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重立道境 剑指太霄(下)

    面对这些“信众”,余慈没有因为神主的需要,而刻意保持什么“一视同仁”之类,因为这里面,有信力强弱,有亲疏远近,本就是既成的事实。

    但不管余慈心中如何看法,就此体系中,他们是平等的。

    这个平等,不是没有地位的高下,而是其中升降的法理,公正无私,不偏不斜。

    强者高、弱者低;信者近,疑者远。

    强者虽强,地位虽高,但信力不足,就很难分享余慈体系每一次扩张带来的福祉;但他们也有相对的自由,如影鬼,如幻荣夫人。

    相反,只要是真正的信众,随着余慈这个体系的扩张、升级,其神通法力,也会相应增长,另一方面,受体系的限制也是极大。如寇楮,如无羽。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公私分明的做法。

    现阶段,余慈的掌握还没有问题,至于日后如何,还要进一步调整。

    余慈静静体悟,心神如镜,映彻大千,清晰明透。

    话说回来,这个感觉很熟悉……无别有情之心?

    真是个让人不快的参照对象。

    万魔池上,黄泉夫人“移转灵枢”的重塑进程,几已冻结,也没有解开的意思,对其他人而言,这是会要了命的,但黄泉夫人早结“真种”,想来也不会在乎。

    余慈在彻底弄明白之前,绝不会轻易给她机会。

    余慈拿自己的状态与黄泉夫人相比较,最大的差别就在于,余慈将“公私分明”做得很明显,黄泉夫人则已经不分彼此。

    相比较而言,黄泉夫人的似乎要更高明一些,对内对外的控制力,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但若真像她那般做法,羽清玄所说的“本心”、“初心”,还能保存下来吗?

    余慈持怀疑态度。

    不管怎样,此时的余慈,状态已至巅峰,自然而然结束了闭关状态,叫一声玄黄,飞出俱净坊,玄黄早已驾着虎辇玉舆隐轮之车,在外等着。

    余慈登车飞举,直入碧霄,到了一定高度,深吸口气,南望长空,

    如镜般的心神,与虎辇玉舆隐轮之车合为一处,如星河倒影般的奇妙视界铺开,但很快,和余慈心神碰触,便有了一种微妙的结构变化。

    恍惚中,便如一盘扩及天地极限的棋盘,星辰也好,卵石也罢,都是棋盘上的棋子。

    天地如局,群英如棋。

    居于上清领袖之位,白虎引车,周游天穹之际,是否便是观局奕棋,调度分派之时?

    憾如今,群英寥落,一众上清弟子,只如白虎凶煞的湍流中,那沉默的卵石,顺水逐流,泥沙俱下。

    若上清故人在此,又当如何?

    沉甸甸的份量加进来,余慈借了上清宗的法统,用了上清宗的体系,受了上清宗的因果,这份重担,避让不得。

    辇车是上清宗门重器,虽无灵智,或有灵性,隐与共鸣。

    真实之域,万古云霄搭建起来的仙境高台,又有变化。

    其殷殷鸣响,浑如道韵,扩散开来,当即牵引了一份感应,自余慈目光所指的南方冲起,高蹈碧落,气分清光,似若无色,而心可鉴之。

    刹那间,各方一直在附近徘徊的意念,都给惊动,相隔亿万里,最便利的法子只有一种,真实之域很快热闹起来。

    不过这时候,罗刹鬼王倒是没再“现身”。

    在余慈没有明言撤消防护之前,羽清玄依旧封锁了周边虚空,就算是从真实之域来,也要撞墙。

    不过这时候,倒是不必了。

    余慈向羽清玄所在的方位拱手一礼,羽清玄默默撤去防护。

    可是,群情涌动的局面,真到眼前,却有些冷场。

    盖因万古云霄横亘于真实之域,自成法度,巍巍如道境仙山,虚缈莫测,又威仪可睹。任是哪个,直接冲撞上来,都难有好果子吃。

    再说了,冲撞道境,和冲撞罗刹鬼王的“离幻天”也差不多,就算人家当场翻脸,自家也没理说去。

    直至有一道心念,越众而出,当先招呼:

    “八景宫连山,在此见过,可是渊虚天君当面?”

    这一声唤,便让周边心念波动幅度骤增。

    渊虚天君?不是后……那位大人?

    余慈微微一笑,八景宫才是真的眼明心亮,应该是从余慈插入天法则体系的那法理枝节,推测而来。

    生死法则,是余慈的招牌,相比之下,后圣可没有展露这方面的造诣。

    “正是余慈。”

    余慈坦然应道:“天地变局将至,我等正尝试修复宗门体系部分环节,如今正到紧要关头,难见外客,若有搅扰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虽然撤了防护,可这种表达,就等于是拒人于亿万里之外了。

    连山也是给面子,打了个哈哈,就此退离。

    虚空重新封锁,分明是不想再说第二遍。

    等了半个多月,是这么一个结果,任是谁也要心里不甘,可如今的渊虚天君,凭前后的靠山、自家的手段,就有这份儿能耐和资格。

    没看连八景宫的连山都先撤了?

