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种子

    当一个人走进自己的梦里,那会是种什么感觉?余慈现在就有点儿这个意思。

    他心神去丹田内视,结果一头撞进了心内虚空,这一刻,真实与虚幻交错变化,其中玄妙味道,无论如何都说不尽。

    当然,修行存思术多年,观想诸多内景,余慈早明“真假不萦怀,虚实归一处”的道理,一方面惊讶这“路径”不寻常,另一方面也能从中领悟到心内虚空确实与他形神紧密联系,混化同一。非但精神观想可以使之呈现,实在的肉身,也是一把钥匙。同时他也明白,这也是他玄元根本气法到了一定水准的体现,否则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

    总体上,余慈没有移去太多心思,他只是从中抓住一个线头:丹田处气机盘结运化,果然是和心内虚空有联系的。心内虚空的最核心处,毫无疑问是生死符,其他一切都是外相,余慈既然进来,首先就看那生死符的变化。

    生死符确实在变。其实自此符在心内虚空创建以来,除了生死翻转的本源之相,其外延符纹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作为这一符箓的创造者,余慈都有点儿把握不住里面的细节。

    不过这回,他是绝不会再稀里糊涂地放过了,而是净澈灵台,仔细观察。

    总体来说,生死符仍是遵照了他原本的构符思路——其实也就是天下符箓一个基本的法则,即以某个关键图文为主体,以种种纹路构件为基本的“分形”,以之聚合交叠成就神妙莫测的“合形”。

    “分形”可以视做是更基础的小符,《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中所划分的三大体系,即云篆雷文、龙章凤文、妖图鬼纹,严格来说,就是指“分形”的灵效差别。一个真正上乘的符箓,必然是能够统合各类不同的分形,使之彼此运化作用,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现在他就按着这个思路,以心神探入生死符,读符解构。

    读符,也就将“分形”从复杂的“合形”中分析提炼出来,是修习符法的必备功夫。这段余慈前面十几年一直缺失,近几个月才在朱老先生的指点下,正式开始学习,结合算是有点儿造诣的符法修为,现在勉强算是个熟手。

    以他现有的眼光来看,初结符时,生死符的符意是没有问题的,但在结构上还有些粗疏。当时毕竟是灵感勃发,激情创作,有些细节就不是太妥帖,几处拼合点有再斟酌的余地。

    然而此刻,看着已有些“面目全非”感觉的生死符,余慈忍不住就想挠头。生死符肯定变得更复杂了,可是相对应的,它的结构精度比最初状态时还要好——好得多!

    因为它在调整。冥冥中似乎有一只妙手,在一直不停地拨弄它,就是在余慈用心观察的时候,其间符纹走向也有几处细微的变更,那不是胡乱来的,以余慈的眼光来看,因为这次微调,附近的一个窍眼就更为稳定,由此更牵涉到与之相邻的几个“分形”结构组合,使其更为精简合理。

    这真是……妙不可言!

    心象统御物象,物象作用心象,二者彼此影响,任何一方的改变,都会引起另一方的变化,生死符的调整,正体现出这一特质,而修炼玄元根本气法者,也正是利用心象物象的彼此磨砺,达成超凡的修行效果。

    不过细观生死符,其调整一次次恰到好处,妙至毫巅,接连几次,竟没有一点儿错漏,余慈又隐然觉得,这未必是最后的答案。思索片刻,他摇摇头,将深究的心思暂收起来。今日时间有限,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帝天罗等人会追过来,还是将精力投入生死符本身比较合算。

    当下他沉下心思,认真读符,将其中各个“分形”都提取出来,找出它们的功用。因为有构符的基础在,虽说生死符经过多次细节调整,他还是能把握住其中脉络,由熟悉到不熟悉,使提取“分形”的速度不断加快。

    从某种意义上说,深入了解生死符就是深入了解他本身。余慈从来没有想过,他会从一道符箓上看出这么多信息。这相对简单的百余个分形的组合,涵盖了基础生命的维持、肌体的反应驱动、元气的吸收转化、内息的流动增幅、神魂力量的波动,乃至于天龙真形之气等外相的主体结构等,身体的状态、精神的状态,似乎都可以从符箓上展现出来。

    原本看起来简简单单的分形,也能标识出许多新的意义,更不说那些原本就非常复杂的部分。余慈构符时绝没有想到这些,可其中玄妙悉具,概因这是人之形神自有的规则,发诸天然,不假人手。

    到了后来,余慈眼中,生死符的“合形”已经是无数“分形”交叠堆积,几乎要让他看花了眼。总算他没忘记最初的目的,按捺心神,将注意力集中有限几个分形组合上。

    他要知道丹田内中央圆心处,气机盘结的奥妙。

    当此念头越来越明确,余慈心神观想间,其余数百个分形组合渐渐都虚化了,显出一个深藏于“合形”深层的分形结构。而这个分形结构又联系着另一个紧挨着生死符核心区域的结构。

