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算计

    让已经暴露的鱼龙飞空远走,以其接近步虚水准的速度,剑园中怕是很难有人能追上它。余慈也选了与重器门一拨人相反的方向,迈步疾走。他没有用神行符,而是用了“息光遁法”中的法门。

    此遁法乃是修行界大宗天遁宗的基础法门,是在五行遁术和提纵移形的身法基础上整理出来的九个基本势子。未必见得多么高深,却有藏匿气息和蓄加重叠气力之妙。

    在山门修行这几月,余慈和李佑、张衍等人切磋剑技,自然会用上这一法门,巧合的是,张衍当年是和天遁宗的杀手们有过交手的,见识过正宗的天遁杀剑,以此再做交流,使余慈对此法门的理解愈发深刻。

    息光遁法九大基本势子,乃是从修士行走坐卧、交战、藏身甚至是逃命时的各类动作中精简而来。创出此法的目的,其实不在于上阵杀敌,而是要修士始终维持这几个基本势子,将其化入日常生活之中,时时刻刻都能保持气息藏而不显、显若幽魂;蓄而不发,发若雷霆的状态,以此应敌,自然无有不利。

    余慈修行时日尚短,要他行走坐卧之间都保持这种状态,还有点儿难度,可是聚精会神之下,体内元气往来奔流,回环内聚之势已成,毛孔自发封闭,精气密固不漏,虽说内脏压力越来越大,但脚下也越来越快,终于,在确认周身气息完全藏匿之后,手上希光剑无声振鸣,倏然化雾。

    在这种状态下用出半山蜃楼剑意,余慈瞬间就融入剑园弥漫的灰雾之中,踪影不显。

    稍迟片刻,天际雷鸣,两个还丹修士驾光驭电而来,到半途,两人身影倏分,男修折向余慈来时的方向,女修则径直来到余慈刚刚斩杀蟊贼的地点,修长健美的身躯悬空,俯瞰下来。古铜色的丑陋尖喙半受阴影遮蔽,显出一股冷酷无情的味道。

    眸中冷光依次在几具尸身上扫过,女修又稍偏过头,盯着余慈离去的方向,娇躯忽见电光流动,几次闪掠,已在开外。这里,是余慈以息光遁法完全收敛气息,并以雾化剑意遁走的起点。

    下一刻,大气中“崩”地一声响,如同强弓震弦,一圈无形波动瞬间横扫方圆里许范围内的虚空,灰雾波荡,但并无特别明显的反应。一声未绝,一记崩音再起,两道震波前后推挤,足足远去三里开外,却仍无回音。

    女修默然半晌,身形落地,坚硬的重靴踏在地上,一片幽蓝的电火在地面蹿动两下,终于还是被大地吸纳。也在此时,远方传来同伴的啸音,那是有所发现的表示。

    稍稍迟疑,女修还是腾身而起,电光曳空,往啸音起处飞去。然而在她几乎要没入云端之际,忽地扬手,一道投枪似的乌光挟着啸音疾贯而下,铮地一声深入她刚才立身之处,足有两尺多深。

    一层可以目见的墨色光环以插入点为中心,飞速向四面蔓延,所过之处草枯石碎,恐怖的腐蚀之力瞬间横扫三里方圆的地面,大片土地瞬间化为剧毒的泥沼,甚至咕嘟嘟冒着气泡。

    静侯片刻,见地面上仍无人影出现,半空中女修再一招手,那杆恐怖的投枪化光飞回,女修再不回头,电光飞纵,转眼无影无踪。

    约一刻钟后,两位还丹修士结伴,沿着原路返回,去追重器门的大队伍。在这条路径上,仍摆着庞霁的残尸,但没有人往他那边看上一眼,包括那件祭炼三十六层的咒剑法螺,依旧摆在地上,无人问津。

    又过了一小会儿,当两个还丹修士真正远去之后,离庞霁残尸处不远,一声闷响,土层裂开,余慈从里面钻出来,也不起身,就这么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呼,呼,那个心狠手辣的娘们儿!”

    戴着雷公面具的女修行事非常老到,几次运用的搜索手法也都恰到好处,至于最后那一记化出方圆三里剧毒沼泽的手段,更是远超出他的想象,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还丹修士的手段!

