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重逢

    飞舟的到来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这个庞然大物就停留在距地面约五十丈高的半空中,然后,四十位山门修士纷纷越出甲板,向下飞降。各还丹修士当然没问题,就是像余慈这样不能驭器飞行的,也各有手段,绝不至于落下去摔个半死不活。

    不过,这种时候,作为天下有数的大宗门,离尘宗总要展现些手段。也不知道是哪位师兄,悄无声息地祭起一件烟障类的法器,虚空托举这四十号人,腾云驾雾般缓缓落地。

    这一下确有先声夺人之效,而且整整四十人的队伍在周边也有几个,但像离尘宗这种配备的,却是一个也无。十五个还丹修士聚在一起,顶着离尘宗的名头,又都是一时之杰,那股子气魄,便非常人所能及。

    不过,震动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来自三山五岳的这些修士,大都是剑道有成之辈,颇多桀骜,汇聚在一起时,当真是剑气冲霄,离尘宗诸修士没有势压全场的打算,相反,他们还要融入其中。

    像是华西峰、黎洪这样的人物,不能说是名满天下,但在特定的圈子里,是有其地位在的,从第一个人打招呼开始,各式各样的问候就层出不穷,善意的和恶意的都有,难得华、黎等人能够应付裕如,没那心情的如王九,则是摆出一张冷脸,谁也不搭理。

    这时,有人匆匆赶过来,施礼的同时,口称诸位师兄。

    余慈有点儿奇怪,问了李佑才知道,这是是宗门早先派过来的弟子。虽然剑园早在数劫之前,就划出来送了人,但在断界山脉,再怎么说离尘宗也是地主,这样天下级的盛会,也是有人要先期过来做准备的。

    像余慈这些人,只要养精蓄锐就好,一些杂条,便交由这些人处理,此时已将诸人的营地安排好,现是请人过去的。

    在那弟子的带领下,众人来到周边群山中某个山脚下,见到那里立起的一块牌楼,通体竟是以玉石铸就,上书‘白云精舍’四个金光大字,甚至是醒目。过此牌楼之后,余慈便看到几十栋屋舍在山间错落分布,清溪小桥,林荫环绕,中有灯火闪烁,便在夜间,也觉得十分雅致。

    对这样的大手笔,余慈一时愕然。

    “这是咱们宗门上品法器‘白云图’来着!”

    李佑语气淡然,其实颇为得意:“这法器铺开为精舍,收卷为图画,依山傍势,巧思精致,回回不同,又有护山阵法,极有妙用。这里用来,既方便又安全,实乃出家远游必备之良品……可惜,宗门类似的法器只有五件,除了这种大场面,其他时候都轮不到咱们头上。”

    不愧是历数劫而不倒的巍巍大宗,余慈不免赞叹。但此时慢悠悠跟在后面的张衍却是半句话不说,只拍拍他肩膀,要他看侧后方另一座山峰。

    夜色渐深,余慈眼睛虽利,在莽莽群山阴影中,也看不太真切,只觉得那边峰上似有飞檐凌空,数点灯火,也是一类建筑。

    “那是无心殿,乃是北地魔门一件至室,比白云图还要强出许多,当年魔门分裂后,落在其分支冰雪魔宫之中,那里人物一个个绝情绝义,在剑园里遇到了,要千万小心。”

    余慈微怔,点头应了。张衍又道:“靠左边那座山峰上,如此天气还有飞流垂挂,不合时令,应该是洗玉盟的碧水园;之前我还见了半山岛的海蜃楼,若隐若现,这里面的人物想来也是极扎手的……”

    至此,余慈已知道张衍的意思,是提醒他莫以为离尘宗势力,小觑了天下英杰,正要谢过,忽有人笑道:

    “张衍所言,甚是精到,阿慈你要谨记在心。”

    余慈心中一跳,猛回头,惊道:“于观主!”

