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现实

    上间的BUG啥的没话讲了,诸位权当没看到好了……

    ******我是马虎的分割线**********

    “地震!”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然后这人就恨不能抽自己的嘴巴,丢人了啊!

    这显然不是地震,瞬间爆发出的天地元气掀动气浪,狂乱躁动,在殿堂中听来,地窟里像是刮起了大风,无数砖瓦破碎声响起,纷杂不堪,里面还挟着刚被移转出去的修士的呼声,乍听去,竟有末日之气象。

    便是如此,沉剑窟主人依旧稳居座上,并无言语,只有那烟云双眸中,见得电光闪烁。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脸上,没有人能看清他的真面目,也就少有人能看透他的心思,这种结果让很多人都失了耐性。夏伯阳便冷喝道:

    “窟主,此时还不明示?”

    “再等等,眼见为实……”沉剑窟主人说话愈发地和缓,但越是如此,越让人心中焦躁。

    此时,一直站在主座旁边的铁阑,忽然慢慢坐倒在地,看样子是在调息,同一时刻,殿堂外忽地传来声声惨叫。剑鬼们无知无觉,那么,能发出叫声的,也只有刚被沉剑窟主人扔出去的众多修士。殿堂中余慈等人的表情便有些细微的变化。

    沉剑窟主人终于在此刻慢慢道:“剑仙秘境开启,剑园之内怨灵金煞之气浓度陡增十倍,剑园中游荡的剑鬼,其实力也暴增十倍。我这沉剑窟位置特殊,算是秘境一个排气的出口,方才浮土塌陷,露出洞窟,其实就是先兆,这里怨灵金煞之气浓度更要远超外界,受其影响,这里的剑鬼实力暴增之余,也一灵蒙昧,便是我也弹压不住……”

    说话间,惨叫声已少了很多,百来个人在成千上万实力暴增的剑鬼围杀下,实在算不得什么,便是有少数人能突破重围,他们头顶还有那蕴着剑意的巨量先天庚金之气,撞上去是要受到反击的,而若要避开这个,就需要冲入七弯八绕的岩洞之中,那里的剑鬼的数目,比这里只多不少。就算有人修为强绝,运气又好,突围出去了,在整个剑园为之骚动的此刻,也毫无意义。

    余慈总算明白,为什么沉剑窟主人毫不忌讳事机泄露,原来这剑仙秘境,根本就是瞒不住的。

    再看殿堂中人,听着外间起落的惨叫声,脸上或有些有不好看,但都能稳得住,这性情倒是都有相类之处。若是换了个正义感强烈的……

    唔,是了,半山岛那几位始终未见,莫不是与此有些关系?说起来沉剑窟主人对他们这些人还挺了解,挑的人都是比较“不拘小节”的,说起话随意很多。

    主座上那人再度单手支颐,表现出悠闲从容的态度:“诸位也都见到了,那剑园秘境平日深藏于九地之下,又或隐身于‘别有洞天’之中,难见形迹,只有在近些时日,才可见端倪。若要验证各自机缘,也只有这段时间才成。”

    “如何去?”文式非一句话说到点子上。

    “从沉剑窟下面,便可一路直达。位置约在地窟西北约四千里,当然,秘境出世,虚空扭曲,这距离可能多一些,也可能少一些……要去吗?”

    “废话!”所有殿堂内的人们都在心中暗骂。

    下一刻,沉剑窟主人哈地笑起来:“好,那我们就去吧!”

    话音落,殿堂再次摇动,同时无数错杂的光芒向四面放射,余慈刚想做出反应,身外已经被一股强韧的力量包裹,一瞬间竟是动弹不得,等挣开这束缚,眼前情景已然大变。

    空间陡然狭小了几十倍,原本宽敞的殿堂已经缩小为一间极小的厅室,十几个满满当当塞进来,立时觉得拥挤不堪。而且,这种情况一下子把众人间的安全距离压到了极限,在场的大都是桀骜之辈,又各自深怀戒心,当下也不管为什么会出现这一情况,护体真煞各自喷发,要为自己开辟出安全区域。

    “谁敢动手!”

    沉剑窟主人喝声如一记重槌,猛轰在各人脑门上,与之同时,更有森然寒意刷下,高出至少两个境界的威煞瞬间把乱象镇压,但此时,沉剑窟主人却不在他们中间。

    等厅中诸人冷静下来,沉剑窟主人方开口道:“诸位如今是在本座‘万象显化天行舟’里,刚才那显化厅,其实就是此舟所化。这件器具别的用处没有,飞天辟地却还能够胜任,我们此刻正往剑仙秘境中去,有打架的功夫,诸位还不如想想,怎么能在那里面抢得机缘吧。”

    原来这还是显化厅……余慈手中甚至还握着酒爵,但在席案都已不见,方才乱象初起时,人们都站了起来,此时闷在狭小的厅室中,便都觉得气闷,而沉剑窟主人却再无声息。

    布嵯和他那两个师弟对视一眼,扬声叫道:“窟主给个明白话,你究竟是什么打算,便是前辈高人,也不带这么强拉人上船的。”

