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破魂

    话音入耳,余慈好险没被帝舍一剑削掉脑袋。

    剑胎个头喔!

    他没想到连这位半山岛的女修也是同样的说法,蜃光剑胎?便是面对四个还丹修士联手追杀时,余慈脸色也没怎么变化,可如今,他脸上阴得能挤出水来。

    自家丹田中那个,当真是剑胎?

    要知道剑胎和金丹虽然都是还丹境界的标志,但其中差别可大了去了。这涉及到他的道基、未来的发展方向甚至于出路,至少就余慈如今的见识来看,若真是莫名其妙结成剑胎,其弊还要大过益处——朱老先生金玉良言,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不过余慈转念一眼,又觉得不对。当初在天裂谷时,叶途可是详细为他解释过,要结剑胎,需有“养剑育煞”之功,这里摄伏剑器、培育庚金之精、激发煞气都有极大讲究,哪里是他这糊里糊涂能结得成的?

    自家人知自家事,他此时或是状态出奇地好,丹田中央圆心处也有气机运化盘结,有一些“定鼎枢机”的兆头,但与水火济、龙虎交、神气合抱还有一点儿距离。而且,他之前是在“玄元根本气法”上发力,并无结丹抱胎的心思,这等近乎脱胎换骨的修行,可是容不得一点杂念……

    他心中计较,便连苏雨接下来惊讶他半山蜃楼剑意的呼声都忽略了。

    也在此时,帝舍终于显示出其在北方的偌大名声,绝非幸与,面对苏雨这个强敌,他祭起了“极光秘剑”,一道惨绿光芒便从剑上照下,大气中响起哧声长音。

    光魔宗在魔门体系中或许只算二流,不过那一手操控光线明暗变化,伤人于无形的“极光元磁”却是一等一的魔门秘传,帝舍以还丹上阶修为催运开来,虽不到“照人即死”的传说境界,然而剑光过处,磁力发挥,也能损耗对手血肉元气,最是阴毒。

    此时帝舍便借着人多的优势,先使人缠住苏雨,后以剑气束流,遥空打下,一剑指去,苏雨碧水剑气虽是精纯,却也渐渐抵挡不住,一道元磁剑流射下,布下的剑气便如沸汤沃雪,撕开一个大洞。

    眼看又落下风,余慈一边分心让鱼龙再探情况,一边也尝试着和苏雨交流,看是否可以一块儿发力脱身,苏雨却无回应。余慈一怔,此时鱼龙恰将外围情况反馈回来,他立时恍悟,也知道机会来了,转眼便有决断。

    蓦地发力,希光剑收敛一切锋芒,只有剑尖上气机扭曲为一点,学足了之前帝舍所说“蜃光九变”的感觉,一点飞星无声无息,朝帝舍当胸打去。

    帝舍嘿了一声,终究不敢小觑这剑道秘技,将“极光秘剑”转动,挥出惨绿光芒,将其消融。只是这样一来,对苏雨的压迫便中断片刻,女修运化水意为剑,最是无孔不入,气机感应之下,碧水三千剑诀气势猛涨,又冲四面合围之势为之一窒。

    “就是此时!”

    余慈招呼一声,身剑化雾,竟是借着机会再度撞破合围,倏乎远遁。他虽是把苏雨扔下不顾,然而一来一去,说走便走,也把帝舍气得脸色发青,有心去追,却又顾忌苏雨这边。不过,他终究是心思狡诈之辈,很快变了脸色,放声大笑:

    “大难临头各自飞,苏雨仙子,你的眼光还差些,那相好的可是摆不上台面……”

    说了半截,他忽觉得不对。苏雨脸上并没有任何受到打击的模样,明丽无双的面颊上,甚至有几分嘲弄。

    紧接着,便有人冷冷发声,调子也不甚高,然而音波起处,却是山谷鸣应:“都道‘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然而这些年来,你帝舍却是越混越扶不上墙,这种本事,天底下也就是你帝舍才当得。”

    帝舍脸色难看,抬头望去,只见六道剑光齐齐曳空而至。当先一个,白衣飘飘,正是半山岛后进弟子第一人的叶明。此时眸光冷冽,若剑气森然,看着帝舍,便像是看一个死人。

    一下子情势逆转,帝舍面颊抽动,暗忖道:“叶明战力强绝,非帝天罗不能敌……娘的,她要巴结东阳正教,却要我守尸,丢了这么一个大麻烦过来,自家不知跑哪去了!”

