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退路

    不是也跑掉了吧?余慈挠着头站起来,旁边铁阑赤红的眸子闪了闪,又熄灭掉了。

    此时太阳真火的投影已经依照日升月落的模式,完全消失,园林中黑沉沉一片,余慈信步而行,在园子里散步。园林的景致早被重器门的投枪法器毁了个遍,直若一片焦土。且在这片焦土之上,虚空处处扭曲,且越往外围去,扭曲的程度就是越重,撕裂的口子越大,将园林空间弄得支离破碎。

    那些让人一眼就看出来的位置也就罢了,真正要命的是那种极细小的裂隙,隐藏在树木砖石之后,又是在夜间,外表一点儿不显,一不小心撞上去了,就有可能被扭曲的虚空之力挖出一块皮肉,甚至绞碎肢体,伤损性命。

    余慈一不小心给绞碎袖角之后,不敢托大,往更远处扫了一眼,便准备转身回返。不过也巧,就是这一眼,他看到香奴从园林另一边走过去,黑沉沉的袍子几乎完全融入夜色中,让他差点儿就漏过去了。

    本想打个招呼,但想想又觉得没意思,干脆任她远去,心中却也奇怪,都这时候了,女修到此危险之地,是什么打算?

    从初见面时起,余慈就对这神秘兮兮的女修有种莫名的感觉,接触得越多,感觉越是强烈。虽说中间他曾经趁着女修受伤昏迷,看到过她的形貌,然而罗刹教虚虚实实的手段最多,余慈也不好做出最终结论。

    这样想着,余慈不自觉就冒了一回险,往香奴之前的方向走去。

    走到那里,情景也没什么特别,就是虚空扭曲得更加厉害,搭眼一瞧就有几十上百个裂隙,隐藏在夜色中,稍一不慎,就可能撞上去。

    “这种鬼地方……”

    余慈可没有闲功夫仔细察看,万一撞上虚空裂隙都没地儿哭去。想了想,他用了个偷懒的法子,暗中驱动照神铜鉴,放出神意星芒,准备控制着它转上一圈儿。

    哪知星芒刚飞出来,一闪就不见了,余慈为之愕然。

    他的感应很清晰,神意星芒是一头撞进了某个虚空裂隙中,在园中,这也没什么,可是这并非是他操作失误,而是神意星芒完全自发的动作。

    神意星芒也只有在一种情形下,才有如此高度的自觉性……

    余慈眯起眼睛,想起沉剑窟主人的说法。要再追索神意星芒的去向,但虚空扭曲的屏障哪能如此轻易突破,说不得完全断绝了联系。他也不气馁,反而有些兴奋,若他的猜测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变成现实,他面临的局面就迥然不同。

    下一刻,千百颗星芒从照神铜鉴上喷射而出,散落四方,转眼就又完全消失掉了。

    果然如此!余慈几乎要抚掌大笑,偏在此时,他周身一紧,巨量的压力当头而下,满溢整个园林。

    他讶然抬头,这感觉,不正是符印被激发时的兆头么?现在离四个时辰,还有一段距离吧。

    有声音遥遥传来,那是铁阑:“客人在那吗?”

    余慈应了一声,顾不得仔细分析神意星芒的现状,回身又是小心地离开,不一刻到了四通楼废墟之前,香奴已经回来了,几个人都睁开了眼,仰头看天。

    见他回来,文式非和帝天罗都移转目光,眼中分明有些疑惑,余慈心头微震,猛地发现自己有些托大了。神意星芒虽然隐秘,但之前并非没有被人察觉的先例,而察觉的那人,便是将屠独化为傀儡的北方魔门某个魔头,在场的有一半都是魔门中人,莫不是被发现了吧?

    还好,这二人明显没有确切的认知,而此时,沉剑窟主人的声音已响在耳边:“有人在别处,触发了第一层符印。”

    “这也行?”

    “怎么不行?只要有胆子、有手段,尽可触发,并不奇怪。”

    沉剑窟主人语气淡然:“有别人触发,固然使核心区域的秘密不再那么安全,但也让你人对第一层符印了解更多,控制符印的机会大增。且没有人比本座更清楚此地的布置,同样的条件,咱们的机会还是最大……诸位不妨趁此机会,多多感应吧。”

    说罢,此人一切声息消寂。

    余慈等人对视一眼,只觉得情况怪异,沉剑窟主人的反应更是古怪。他们没有一个是傻子,心中忽地都升起一个类似的念头:“这些消息,不是沉剑窟主人故意放出去的吧……”

    一个接一个的消息放出,显化厅中百十个修士是一拨、在秘境之外逃走的四个散修是一拨、秘境中脱身的夏伯阳又是一拨,当这些消息汇集、交融,必然会以恐怖的速度扩散开来,也许用不了两天的时间,整个剑园就都知道了。

    集合全剑园修士的力量,或许三层符印被破开的机会大增,但沉剑窟主人凭什么敢保证自己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他们各自心中都有自己的判断,但谁也没有说出来,而是像上回一样,盘坐下来,仔细感应符印显化时的威能,推演破解符印的办法。

    这个时候,余慈却有别的事做。他没把心思放在符印上,而是去感应刚刚放出去的神意星芒。

    神意星芒只有在发现可寄生的目标时,才会有那样自觉追踪的表现。眼下这个园林一片死寂,只有文式非这些外来的修士,可他们修为精深,神意星芒是透不进去的,那么,能引起星芒感应的目标,又在何方?