    不过余慈能瞒天过海,逃出生天,也是足堪自傲了。从一开始,他就打定主意,抓住对方思维的死角,隐匿气息之后,非但不往远方逃走,反而催运土遁,沿着来时的路线,从地下返身回去,正好和女修相向而过。

    之前未能完全隐匿的气息就是最好的掩护,女修只注意到延伸到一里外的气息残息,却忽略了余慈在地下穿行时微弱的地气波动,当然,她后来也怀疑余慈藏入地下,故而用出那一记恐怖手段,剧毒渗入地下近十丈,差点儿就把余慈给拖进去,但仍未想到对方竟是走了回头路。余慈则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藏身到庞霁残尸之下,撑到两修士离去。

    一切都做得很好,但仍未完美。

    在他身边,庞霁的残尸散发着阵阵血腥气,惨不忍睹,但余慈现在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头面上尽是被划开的短小伤口,身上只有更严重。喘息半天,余慈才缓过一口气,开始用山门发下的灵药处理伤势。其实这伤势倒有绝大部分是他自己搞出来的,

    将一瓶生肌灵液当头浇下,余慈尚是心有余悸:“他们说得果然没错,在剑园用五行遁术,就要有被绞死的准备……”

    因两位剑仙和数以百计的剑修生前剑意和死后怨气的共同作用,剑园之内,空间扭曲,阴阳五行之气的构气与外界颇有差异,尤其是剑修多是精炼先天庚金之气,死后散于虚空,这剑园中,金行之气尤盛。

    五行遁术无法驾驭这类庚金之气,因为它是经过剑修凝练的,几乎具备着灵性。无论是余慈驭剑化入灰雾时,还是以土遁遁入地下时,这些庚金之气都会形成强烈的干扰乃至于杀伤,越往地下深处,越是如此。

    余慈用土遁遁出这十多里路,又在地下埋上一刻钟,便等于在某位剑修强者的剑气侵袭下苦撑,等两个还丹修士远走之后,差点儿连爬到地面上的力气也没了。

    这就是剑园,步步危机,随时会把性命搭到里面去。

    嘿嘿笑了两声,余慈将生肌灵液用尽,随手扔掉空瓶子,又望向远方的天空。那个重器门到剑园来,很显然是有明确且重要的目的,否则那两个还丹修士哪会如此轻易地放手?

    若换了以前,余慈十有八九让鱼龙跟过去看情况了,可是那个头领实在了得……说起来,那家伙还是第一个感觉到鱼龙和他关系的人呢!

    嗨嗨,算了,他虽然好奇,却没有把命赔上的想法。

    话又说回来,在剑园里,收获也是有的。距他不过七八尺远,那颗咒剑法螺便静静地躺在地上,探手可取。一件祭炼三十六层的法器,余慈只要花上十天半月熟悉一下,便可操控自如,那无形咒剑的威力,也不容小觑哪。

    他起身上前,正要抓取,心中却忽地一闪念,唔,这个位置……还未想出个所以然来,心头突地震动,当下也不管近在咫尺的咒剑法螺,身形向后疾退。仅迟一线,滋滋之声大起,一个近乎完美的圆环嵌套在咒剑法螺之外,贴着法螺边缘,恰好将其完全包围进去。

    “何方蟊贼,杀人夺宝?便不知这天下还有公理正义吗?”

    笑哈哈的声音在这片旷野远远扩散开来,然后余慈就看到,两里开外,一个人影悬浮半空,慢悠悠飞至。

    余慈低头再看法螺周围,面色颇是凝重:两里之外,剑气成环,将一个径不过数分的法螺嵌套其中,这种神意运化的层次、驭使剑气的手段,绝不是寻常人能够做出来的。

    在山门,他曾听人说起过关于还丹修士神意运化范围的标准。一般而言,还丹初阶,也就是“定鼎枢机”的修士可以对方圆一里范围内环境进行比较细腻的感知;中阶亦即结了“玉液还丹”的修士,范围扩大到两里左右;上阶“金液还丹”是形神修为的大成就,故而根据其丹成水准,神意运化范围约三至五里不等。

    当然,这是讲修士最自然、正常的状态,若是全力运化神意,放出神魂感应,范围当不仅于此;相对的,混乱复杂的环境,也会感应造成影响,使范围缩减。

    余慈估计着,正逼近那人,修为起码也是还丹中阶。故而,他瞬间就做了最冷静的选择,冷冷瞥了一眼来人,向后飞退。

    来人悬空飞行,似缓实疾,余慈才退出半里外,那人已经来到庞霁横尸之处,远远看着,来人粗眉大眼,鼻直口方,也算一表人材,然而眉心却印着一道极妖异的符纹,鲜血如血,若鬼眼将睁未睁之时。有了这道符纹,此人天庭格局便显得极是狭小阴郁,令人见而生寒。

    只不过此时他正一脸正气地挥袖,将咒祭法螺吸纳入手。

    “如此法器,当然要物归原主。嗯哪,原主已死的话,便由本人暂时保留……嚎!”

    突然变调的怪叫声里,幽蓝电光暴闪!

    *************

    虽然现在很少发言了,不过周一的时候,还是要求取支持的。先谢过诸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