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 睁眼

    帝舍的疑惑就是在场所有人的疑惑。经过这些时间的参悟,文式非等人都明白,秘境的奥妙,大半皆系在内外三道符印之上。

    这符印看似禁制,又是空间的分划,每破开一层符印,都等于是往秘境中更深入一层,三层符印破开,就会站在秘境的中心。当然,若能更进一步,将三层符印尽都控制住,理论上这秘境就要换个主人了。

    化虹而去的那位,出手当真不凡,行事更是干脆利落,抓住一、二层符印被沉剑窟主人引动,彼此影响的时候,竟是火中取栗,趁乱一举击破这两层阻碍,杀入最靠近秘境核心的地方。

    这一手除了胆大心细,还要对符法有着极其精深的造诣,方能在此毫厘之间,躲过符印的压制,履险如夷,只论符法,文式非这些被沉剑窟主人挑选出来的剑符双修的人才,怕是加起来也比不上人家一根指头。

    园中的沉默在继续,但实际上,人们现在都在等着沉剑窟主人的回应。此时此刻,面对已经突破两层符印的对手,文式非等人的作用已经无限接近于无,也只有沉剑窟主人这样,随时能够触发符印威能的“大人物”,才堪与那人放对。

    终于,他们听到了一声冷笑:“他这是去寻死了!”

    “寻死?”

    “对符印既无破解,也未控制,就这么强突进去,急功近利,到时内外夹攻,便是地仙一流,也要狼狈不堪。本座当年也曾做过这样的蠢事,如今他不过是把这路径重复一遍吧!”

    沉剑窟主人的语气倒是自信满满,哪知文式非在旁不阴不阳地道了句:“窟主也得到斩雷辟劫令了不是?谁知道那人又有什么机缘?”

    园中一下子又陷入到静寂之中,下一刻,在文式非等人难看的脸色中,沉剑窟主人身形再现,哈哈笑道:“有本座在,想拿机缘,哪有这么容易?”

    “闪哪!”

    文式非等人一声咒骂,什么都顾不上了,四面飞射,以躲避接下来秘境的冲击。铁阑则多带了一个余慈,反应比他们还要早上一线。

    果不其然,还没有完全沉淀的前两层符印威能立刻生出感应,那只虚空利眼再度凝眸,瞬间锁定了沉剑窟主人的方位,可未等剑气迸发,它锁定的对象已经吐气开声,身影再度凝实三分,身外更有无数乍现乍灭的惨白光芒,细看去,那光芒之中,每一个闪烁之处,都是扭曲的头脸虚影,密密麻麻,挨碰在一起,无声惨嚎。园林中气温骤降,阴风四起,渗入衣袍,更是凉浸浸的,直透心窍。

    在有心人眼中,这一下子,沉剑窟主人便露了根脚。

    帝天罗便轻声道:“好重的怨煞之气……”

    “就是专修鬼道的修士,怕也不敢把这等程度的怨煞之气收拢体内。”

    文式非脸上笑容抽动,不知是喜是怒:“这一位,不是生灵!”

    与话音相应,沉剑窟主人的气息猛地放开,肆无忌惮地冲破两层符印,却仍未止住,又撞上了第三层!

    所有人耳中都是一闷,澎湃的气浪压迫耳膜,嗡嗡作响。随后就是一声霹雳打破这气浪阻碍,园林为之震荡,昏暗天空撕裂,粗大的电芒便如天神之鞭,猛抽下来。

    电光暴闪的瞬间,园林中所有人都为之颤栗,这无关胆色,而是神魂深处的本能做出的反应。

    “三层符印一起作用……等若劫雷?”

    文式非本就是趴伏地上,这下就把身子按得更低些。劫雷一般都是有明确的目的性的,可离得这么近,谁也不敢保证,庞然的天地劫力不会把他们捎带进去!

    下一刻,刺眼的光波横扫园林,众人顾不上观察,一个个做起了驼鸟,低头缩肩,护体真煞全开,只求将这波冲击捱过去。

    沉剑窟主人的大笑声起,旋又在滚滚雷音中消寂。

    过了很久,文式非抬起头,眼前是一片白地,这片园林已经给毁了个七七八八,劫雷和沉剑窟主人的对冲中心位置,更是一片狼藉,原先高高的四通阁废墟被彻底抹平,到处都是劫雷留下的焦痕,还有剑气切开的深深裂隙。

    “都活着吧?”

    文式非叫了一声,当先往那边去,不一刻,帝天罗、帝舍、香奴都聚在一起,在原地看了半晌,又有眼神交流,随后便纷纷将目光投向另一边,那里余慈盘膝坐地,竟是依旧在入定,那全情投入的水平,让人无语。

    这种情况下,他还能避过劫雷的冲击,其原因就在他前面,那个时闪时灭的鬼影上。

    沉剑窟主人引爆三层符印反制之际,是铁阑将余慈挟走,随后又在劫雷冲击肆虐之时,挡在前面。若是别的了就罢了,劫雷之威,天生灭杀一切阴魂鬼物,任铁阑修为如何高深,也是抵挡不住,此时大半鬼体都被蒸发,一时动弹不得,只有双眸中黯淡的赤光还在微微闪烁。

    “好个剑鬼,有豪侠之气!”

