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突入

    余慈的选择自有其依仗:天下修士千千万万,能像他一样既精剑术又通符法的一千个人中就有一个,而以剑意结成种子真符的,千万人里也未必能找出一个来。

    有此条件,面对类似的符纹分形,这个种子真符就具备极大的参考价值。正所谓“举一反三”,没有“一”,又哪来的“三”?

    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没错,种子真符的结构,正是剑意化符的诸多方式中的一个,具体符纹安排上,或许并不适用于第一层符印的实际,可是构符的原则是不会变的,一旦把握了原则,拼接符纹分形,就只是考验基本功了。

    只用了一个多时辰,余慈就把这处关键分形组合得七七八八,已可略见此处符纹的整体结构,之后便是引气贯注,确认其运转正常与否。当然,在心内虚空,不可能真的引气成符,只需驱动心念,在其中走一圈儿便成。

    余慈正是这么做的,如果分形组合无误,他应该会感应到布置符印的前辈剑仙留存的剑意痕迹。

    心内虚空骤然一亮,有一溜电火划破长空,便像是有人在夜空中挥出璀璨剑光,余慈心头一振,知道自己拼接的符形,至少在结构原则上是完全没问题的。

    不过,似乎和符印触发时,寒气凛冽的感觉有些不同?

    余慈再次驱动符纹,在心内虚空烙下印记,转头又想去感应外界符印的变化。就在此时,他心头震了震,一幅画面陡然从眼前流过。

    这并非幻觉,而是飞出去的神意星芒将寄生对象周围的刺激性信息传导过来,而那画面却不是来自于他已经确认过的三个裂隙后空间的任何一个。

    余慈愣了愣,然后就明白过来,这颗神意星芒应该是落入了一个细小的虚空裂隙之后,最初就被余慈排除掉,任其自生自灭,但不知为何,又将信息传递回来。

    没等他弄清楚这究竟是哪里,更清晰,同时也更具刺激性的画面刻进心头。

    那一瞬间,余慈不自觉进入了星芒寄生对象的视角中,对方的身体的感觉也复制过来。僵硬、冰冷、抖颤,皮肤像是被千万根尖针扎刺,而眼中则是一团耀眼的金光,正迅速占据他全部的视野。

    在视野边角处,几十只剑鬼正在尖啸声中,被催化成烟。

    剑园?

    几乎与之同时,余慈又从中接收到了另一个信息源,这个可要熟悉太多:小家伙!

    余慈猛然间明白,这里究竟是何处了——沉剑窟!

    不知为何,剑仙秘境的虚空裂隙中,竟有一个通往了沉剑窟,那么,神意星芒的寄生对象,应该就是一个参加了沉剑窟主人的宴会,又侥幸活下来的幸运儿了。

    只不过,如今他的运道似乎用尽了——前方的金光已经扩展视野的极限,从他的视角来看,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那是……庚金之气?”余慈认得那是沉剑窟中间,汇集的巨量先天庚金之气,听铁阑说,有个名目叫“祭剑台”,其中蕴着一道极其凌厉的剑意,不知是什么来路。

    念头未绝,警兆骤现,一道森然剑意从金光中透出,直贯眉心。寄生对象的脑袋瞬间变成了一个烂西瓜,砰声爆碎。

    余慈闷哼一声,就算只是代入,脑子炸开的滋味儿也绝不好受。他眼前红黑颜色混染,眩晕的感觉极其强烈,可是却容不得他静心恢复,只因那道森然剑意,竟不知怎地,跨越虚空,追着神意星芒投射的轨迹,直斩而来。

    “你娘!”

    只来及咒骂一声,剑意便已追至,便如同破门而入的强盗,轰地一声打入心内虚空,把这里诸多神通外相搅得一团乱麻。

    “铮”地一声,心内虚空响起双剑交击的剑鸣,这是种子真符自发放射出剑意,与侵入的外力碰撞,然而下一刻,这道护身剑意便给打碎,心内虚空更呈现出明显的扭曲。

    余慈心头一寒,总算明白这道剑意的层级,怕是远超过他的想象。

    他是怎么把这家伙招惹过来的?

