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入园

    说是要做好准备,其实诸离尘宗弟子并没有马上回头,往那片灰色烟气的方向去。也许有些年轻弟子略有些骚动,但很快,就在华西峰等老练师兄的带领下,继续朝精舍去。

    李佑见余慈有点儿疑惑,笑嘻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为他解释:“你忘了?剑园开启之后,三十六个时辰之内,都可进入。当然,早去有早去的好处,但咱们也不在乎那点儿蝇头小利,还是把自家状态调整好才是正经。

    余慈轻喔一声,再看前面华西峰、肖录等人,果然都是从容淡定,不以那边烟云为异,他不免有些佩服。这种从容姿态,既是这些人常年修行,练就的养气功夫,也是对自己能力的自信,当然,其中也有离尘宗这庞然大物带给他们的厚重底气。

    这种姿态气魄,发端于他们身上,又影响周围一圈的师弟们,自然而然地,山道上这些离尘宗弟子也都融入其中,不管是不是真的能够撇开远方嘈杂的影响,又或无视烟云中的那些机缘的诱惑,至少现在,他们走在山道上,较之烟云气柱周边乱轰轰的场面,是另一种境界。

    余慈又回头看了一眼,只不过不是去看那片灰色的烟云,而是远眺另一座山峰上的宫殿飞檐,不知道那些堪与离尘宗相抗衡的人物,又会是怎样一种态度?

    冲天的灰色烟气确实在持续着,从傍晚开始,一直到第二天清晨,非但没有消散的迹象,反而愈发地浓重了。白云精舍中,四十名离尘宗修士休息了一夜,大都将生理心理上状态调整过来。

    华西峰、肖录、赵甫、黎洪这四位四代弟子中的领军人物,便在早饭时共同宣布,今天上午,一众弟子便要投身剑园之中,眼下是最后准备时间。不过参与此盛会的修士,早早就将自家收拾利落,这段地间闲来无事,就在早饭后,三五成群到高处,对着远方的烟云气柱指指点点,也在讨论接下来的行事步骤。

    数十里外,灰色烟柱直上千丈高空,震动大气,这边偶尔也能听到一声尖锐的气啸,据李佑这“识途老马”讲,这啸音其实是剑园中埋葬的剑修前辈们,因长年承受着惨败的耻辱,死不瞑目,由此放出的怨戾剑意。

    这些剑意与剑园中弥漫的死气相结合,便会衍生出许多特殊的鬼物,对进入剑园的修士是个威胁,但同时也是机会。此时,围绕这冲天烟柱,以千计的修士或埋头冲入,或徘徊不前,也有在那儿发呆的,人性百态,不一而足。

    “还有一刻钟。”

    余慈眯眼看了下日头,从冰雪地上站起,旁边李佑和张衍都已经整束停当,只待出发。余慈回头看了一眼,白云精舍上空,于舟白发飘飘,微笑看着这些宗门后起之秀,感觉到余慈目光,老道向这边微微颔首。

    冲那边咧嘴一笑,余慈目光移向更高的山峰处,在那里,华西峰雄壮的身形稳稳屹立,什么都没说,只是做了一个能够让周围所有人都看清的手势。

    “走!”

    剑光破空之声大起,十五位还丹修士齐齐浮空,性质殊异却同源而生的抱丹真煞放开千万条气机,交织成一片无形而密实的大网,将剩下二十五名同门包裹在其中,昨日那烟障类的法器也再度铺展开来,负担起一大部分重量。

    如此,四十人几乎合为一体,还丹修士的真煞剑光在最外围与天地元气相激,远远看去,便如一团泛着银光的巨茧,速度越来越快,朝着冲天烟柱直撞过去。

    剑园,是一处极奇特的所在。它位于断界山脉之中,却又远蹈于虚空之外,传说是埋葬于此地的两位无上剑仙以绝大神通在本来的墓园基础上扭曲空间而成。所以,从地理上讲,剑园范围虽有概数,但真的进入其中,空间大小实是变化莫测,令人难以把握。

    而在这片奇特而广大的空间外层,是一圈独特的禁制,以不可思议的神通,覆盖了整个剑园,一切想要强行进入的人物,都会面临着埋葬在园中的所有剑修残余剑意的最强反击——包括两位剑仙的力量!

