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演天

    这究竟是威胁他们要听话呢,还是怂恿他们使坏来着?

    一直到余慈离开飞舟,进入元气躁动的土层深处,他还一直在回想沉剑窟主矛盾荒唐的言行。

    显化飞舟已经被沉剑窟主人收起,此时他们都是处身于厚厚的土层内,以遁法破开混杂的五行之气,维持生机。五行遁术是最基础的法术,但要到还丹境界,才有实用性,此刻在场的人倒是都无需为此烦忧,便是余慈,稍稍适应了一会儿,也觉得运用土遁之术,比以前轻松得多。

    沉剑窟主人仍不见踪影,对此,在队伍最前列的铁阑的解释是:剑仙秘境和剑园的封禁实为一体,天然排斥一切还丹境界以上的修士,若沉剑窟主人现形,必会引发封禁全力反击,误人误己,所以,他便以秘法隐匿气息,藏在众人身边,暂时可保无虞。

    这就是余慈等人的功用之一:挡箭牌。

    盘皇三剑被清出去之后,这边就只剩下十人。再往旁边瞥了一眼,文式非和光魔宗那两位还聚在一起,神色还算平静,他们是一拨,那四个散修算一拨,余慈和香奴勉强算一拨,另外就是夏伯阳,这一位心高气傲,却是独往独来。不过十人明分派系,其本来心思并没有太多差别,都只是一句话:

    怎么才能摆脱那厮的钳制呢?

    “入口在哪里?”论实力,四拨人中,以文式非那一组人最是强大,无形中便占了主导权,文式非就是话事人,问的话倒是中规中矩。

    但凡秘境洞府,外围总有禁制机关,以防敌人侵入,有些大神通之士甚至扭曲时空,形成难以逾越的壁垒,若不得其法,贸然进入,必然会死得很难看。余慈等人对此剑仙秘境一无所知,不弄清楚情况,那是决不敢轻率前进的。

    铁阑的回答很简单:“无需入口。主人上回进入,已在里面留下印记,待计算出方位,直接进去就好。”

    说着,它也不管修士们是什么表情,取出一颗拳头大小的圆珠,念颂法诀,圆珠上便泛出一圈光晕,光晕本身是无色的,但映入地底土行之气的光芒,就显出昏黄的色彩。更引人注目的,是珠子本身慢慢变得透明,其中更有无数细微抽象的符号,像是蝌蚪在里面游动。

    “演天珠!”出声的是一直不太合群的夏伯阳,此时他俊脸上惊讶之色明显。

    所谓演天珠,是修行界非常出名的一套辅助性法器,单颗珠子本身已经是推演术数、符法、阵图的上佳之选,而传说聚集三百六十颗周天之数后,更有许多不可思议的威能,其珍奇处已直追传说中的祭炼大圆满的法宝一流。

    铁阑看他一眼,直接把珠子递了过去。

    夏伯阳一愣神的功夫,铁阑又变戏法似的拿出了第二颗,这次它送给了余慈。接着是第三颗、第四颗、第五颗……直到每一个人手里都有这么一颗,同样放射出昏黄的光晕,也同样有着那蝌蚪般的流动符号。

    余慈盯着手中圆珠,神识透入其中,感觉果然不一样。这颗珠子似乎能把外界渗入的一切信息都归拢成规律性的东西,神识在里面转了一圈儿,便觉得脑子清爽许多,果然是一件奇宝。

    铁阑此时方道:“秘境中的印记藏匿于多个虚空碎片之后,中间还有封禁。一人之力难以测算,需要请诸位客人加入进来。”

    它将驱动和测算的口诀讲述一遍,倒是不难理解,就是所需的运算量极其庞大,怪不得要十颗演天珠联动……不,是十一颗!

    铁阑又拿出一颗悬浮众人中间,汹涌的土石元气浪潮也不能使它稍移。众修士看了都明白,最后这颗,是由沉剑窟主人亲自操控的,驱动时自然也是以此颗为核心。

    除了铁阑之外,在场便是人手一颗演天珠,这手笔让众人无话可说,偏偏接下来铁阑又道:“珠子无需归还,主人已将其赠予诸位。”

    又来了……

    余慈都是见怪不怪了,从一开始就是如此:既有粗暴的邀请,又有宝物的诱惑;刚抛出秘境香饵,转眼就是蛮横的打压,一直到现在,秘境近在咫尺,仍是威胁和怂恿并用;乍看是高调,其实神秘兮兮;粗看是打个巴掌给个甜枣的策略,但手段使得微妙,仔细想想,倒是惟恐天下不乱的意思居多,让人不得不怀疑,此人的真实目的。

    不只是他,文式非等人也很清楚这一点。余慈刚想明白,之前近乎毫无意义的冲突,应该也有试探或者设计的意思……可惜余慈没有当别人垫脚石的自觉。

    这边念头转过,十一颗演天珠已经运转。这套评价甚高的法器果然有其特别之处,当十一颗珠子同时运转,其内部天然就有联通的渠道,刹那间十一个人的思维就撞在一起,当头一瞬还有些冲突,但很快就在演天珠的异力之下统合起来,处理因运算而产生的巨量信息。

