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三方

    余慈看到了,那跨空而来人物共有七个,竟然也都是还丹修为,尤其当头那位,白衣如雪,丰神俊朗,一身抱丹真煞精纯至极处,偏又轻盈若雾,似乎时时都有水汽冲洗,使他周身诸般颜色,都鲜明起来。这般奇异之兆,余慈还是首次见到。

    这人若是某宗精锐弟子,怕是地位不在周钰大师兄之下!

    余慈大觉头痛,但事已至此,再怎么埋怨也是无用,他当下便要驱动鱼龙,利用其堪比步虚修士的高速远遁,然而心念才动,又猛地按下去,同时有人昂然大笑,声音就在鱼龙身后虚空不远处:

    “叶老弟今儿怎么脾气这么糟?可有违你‘玉君子’的美称啊!”

    原来此人没有在意鱼龙,而是说的旁人。余慈更不敢大意,稍稍将鱼龙移到更隐秘的位置去,幸好此处是山区,纵然植被全无,藏身处总是不缺。

    办妥这一切后再看,突然现身的修士共有三位,都是俗家装束。当头一个身躯胖大,足有九尺高下,乍看威武不凡,但那脸盘便似一个涨起的皮球,把五官都挤成一小撮,看上去滑稽可笑。但其细缝似的眼眸中,却是寒光凛冽,令人望之生畏。

    白衣叶明微讶,旋又点头道:“原来是盘皇宗的道友,在此剑园巧遇,也是有缘。我等刚刚被那罗刹妖孽所戏,一时失了方寸,莫怪。”

    此人直接道出他们一行人的尴尬事,实话实说,没有半点儿掩饰,坦荡处不愧为“君子”之名。

    那盘皇宗的胖大修士却是嘿嘿冷笑:“罗刹妖孽?是罗刹教的徒众吧。叶老弟,你们半山岛气魄是够足,只是未免螳臂挡车,不知……那个死活呀!”

    类似的言语叶明早听得耳朵里起了茧子,也不动怒,只向身后同门吩咐一声,那六人便都分散开来,有条不紊地搜寻周围山区。然后他才道:“不劳布道友挂心。道友在此,有什么打算吗?”

    “嘿嘿,传说这附近有剑修遗宝,敝人兄弟不才,想碰碰机缘。怎么,叶老弟也有兴趣?若是如此,我们可不会礼让啊!”

    叶明摇摇头,半山岛是纯正的剑修门派,对剑园中自有他们一套行事规则,却是对所谓遗宝不感兴趣。话不投机半句多,他也不再说话,只默默看着自兄同门在周围山区搜寻。

    这其间,盘皇宗三人也是耗在这里,那胖大修士看得兴味盎然,后面两个同门是一般的阴沉,从头到尾都保持沉默。

    竟然是半山岛?余慈摸着下巴,有些惊讶。

    他现在的位置还算安全,前辈散修的墓室深入山体达半里之多,余慈所居的岩隙则比那墓室还要更深些,只能以土遁进出,他有八成把握不被这些人发现。可是“半山岛”这三字,却让他心头一跳。

    是叶缤、叶途二人所在的半山岛吗?

    当初在天裂谷,他和叶途是同生共死打下的交情,而叶缤女仙更是以大神通将半山蜃楼剑意烙在他神魂中,成为他剑道修为精进的重要根基。论义气恩情,他和半山岛都颇有牵扯,按照礼数,他应该出去和这些人相见才是,就是盘皇宗那三个家伙有些碍眼。

    余慈身子略一动弹,心中却忽有所感,马上又沉静下去。透过鱼龙视角,只见得远方天空中剑光如雨,竟是不知有多少人驭剑而至。

    等剑光到了近前,当头一个便让余慈为之一凛。来人面似豪雄,额头印着一道血纹,鲜红欲滴,正是那萧浮云。此时他早不复几个时辰之前,暴怒如狂的模样,领着身后几十道剑光,依次落下,声势惊人。

    见这情形,盘皇宗的胖大修士嘿嘿一笑:“东阳正教,不愧是魔门三本宗之一,好威风、好煞气!”

    他没有刻意遮掩,萧浮云又不是聋子,怎么听不到,他也不恼,哈哈大笑,以做回应:“原来是布嵯老哥当面,盘皇三剑齐聚剑园,场面也是不小哇!”

    盘皇宗也算是北地有数的宗派之一,论声威,虽比不过离尘宗、东阳正教这样的大宗门,却也传承万载,绵延不绝。而以布嵯为首的三人,则是宗门年轻一辈中名头甚响的人物,向以合击之术著称,三人都是还丹初阶修为,然而合成剑阵之后,却堪与还丹上阶的人物相抗衡。

    当然,对此萧浮云是全然不惧的。东阳正教乃是当年北地魔门分裂时,另辟的一处道统,供奉魔门天尊神主他化自在天魔王,亦号“元始魔主”的,乃属魔门正统。萧浮云在教中虽还算不上第一流的人物,但底子摆在那里,便是对离尘宗门人,也能喊打喊杀,逞论其他。

    此时站在他身后的同门,也足够给他这种底气。超过四十人的庞大队伍,还丹修士便有十二个,有两个修为甚至还在他之上。在剑园中,这确实是一个能横着走的大势力。

    原来是东阳正教啊。

    余慈也在岩隙中点头,那萧浮云也是,早说不就知道了?在山门数月,他若再不知道东阳正教的名头,便真等于白过了。不过,李佑和张衍他们只提起过,东阳正教与他们平辈的后进弟子第一人是个叫东沧子的厉害人物,修为还要在周钰大师兄之上,这次却是没有过来。至于萧浮云之类,就确实没有讲过。

    萧浮云这时也看到了叶明这一拨人,有些惊讶:“叶君子,你也在这儿?啧,这里有什么剑修遗宝么?”