    略一权衡,各方大能也不再纠缠,纷纷退走。要说,天天在真实之域,闻着人家门口闲逛,其实也挺丢份儿的。

    余慈应付过了这一轮探测,心中明白——八景宫也明白,眼下余慈就是借八景宫的名头,挡下了那些窥探的视线。

    自羽清玄在拦海山成就地仙,辛乙赴蕊珠宫帮忙解围,两边暗地里的勾当可是不少……

    原谅余慈这么形容,其实就是那么回事儿。

    从那一日起,两边的交流变得顺畅许多,至少没有必要让辛乙再万里迢迢,上下天梯,亲身过来做说客了。两边的利益关切,彼此都很明白,这会帮助两边拿捏尺度,避免许多误判。

    八景宫的新盘算,也透出了些端倪,余慈这里则还拿着架子。

    谁让他和羽清玄,是目前为止,八景宫最需要的那种力量?

    正是这种需要,不管余慈现在做什么,那边对后圣这一脉在真界天地体系中的掌控力增长,都还算是乐见其成的。

    尤其是当前后圣与罗刹鬼王大有势不两立之态的情况下。

    余慈可以这么认为,只要后圣的身份不暴露,八景宫肯定还要好好供着,直至天地变局的走向,发生重大变化。

    至于暴露后的结果……八景宫肯定不会高兴的。

    不过如今余慈的神主网络真正布下,就算暴露了,也不是没有周旋的余地。

    当然,说一千道一万,谁也不想和八景宫这个庞然大物作对,别看他们对罗刹鬼王束手束脚,怎么说,罗刹鬼王也是真界开天辟地以来,第二位实质上的神主,在真界和血狱鬼府的根基都是浑厚无匹。

    至于余慈,还真没有与八景宫正面抗衡的底气。

    现阶段,还是要好好维持“后圣”的存在,对变故又不可不防。

    所以,余慈的当务之急,是造成既定事实,把自家的根基持续夯实。

    为此,余慈在重得清净之后,神意循着之前的感兴源头,一路向南,直趋洗玉湖。

    那里,有太霄神庭。

    余慈虽以万古云霄结合心内虚空,撑起了他的体系,但这种支撑,是不可持续的。

    一旦发生大的战事,必须动用万古云霄的力量,他的体系就有动荡之厄。

    为了让体系基础夯实,必须找一处属于上清玄门格局,又能撑起偌大体系的宏大架构。

    所以,没有比太霄神庭更合适的了。

    自余慈与罗刹鬼王大战以来,由于对上清体系浸淫日深的缘故,对太霄神庭已经三度感应,每一次的位置,其实都不相同。

    这也是余慈比较奇怪的地方。

    如果从这个角度看,洗玉湖底的太霄神庭,似乎还在不停地移动。

    余慈没有急着下定论,他叫醒了赵相山,将感应的三处大概位置道出,征询意见。

    赵相山脱离了幻荣夫人的禁锢,又移质换性,登入承启天,此时的修为虽是有生以来的最低点,不过脑子依旧好使。

    他想了一想,信手在虚空中画图,余慈看出来,他画的是洗玉湖底的水域地形图。

    “好让主上得知……”

    赵相山已经改换了称呼,此时他对余慈虽然称不上虔诚,但刻意恭顺的心态持续久了,也有了些信力的萌芽,当然本质上还是各取所需。余慈也没有短时间内让这位死心塌地的想法。他需要的,就是赵相山的智慧和见识。

    “洗玉湖底,自成一界,本就是巫神当年为真界准备的补丁材料,地形不能以常理视之。当日我在湖底的那处秘府,已经是此界修士所能长期逗留的极限深度。

    “再往下,不但是深入了水底妖国,而且虚空法则变异、物性法则变异,等若是进入了另一个虚空世界。更准确地讲,是真界与那处‘水世界’的交叉地带。这甚至比单纯到新的虚空世界,还要危险。”

    余慈曾有被三方虚空困锁的经历,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表示认可。

    只是,按照赵相山的说法……

    “从主上感应的三处地点来看,也参考这些年里各路人马探查的消息,愚意以为,坠落的太霄神庭,正是陷在这片交叉地带中。甚至也有可能是当年驻守在神庭中的上清修士刻意如此,以求保全这中枢之地。”

    **********

    恭贺七夜大盟成就钻石盟主之位。