    自然是撞进那些密布的虚空裂隙中去了!沉剑窟主人刚才说起过,这些虚空裂隙是被秘境主人斩开的,通往许多古古怪怪的地方,甚至有可能通向九天外域。

    既然如此,裂隙也应该能通往其他位置,比如,某个更安全之地。

    余慈没有想到,便是隔着虚空裂隙,神意星芒也能发挥作用。而如此手段,恐怕也只有拥有照神铜鉴的余慈、甚至还要是凝成种子真符的余慈才能做出来。像文式非、帝天罗等人,虽是修为远胜过他,怕是还没有照神铜鉴这样,可将神魂力量转化千百颗感应星芒的手段,以确认无数裂隙之后的空间情况。

    千百颗神意星芒,在撞进虚空裂隙之后,瞬间失联的就有一大半;剩下的有的又有撞进那些细小的、难以通过的裂隙中的,也没有用处;再有就是通过感应,一些余慈所无法理解的特殊环境,也给排除。

    剩下的地方,就是很少很少了。余慈感应半晌,也只发现了三处。

    这三处就是寄生在了三个生灵脑宫之中,其中一个是很寻常的鸟雀,正叽叽喳喳地在枝头跳跃,或许是隔了虚空裂隙的缘故,其周边环境模糊不清,只看出是绿树成荫,清泉流石,很是生机勃勃——现在断界山脉正是大雪封山的时候,哪儿来的绿树成荫?真要过去,说不定是亿万里以外了……

    余慈摇摇头,换了一个目标,但紧接着就是背上生寒。这目标竟然是个妖魔,周围黯沉无光,隐隐绰绰都是奇形怪状的生灵,偶尔溅起的血光愈显得刺眼……算了吧!

    最后一个目标倒是位修士,大约是通神中阶的修为,至于所在地余慈真没看出来,只觉得是一片落雪荒原,是北方某地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余慈比较倾向于最后一处,但不巧的是,那处裂隙在园中的位置太过偏僻,若真有什么意外,未必能赶得过去,就是过去了,仓促间路上密密麻麻的虚空裂隙说不定就把他给撕碎了。

    啧,还要仔细想想啊。

    此时,第一层符印的压力已经很明显了。这回符印发力的感觉其实和上一回不太一样,沉剑窟主人发力时,一下就把符印的威能尽数激发,十分清晰明确,而这回,触发符印那人应该是在不断地试探,符印威能多有变化,到激烈处,园林虽不是激发的核心地域,却也是掀起狂飙,吹得人衣衫猎猎做响,真不知那个地方,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余慈重新把心神放到心内虚空中,去感应符印的奥妙。比较这两回符印激发的情况,他倒更喜欢现在这个,正因为其多变,收集到的信息反而更加翔实,更具备参考价值。

    他心神在心内虚空中徜徉,对烙在上面的符纹分形再确认一遍后,终于有了进一步动作。

    早在显化厅时,沉剑窟主人就在那玉板上设下题目,要求在座修士尽可能地将第一层符纹的符纹分形,以“叠窍合形”的思路加以简化,作为区分“有缘无缘”的标准。现在看来,分明就是为眼前的情况作准备。

    也许,要破解、或者是控制第一层符印,其关键就是在此吧。

    余慈先是把之前的“作业”照抄上去,但很快就发现不足之处。因为他之前并不清楚符箓的作用,简化时只是单纯从结构上下手,没有抓住功能上的重点,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如今必须要重头来过。

    “中央核心符纹不变,仍是一个‘封’字。至于外围,看眼下的情况,只对生灵有反应,分形中便应有感应中心;统驭元气又要一个中心;剑仙剑气,这剑嘛,也要体现出来……”

    或许是发现脱身之策,心情上佳的缘故,余慈只觉得自己如有神助,一层层抽丝剥茧,很快就有了大概的思路。随后的工作就是以中央“封”字符纹为核心,将外围找出来的关键分形连接上来,形成骨架,再把更外围的分形一层层铺上去,通过“叠窍合形”的各类基本原则,开始简化过程。

    早先在中央符纹上的作业是能保留的,而余慈刚制成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不久,这个雷符也是自发感应生灵,发挥威能,因为“感应”一处,也是顺风顺水,很快就有了成果。

    之后余慈便在统驭元气和演化剑气两种关键符形的简化上稍费思量。前者是关系到驱动符箓能源的关键分形,其重要处自不待言,但后者却是与符箓的施用者息息相关,脉络上更好把握。

    最终,余慈选择了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