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分身

    “砰”地一声响,余慈从地底深处弹出来,半空便呛了一口鲜血,刚刚处理好的细碎伤口再度迸裂,还有更多的伤口布满肌体各处。

    在绝对劣势之下,用土遁逃命本就是大忌,更别提是在剑园这等恶劣的环境中。可要从三个还丹修士眼皮子底下脱身,除了这招儿,余慈还真想不出别的办法。

    如今他内外皆伤,却没有丝毫停顿,剑光起处,便如一阵轻烟,贴着地面飞掠而去。在他后方,剑园的灰暗天空早被雷光映得发紫,剧烈的元气波动就如同一场龙卷风暴,又像是一个巨大的火把,成为方圆百里范围内最耀眼的所在。

    余慈没有回头,那边的情形自有召唤回来的鱼龙帮他看着,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在那边三个还丹修士摆脱战斗之前,为自己寻到下一处藏身之所。

    通过鱼龙的视角他能看到,重器门的男女修士,虽然在修行境界上逊色那萧浮云一筹,但凭借一身重甲法器,便是单挑,也能撑住一段时间。现在他们就尝试着分出一个人来,脱离战场,其目的不问可知。

    借助半山蜃楼剑意的爆发力,余慈短短时间内,便跨越了七八里的距离,然后他速度一缓,先是用“息光遁法”故伎,逐步收敛气息,同时将射星盘取了出来,道经师宝印也从袖中飞出,在肩上光芒灼灼,放出一道光束,照在手中符盘之上,使得符盘为之一沉。

    法印在擅长符箓的修士手中,是极关键之物,善用法印者,可定其神、增其威、坚其志、不为外道所移。故而往往法印一出,修士成符的速度、符成后的杀伤都会再往上提升,这便是法印的加持之力。余慈用符盘,便等于是用剪刀、锤子之类的工具,只要懂得使用方法,增加效率之余,还能减轻消耗。而动用道经师宝印,却是实打实地消耗神魂元气,以此为代价,将符箓的威力向上拔高一个甚至几个层级。

    “希望此符的效用真如他说的那么好!”

    余慈轻颂几句咒音,符盘上三百六十个周天孔窍便自吞吐灵气,透出星星点点的光芒,这些光芒上合天星运转,下合人身窍穴,彼此组合,倏乎竟是凝成一个虚影,不过两三寸高下,然而其面目神态,却和余慈颇是相像。

    “太乙星枢分身!”

    此术在“诸天飞星”符法中,隶属于“祈禳”一类,是余慈自九曜龙渊剑符后,自朱老先生处学到的第二个符箓。事实上,九曜龙渊剑符只能算是朱老先生为提起他的兴致所做的妥协,而这个太乙星枢分身,才是那位老人意欲教给他的第一个符箓。

    这是保命的符箓。

    此符刚一凝成,余慈身后天空就生出变故。只见那边雷光暴涨,一时间竟是压过了萧浮云那特殊的腐蚀性剑气大潮,通过鱼龙,余慈看到,那是戴着雷公面具的女修放出余力,硬是将萧浮云拦下,为同伴争得脱身的机会。

    那披甲男修反应极快,一下子突破了萧浮云的限制,往这边疾飞而来。

    余慈知道再不能耽搁,当下凝神聚力,着符盘上立起的小人儿吹了口气。以余慈那无限接近于抱丹真煞的元气质性,这一口气当真精纯之至,那小人儿迎风便长,转眼便有七八尺高,已经和余慈体型差不太多,只是像虚影多过人形,让人一看便知是什么玩意儿。

    这是余慈修为尚低,对太乙星枢分身的符法也不怎么精熟的缘故。听朱老先生讲,此类符法修到极处,真能凝天星之力成就实体,分神以驻其中,几乎与本体看不出差别。便是现在,若闭上眼睛,只以神意运化感应其气息,和余慈也几乎一般无二。

    而此时,余慈本人的气息也恰好收敛干净,完全掩在分身的气息之下。

    “这太乙星枢分身,脱出神意运化范围之后,只能直线前进,而我有神意星芒操控,五十里内都可运转无碍……去!”

    半虚幻的分身化为一道流光,向前飞走,余慈则是不管不顾,以最快的速度释出“天河祈禳咒”,使星光护体,方再度冒险施展土遁之术,钻入地下。

    远方,重器门披甲男修正高速追来。

    沉入土层之后,余慈就像一条游鱼,一个摆动就是三五丈远,速度也是不慢。然而他再前行半里左右,外围土层桎梏忽地一弱,不只如此,五行之气的分布也一下子乱了秩序,浓重的腥气卷入口鼻,随即被可辟万邪的天河祈禳咒隔离,并且冲刷干净。

    余慈直撞进了烂泥塘一般的土壤中,方圆百里,类似的地方只有一个,那就是不久前重器门女修以一杆投枪硬生生腐蚀出的剧毒沼泽!

