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墓穴

    两位还丹修士交手的冲击,足以毁掉范围内一切有形之物,余慈看得清楚,便是那咒剑法螺,此时也有一些细微的伤损,可是余慈看到了,在庞霁身下,方圆五尺范围内,除了雷火焦痕外,竟然没有那萧浮云强烈的服食建议的作用痕迹,与外围相比,扎眼得很。

    余慈走到庞霁跟前,仔细打量片刻,忽然伸手,从他焦黑破烂的衣服下面扯下一根项链,下端缀着一块不规则的铁片,那形状像是有人随意裁剪下来,上面却密布着颇为细致的纹路。余慈在手中稍稍掂量两下,觉得它出奇的轻巧。

    在离尘宗山门这数月,余慈也听了不少类似这样特殊物件儿的关键处,他随即就运化神意,将神识在上面一扫,按照山门秘传,把上面支离破碎的信息以各种方式迅速组合了几遍,找到了一种意思最通顺的破译格式,随后便是恍然。

    在接连碰到重器门修士和萧浮云之后,余慈已经见识到了能够进入剑园的修士水准,也正为如此,他心中便存了一个疑惑,庞霁一伙蟊贼的修为虽然也在通神上阶,可是据交手的情况看,里面算是个“人物”的,一个也无。他们又是怎么通过剑园外围的剑意封禁的?

    现在真相大白了。

    这铁片还真是一件有意思的宝贝。按照上面的解释,有此铁片傍身,一日之间,可以三次自发护体,消融致命的剑气,尤其是在此剑园中,更有净化空气,纯化先天庚金之气的功用。

    说起来,也亏得余慈那九曜龙渊剑符形为剑,实为符,遥空斩杀方竟全功,否则庞霁有此宝在手,余慈想斩得那么干脆利落,也不容易。

    将铁片在手中抛了抛,余慈又是摇头。关键的问题不在这里,更重要的是,这铁片其实是一个身陨在此地的前辈剑修,在大限到来之前,送出剑园的信物,凭借这个,有缘法的修士便能安全渡过外围封禁,到那位前辈墓前接过衣钵传承。此物辗转多年,不知怎地落在了庞霁手中,

    当然,余慈用膝盖想也知道,现在这剑修墓葬中怕是已经空空如也。若非如此,余慈不相信庞霁等人还会“好整以暇”地做这些杀人越货的勾当。而且看他们轻车熟路的样子,明显不是第一回了。

    这块铁片就像是通行证,帮着他们进入剑园这个既危险又充满机会的地方,然后……

    余慈又是摇头,其实这种情况下,那位前辈剑修的墓葬中,有没有那些宝藏都没什么,关键在于,余慈发现,他有地方去了。

    暂时脱离了重器门和萧浮云的视线,余慈却不敢说能够完全摆脱他们。尤其是那萧浮云,对东侯墓念念不忘,恐怕不会轻易善罢干休。他最好是缓过这几天,免得暴露了东侯墓的位置,给宗门带去麻烦。

    那前辈剑修的墓葬距此不过两百里左右,做个暂时的藏身地应该不成问题。

    ************

    剑园中黑夜白天的分际非常模糊,天光的明暗变化并不明朗,只有时刻留心的人方能把握到时间的流速,但若是在此期间,入定一回,那也一切休提。

    余慈便是如此,不久前在剧毒沼泽中深层入定,早不知今夕何夕。

    时间不好测,但对剑园中的修士来说,又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剑园向外界开启的时间,也只有一个月左右,过则封禁变化,若不及时退出,便要给困锁在里面,等到下一年,才有机会出去。

    虽说在来此之前,山门为每一个弟子都准备了大量的辟谷丹和凝水丸,可供万一之用,余慈还是不愿给困在这里,所以,他开足脑筋,努力估计着自家极限,终于在到达前辈剑修的墓葬前,算出时间大概是进入了剑园约十个时辰左右,但这也是个大概数字,做不得准。

    “按照计划,宗门修士入园后,会在外游荡五到七天,惑人耳目之后,再分批进入东侯墓。这样,我这边时间还算宽裕?”

