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烟壶

    尖锐的嘶叫声把后面的话全压回去,手上咒剑法螺处,幽蓝的电火瞬间崩溅开来,将此人罩在其中,激得他浑身打摆子,说不得只好一松手,再将法螺掉落尘埃。

    果然如此!余慈有点儿意外,但更多的还是恍然。他刚才就觉得,咒剑法螺的位置,和之前被那头领扔下时有些不一样,手上才缓了缓。也幸好如此,否则现在被电光刺得毛发倒竖的,便要换人了。

    这么说来,那女修……

    砰地一声,来人泄愤式地出脚,将咒剑法螺远远踢到十多丈外,余慈见此猛醒,再不耽搁,趁机飞退,只两个呼吸间,人已在千尺之外。

    如此再不发怒的,决不是爷们儿,那人便是勃然作色:“阴我?莫怪萧某不讲仁义!”

    暴喝声中,也未见作势,虚空中已是剑气纵横。余慈感觉到,对方的剑气相当怪异,剑剑成环,高速旋转,又有一层强烈的腐蚀之力向内聚合,如此环环相激,生出无穷变化。若真被高速旋转的剑环割到、套中,肢体便是要四分五裂!

    身畔铮铮连响,余慈手中希光剑已经失去形体,化为几成实质的薄雾剑圈,圆满无疵,扩及十尺之外。这本就是偷师自梦微的“无瑕剑圈”,而四个多月来在山上,更是由梦微亲自指点,防御守备之力,更上一层。

    对方剑环交错飞动,如风暴一般,冲得剑圈不住内缩,转眼从十尺方圆缩了一半有多,余慈更是被强劲的冲击撞飞了半里路,可对方的剑环却总无法突破到内层。

    耳畔突地一声呼啸,漫天剑环风暴倏止,余慈冷眼一扫,只见他被逼退的一路,到处都是被蚀毁的土壤,空气中也流淌着强酸似的气味儿,烧得空气滋滋作响。

    余慈也不再后退,持剑而立,桩子般钉在地上。至于对手,此时正站在刚才庞霁被斩杀时所在的小土丘上,居高临下,一轮狂攻之后,宝剑却不知藏哪儿去了,只屈伸着手指,似乎还没从电火烧灼的痛苦中缓过劲儿来。

    此时,他死盯着余慈,额头上的鬼眼血纹鲜红欲滴,其中更有光芒流动,仿佛真有鬼物张开了眼睛:

    “无瑕剑?”

    无瑕剑正是梦微的绰号,是称赞女修守御坚韧,剑势完满无瑕之意,也引申为她严守戒律,为人处事令人挑不出瑕疵。那人一口叫出这名号,显然是看破了余慈的来历,对此,余慈不动声色。

    那人也无需余慈确认,只是森然道:“好,很好!真是离尘宗的后起之秀……你扬名立万就在此时,我给你报出名号的机会!”

    余慈抬眼看他,没有立刻回应,只是从上到下,慢慢打量。视线的每一点儿移位,都会引得手中希光剑微微变化角度,由此再牵涉到以千百计的气机移换。两人现在没有对剑拼杀,但彼此都死死锁定对方,唯一不同的是,对方修为强绝,剑气跨越这里许距离,依然有着实质的威胁,而余慈修为较弱,只能以剑意遥加其身。

    就这样对峙半晌,余慈才沉声开口:“离尘宗余慈,也想听听阁下的名号?”

    那人分明一怔:“你不知道我是谁?”

    我该知道吗?这话余慈没说出来,只是嘿地一笑,自有讥嘲之意。

    那人额头血印更是鲜艳,盯着余慈看了半晌,方点头道:“我是萧浮云。”

    没有说出宗门,观其姿态,倒不是刻意隐瞒,而是他的名气之大,已经无需宗门为其架势。只可惜,余慈对修行界的了解,迄今为止还是相当贫乏,萧浮云这姿态摆出来,便等若是媚眼儿抛给瞎子看。

    这回余慈已不用特意表示了。萧浮云脸上青红交错,末了呼出一口气,总算显得平静不少:“你说你叫余慈,余慈……”

    他声音越来越低,倒似是用心记忆余慈的名字。看他这模样,余慈正疑惑之际,耳畔忽有惊雷轰鸣:

    “余慈!”

    这是萧浮云叫出他的名字,余慈闻声一震,全身肌肉均发出了几可目见的颤抖,然后便僵在当场。萧浮云看得真切,又是连吼两声:“余慈,余慈,还不出来!”

