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元磁

    很久很久以前,北方洗玉盟三巨头仍然是上清宗、清虚道德宗和四明宗的时代,那时的北方第一道门毫无疑问就是上清宗,其得证长生者超过二十人,山门驻有三十六天神明分身,门中五万修士,齐做功课时,吐纳如雷,挥符如雨,千里风云为之变色。

    那时候,北地超级大门阀元始魔宗已经有不稳的迹象,早埋下四分五裂的种子,相较之下,上清宗的如日中天,就是对他们最大的讽刺。所以,两个宗门冲突不断,元始魔宗终于凭借着无比厚实的根基,又借助天地大劫,引来亿万域外天魔而成“魔劫”,将上清宗连根拔起,但本身也因为元气大伤,被东华真君陆沉借势踢上一脚,由此崩盘。

    上一劫的事,对余慈来说太过遥远,但有一点能够肯定,在元始魔宗和上清守的长年冲突中,他们各自都针对对方的弱点使力,各类奇功秘技在那千多年的对抗中大批量衍生出来。

    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便是其中顶有名的一个。在朱老先生教学过程中,言其法出自外教,看似宏大浩瀚,其实最是阴毒,专作用于神魂。被星光劫力沾染,一切脱窍、转生之类的法门就再也使不出来,只能困死在本人躯壳之中,受星光劫力时时损伤,生不如死。

    余慈记恨萧浮云当日迫得他钻入毒沼等事,又打定主意做个了断,故而下手绝不容情。只听周边符阵上砰砰一阵乱响,大半符纹都是扭曲爆开,岩石地面开裂,露出萧浮云如涂了污血似的扭曲面孔。

    此时萧浮云早不是那自负的模样,在地壑中便有血人一般。其躯体已缩了两圈,尽显天魔舍身法的惨重后果。此时他已是愤怒如狂,又有挥不去的恐惧,由此刚刚借助符阵压下去的恐惧心魔再度*,使得他眸子里一片灰黯,神智也不太清楚了。

    只这一下,他道基便已崩坏,就此万劫不复。

    余慈有仇必报,却不是变态,见他模样,伸手在希光剑柄上发力,只一绞,便道:“我问你答,爽快些,我可助你早死!”

    剑刃撕裂肢体的剧痛让萧浮云恢复一点儿理智,内外交攻之下,他早在崩溃的边缘,满心的怨毒无法缓解,却又只能拿无神的眼睛扫过来。余慈知道他已是崩溃在即,当下将心中几个问题,以撼神之术送过去,果然萧浮云有了回应。二人纯以神魂交流,虽说萧浮云状态糟糕,信息里面多有混乱之处,但余慈已经比较满意了。

    此时天外有剑啸之音,由远而近,余慈抬头看了一眼,发现那是帝舍和叶明等人的打斗,追追逃逃,又回到这里来。

    此时半山岛七名修士占了绝对的上风,剑光纵横飞掠,杀得帝舍等人汗流浃背,人人带伤,不过帝舍身处困境,也拿出了真本事,极光秘法使得见光不见影,硬将叶明拖住,同时厉啸连连,大约是召这边留守的同门帮忙。

    还找人?那位早不知死哪儿去了……

    摇摇头,余慈顺手取下萧浮云刚才交待的储物指环,稍加检视,确认无误,便准备依诺给他一个痛快,方待发力,耳畔却有一个声音响起:

    “里面的东西,由我先取两件。”

    余慈动作停顿。耳畔声音阴柔动听,却是气派极大,尤其是近在咫尺,他却没感觉到对方半点儿气息,那诡异之处,便像是一根阴冷的丝线,一圈圈缠绕在胸口,让人喘不过气来。

    是谁?

    余慈按住了拔剑的冲动,抓不住对方的气息,拔剑也没用——况且,如今希光剑已经被萧浮云的血火饶蚀得不成样子,再拿出去乱劈乱砍,就真是笑话了。

    但紧接着他就看到,在这片已经狼藉一片的悬空平台上,一团幽绿的光芒凭空闪现,就停在已是“半挺尸”状态的萧浮云头顶。一层轻纱似的光雾从中扩散,扫过这边时,余慈便觉得气血有轻微散溢的迹象。

    “极光元磁!”

    这又是光魔宗的哪位大能?如此幽绿光芒,应该是一种千里传讯的手段,将本人声音传到此处,而其本人还不知在几百几千里外。

    明白这一点,余慈便漫声道:“不劳而获,似乎不是道友这种有身份的人该做的事。”

    至于是什么身份……余慈还在想。

    那人也不恼,沉默片刻,淡然回应:“谋财害命,也不光彩。”

    余慈倒是全无负担:“虎算人,人亦算之,只容得他害我,不许我整他,天下也没有这般道理。唔?”

    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此时那人又道:“这‘明轮聚元符阵’是我亲手布下,为萧浮云维持元气之用,却不想限制了他的行动,以致落得这般下场,无形中让我做了恶人。有此因由,我取两件东西,也是应当。”

    “哈,是啊,道友说得……聒噪!”

    一声断喝,余慈放出刚凝成的九曜龙渊剑符,将眼前绿光一下打散。当他是傻子么,此人初始气派甚大,后来却和他打嘴仗,前后矛盾,分明是在拖延时间!倒是其身份呼之欲出……

    余慈再抬头看了眼天空战局,蓦地扬声叫道:“帝天罗快到了,半山岛的朋友且小心!”

