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章 替难

    破落园林中陡然一片静寂。

    刚入园的余慈等将视线移转过去,对方也正把目光投射过来,两相碰撞,彼此都是一呆,那人豪气的话音亦是戛然而止。

    余慈这边,不算一直隐身的沉剑窟主人,六人一鬼,七对目光,便看到一套天蓝色的金属甲胄反射阳光,映出灿烂光芒,既华美又狰狞,视觉冲击力无以伦比。

    而对面那位,瞳孔隐在古铜色面甲之后,只闪了两闪,忽地一言不发,向后便退,直撞进刚打开的楼门里去,气息也一下子隐匿起来。

    一退便是心虚,气机变化之下,又能瞒得过谁?

    “重器门!”帝舍一口叫破了来人的身份。

    余慈瞥去一眼,听他的话音,似乎是了解这门派的底细,莫不是萧浮云对他说的吧。

    逃走这人的甲胄样式他还有些印象,特别是其头盔上三根刀片似的装饰,按照之前他的估计,在重器门一行人中,应算是中游的地位。

    他是这么个想法,但其他人关注的却是另一个问题:“这地方怎么有人?”

    沉剑窟主人进来之后就保持沉默,文式非就问铁阑,然而铁阑也出奇地缄口不语,或是被意外弄得无言以对。文式非嘿了一声,转而向帝天罗说话,手指朝木楼点了点:

    “动手?”

    帝天罗尚未回应,铁阑终于开口:“能进入此地的,必是精通符法阵道,又有极深的用剑造诣……”

    此时,帝天罗也是摇头:“重器门入园来的有十人,当头一个深不可测……”

    铁阑那边不说,帝天罗这里就是肯定得到萧浮云的情报了。文式非哦了一声“深不可测?”

    二人便开始低声交换情报,但余慈可没有他们这么悠闲。若他记得不错,重器门至少也有九位还丹高手,还有一个根本无法估计的大能人物,就算把这边的沉剑窟主人算上,他们也未必说是能占住上风的……

    无意识地扫过周边,却瞥见一侧的香奴,余慈忽然想到,这一位正是和盘皇宗那三个倒霉鬼一同追踪重器门来着,而且还在危险来临之前及时抽身,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但不等他弄个明白,铁阑忽地发出警讯,在场的都是反应敏锐之辈,猛抬头,只见三颗投枪,分三个方向,各划了一道弧线,斜插而下。

    投枪看着也不甚快,是借着下落的力量加速来着,然而处在投枪锋芒之下,这边几人都是变了脸色。

    他们看得清楚,投枪自杆尾处开始,上面裹着的层层符纹开始亮起,像是无数活蛇在枪杆上蹿动,在太阳真火的照射下,说不出是什么颜色,只觉得有一蓬网似的气机罩下,竟是避无可避,而网丝的另一端,始终连着触发的机关,至于机关后是什么,真没有人想尝试!

    余慈是见识过一杆投枪化出三里毒沼的手段的,却没有想到,直面此枪锋芒,竟会阴毒至此!脑子瞬间闪过几十个念头,但没有一个是万全之策,无奈之下,他拿出符盘,用出最熟的九曜龙渊剑符,顷刻间持剑在手,布下“无瑕剑圈”,先护住周身再说。

    其他人也是一样,甚至反应得比他更早些。一时间劲流四溢,各自护身,如此,也就提前牵动罩下来的气机大网,刹那间三杆投枪齐声震鸣,不知是哪杆枪上,呼地一声冒出紫红火光,顷刻间飞卷一里方圆,不但是余慈这边,连那四通阁、还有周围园林,也一齐遭了殃。

    扭曲的火光中,四方阁轰隆一声坍塌下去,搅乱天地元气的大火和巨大的爆鸣声就是最好的掩护,以至于当凌厉的劲气快要冲到身前十尺距离,余慈才猛然惊醒:

    “怎么是我?”

    余慈一惊便想起来,那四个散修逃走后,除他之外,文式非等人竟然都是还丹上阶的水准,修为上的断层十分明显,所谓批亢捣虚,不外如是。

    剑气与强绝的外力相撞,无瑕剑圈发出嗡地一声颤鸣,剑气自发流动,将直撞过来的外力削弱化解。只是那力道实在太强,一时消解不掉,余慈便如一个大皮球,受外力一碰,轰地飞出去。

    但这无瑕剑圈果然精妙,受如此巨力撞击,余慈仍未受伤,反而是是全身经脉窍穴震荡,倒似有人给按摩一般,非常舒服。这“一击当头,百窍鸣应”的征兆一出,余慈就知道,他这门剑术,终于是登堂入室。

    这里有他剑术精进的缘故,但更多还是丹田之内,真符种子居中调度,天然形成浑圆之意,方能内外如一,不留半点儿瑕疵。

    他还飞在半空,耳鼓内又贯入一声吼:

    “杀!”

    竟是至少三人的合音,震荡神魂。只是余慈有天龙真形之气贯身,除了重器门首领那“十方绝狱撼鬼神法”确实抵挡不住外,旁的手段,又有何惧?

