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蟊贼

    “这就是剑园吗?”

    喃喃话音中,风卷着灰雾,打着转儿从余慈身边流过,仔细倾听,风吟声似乎也比外面来和尖锐森寒。

    余慈深吸口气,口鼻间流入的空气绝不纯净,而像是掺着细碎的铁沙,磨得喉咙和肺部微痛,不过仔细品味其中奥妙,便会发现,这些“铁沙”,其实是细若微尘的元气结晶,飘飘洒洒。

    自从将玄元根本气法推到“引气入境”的初步,且又同何清学习阴阳气感之后,余慈对外界元气的敏感度与日俱增,亲身感受之下,他暗中点头:正如李佑所言,剑园之中,剑之肃杀之气和浓郁的死气混杂在一起,寻常人实在难以消受,但若是炼化有法,对剑修来说,又是一个修行的福地。

    “可惜我终究不是剑修,消受不了先天庚金之气,而且,剑园也不是长久之地。”

    余慈摇头,背着手慢慢前行,旷野上,便连个丘陵也少见。要知这可是断界山脉,如此情形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人们,这里是用剑仙神通辟出的奇妙空间,无数的机缘、宝藏就埋藏其中,等着修士们去发掘。

    那是足以令人发疯的诱惑,而且,对某些人来说,“宝藏”也不一定非要挖坟掘墓不可。

    “这小子是不是瞎的?”郭元盯着原野上慢慢前行的人影,咬牙切齿。

    盯向这小子已经快二十里了,他们一伙人安排下的三处机关,那人竟然连看都没看。要知道,为了请人入瓮,他们可是真下了本钱的,尤其是最后一处,便拿出了昨夜他们偶然得到的一只”剑鬼”——那可是“剑鬼”哎,是剑园中才有的鬼物,谁都知道,每一只剑鬼,都是五劫以前,那些死不瞑目的剑修怨念所化,但也保存着丝缕剑意甚至是记忆残余。

    从这个意义上说,荒原上每一只剑鬼,都是寻找前辈剑修的遗宝和传承的线索,天底下竟然还有能把它无视掉的人物?

    要是那人靠上去就好了,剑鬼身下,实际上是铺开了一张“霄极阴雷金丝网”,只要踏上去,便平地起阴雷,一下子能把他那成半熟,回头更好炮制……郭元鲜红的舌头在厚唇上舔了舔,看着余慈的眼睛更炽热了。

    “不要急,老黄他们到前面去了。他区区一人,怎么都是咱们赢!”

    在郭元身边,庞霁沉声说话。他是这一伙人的首领,其人脸颊削瘦,微向内凹,双眸中绿光幽幽,乍看去便如一只阴狠的恶狼,刚才观察半晌,他已确认,前面那“肥羊”修为应该是通神上阶,虽说不俗,但在他们七八个人联手突袭之下,也绝无幸理。

    看着余慈渐行渐远,庞霁只觉得智珠在握,便让郭元为他护法,他则取出一件海螺似的法器,名唤“咒剑法螺”。此物已经整整祭炼了三十六层,六重天的法器在通神阶位中,已经是一等一的水准。这件法器以特殊方式吹动,其音波可化为无形咒剑,千步之内,毁人神魂,极是厉害。就算一击无功,也能撼人心魄,让前面的老黄等人抓着机会,一鼓而定。

    在郭元羡慕的目光下,庞霁鼓足气力,吹动法螺。他用足了劲儿,但音波却超出了人耳捕捉的范围,便似无声一般。在他感应中,一道无形咒音已经凝而化剑,越过千步虚空,直击目标神魂。下一刻,目标身形骤停。

    “彭”地一声巨响,那人身前炸开数团火光,咆哮热浪转眼将其吞没,然后才是以老黄为首的六人飞剑绞杀,从咒剑到火符再到飞剑,一连三个波次,不留半点儿空隙,这是庞霁平日叫他们演练熟了的,就算是还丹修士,也要手忙脚乱一阵儿,逞论他人。

    遥望远方热浪掀起的尘烟,庞霁和郭元都是大笑,然而笑音未绝,烈火烟尘骤然扭曲,随后向四面崩散。此时老黄等人已纷纷露出身形,哪想得有这一出,再回剑自救,却是迟了。

    血光迸射,不是一处,而是接二连三地绽开。千步之外,庞霁和郭元两眼发直,只见那边剑光如虚似幻,却是无可抵御,转眼间,便有三人尸横就地。

    “他怎么不怕咒剑?”

    “那是什么剑法?”

