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重组

    星芒跨空百里压下,那“入土为安”的强横意念亦随之而来,余慈抵御不能,硬给压在土层之中,一切呼吸代谢尽都停止,便如死人一般,然而他的心神却依旧净澈纯粹,不焦不躁,无畏无惧,驻于心内虚空之中。

    此时的心内虚空,早不复当初景致,甚至已算不得“虚空”,只有一团氤氲混沌之气,翻滚不休。至于原来明月山林,小湖鱼龙之属,都化入其中,难见以往形状。

    这是之前恐惧黑潮燃烧他神魂元气,冲击心内虚空所致,如今虽说黑潮退去,一时半会儿还是恢复不过来,余慈暂时也没想让它恢复。他很清楚,眼下这片混沌之气,即使比恐惧黑潮袭来时还要混乱,却有勃勃生机含蕴其中,有所孕育。

    于生死之间妙悟生死之机,祛生死之大恐惧,余慈此时已经是进入了传说中“神而明之”的境界,以前所未能明白的玄妙事理,此时焕然光照,一通百通:

    “借天龙真形之气凝成心象,果然还有致命破绽。”

    凭借外力,终非正道。若真是由他本人妙悟成象,与他形神混化,就不应受惑于那十方绝狱撼鬼神法。以前是天龙真形之气太过强烈,又有许多神妙,将破绽遮蔽,如今面对真正的大能,这类问题就一下子凸显出来,险些将他扯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现在明白,却也不迟。”

    余慈心头灵光焕然,已是胸有成竹:“之前是我想岔了,凝成心象说难是难,说易也易,想那大道至简,我等修士,但惟精惟一而已,妙悟生死之机,只此一条,足够代表我十余年修行之精要,与形神契合,我便以此为根基,重塑心象,再造虚空!”

    这些道理说来简单,但若不是他在离尘宗修行数月,受朱老先生耳提面命,渐谙玄理,也不会想得这般明澈通透。但在他要将心内虚空重组成形之际,又有一个念头跳出来:

    “唔,等等,说到朱老先……我还漏了什么!”

    余慈现在神而明之的状态甚是可贵,非但能明白许多道理,解除疑难,还有更玄妙的灵觉,时时闪烁,一旦有所领悟,便自然会附以玄理,使之骨肉丰满。不过瞬息之间,那个模糊的念头就清晰起来:

    “生死之机是我千锤百炼而来,实实在在,以之为笔锋,统合掌控体内亿万气机,摹画心象也恰如其分,可这摹画之法理,还是太过深奥。我以粗略的阴阳三际结构,再引天龙真形之气,侥幸成功,却是道基不固,这正是因为我见理不明,妄走捷径所致,若我肯潜心苦读玄门经籍,参悟玄理,期以三年五载,未必就会如此。

    “话又说回来,我入道较迟,在玄理一项上天然就有弱势,几位长辈使我在实证部修行,想来也是有此看法。这样,要与我形神根基相合,摹画心象,便要从最实证不虚处着手。何为实证不虚?自然是我最稳定者、最擅长者、最可恃者……呵,我明白了!”

    原来如此!

    此念萌生,便有千百灵光迸发,一声雷响,混沌云气便轰然开辟,便如盘古开天,清浊分判,灵性孕育,万物生发,虽是简而略之,也依稀有些开天辟地的气象,一方虚空转眼成就,只是其中空荡荡、灰蒙蒙,尽是一片死寂。

    余慈心神清明,丝毫不以为怪。玄元根本气法运起,自有神意运化为手,那生死妙悟之机俨然为笔为墨,在虚空中抹画。笔法曲折,先书了一个“静”字。

    这是清心咒,是最简单基础的符箓。可无论是怎么简单的符箓,都是汇聚神魂元气所书,余慈周身气血神魂便是一凝。然而此符实在不足以统驭余慈形神,晃了晃便又散掉。

    余慈不管它,又是数笔勾勒,这回画的是掌心雷,自然,此符也不够资格,散去再画。如此一发而不可收拾,什么辟邪符、大日符、五雷符、七星剑符、雾流驻影符、五方通灵符等中低级符箓随闪随灭,数十息后,连近期所学的九曜龙渊剑符、天河祈禳咒、太乙星枢分身等一系列“诸天飞星”符箓也统统画了一遍。

    这里没有一个合用的,但每一次画符、散符,那打散的符法灵光都在这一片虚空飞舞,神魂元气亦随之聚散。短时间内来来回回的次数多了,所用心力加剧,神魂元气隐然已经有一个内合的趋势,再不是那么容易散去。如此层层堆积,到了极处,终于嗡声震荡,反过来冲击余慈的心神,化为一个冲动,鼓涨他全身气血,再动笔锋。

    轰!