    前者看起来就像一颗珠子,所有符纹都呈聚拢之状,环抱不分;而后者却如同一个圆环,贴着生死转换的核心符文,环了一圈,“珠子”就缀在上面,绕行飞转。

    余慈呆看半晌,认出后面那“圆环”,其实正是生死符吸纳外界元气,并将其转化为“伪先天一气”的重要分形结构。它时刻吸纳天地元气,送入生死转换的核心处,稍一流转再引出来的,就是极致精纯的“先天一气”,从此再漫过符箓整体,贯入窍眼,使符箓灵光焕然。几乎可以说是整个符箓运转的动力中枢,也除核心生死转换的符文外,承上启下的最关键之处。

    “珠子”缀在上面,其实就是直接从中抽取“伪先天一气”,维持自身的运转,同时也和其他一些分形结构相勾连,向它们输送再转过一层的力量。

    那力量便是剑气!

    一道电光闪过脑海,余慈倏乎间做了一个极大胆的决定。他心神退出心内虚空,拿出符盘,稍加思索,便逐一打开了符盘中央方寸之地外围,基本的三十六个天罡窍孔,口颂咒音。

    这咒音很是古怪,虽发于口鼻之间,却似由极远处传来,每至一个音节尾处,都有一声轻微的爆震,余慈念得极快,这爆震就连成一串,接连响了三十六声,每响一声,符盘三十六个天罡窍孔便会喷射出一道极致精纯的元气,三十六道元气喷出,余慈已经面色发白,周身元气几近一空。

    而那三十六道精纯元气在方寸之地汇聚,彼此摩挲,终至感应化生,一团水银似的光芒,凝化如实质,从中生发出来。

    余慈又取出一枚空白玉符,此符是由上好昆山玉纯化而成,能够容纳大威力的符箓,是山门给这次参加剑园盛会的的弟子专门准备的。

    将空白玉符横置于符盘正上方,那团水银似的光芒立时剧烈翻滚,似有崩发之相。但玉符也射出一道白光,将其摄住,余慈再掐印诀,叱一声“雷应”,洞穴中似有一声低吼,水银光芒冲入玉符之中,随积迸出一连串雷光,在玉符外层烙下密密麻麻的符纹,一股宏大浩瀚的强压在其中蕴积。

    但玉符至此仍不稳定,时刻颤抖着,想要炸开的样子,而内中蕴含的强压更是与余慈身上气机勾连,扯得他气脉运转都不顺畅——要是余慈现在想跑,恐怕就是一动念的功夫,这刚成就的雷符便会毫不犹豫地炸开,令他尸骨无存。

    余慈毫不犹豫,因气机动荡而同样不稳的丹田中央圆心处,刚盘结不久的精纯煞气再度崩裂,化为滔滔洪流,一股脑儿地灌入符盘之中,倏乎间凝化为一个“封”字,喷射到玉符之上,一切声息倏止,紫金光芒绕符游走,有若实质,慢慢才消歇下去。

    余慈抿住嘴唇,脸色虽是难看,但眸光闪亮,有若辰星。

    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成了!

    朱老先生传授的“诸天飞星”符法,其诛神、炼度、祈禳三类三十六符,以窍眼多寡分九曜、十二元辰、二十八宿、周天星数四个层次,以余慈现今的实力,运用十二元辰有余,但至二十八宿、周天星数要想用出来,必须要靠符盘作弊才成。

    余慈刚凝出的这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是“诸天飞星”一部中,威力最强的三大雷法之一,是实打实的周天星数、三十六窍眼,又是威力恐怖,随时都会反噬自身,余慈也就是在朱老先生和梦微师姐的护法之下,才勉强画成两符,一枚试验用掉了,另一枚则作为他压箱底的底牌,如今还封在储物指环里。

    而如今,他一个人,又画成了,这可说是了不起的大成就!虽然代价是全身元气消耗一空,甚至把丹田刚聚合起来的盘结气机再度打散,但这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一发,有不可思议的大威能,几乎就相当于再多一条性命。

    嗯,不能跑题了。余慈压下心中兴奋,将已经通体变成紫金色玉符收入囊中,慢慢静下心去。

    虽然那团被许多人认为是剑胎的盘结气机再度消散,可余慈却在期待着——生死符将转换完毕的元气灌注进来,很快让余慈神完气足,甚至又有满溢之感,然后……

    或许只过一瞬,但又似过了很久,在余慈心神集结的丹田中央圆心处,一点细若微尘的气机出现,便如初生的萌芽,慢慢舒展,终于又勾连到其他熟悉的气机,当下盘结运化,重聚规模。

    与之同时,心内虚空,那一颗“珠子”也大放光明,金灿明透,恍若琉璃。

    余慈咧开了嘴,无声大笑:“果然如此,这不是‘珠子’,而是一颗种子,真符种子,种子真符……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