    他这一手叫“勾魂鬼啸”,是以撼魂术辅以音杀秘法,意志不坚者,其神魂可能当场就被强扯出窍,受到重创。至于那些能抗过啸音的,多数也已经受到冲击,萧浮云自有办法对付。

    他哈哈大笑,取出一件小巧的紫砂壶,不过比拳头略大,乍看像是最正常不过的茶具,然而壶盖钮却是雕着一对交缠搂抱的鬼像,壶盖边沿更是另开了九个针眼大的气孔,此时正有袅袅烟气从中溢出。

    余慈愣愣地看着这边,身体僵硬,两眼发直。见他这模样,萧浮云将紫砂壶在手中稍一摩挲,笑道:“小辈能引出我这宝壶,也算死得此所。将你神魂收纳入这‘丧乱九孔散魂烟壶’之中,再好好招呼一番,也算为天下修士出口恶气,看你们离尘宗再独霸东侯墓葬!”

    他又习惯性地提了个高调儿,同时也提着盖钮,再颂咒音,九孔所溢出的烟气立时化为一张渔网,抛洒出去。

    看着烟气渔网跨越一里距离,当头罩下,而余慈仍呆呆傻傻,不知躲闪,萧浮云便道:“事成矣。”

    这丧乱九孔散魂烟壶最厉害的就是是炼制迷烟,摄人魂魄,其本身设计不俗,再以其十重天,六十四层的祭炼水准,出奇不意之下,就是步虚修士也要吃亏,更何况这连还丹都未结成的小辈?只要这烟气过身,小辈阴神便是不由自主,随他拿捏,萧浮云已开始思量,用个什么手段,尽快将那东侯墓的位置撬出来。

    然而下一刻,他脸上微变,扭头远眺,却见天边电光暴闪,隆隆震鸣声中,雷公面具之下,披甲女修跨空现身,虚立荒原之上,修长丰润的身子放射出如火般的热力,刺得萧浮云眯了眯眼睛。

    “唔……重器门?”

    萧浮云所在的宗门在北方颇有势力,消息也算灵通。他知道,近些年在北荒地界,有一个重器门,发展十分迅速,其门主神秘莫测,而其门中修士,均身披重甲法器,非常有特色。当然,以他的地位,重器门不过就是个小虾米,动动嘴皮子,也就灭掉了,他只对女修身外重甲放出的幽蓝电光颇是在意。

    这玩意儿,看起来眼熟得很哪!

    雷公面目之下,女修似乎也有些意外,道一声:“‘仁义无双’萧浮云?”

    萧浮云哈地一声笑:“仁义是我辈之追求,无双则愧不敢当。哈,这位道友有些面生,咱们以前见过么?”

    女修却已不再开口,目光自远处的咒剑法螺上掠过,又在余慈那边停顿一下,随后二话不说,弹指一道金光射上高空,在黯淡云层下,数十里可见。

    萧浮云一怔,随后脸上变色。他感觉到,远方正有一个修为丝毫不逊色于女修的人物高速飞来。他眼神锋利,早看出女修具备还丹初阶的修为,身上那重甲法器也是不俗,如此人物只一个他当然不惧,再加一个,麻烦就来了。

    放在平日也就罢了,可他现在一心想从余慈身上挖出东侯墓的位置,如何愿意旁生枝节?

    心头一动,他就下了辣手:“抽魂散魄,不取阴神取残魂……丧乱烟给我收!”

    那烟气凝结的渔网当头罩下,从余慈身上透过去,余慈身子一软,向下便倒。萧浮云先是一喜,瞬息之后就是变色,也在此瞬间,半空中幽蓝电光“哧拉拉”一串爆音,扯出数十丈的长鞭,鞭挞大气,锋芒之利,令人无法小觑。

    “重器门要的人,谁敢动!”

    萧浮云恨不能破口大骂:贱女人,你哪只眼睛见我动他了……混帐,那余慈残魂何在?

    带着满心的困惑和暴躁,他避过电鞭锋芒,百忙扭头去看,却见余慈身形再一挫,已是没入土层之中,形影顿消。

    天边黑气弥漫,另一个还丹修士终于赶至,半声不吭,张手就是一道乌光飞梭迎面打来。

    我的东侯墓!萧浮云勃然大怒,额头符纹竟是在最鲜红之时凸了出来,真若鬼眼怒睁,撼人心神。

    “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