    他的神智反而愈发清明,运化神意,对无瑕剑圈的流动稍加干预,倒撞出去的身体蓦地上弹,又避过第二波冲杀。对方显然没有料到他竟然如此滑溜,气势便是一窒。

    周围文式非等人立生感应,哧拉拉一串气爆,四方力道聚合,反将那三人圈了进来,刹那间攻守易位。

    这一切都是在紫红火光肆虐之时发生,这紫红火光不知是什么玩意儿,除了高温蒸腾,还能遮蔽视线,便是双目聚力,也看不出五尺之外。文式非等人只能凭借神意运化,感应目标。

    “中了!”

    几乎所有人都有这种感觉,众人不自觉聚合发力,形成了一个高速旋转的漩涡,力道虽不同源,交织起来却更是狂暴,便是还丹修士受此一击,也要给绞得筋骨俱碎。

    然而下一刻,漩涡中就爆出一声尖锐的咒音。恰在此时,三杆投枪齐齐落地,文式非等人都是一时之杰,当即惊觉,刚刚飓风一般的冲击,竟然没有对投枪的轨迹产生任何影响。

    “哧”声长音,如同烧红的烙铁扔进冰水之中。

    文式非闻声变色,二话不说,身形往下一缩,竟是以土遁进了地下。

    他是反应最快的一个,其余人等都迟了一线。虽是不能目见,人们却能感应到,以其中一杆标枪为中心,比先前紫红火光还要灼热十倍的火力,化为锋锐无比的气芒,横扫四方。

    一波不够,而是两波、三波、四波……整整挥出七波这样的高温气芒,每一波的冲击都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环,当者披靡,无论是建筑、假山、林木、地面,都无法挡其一击,从正面、侧面多个角度,将这片空间切割开来。

    除了文式非跑得最快,其他人的反应速度其实都差不多,但因为距离远近,遭遇各有不同。余慈算是最幸运的,早早弹飞出去,自然避过了第一波水平切割的气芒,然后便使了个身法,直坠下地,因为每一波气芒冲击都错开角度,他落地之后,反而最是安闲。

    帝天罗和帝舍的手法如出一辙,都是闪身之余,挥出极光元磁,将气芒扭曲了一个小小的角度,有惊无险地避过;香奴则是身形缥缈,如真似幻,莫名地便让了开来;至于铁阑,干脆身化烟气,散而复聚,也算避过。

    只有夏伯阳最倒霉,离标枪太近,根本反应不及,气芒扫过,瞬间身分两半。

    众人虽目不及远,但神魂感应之下,心头都是一凛。

    也在此时,原先被他们合力击中的披甲修士气息隐匿不见,在这漫天紫红火光下,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过了十多息时间,火光才渐渐黯淡下去。人们的视线渐可及远,却见视界之中已经是面目全非。所有的建筑、林木尽都倒折,火焰连成一片,地面上则现出深深的沟壑,这里面也是燃着火的。一片静寂的园林,转眼就成了熊熊燃烧的火狱。

    “好险,好险。”

    文式非从地下升起来,看上去尚是心有余悸,但紧接着,便听到他一声咒骂:“小子好机灵!”

    众人疑惑,往那边一瞧,却见文式非正从地上抓起一具古怪的玩意儿,甩了一甩,红得发黑的血浆便流了一地。那本应该是夏伯阳横尸之处,但此时只有这个玩意儿。

    看着那依稀存在的人形,帝舍一击掌:“娘的,是千山教的替难巫偶!”

    帝天罗微微点头:“不愧是夏伯阳,这一手机变之术,极是不凡。”

    余慈看着那所谓的替难巫偶,正是用不知名的肉*接起来的一个人偶,此时已经断成两截,且被烧得焦黑,只依稀见到上面复杂的符箓残余,让人明白,若是夏伯阳真遭了殃,便会是这副模样了。

    但如今,夏伯阳本人已是鸿飞杳杳。

    真是各显神通啊!余慈也不免感叹一声,现在,又有一个人摆脱钳制,远走高飞了。而这一位可比前面四个散修高明得多,非但脱身,还进入到秘境深处,有所斩获的机率大增。

    剩下这些人一时无语,半晌,文式非瞅了余慈一眼,冷嘿道:“那些人的修为也不过如此,全是依仗制器之利。那身甲胄、还有这投枪,都是此界少见的精品,还丹境界已能运用,但威能却已是超出不少,用在这剑园里,可是恰得其所啊……窟主怎么看?”

    若不是他提起,众修士几乎就要忘掉,这里还有一位隐匿不出的大人物了。

    沉剑窟主人当真是莫名其妙,外面嚣张得很,到了秘境之中,又缩起头来万事不理,连夏伯阳借机逃走,都没有一点儿反应。

    半晌,便在人们怀疑那家伙是不是也跑掉的时候,忽地“嗡”声震响,正是发自于三根投枪所落之地。众修士都被唬了一跳,齐扭头时,只见其中两根投枪忽地化为灰烬,剩下那根,则是光芒收敛,随后被一只无形的手拔出地面,扔了过来,方位正是余慈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