回应道:

    “本教神主阴身女相,却喜女色,你竟不知么?”

    这等事这在罗刹教绝不丢人,相反,还是一应教众津津乐道之事。虽是言及神主阴私,但人人都知道,神主对此类事件绝不在意,相反从来都是兴致勃勃,多吹嘘几句,说不定比念几篇祷文还要来得有效。

    果然,在论及此事的时候,刚刚和无尽虚空之外相勾连的引线,立刻就凝实许多,那位伟大的存在,感应到了这边的刺激,凝眸看来。

    余慈真的愣了下,随后脱口道一声:

    “胡说八道!”

    香奴唇边冷哂,不知为何特别喜欢看到他这种反应,正要再说,当胸一股大力透来,她猝不及防,身形后仰,本来这也没什么,然而后面却是变故突生,一个原本很是微小的虚空裂隙,突然被一股巨力撕开,因虚空动荡而产生的乱流当空一扫,就把她卷了进去。

    女修为之大骇:“他怎地突然下手……”

    念头未绝,她已经被汹涌而来的乱流吞没,原本已经明确的“联系”,也因为空间转换,被瞬间切断,一时间只能全力引气护体,什么都顾不上了。

    一阵天旋地转,直到耳中“砰”一声响,肩膀狠撞在坚实的崖壁上,她才发出一声痛哼。她反应也是快的,知道在陌生环境下的忌讳,当下全力运化神意,要先把握周边环境的信息。

    但很快,她就是一怔,这地方不是陌生,而是太眼熟了。脚边有一个被击碎脑袋的尸体,四面崖壁之上,尽是深深的剑痕,这也就罢了,可是岩洞尽头,那闪耀的刺眼金光,只要是来过这里的人,都很难忘记。

    “先天庚金之气……沉剑窟?”

    正意外的时候,那团金光中长啸之声骤起:“卑鄙小人,你终究困不住我们!”

    随即光芒四散,几个人影先后冲出,恰好与洞窟中的香奴打了个对眼,双方都是愣了。

    “罗刹妖女?”

    “半山叶明?”

    香奴心中一声呻吟,二话不说,转身便走:“余慈,你好!”

    ************

    余慈暂时顾不得那边香奴的想法,怎么说他也是把女修送离险地来着,算是偿了之前维护他的人情。

    当然,暂时解决掉一个难测深浅的麻烦,也很不错。

    余慈说眼睛不好使,并不是假话。当然,不能说是看不见,只是他虽睁着眼,眼前却是一片空茫,只有无穷无尽的符纹分形在眼前流淌。

    但他的感应却是更为敏锐,他能感觉到,因为他的举动,让重器门那边杀意翻腾,那些人终于不顾一切,扔出了投枪。

    其实余慈现在真要投身到刚打开的虚空裂隙中去,也不是不可以,但一方面,心内虚空新来的恶客,极讨厌这种选择,那单纯但强烈的念头一直在心中跳动;另一方面,余慈需要用事实来封着它的嘴:

    “看一看,究竟是谁对谁错!”

    他不闪不避,空手挥斩,眼前漫天符纹分形分崩离析,只有一道刺人肌骨的寒芒指天划地,哧声延伸开来。

    目见寒芒的瞬间,马长老不自觉眯起了眼睛,但随后,扑面而来的血光便将这一线视界给糊得严严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