    余慈手持一个小巧的罗盘,细细思量。罗盘结构简单至乎简陋,不过就是八卦方位而已,并无其他层数,余慈以神意驱动,罗盘鲜红的指针便一直指向坤位,也就是西南方。

    这玩意儿作用也就是如此了,剑园内空间扭曲,能测出大概方向,已经很了不起,至于朝这个方向走一百里、一千里还是一万里,就要看人的运气。

    余慈将罗盘收起,知道大概方向就成,近几日,他不会朝那边去的。此时在他眼前,已经有一个前辈剑修的墓葬了,那就是他未来几日的落脚点。

    这里是紧挨着荒原的山脉根脚处,远远望去,雾霭中莽莽山体矫然如龙,巍然耸立,如此方有点儿断界山脉的模样,像之前那荒原似的地域,应该是空间扭曲的副产品,很少会有前辈剑修将墓室安置在那里。对此,山门中早有“宝山荒原”的说法,余慈一脚踏入山中,便说明他找对了方向,进入剑园比较核心的区域。

    也不知道这位剑修前辈有没有找到衣钵传人,但就余慈来看,便是找到了,也强得有限。

    前辈剑修的墓室深藏在山腹中。分内外两层,内层自是安葬之所,外层三间九室,则是为继承衣钵的弟子准备,都有剑阵守护,安排不可谓不周详。然而余慈到来时,剑阵早给彻底破坏,布阵的宝剑,除了几只伤损严重的,都被人洗劫一空。

    外层石室还好些,内层墓室则是一片狼籍,前辈剑修的骸骨早扒了出来,拆得七零八落,散失了大半。要知已证长生的剑修,必是形神双修,其周身骨胳已是真形级数,以为之材料,可以制成相当不俗的法器,洗劫墓室的家伙显然是想到这一点。

    什么剑修衣钵想都不用想了……是庞霁那伙儿干的?就算是他们,应该也是前几回剑园开启的时候了。

    墓室中残存的痕迹均较为陈旧,余慈故有此论。当年纵横天下的剑修强者,死后如此,不免让人感叹。看着这些前辈骸骨,余慈想了想,还是没有动,只是拱了拱手。

    “现在还有些难处,等我离开时,再为前辈另寻他处安葬。”

    做完这些,余慈微瞑双目,感应着鱼龙的位置。说起来他到剑园来这半天时间,还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本地活物,神意星芒也只有鱼龙这一个寄生对象,使小家伙的重要性飞速飙升。

    以鱼龙的神速,飞遍五十里方圆,也花不了太长时间,余慈对周边环境大概有了个谱,也放下心来。像这种一看便知早被严重破坏的墓葬,很少有人会再花费心思,像萧浮云那等人更不可能。

    当然,即便如此,余慈也是绝不可能住在墓葬中的,这里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掩护,他真正的居所,是在墓葬不远处一个天然岩隙中,只要稍稍开辟,便可容一人坐卧。或许有人会因为好奇到墓穴中走一遭,却绝不会有人对它旁边的环境感兴趣。余慈没有安葬墓穴中的骸骨,便是避免打草惊蛇之故。

    坐在狭小的空间中,余慈倒是安然处之,不久前在剧毒沼泽之中,心内虚空收纳的异气太多,“澄静虚空”的功夫做得不够,他还要细细做几遍功课才好。

    驾轻就熟进入心内虚空,将那些毒气和先天庚金之气的残余驱散,与之同时,作为心象的鱼龙也在大口地吞噬那些有益的元气。这是非常有意思的情形,鱼龙心象似乎真的有了生命,而周边虚空也颇有外界天地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去揣想“若是真的如此”,又会如何?

    摇摇头,余慈把这个想法抛掉,因为朱老先生的话音正响在心中,那是二人偶尔论起玄元根本气法时,老先生的论见,不知为何,余慈突地回想起来:

    “玄元根本气法,既云气法,就不要去想太玄虚的东西。它首先是一门气法,是让你体内元气转化先天的工具。等到这种效果达成了,再论其他。你说‘其他’是什么……那不就是符吗?”

    便是在入定中,余慈也想笑,朱老先生果然是三句之中离不开本行,不过他的说法,也大有深意在,余慈这段时间细细思考,渐有所得。

    “嗤”地一声长音,却是外界元气突然动荡,源头在两里之外,已经非常近了。余慈被打断了思路,眉头一皱,鱼龙与他心意相通,便往那边去,却是看到一幕奇景。

    一个又一个的人影自虚空中现身,那不是飞过来的,而是凭空出现,一圈圈的波纹在他们周边来回荡漾,元气亦为之震荡,同时还有话音浮动:

    “罗刹妖孽便是在这儿消失不见。”

    “可要细查?”

    “再等等……谁?”

    伴着话音,凌厉如剑的眸子直刺过来。

    余慈郁闷了,怎么以前无往不利的鱼龙侦察,这两天总是万事不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