    两人念头各异,心情却好生相近。无意识地对视一眼后,陡然明白了现在的处境,当下一声不吭,人影分开,朝着不同的方向狂奔。至于远方的“同伴”,那是什么?

    “一群蟊贼。”

    余慈为这些人下了注脚。在绝壁城和天裂谷,他经历了太多大场面,所见所遇所敌,无不是远超他本人水准的强者,便是在离尘宗山门,平日里接触的,也都是一时之俊杰,习惯了在那种环境下生活,乍遇到这种货色,不由大生“不入流”之感,一时间便有些意兴索然,差点儿连追击的兴趣都失去了。

    只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余慈想了想,取出射星盘,默颂咒言,转眼便有一道剑光自中央方寸之地激射而出,化为一道匹练,往逃窜的某人那边投去。正是九曜龙渊剑符。

    自学成此符后,余慈终于解决了够份量的远攻只能用五雷符的尴尬局面,而且用剑符,颇有驭使飞剑的感觉,只不过驾驭的不是采五金之英的剑器,而是凝虚化实的精纯元气。

    和驭使飞剑最大的不同之一,就是剑符毫无重量,飞动之时,当真如电光一般,速度之快,远超寻常飞剑。那目标早吓破了胆,只顾得逃命,等剑光临头,做什么都晚了,剑光只一绕,那因狂奔而激荡的气血,就喷溅出数十步远。

    此时,残尸堪堪摔落到余慈视线之外。

    等余慈再将注意力放到另外一人身上,那家伙已经奔出十里开外,隔了一座难得的丘陵,已远出余慈的视野。这速度超乎寻常,显然是用了一些激发潜力的手段。余慈记得,此人应该就是以咒剑偷袭他的主儿。至于他为什么知道发生在千步之外的事,正逃窜的那人头顶上,优哉游哉飞行跟随的“小家伙”最有发言权。

    在离尘宗山门这四个多月,这条小小鱼龙,大多数时间都处在放养状态。山门充沛的元气环境,对小家伙来说简直就是天堂,几个月下来,等余慈再见到它的时候,小家伙竟是又大了一圈儿,现在就像是一条小蛇,只是要纤细得多。

    将鱼龙携到剑园中,应该是给它找到了最适合发挥作用的地点。有了鱼龙,余慈的“视界”就可以摆脱固有的局限,更多地搜索这片地域,总能多出几分机会。至于眼前的作用,只是顺便而已。

    在鱼龙的视角下,逃命中的那人一举一动都尽在掌握,余慈甚至能够隐约把握到那人的气机变化——经过几个月的沉淀,神意星芒已经和鱼龙简单的神魂完全融合在一起,大约这算“寄生”成功吧,由此鱼龙五感六识的丰富感应,或多或少地都能传回来一些。

    这时,逃命中的那人忽然看到了什么,猛地尖叫起来:“马长老,马长老,前面有人夺了宝贝啊,前辈剑修的遗宝……”

    躁乱的气机被鱼龙捕捉到,再通过他们之间玄妙的感应,传回到余慈这边。余慈正准备召回九曜龙渊剑符,心头却为之触动。那感觉非常奇妙,他和那人的距离仿佛一下子拉近了,就像是面对面那样。

    当一个敌人在他面前陷入如此狂乱的状态,他会怎样?

    倏乎间气机牵引,触发了一个剑手的本能。余慈手中无剑,剑意却附在了九曜龙渊剑符上,冥冥中一道灵光,像是黑夜燃起的篝火,成为虚空中唯一的指引。

    这一刻,余慈回忆起图日伦那天为他演示的“应机”法门,他扬扬眉毛,叫一声“中”,千步之外的九曜龙渊剑符倏化精芒,没入虚空,再现时已经在十里开外,嚎丧般的那人头顶。

    “剑修遗宝,哪里?”

    闷闷的吼声也通过鱼龙传导过来,但回应他的,只是溅开的血光。庞霁的残尸冲势不减,就着一个向下的斜坡,骨碌碌摔出十多丈远,停在一拨人脚下。

    “好胆!”仍是那个闷吼声,却是掀动气浪,声传十里,“何方人物,敢当着重器门的面,杀人灭口?”

    重器门?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是陌生,余慈借鱼龙的视角往那儿看,却是当场愣了。那边那几位……是修士吗?

    进入鱼龙视野的,是几个极雄壮刚硬的身影。

    他来到战场了吗?十里开外,余慈不由睁大了眼睛。若非来到战场,他怎么能见到这样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