    回应的他的,却不是话音,而是陡然变得透明的四面厅壁。外间影像流入,只见厚厚土层如流水一般刷到后方,飞舟偶尔与元气洪流碰撞,便会掀起一波强劲的冲击,偏偏厅室内完全感觉不到,只看到一圈圈广及十里的波荡扩散,搅得地底翻覆扭曲。让他们知道,任是谁现在被甩出去,怕也只有死路一条。

    “剑仙秘境内,元气浓郁程度是现在十倍、百倍,又不像这样狂躁混乱。而是统归于三道符印之下……”

    沉剑窟主人终于不再遮掩,说得非常清楚:“这个时段,要进入秘境也不算甚难,但在秘境之中,加持有三道符印,乃是当初剑园初创时,一位大神通者所立。有符印在,秘境内充沛的元气就尽是我们的敌人,会排斥一切外来者,并将秘境核心封得风雨不透。不将这三道符印祛除,什么机缘,就都是空话。”

    这就是你撒网捞鱼的原因么?

    余慈把玩着酒爵,终于确认这沉剑窟主人,请这些人来,打的就是在诸多修士中漫天撒网,寻找符法高手的主意。但让他奇怪的是,这临时拉壮丁,未免太过儿戏。既然是大神通者所立的符印,凭他们这些小辈就能破开了?尤其还是剑修……

    正想到此处,便又听沉剑窟主人道:

    “那位大神通者,其实更精剑技,符法之道不过平平,三道符印也只是从典籍上找上去的,但二者结合,符意剑意浑然一体,十分麻烦。我请诸位到此,就是想借重诸位的剑道符法兼修之功,将其符意剑意拆解开来。当然,这也是有报酬的,三道符印,破开第一道,便可得姑射仙剑;第二道可得上真九霄飞仙剑残卷;第三道,自然对应斩雷辟劫令……”

    “窟主欺我们不晓事吗?”

    人群中,夏伯阳一声断喝,打断了沉剑窟主人的话。飞舟中没有一个是简单人物,转眼间就能从沉剑窟主人言语中找出七八条破绽。尤其是连沉剑窟主人都要退避三舍的手段,让他们这些低了两三个境界的人去破解,是给他们机缘呢?还是让他们去送死?

    “诸位都是一时人杰,自然是晓事的。既然晓事,岂不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一语既出,满厅愕然。总算有个反应快的,怪笑一声:“窟主莫不是把我们当傻子……”

    笑出来的是布嵯,他刚刚吃了闷亏,或许是心气儿不平吧,这时又开口挑动情绪。厅中十多修士均是杰出人物,若能借此抱着一团,任谁也要顾忌三分……

    然而下一刻,小厅内强芒骤起,人们只听到一声短促的惊叫,布嵯胖大的身形便消失不见。厅中修士灵觉都在水准之上,猛回头,只见透明的舱壁之外,那个胖大身形刚好被崩开的土石巨浪吞没掉。

    “锵”地一声响,布嵯两名师弟齐齐出剑,可剑芒才现,又是两道强光,后面发生的事情,就和先前一般无二了。

    小厅内一片死寂。

    之前不管态度如何,沉剑窟主人也是一答一对,总是讲理的模样。可谁也没有想到,他其实是属狗的,那张脸说翻就翻,任事不顾,顷刻间已甩了三个人出去。

    盘皇三剑虽然合击之术纱绝,然而本身实力不过还丹初阶,陷入这土石激浪之中,哪还有命在?

    这一刻,厅中修士才刚想起来,沉剑窟主人,是一位能够撕裂虚空,九成九已证道长生的人物,在绝对差距之下,讲理是个态度……也仅仅是个态度而已。

    “诸位客人,地底元气乱流强盛,四千里的路程,还要将近一个时辰。诸位不妨到后舱休息。”

    铁阑全无波动的声音响起来。这位其实一直在厅中,只是没有半点儿存在感,此时一发话,倒让部分人为之一惊,而更多的,还是讽刺。

    “客人……还是囚徒?”

    随后是一段冗长的沉默,诸位后起之秀,不管是光魔宗的、飞魂城的、罗刹教的,也许宗门的实力强绝,翻手间可将那沉剑窟主人灭掉一百次,但在如今,对方却能把他们灭掉一万次!

    所以,他们必须要适应自己的新身份,适应不了,盘皇三剑就是榜样。

    不管心中如何暗流涌动,剩下这些修士都完全诠释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一说法,小厅转眼无人,余慈也默默来到为他安排的舱室,一回头,却见铁阑也跟了过来,此时他也明白了,恐怕这位老鬼,在沉剑窟主人手下,也是极特殊的人物。至少他还没见到第二个神智清明的鬼物。

    面对这样的存在,余慈忽然多问一句:“贵主人是什么样的人物呢?”

    “我家主人?”

    铁阑重复了一句,双瞳中赤芒闪闪,有些疑惑。他看了余慈半晌,然后以为自己理解了,便道:“我家主人是有大神通者,有神鬼莫测之机,难得又对客人另眼相看,若求机缘,信之可也。”

    余慈扬起眉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