    文式非赞叹一声,随后又道:“再这么撑着也不好,最好是收起来温养一段时间……窟主可在?”

    他扬声唤了一句,已成白地的园林中全无回应。几个人同时放开感应,仔细察探一遍,仍未有回应,又是交换眼神,最终方由文式非道:“时间紧迫,事急从权,贵仆就在我这里暂歇一回吧。”

    说着,他取出一件雕着百鬼夜行图的瓷瓶,打开瓶塞,对准了那个鬼影。正要念动法诀,旁边帝舍忽地一声冷笑:

    “那颗‘铁魂还灵珠’确实不错。”

    文式非面不改色,笑道:“那是人家聚灵之本,自然是件异宝。这也是应有之义。”

    在场的果然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在铁阑重创之后,都看到它的根基,全在鬼体内藏着的一颗铁魂还灵珠上,想来它能从一只普通剑鬼,成长到这种地步,实是仰仗此珠之故。

    这颗珠子放在不懂行的人手中,不值几个钱,可在魔门众修士看来,实在是聚魂合魄,成就傀儡替身的上乘妙品,使用得当,无异于能多一条性命。帝舍就是些割舍不开,只道:

    “你打杀王既然发了善心,不妨也可怜可怜我们这边的萧师弟如何。他初成血影,正要异宝聚灵,这珠子……”

    正说着,旁边帝天罗冷冷瞥来一眼,帝舍当即噤若寒蝉,不再说话。

    文式非微微一笑,暗道无怪乎光魔宗后进弟子,以帝天罗为首,不说她有什么能耐,只看帝舍的心胸格局,便也都明白了。赤魂还灵珠是件宝贝没错,但在这种前景未明的情况下,因为这玩意儿就毁了脆弱的默契,急着拆伙,此人便是狡狯多智,也没多大出息。

    不过此时,帝舍受帝天罗管束,终究不敢再生事端,脸色虽不好看,终究还是扭过头去,来个眼不见为净。

    文式非朝帝天罗点点头,又扫了眼香奴,见这个已经极度弱势的女修也没有自不量力的表示,这才满意一笑,平端瓶口,果然这回再没有人阻止他,瓷瓶口发出一股吸力,罩住铁阑,将他化为一道乌黑透红得的光珠,吸摄而入。珠子落在瓶底,发出清脆的声响。

    文式非晃晃瓶子,随即笑着将其收起,此时在他们和余慈之间已经再无阻碍,人们的眼神也就很自然的凝注上去。

    “嘿嘿,这个小子……”

    帝舍笑得很是开心,这回没人再阻止他了,便是帝天罗,也只是道一声“暂留他一条性命”,仅此而已。帝舍随口应了一声,正待上前,脑后却是一寒。

    他微怔又回头,和其他人一起盯着黑袍罩体的女修,森然道:“你想怎的?”

    香奴淡淡回应:“他还轮不到你。”

    “哦?那你来?”帝舍使出嘲弄的语气,但对香奴的压制却是丝毫未减。

    有罩袍遮着,看不出香奴的反应,不过她的气机愈发地缥缈难测。罗刹教的幻术最擅长以虚击实,以少抵多,故而文式非等虽是占据了人数的优势,却也不会大意,只是奇怪,这二人平时看着也没有太深的来往,怎么现在又发起疯来?

    当然,某人心中憋闷得要吐血的心情,他们是绝不会体会到的。

    眼看一场没意义的争斗就要上演,尖锐的破空声起,在众修士反应过来之前,已有十多根投枪从天而降,列如枪林,将人们圈在其中。

    骤惊回头,却见园林虚空处,九个披甲修士围成一圈,身上甲胄符纹交织,化为一层极其瑰丽的光壁,裹着他们破开虚空,从天而降。

    帝舍呆了半晌,等那九人落地,才一记粗口/爆出来:“他娘的不带这么玩儿的!”

    至此,人们总算明白,为什么这些重器门的混蛋破坏四通阁如此利落,原来早就有恃无恐!

    文戒非面色严峻,看着九个修士跨空而来后,随即分散,按特殊方位分列四周,其间他一直想出手,可是对方行止虽各有不同,却是气势如一,让人无懈可击。

    正头痛的时候,他眉头又是一皱,不只是他,所有人都生出感应,十多对目光汇聚。

    中心点上,余慈眼睛睁开。

    园中陡地一静,不知怎地,当这个还丹初阶的修士睁开双眼,众人心头都有一溜寒气绕行而过,极淡极淡,却让人漏不过去,忽视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