    如此恐怖的冲击,就算是站在此界最顶端的地仙,也要好好掂量掂量。

    这样的剑园,只有在特定的条件下,才会显露出进出剑园的门径,也就是现在连天接地的灰云烟柱,对外界修士来说,这大概是唯一能进出其间的机会,可就是这样,想通过外层禁制,还是有条件的。

    剑园剑园,无剑怎入园?所以想进入剑园就要练剑。且不是随随便便的那种,纵不是专职剑修的水准,也要有一定的造诣和法度,水准不够的,会被毫不留情地拒之门外,硬要闯进去的,怕是转眼就要被剑气绞成碎末。

    便以离尘宗为例,莫看挑拣出了四部四十名修士,都是剑道好手,但真要认真算来,只有那些修为臻至还丹境界,又剑道造诣深厚的弟子,才能有十成把握进去,其余人等,全看机缘。正常情况下,进去一多半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成绩。

    正因为如此,离尘宗人马在抢进灰云烟柱时,才会摆出阵势,以十五位还丹修士在外围统一气机,交织剑气,众人所修法门虽不尽相同,但都是由宗门无上仙典《天府玄微通玄九度经》衍化而来,先天便有感应,如此做法,使四十人形成一个整体,同进同退,是非常有效的穿透禁制的法子。

    自有剑园盛会以来,离尘宗大多数时间都是用办法,尽可能地多捎带弟子进去,但其最效人数,还是在四十人左右,慢慢的,也就成为一个习惯,固化下来。

    银色光茧划空而至,已经突破到灰云烟柱的外围。这里,仍有一些修士在迟疑观望,也有人被禁制扔出来,正垂头丧气或破口大骂,但这一切都无法阻挡光茧的来势,沉雷般的剑啸慑人心魄,沿途的修士纷纷躲闪,让出一条直通向灰烟云柱的通道。

    离尘宗四十修士里,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都不是第一次到此,对阵形和时机的把握都非常精到,可以说他们有十二成的把握进入剑园。然而世上之事,总是难以把握,眼看银色光茧触碰到云柱外围,与禁制接触,内外剑意已经彼此交错,生成奇妙的反应,便在当口,平地起风雷!

    一道乌沉沉的光芒,无声无息,从那巨大的灰云烟柱中透出来,没有任何缓冲的余地,与前方的银茧撞在一起。乌光径不过数分,看上去很是纤细,但在碰撞的刹那,便陡然响起一声如炸雷般的轰鸣。

    “乌雷梭!”

    此时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认出这件法器,但乌黑梭飞来的时机抓得实在太巧,主持阵势的华西峰只来得加固撞击处的剑气,便让这一记阴雷撞上来。爆炸声中,银光巨茧外层包裹的剑光,如水波般动荡,连带着已经触碰到的剑意封禁,也有些晃动,一动就生变化!

    华西峰狭长的眸子中射出刀一般的厉芒,主持剑阵的剑芒未动,另有一道近乎透明的剑光噌声飞出,半空中已不见形迹。烟云气柱中,紧随那乌雷梭,正有一人飞出,迎头便撞上那无形剑光,“哎呀”一声,半空溅血,那人去势比来势更快,倒撞回去,云里仍传来他半恼恨半得意的啸叫:

    “西峰真人,你就是这么对老朋友的玩笑的?剑园里,我等着你!”

    华西峰面无表情地收剑,剑光入体前,轻轻一抖,上面的血迹便尽都落下,不沾污秽。然而此时阵势已乱,是谁都救不回来的了。

    “澄心静意,剑气外烁,各安天命。进不去的,不要强求!”

    华西峰沉声下令,话音未落,那灰云烟柱后的辽远天地,已在殷殷剑鸣中向他敞开门户,浓郁的死气和灵气掺杂着喷射出来,再一阵微眩,他已经冲过那片气流,来到一块灰黯无边的世界。

    天地间蒙着一层灰色的雾霾,一眼望去,尽是无边平原。华西峰目力甚强,可这般远眺,视线范围内,竟然一个人影也无。正因为如此,即使顺利进来,华西峰脸上殊无喜意,经那波折,能如他一样进来的有几个?

    他很快就把这无用的念头抛下,瞑目静心,天地交感神应大/法全力展开,心神便如同一块铺开的圆盘,那些深刻记忆的气息就如盘上滚球,历历在目。

    “一、二、三……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

    又数了两遍,华西峰苦笑起来,他主持入剑园的剑势也非一回两回,可像现在这样,一下子丢了三分之一同门的情况,也是头一回。

    他放出宗门特有的联络飞星,色泽赤红,方圆百里之内的同门见此也会放出飞星报平安,然后汇集过来,同时也好为更远处的同门指引路径。剑园空间扭曲,进入时一个错位,便可能谬以千里,原本这种错位会被剑阵降到最低,可现在一切休提。

    足足一个时辰,他身边才汇集起二十个人,这些都是在五百里范围之内的,还有六个,离得较远,恐怕连联络飞星都没见到。

    “咦,余师弟怎么不见?”

    李佑的声音在略嫌沉闷的气氛中显得有些突兀,华西峰中断思路,抬头去看,又见一个实证部的师弟回应:

    “或许是没进来?”

    “不可能!”李佑的声音非常肯定:“余师弟早早剑意成就,极臻精纯,怎么可能被拒在外面?”

    就算在离尘宗,通神境界就能凝结剑意的,也是少之又少,华西峰想了想,倒是记起昨天记录的最后一人。他瞑目细察片刻,点头道:“他进来了,只是离得远……”

    说到这儿,他摇了摇头:“已经超出千里之外,具体距离不好测算,我也只能隐约感应。”

    “那么倒霉!”李佑听得张大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