    ***********

    余慈不关心半山岛后援到来后,帝舍如何应付,他趁机脱身后,却是往回走。光魔宗修士只是个意外插曲,他的目的还是要解决萧浮云。如今守备的两个人,只一个还丹,以他现在的状态,已有一战之力。

    光魔宗扭曲光线的本领天下少有,大概只有专精幻术的罗刹教,可堪与之比拟,此时两个光魔宗修士又掩匿身形,肉眼看不出藏在何处。但余慈知道,其中一个应该是在萧浮云存身符阵的悬崖顶部,原来帝舍所在的位置,那里可以将符阵纳入到神魂感应的范围里面,及时反应。

    余慈早操控鱼龙,在符阵附近绕了百八十圈,此时心中有底:“符阵附近应该是埋了禁制,若是以土遁潜近,会触发机关,山上还丹修士立刻反击,在土中先机全无。而要从外面动手……是了,这二人不知我的来意,反而不会把心思放到符阵上去,正利于我瞒天过海。”

    心有定计,余慈当即口颂咒音,花了点儿功夫,凝成“太乙星枢分身”,聊做惑敌之用,随后便大摇大摆,往那处山崖上去,离得还有千尺之遥,他便敏锐感觉到,有敌方气机缠在他身上,只是颇有惊疑不定的意味儿。

    余慈知道二人是惊讶于他竟安然脱身,倒把帝舍等人甩掉,当即大笑道:“帝舍被半山岛叶明师兄打得抱头鼠窜,尔等跳梁小丑,还不知死活吗?”

    说着便是一道五雷符遥空轰下,这不是追求杀伤,而是要找到两人位置。果然电光扫过,崖顶那人就再也藏不住,露出身形。至于另一个通神修士在何处,已不重要,余慈刹时间以剑意锁住那人,驭剑冲上崖顶。

    半途中,那通神修士忍不住伸了爪子,被余慈剑光一绕,斩杀当场。

    余慈分神斩人,山崖上还丹修士便有感应。事实上,这也是那人使的狡狯,强令同伴出手,虽有伤亡,却可助他占尽先机,等余慈意图再振剑意的时候,那人已在尖啸声中,驭剑反冲,要一鼓作气,将余慈击杀。

    哪知剑至半途,余慈却冲他呲牙一笑,雾化剑气展开,惑他耳目,眼前尽是迷蒙一片。这也就罢了,只要他还锁着余慈气息便成,可就是这么一晃眼的功夫,余慈的气息骤然错杂,倒似一个变成了两个!

    方一怔,又见雾气中,人影分张,竟是从两个方向夹击过来。那人一下心神大乱,虽是凭着结丹后的灵觉,仓促中找到真身所在,可是气机松松紧紧、起起落落,此时能使几分力,只有天晓得!

    崖上血光迸溅,余慈肩上裂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却是面不改色,而那人则发出一声长嘶,连剑也不要了,拿双手捂着胸口,扭头飞奔,半途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爬起来又跑,但看那摇摇摆摆的样子,随时都可能再次仆倒,那时能不能爬起来,就看他运道了。

    余慈没有追赶,他以命换命,虽是重创了那人胸口要害,可对方元磁剑力冲入体内,也是个麻烦。

    但这不重要,倒是他心潮起伏,颇有些感慨。他不是没有斩伤、斩杀过还丹修士,只是像现在这样,从头到尾主控局面,不给对手半点儿机会的例子,却是头一个。他终于体会到自己的进步,不知不觉,他已经是一个能够和还丹修士分庭抗礼的人物,不管结没结剑胎,都是一样。

    元磁剑力确实阴毒,但他体内元气充沛,又源源不绝,倒也不惧,深吸口气,便将其镇压下去。同时,他也发现,体内元气蒸腾流动的体系,确实与以前不同了。刚刚一连串战斗,多是抢攻,自然不能用无瑕剑圈,可是丹田内中央圆心处,气机依旧盘结运化,遵循的还是“浑圆”之意,就是屡次受到强大外力的冲击,也只在微微震荡之后,复又如故。

    这让余慈明白,丹田中气机盘结之处,已经是一个能够脱离无瑕剑圈而独立存在的节点了。

    “莫不成真是剑胎?”

    余慈百思不得其解,末了干脆摇头不管,从崖上跳下,转眼已来到悬空平台的符阵处,符阵中央,血色火焰燃烧,在他到来之后,却似有着灵性,微微瑟缩。

    “一日河东,一日河西,你要本宗东侯墓之秘,我也要你宗门内照神铜鉴之法,一来一往,公平得很哪!”

    将这意念刺入火焰深处,余慈冷冷一笑,手中希光剑猛然下刺。

    剑尖未及地表,砰一声响,地面符阵开裂,有一只血淋淋的手臂探出,要抓住剑尖,可余慈半山蜃楼剑气是何等凌厉,只一剑便将手臂贯穿,又刺入地面几近两尺,大半个剑身都插了进去。

    地面之下,分明有些细微颤动。

    不过被那血液沾染,希光剑却是光泽一黯,随后剑身上便燃起火来,很快就给烧蚀得千疮百孔。余慈面无表情地松开手,照神铜鉴中,一个已经准备好的符箓放出来,转眼化为细细星尘,渗入地面。

    便是被剑刃刺穿,地表下的萧浮云再痛也是无声挣扎,可当星尘渗入,此人竟是忍不住一声极惨烈的嘶嚎。

    “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