    牌楼下,正走出一个人来,须眉皓白,道装佩剑,精神矍烁,正是于舟。

    此时山门弟子已有半数过了牌楼,却没一个人发现于舟是何时站在那儿的,惊讶之下,纷纷回头,见是于舟,熟悉他的便纷纷上前招呼,有些入门较晚,未曾见过的,也在同伴提醒下,恍悟这位老道士的身份,也都行礼如仪。

    于舟是见惯场面的,面上不动声色,只把袍袖一拂道:“按推算,剑园开启是在后天,不过这做不得准,近两日周边元气波动已颇为剧烈,若有个诱因,随时都会激发,你们要做好准备,先去精舍养精蓄锐吧。”

    余慈这才知道,原来于舟便是山门派来主持剑园各类外务的总执事,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剑园在断界山脉西北,止心观在西南,相去当有十万里以上,也亏得宗门能这样调度。

    “是,劳烦于师叔费心了。”

    华西峰对于舟执礼甚恭,再躬身之后便当先往精舍去了,有几个弟子只拿眼睛在于舟脸上打量,被旁边同门一扯,也都过去。

    于舟则走到拖后的余慈三人身边,目光在余慈脸上扫视几遍,满意笑道:“阿慈你修为确有精进,山门数月,也非空度。”

    他“阿慈阿慈”地叫着,听起倒像在唤个女孩子家,这还是余慈上回去止心观,老道换的新称呼,更显亲近,余慈先觉得尴尬,后来倒觉得顺耳起来,也笑应道:“自不敢误了长辈心意。”

    于舟目视李佑、张衍二人,这两位和于舟都是比较熟的,均行礼见过。李佑也就罢了,对张衍,于舟却是赞道:“起落跌宕,其志不减,也是难得。”

    说着,便和三人往精舍方向去,路上问起余慈在山门的修行,听得连连点头,余慈说得其实不多,倒是李佑笑嘻嘻地讲得不少,他口舌便捷,说得甚是生动。尤其是像灵霄阁中那些他亲眼目睹的事,更是浓墨重彩,听得于舟连连点头:

    “朱先生在符法造诣上,已是宗师级别,能让朱先生对你另眼相看,解师弟在其中出了力,但你的缘法更是了得。”

    张衍难得提起了兴趣,将心中一个疑问说出来:“我曾听说,朱老先生并非是我离尘宗的门人……”

    “确实如此。”

    于舟倒不遮掩:“朱先生其实是某个北地大宗的真传弟子,那个宗门在上一劫遭了魔劫,几乎满门死绝。朱先生侥幸逃脱,托庇于我离尘宗门下。可惜四九重劫期间,又遭重创,至此沉疴难起,眼下修为,十成中未必剩下一成了。”

    对张衍等四代弟子而言,这也算得秘闻了。李佑更是沉吟道:“要说上一劫被毁掉的北地大宗门,也只有上清宗了吧。”

    “上清宗?”余慈想到的是《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也想起当初朱老先生介绍时,提起过这个名字。

    李佑道:“上清宗当年确实是北地大派,声势显赫。如今洗玉盟中的魁首,清虚道德宗,当年也要逊色几分,上一劫惨遭灭门,也是震惊天下的大事。上清宗向来以存神、符箓、咒术等闻名于世,嗯……怪不得呢。”

    “是啊,怪不得呢。”

    余慈摸着鼻子苦笑,他竟然在这样一位符法大家面前,枉顾人家好意,大咧咧说要练剑,挨那一顿打,实在不冤。

    众人都是哈哈大笑,于舟也无长辈风范,笑得甚是恣意狂放。余慈在于舟跟前,总是颇为自在,但笑着笑着,忽想一事,正待说话,脚下却是一震,回头看时,却见牌楼之外,虚空之中,一道灰色烟气腾空而起,瞬间扩展为连接天地的气柱,隆隆之音,响彻寰宇。

    此时,牌楼后的离尘宗弟子,刚走山路的一半,闻声纷纷回头,都是惊讶。

    于舟眉头一皱,旋又目注余慈等人:“天地异变,剑园大开,你们可都做好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