    或许是感应到危机,心内虚空中心处,生死符大放光芒,吸纳天地元气的速度剧增,并迅速转化,将力量灌入虚空中诸般神通外相之中。别的也就罢了,虚空中盘旋的鱼龙却是身形猛涨,化为十丈长,水桶粗的一条庞然大物,双钩宫绦所化的利爪也随之涨大,额头“道经师宝”四字印记更放出强光,照在那道外来剑意之上。

    然而外来剑意全无凝滞,又是威能发动,斩的却不是诸多神通外相,而是虚空中,那块刚有了新结构的第一层符印烙印。

    砰地一声,余慈前面几个时辰的“作业”,瞬间毁于一旦。千万符纹分形,又变成最初始状态,散布在心内虚空的外层区域。

    余慈看得莫名奇妙,就是打散了又如何?要知这是在他心内虚空之中,心念随生随灭,只要前面的步骤记得清楚,顷刻间就能复现——便像这样!

    虚空中重新出现那完成了小半的符箓合形,与前面一般无二。可才现出片刻,那剑意又是一斩……

    “有毛病啊!”

    余慈先前觉得这剑意层次若渊之深,若海之阔,令人凛然生畏,现在立刻转换目光,只觉得这剑意纯粹就是个小孩儿置气的玩意儿,难不成它攻入心内虚空,就是为了把他凝成的符箓打散掉?

    三番五次地尝试,回回都是如此,余慈又好气又好笑,那道剑意也磨光了耐心,再一斩斩碎符箓之后,凶横的剑意却是倏化清光,直刺入中央核心符纹之中,下一刻,满天符纹分形倏然一亮!

    *************

    不对劲儿!

    园林中,文式非等人纷纷睁开眼睛,凝然四顾。地面在颤动,幅度越来越大,四通阁的废墟看起来有再次垮塌的危险。

    人们纷纷起身,这种情况下,能再潜心推演就叫有鬼了,更何况,他们在感应符印的时候,已经察觉到,远方有着极大的变故发生。这种情况下,仍盘坐地上的余慈,就显得非常突兀,看得出,他还在深层入定之中。

    香奴伸手想叫醒他,没等探到他肩膀,沉剑窟主人便发出一声低喝:“他或是在最关键处,不要惊扰了他。”

    “关键处又如何?破解第一层符印怕是轮不到咱们了吧。”

    文式非语带嘲讽,但脸色其实不太好看。像他这样的人物,修为或许还未臻绝顶,表面上也能屈能伸,但胸中天生一股傲气,却是对谁也不服气的。可现在的情况就是,远方不知是谁,后发先至,嵌入第一层符印的核心层,转换符文,吞吐元气,竟有一举破解之势。

    不只是那边,观眼前余慈的表现,对符印的研究怕也比他来得深入,这般事实,可是让他不爽得很。

    但更出乎他预料的,是沉剑窟主人的反应。这个活了上万年的老家伙,表现得非常从容安定,只道:“观那人的动作,不是要将第一层符印毁去,而是要争夺其主控权,以至控制整个剑仙秘境。这手段不可说是错了,但在眼下,也太自不量力……都趴下!”

    轻飘飘的一句话后,是凌厉的反击。文式非等人眼前一花,沉剑窟主人竟是凝成了身形,便是只如鬼物般的虚影,也有远超过他们层次的力量迸发出来,直刺苍穹。

    刺耳的裂帛之音响起,园林上空便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撕开了口子,虚空深处,似乎有一只利眼明照此间,随后就是比刚才触动第一道符印时还要强劲十倍的强压轰然迸发。

    沉剑窟主人虚影一闪,已在百丈开外,随后消散,这股强压如影随形,垂天划地,园林地面已经被犁出一道不知多深的长沟,一直延伸到沉剑窟主人消失之地,又是一声尖音,万千剑气崩溅开来,在那半边园林发力一绞,所过之处,一切物件都给绞成尘烟灰土,不见半点儿痕迹。

    “够毒!”

    文式非不是说秘境符印的杀伤,而是指沉剑窟主人的手段。这家伙冒险触发的,已不只是搅动了第一层符印,便连第二层也没放过,由此激发的反制之力,十倍与前,并且和第一层符印混同在一起,弄得天下大乱。

    这时候想控制符印,不是找死么?

    文式非似乎可以听到极远处那声悔恨的惨叫。

    沉剑窟主人的声音响起来,平淡中感觉不到刚刚从秘境的反制杀伤中脱身的痕迹:“看到了?这等情形之下,若把符印视为罩子,我们打破了出去就行,别想着办那些额外的蠢事!”

    诸修士深以为然。

    “那就继续吧……唔?”

    他话音倏地断绝,只因为他感觉到了,正混乱不堪的两层秘境符印中,有一道新的气息穿入其间,全无停滞,从不耽搁,便如一道跨空长虹,一闪而逝,只给人留下那绚目的轨迹。

    “出去了……是谁?”

    帝舍哑着嗓子说了一句,没有人回答他,满园寂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