    叶明对他却是非常冷淡,只点点头,明显不愿和他搭话。

    萧浮云见状就是一怒,但很快又压下来,转向布嵯,以目相询。布嵯笑眯眯地解释了两句,萧浮云便做恍然大悟状:“哦哦哦,罗刹教的,怪不得,为师长分忧解难,了不起,了不起啊!”

    他这怪腔怪调的,任是谁都能听出来浓浓的讥嘲之意,叶明俊脸上掠过一层乌云,还未回应,远方搜索中的同门忽地一声长啸,传回警讯。叶明身上微震,冷冷瞥了萧浮云一眼,身子便如一层水雾,风一吹便四散开来,倏乎不见。

    萧浮云虽是在口舌上占了上风,但也没有再得寸进尺。两人虽只是还丹中、上阶之别,但真论修为,三个他一起上恐怕也抵不过叶明一剑,就是算上各自的同门,占据了绝对优势,拼起命来,他们最多也就是惨胜。

    毕竟,半山岛修士少而精、精而绝、绝而无畏的名声,四方皆知,他萧浮云可不愿莫名其妙地去触霉头。

    半山岛修士转眼离去,想必是捕捉到了罗刹教徒众的踪迹,又去追杀。好端端的剑园盛会,变成了寻仇之旅,萧浮云和布嵯也是见怪不怪了。

    这两个东海上的大宗门,其仇怨之深、之奇,这里的修士随便拉出一个都能聊出三五个版本,但最让人喜闻乐见的版本,萧、布二人却也有几分默契,他们对视一眼,都是嘿嘿发笑。

    其后萧浮云却是脸上一正,干咳道:“布老哥,咱们说点儿正事儿。你们盘皇宗离北荒较近,可曾知道那重器门的来历?”

    “重器门?”

    布嵯球状的脸上微微一动,随后就摆出疑惑的模样:“重器门怎么了?”

    萧浮云嘿地一声笑:“他们惹着我了!”

    “哦,这样啊。”

    布嵯也没有多问,肥脸上抖了两下,便道:“这重器门是这百来年才刚在北荒兴旺起来,门中修士大都是收录的散修,自家弟子倒是少见。品流复杂,行事就肆无忌惮,让人生厌。”

    萧浮云闻言便是冷笑:“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原来是个新创的宗门,竟然还要收罗散修进驻,根基薄弱,不值一哂!”

    布嵯便笑:“谁说不是呢,不过能在北荒立足,实力还是有的。那边似乎有一位炼器大师,每个修士一入门便赐以所谓‘战甲’法器,十分厉害,重器门也由此得名,老弟你要是和他们结仇,也要小心哪。”

    此时,萧浮云脸上一动,似乎接收到了什么信息,扭头远眺,随即抚掌大笑:“好极了,看你们往哪儿走。”

    接着他就向布嵯点点头:“老哥的话我记住了,我不会给他任何机会,祝老哥机缘如海,告辞!”

    “哈,老弟也心想事成,不送,不送!”

    萧浮云再向盘皇宗三人略一点头,便领着同门驭剑而去。

    等那一拨剑光消失在天际,布嵯肥脸上却是笑容全无,他和身后两个同门低声说了几句,鱼龙挨得近,余慈便见这三人脸上都是一般无二的阴冷表情,并不因为胖瘦高矮有别而有所不同,他不免一怔。

    但很快,布嵯脸上又露出笑容,轻声说话,声音却非常清晰:“那位罗刹教的道友,请出来吧,我们兄弟三人帮你挡了灾,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儿表示?”

    山间一片沉默。

    布嵯却是笑容不变,稍顿又道:“罗刹教并不精于剑道,能进来你们几个已是不易,现在又被半山岛杀散,想碰机缘可不那么容易。这样,我们兄弟三个找到一个剑修墓室,外有剑阵防护,正需要道友这样的幻法高人帮忙,顺利潜入。若是道友乐意,墓室中所得,我们占八成,道友占两成,如何?”

    周围还是沉默。布嵯皱起眉头,也不见他如何示意,身后两个同门忽地同时出剑,暗黄色的剑光交叉入地,地表全无损伤,可在山腹之内的余慈,身上却是猛地一沉,似有一股磁力吸着他往地下去。

    他心头一震,还以为自己暴露了,但外间三人却没有下一步动作。

    “不在这里,看来确是走了……奇怪,难道刚刚那回不是惑敌之计?”

    布嵯想了想,胖脸上又没了表情,三人同时驭剑而去,方向却是刚才萧浮云去的那边。

    岩隙中,余慈却没有因为三人远去而松弛,他无声无息拿出了符盘,九曜龙渊剑符凝而不发,在这种局促之地应敌时,符箓才是最好的选择。

    当剑意锁定目标之际,岩层深处却有一人涩声开口:“……余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