    天河祈禳咒生成的星光在外围,半山蜃楼剑气则贴身护持,两层防护同开,剧毒沼泽的毒性再强,一时三刻也难以侵蚀而入。余慈更小心地控制着气息,不使其外露,身体则是在稀汤似的毒沼深处安定下来。

    这又是一个人们很难想到的藏身之所。尤其是一手造就此毒沼的重器门修士,更是如此。上空重器门男修经过此处时,连停都不停,认谁了前而余慈一直不停地延伸下去的气息,发力狂追,转眼就在十多里外。

    成了!

    余慈心神安定,并不急着出去。天河祈禳咒的效用比想象中还要好,沼泽中的毒性对他的威胁暂时不大。更重要的是,这里化沼之后,深蕴在土层中的先天庚金之气也遭大幅削减,余慈藏身其间,压力倒比别的土层来得少些。

    至于脏污之类,更全不放在余慈心上。他就在这儿呆着,并有足够的耐心维持下去。

    在此期间,余慈也不是在发呆,而是在思索那“东侯墓”的种种。

    其实萧浮云的打算是没错的,余慈确实知道东侯墓所在。更确切地说,在遭遇庞霁那伙儿蟊贼之前,余慈正在赶往东侯墓的路上。

    当年离尘宗划地为数百剑修建葬身之所,以后虽未收回,终究还是个地主的身份,对剑园内部结构的了解,还是超过绝大部分宗门。比之其他人的蒙头瞎撞,山门向来都有着比较明确的目标。

    所谓东侯,是那次剑修与西方佛门的大战中,一位颇有名气的剑修。身殒前已是大劫法神通,尤其精通百家剑技,其中不乏秘法真传之类。据宗门经传记载,东侯性情较为豁达,因重伤殒落时,怨念不生,故而其墓葬的安排,还是比较遵循常规的。凡有人到他墓前祭拜,经过剑意洗炼,获得剑道秘法的机会不小。

    离尘宗便是看准了这点,近些年来,都把主要精力在东侯墓上,所获颇丰,这回也是如此。在出发之前,李佑和张衍便都将此消息通报给他,还说了一堆关于此墓葬的详细信息,而在抵达之前,山门更是将最详备的资料以蜃影玉简的方式发给所有与会弟子,同也还有一枚指向罗盘,帮助确认东侯墓的身份,准备不可谓不周详。

    正因为如此,若余慈真落到萧浮云手里,后果可想而知,便是现在暂时摆脱了,后面赶路时也要万分小心,否则便是给那边的同门招祸,这绝非余慈所乐意见到。

    “最好和重器门的两败俱伤了罢!”

    余慈无声一笑,慢慢地将心湖澄净,进入深层入定状态,外围的恶劣的毒沼环境也无法对他造成干扰,这等定力,实是非同小可。

    心内虚空铺展开来,鱼龙在虚空中漫游,周边不知何时起了薄雾,却是黑沉沉的,还有细碎而锋锐的微粒渗透进来。

    黑雾便是毒沼中的毒气,而锋锐的微粒无疑就是先天庚金之气,这是“引气入境”初步造成的现象。心内虚空与外界元气已发生感应,但并无甄别的能力,只要是浓度到达一定程度,各类异气都能进入其中,需要余慈以“澄净虚空”的法门,去芜存菁,以利修行。

    以前或有这种征兆,但能到这般明显的地步,还是四个多月的苦修造成的结要。

    也不知过了多久,余慈渐渐觉得“澄净虚空”的速度跟不上异气涌入的速度,心内虚空中有害的异气堆积甚重,知道自己已到了极限,心神一动,身形上蹿,转眼破开毒沼,碰触到外界的新鲜空气。

    此时,四野无人,萧浮云和重器门男女修士都不知去了哪里,这一关,余慈终于是过了。

    想了想,余慈回到刚才三个还丹修士交战之地。这里已经是一片狼籍,凸起的小丘被抹平了不说,地面上遍布遭雷击或被蚀毁的痕迹,余慈甚至还看到一片新形成的面积较小的毒沼,可想而知,女修在后面是用到了那杆威力惊人的剧毒投枪。

    两败俱伤的“可喜”场面,余慈没见,不过他却看到,最早在此的庞霁残尸,此刻正横在一片被萧浮云剑气腐蚀的地面上,通体均被雷火轰得焦黑,凄惨无比。更远处,那颗咒剑法螺竟还在,却不知上面还有机关么?

    “嘿……”

    余慈摇摇头,正要移转视线,心头却突地一震:“等等,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