    这一刻,余慈神魂元气便似都在聚在一起,笔锋落处,心内虚空之处,骤起强光。扭曲的光波在方圆数尺之地周流如轮,嗡嗡旋转,其边缘锋利如剑,而其中央处,正有一个篆文呈现。

    细看去,是一个“生”字,余慈心念微动,篆文陡地模糊,等再清晰起来的时候,竟是形义变化,成了一个“死”字。如此生生死死不断转化,速度越来越快,多看两回,几乎要把人给看糊涂了。

    余慈则是一点儿都不糊涂,非但不糊涂,他还心胸畅快,直欲仰天长笑:

    “心象成矣!果然如此,这就是一个符!”

    他转化心象,使之变成了一个特殊的符箓,这符箓就特殊在天地间从未有过,而是他神魂元气、修为理念的汇聚。

    玄元根本气法的精妙,当然不是一个“符”所能体现出来的,就算是它是用生死妙悟之机画出来的也一样。可是天下哪有一步到位的好事?以前余慈修炼玄元根本气法,最大的短板就在于求大求全,玄虚不实,此刻能以生死妙悟之机画出此符,虽说未能穷究这法门之菁华,却也给他在钻研这法门过程中,摆了一个实实在在的阶梯,可供攀登之用。

    日后修行岁月,他自会按照构符的理论,将此符再行补完,以此步步为营,实在之处,绝不是那些艰涩隐晦的玄理妙悟所能企及。这一个“符”字,正是余慈的玄元根本气法从玄虚转向实证的妙诣直指,朱老先生的评断一针见血,可叹他今日方悟!

    话又说回来,若不是他前面四个月跟着名师精修符法,厚积薄发,眼下连开悟的边儿也摸不到!

    “生死轮转,变化无常,此符可谓生死符!”

    念头一落,生死符上,光芒更盛,照在灰蒙蒙的心内虚空中,却幻化五彩,瑰丽无边。余慈心头再动,那生死符上,有一圈波动扩散,由内而外,遍及全身。

    “诸方神通召来!”

    刹那间,心内虚空再生变化,只一晃眼,便见得黑夜山林,明月小湖,又有鱼龙嬉游其间,仿佛时光倒流,再回到恐惧黑潮袭来之前。

    “生死符是根本,其余可为披挂,天龙真形之气、照神铜鉴等无不如此!”

    所以余慈并不介意心内虚空的外相变回以前的模样,只是多出一个坚实稳固的核心,天龙真形之气则退居次要位置,只做为心象塑形变化之用。

    余慈想了想,一道白光照下,鱼龙额头便多一个印痕,上面正是“道经师宝”四字,这是道经师宝印在心内虚空的映像。这还没完,鱼龙前半身突地骨肉扭曲,慢慢地竟是伸出两只利爪,通体呈妖异的金绿色,寒光闪闪,这却是那双勾宫绦所化。

    此外还有百灵化芒纱等法器,余慈较少应用,暂时放在一边,等这些做完,再看心内虚空,尤其是鱼龙变化,看着简单若儿戏,却是证明这心内虚空完全受余慈心象操驭,比先前更多几分灵动。

    “妙极,妙极!”

    “披挂”上这些法器、神通外相,余慈便感觉到,核心生死符上的符纹,自然而然做出些许微调,使之更适应新增的能力。玄妙之处,难用言语表达,却又实实在在地做到了。

    余慈心中喜悦,他也急切想知道重组心内虚空之后,修为有何进益,当即便是一挣,要从地底脱出。

    然而,挣之不动!

    余慈一愕,才想起原来他是被人“入土为安”了。受十方绝狱撼鬼神法的影响,四十余名修士死前回忆仍在他识海中残留,那位披甲修士的凶威印记,在其中更是一等一的鲜明强烈,而之前百里飞星,将他禁锢在地底的手段,更是超乎想象。

    “这是哪位大能,进来剑园玩耍?”

    余慈心中既迷惑又恼怒,却无半点儿惧意。能抗过十方绝狱撼鬼神法的修士,确实有资格说“无惧”二字。

    不过刚刚那些残存的记忆片断中,有一件事让余慈非常在意,在余慈看来,其重要程度,甚至超过了那屡次害他的披甲修士,他必须早早准备。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冲出去才对。

    他也不再多想,提聚气力,想冲开周围禁锢。只是出乎意料,周边土石不知被那人设了什么手段,竟是坚硬如铁,或许还有些性质改变,以五行遁术竟然也脱不开身。

    其实此人还在余慈身上下了禁制,比周围土石禁锢还要强些。可他却没有料到,余慈修炼玄元根本气法,重组心内虚空,改变心象之时,神魂元气也是优化重组,轻松将禁制绕过大半,剩下那点儿,在余慈澎湃的元气冲刷下,也渐渐给吞没掉了。

    故而此时余慈二度蓄力,周身元气流动竟是愈发充沛,贯入肢体,与身外土牢相持,竟是一浪高过一浪。这还不止,在余慈体内元气激荡最为剧烈之时,他耳中突地轰声一响,心内虚空抖震,内里某个机关打开了。

    外界元气像是决堤的洪水,汹涌奔入。

    **********

    下午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