    那一刻,余慈好像看到了无数虚空交叠,中间有亭榭楼台、有废墟瓦砾、有剑气纵横,一瞬千变,错乱不堪。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众人合力筛选无数个可能,终于将最符合的那一处确认下来。

    “呛哴哴”一声长音,如同巨船上抛下的链锚,其实性质也差不多,那是沉剑窟主人甩出的一件法器,名唤“定空锚”,将众人和秘境内印记所在的虚空碎片勾连在一起。

    土层深处蓦地响起高亢的咒音,引发此地元气的狂暴反应,冲击远远激荡开去,借助演天珠,余慈等人都能感觉到,遥远虚空深处,分明有类似的反应相和,力量相激,众人蓦地撕开了一道黯沉的裂缝,初时只有发丝粗线,后又慢慢扩展,黑洞洞的,不知通向何方。

    这种撕裂虚空的手段,看得一众人等倒抽凉气,想想也知道,打开通往秘境深处的虚空甬道,比在沉剑窟时那裂空而出的噱头可要强悍得多,更难得竟然没有太多气息反应,这种控制力,令人惊叹。

    沉剑窟主人的修为,确实深不可测。

    裂缝开启的速度不快,十数息之后,也不过刚容人侧身进入,开启的速度还越来越慢,众人都是感觉敏锐的,便觉得身外元气波动有些异样,那应该是沉剑窟主人渐渐压不住气息的表现。

    各自眼神交流,没有人动弹。或许现在是脱身的好机会,可放着进入剑仙秘境的捷径不走,老天爷也看不过啊!

    偏在此时,外围却有了异动,一股巨量的土行之气从远方直冲过来,恰与这边往外扩散的怨灵金煞之气碰撞,轰地一声巨响,周边土层摇动波荡,差点儿把众人给吹飞。撕开的空间甬道开始闪灭不定,但这时谁也没有关注这个,因为就在冲撞的瞬间,虚空震荡,他们眼前蓦地现出亭台回廊,殿宇楼阁,那情形,竟和通过演天珠“看”到的情形差相仿佛,只是要更为清晰。

    铁阑在此时发声解释:“秘境剑园内外如一,秘境开启时,从外围剑修墓葬也有机会进入其中,这就是刚打开的甬道,但只能通到秘境外围……”

    在众人感应中,土行之气和怨灵金煞对冲之后,果然形成一个极不稳定的甬道,而且有数道不弱的气息正沿着这个路径狂奔。

    余慈正仔细观察的时候,身畔气机骤变,微一愣神的功夫,四道人影已经融入土层深处,朝着远处那不稳定的甬道冲去,正是那四个抱成一团的散修。

    下一刻,铁阑九尺鬼躯呼地一声涨裂开来,化为肉眼可辨的十多缕灰烟,一闪而逝,再现时,已在那四道遁光之后,毫无阻碍,一透而入。

    “轰”地一声爆响,又一波怨灵金煞之气扩散,影响了众人的感应,等缓过这一波,却见不知何时,铁阑已经重新凝塑鬼躯,侍立一旁,至于那个四个散修,众人依稀感应到,似乎还有人逃出生天的样子……

    “也是有决断的。”

    四名散修放弃进入秘境深处的机会,只求逃脱钳制,决断力让余慈很是佩服,而且,这可真是开了个好头呢!

    剩下六人,眼神交流一下子密集许多,但仍无人妄动。此时,虚空甬道终于开辟完成,自出来飞舟之后,沉剑窟主人首次发声,感觉低沉了很多:

    “五息之内,通通进去!”

    没有人多话,均依言从涨到两尺来宽的虚空裂隙处一闪而入。

    刹那间虚空颠倒移换,无数扭曲的情景碎片在眼前交错纷飞,令人眩目。等缓过这一回,众人已经脚踏实地,同时,阳光照射下来。

    “咦?”自从进入剑园以来,人们还是首次见到太阳,让人怀疑,是不是虚空甬道出了问题,直接把他们送到了剑园之外。

    “这是太阳真火的投影,由前辈剑仙引来,也是秘境的根基之一。”这是铁阑在解释。

    阳光下,就能看出来,铁阑的身形还是有些发虚,脚下也没有影子,观感颇是古怪。但想想之前身化烟气,一举重创四名还丹级数散修的手段,也没有人会轻视于他。

    众人所在的位置,应该是一所园林的某处,当然,此地早无人迹,旁边就是一栋半倾颓状态的木楼,斜挂的匾额上还有“四通阁”字样。

    能看得如此细致,是因为余慈一进来就是全力运化神意,收集周围信息,文式非等人无不如此。便在众人心中渐有盘算之时,吱呀一声响,身边木楼的楼门打开了。

    “除了那几个魔崽子,还有人能到这里来吗?”

    说话间,来人走出门外,阳光照射,在那边铺开一片天蓝的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