    他中气充沛,一声吼出,当真是山谷鸣应,高空中交战的几人也是听得非常清楚。不管那边是什么反应,他尽了心意,便咧嘴一笑,转身离去前,也不忘依前言给萧浮云一个痛快。

    九曜龙渊剑符方起,地面上萧浮云空茫大睁的眼中,蓦地点起幽光。

    “竖子!”

    声音从萧浮云已经开裂的喉咙里透出来,嘶哑难听,余慈凛然。这一瞬间,他看到,萧浮云瞳孔中绿芒剧盛,身外却反常地冒出血光,已经中止的天魔舍身法骤然重启,燃烧着他的血肉肢体,生成绝大力量,扑击上来。

    “着!”

    喝声中,九曜龙渊剑符化为一道匹练,撕裂外围血光,将萧浮云拦腰斩断,可紧接着,这家伙全身便是爆开,化为一团血雾,弥漫整个悬空平台。

    余慈当机立断,以九曜龙渊剑符护体,从平台跳下,且没有一点儿减速的意思,耳畔呼呼风声灌进来,他的思维却是愈发清晰明白:“那帝天罗好辣手,先前救助萧浮云,便未必是存什么良善心思,如今见其再无用处,干脆遥空控制,以天魔舍身法害人……这是要把仇怨归到我头上了!”

    他坠落速度极快,然而上方血雾也迅速凝练,化为一团血光,扑击而下,速度更快三分,不过百丈高下的悬崖,余慈落下刚过一半,血光便追了个首尾相及。

    余慈回眸一瞥,有些皱眉,手指放在腰下,要采取手段,天空中却有人冷喝一声:“魔物敢尔!”

    一道九天星河似的剑光倾泄而下,转眼将血光绞碎,虽不能将其尽数灭杀,也使其一时难以聚拢。剑光显然是来自半山岛一边,显出他们确实完全掌控了局面。

    余慈心头略松,在半空中略微调整姿势,降速放缓,往天上看了一眼,那边也有人遥空相望,眸光净澈中带着此许疑惑,看来还是没搞明白他的来历。

    “后面理应和半山岛的修士接触一下,叙叙交情……”

    正动着念头,身上猛然一轻,眼前也是大亮,说不出是什么颜色的光芒照了下来。他心中剧震,猛抬头,却是除了无可辩识的光芒,什么都看不到。这一瞬间,他的体重就似减了三斤

    但下一刻,这诡异的轻盈感觉又极速转化,生成无可抗拒的重压,从头顶贯下。轻重急转,阴阳消磨,余慈只觉得自家气血以极快的速度凭空蒸发,虚弱的感觉侵袭而来。

    更要命的是,这急剧变化的趋向甚至已经影响到他的气机运化,丹田内中央圆心处,已经相对稳固的盘结气机竟有崩散之相。

    “这就是极光元磁?”帝舍的手段与之相比,怎么不羞愧去死?

    余慈大口吸气,强按住浮动的气血,所幸心内虚空处生死符吞吐天地元气速度丝毫未减,能够迅速弥补亏空,他虽然难受,还支撑得住。

    再向下二十丈,就是悬崖底部。

    然而此时,头顶又是一震,不能见物的极光色彩中,一个清瘦人影跨空而来,不言不语,当头就是一指印下。

    那细长手指点处,已在余慈体内肆虐的元磁之力猛然又提升了一个层级,剧烈的磁力的消磨撕碎了余慈护体真煞,要将他五脏六腑尽都颠倒过来。

    在清瘦人影看来,如此元磁之力,已足以将余慈这等修为的人扭曲得不成模样,哪知她未见余慈惨叫,却听此人蓦地大笑:

    “就是你不说话,聒噪也是聒噪!”

    笑音未绝,余慈又嗔目开声,九曜龙渊剑符破空而起,匹练绕空,飞斩而至。便是在这样的局面下,剑光所至,仍是清瘦人影气机运化的某个关键节点,其精准敏锐,令人咋舌。当然,越是如此,她越是恼怒,低喝一声“找死”,化指为掌,轰然拍下。

    元磁之力狂暴,九曜龙渊剑符砰然粉碎,余慈也是直撞到崖下,不知死活,可此前瞬间,却有铮铮之间,虚空鸣响,无形剑气,划空而逝。

    只有清瘦人影才能看到,她布下的极光元磁,裂开了极微小的一道缝隙。随后她有所感应,举手在额上一触,有濡.湿感觉沁入指尖。

    “碎丹一击?此人竟刚烈至此?”

    清瘦人影有些疑惑,她灵觉天生,最是敏锐,总觉得有些异样。也不去管脸上未拭净的血污,赤火妖瞳打开,往下面扫视。

    还未看个明白,隆隆之声轰响,方圆十里应声陷落,巨大的空洞甚至吞噬了周围的山体高崖,使之倾斜倒折,烟尘飞扬千百丈,正是地裂山崩。

    这场面,清瘦人影也看得愣了,但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也是她。她离得最近,空洞中如浪潮般翻涌的浓郁庚金之气,瞬间将她冲刷一遍,磅礴剑压,令人心悸。

    “剑修秘藏?”

    她眼睛眯起,目光却是瞥向后面。声势如此之大,说不定是个从未出世的大墓,可惜是难以独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